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寒意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寒意

    斗神子笑着,身形一震,刹那间便有一道身影凭空从他身上分出,直接拿着长棍来到罗帆身前,那长棍轻轻摆动之间,就让罗帆生出一种整个天地,整个宇宙,无边混沌都在向着自己猛压过来的感觉。

    “分身?投影?不是!这是一种类似一体两面的神通!”罗帆看着忽然出现的斗神子,心神意念之间闪过种种念头。

    能够让修士忽然一分为二的神通有着许多。

    其中分身、投影这些都是最为常见的方法,罗帆便是经常使用这两种方法。但很显然的,眼前这斗神子的变化,分明就不是分身和投影这两者之中的任何一种。眼前被分出来的斗神子,其神通威能丝毫不比他的本体弱小半分,甚至隐隐间,在某方面甚至比起他的本体还要强大。

    这样的特性,是任何分身,任何投影都不可能具有的。

    分身和投影,不管是何等玄奇的神通所构筑的分身和投影,所构筑出来的分身和投影或许本质上不会比本体低,也即是说,若是本体乃是先天大罗之修,那这分身和投影也便是先天大罗之修,只是他最多也只能是勉强踏入先天大罗之境的先天大罗之修,和本体根本无法相提并论,那实力上的差距却是极为巨大的。

    而一体两面的神通便不同了。

    一体两面,代表着分出来的身躯,其实也是本体,和留下来的身躯并没有任何地位上的区别。

    这种神通看似玄妙。其实却是一种类似讲不同时间段的自我拉到现在一同对敌的一种神通,只是更加的巧妙。更加的玄奇而已。

    当明白此处,罗帆不等斗神子动手,手中的明红大斧在虚空之间一划,刹那间便切割开了这天地的无穷规则、法则,切割开那虚无的屏障,更切开冥冥之中和那天地与混沌间隙之间的屏障,直接开出一个巨大的,灰蒙蒙的空洞出来。挡在他和斗神子之间。

    接着,他斧头微摆,这灰蒙蒙的空洞微微一转,好似活物一般,在虚空之间扭曲盘旋,直接化为一条神龙,张牙舞爪的向着斗神子直冲而去。

    斗神子眼见如此。双眼更亮,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废话的打算,抬手将手中长棍一横,双手一震,那长棍便看似平常的一转,任凭那灰蒙蒙的神龙如何躲避。都无法躲闪开来,任凭那长棍直接轰击在其身上。

    嘭的一声闷响响起。

    那灰蒙蒙的神龙居然在刹那间便完全崩散,化为一片灰蒙蒙的存在,向着四面八方逸散而出,直接在周围早就一片薄薄的。灰蒙蒙的云团出来。

    而这一片灰蒙蒙的云团,和之前因为天地被破坏所产生的那种灰蒙蒙的云团却是完全不同。之前那只是单纯的混乱。如今这,却是蕴含了一丝丝混沌气息的那奇异存在。本质上的差距几如天壤云泥一般。

    这样的云团,若是苍木子在这里,定然只能凭借自己手中法宝散发出来的彩光来护住自身,甚至连活动的能力都失去了。

    相比之下,斗神子的表现却好了许多。

    他虽然无法无视这时灰蒙蒙云团的包裹,无法如同在平地一般活动自如,但却手中长棍微摆之间,却是直接笼罩住在不远处的罗帆,让罗帆无论从哪个方向躲闪,都只能迎头撞上这长棍的一轰。

    如此表现,对于能够活动自如的罗帆来说,那却是极为惊讶的一件事。

    作为修行这被局限于天地之间的修行法门的修士,虽然依然受到周围那带有混沌气息的奇妙存在影响,不能活动自如,但却能够透过这灰蒙蒙存在的阻挡,清晰的感应自己的存在,并凭借战斗本能封锁自己的一切躲闪方向,这斗神子的神通,比起之前他还是斗狂子的时候确实是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只是获得一点进步居然就能够有这样的进步,看来那法宝却是相当的不简单。”罗帆这样想着,手中的明红大斧摆动之间,更多的灰蒙蒙存在被他从那天地与混沌的间隙之间接引下来,让周围那灰蒙蒙的云团变得愈发的浓郁,那遮掩的效果变得愈发的强大。

    斗神子面对这样的遮掩效果,忽然感觉自己对罗帆的感应变得愈发的模糊起来。

    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兴奋。

    “这样的战斗才有意思。”他这样喃喃着,手中的长棍搅动之间,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好似无形薄膜一般的无形光芒,将周围灰蒙蒙的存在完全隔绝开去,双眼更是闪烁着淡淡的金光,紧紧的锁定他所感应的,罗帆所在的那个方位。

    这灰蒙蒙的存在有着一丝丝混沌的气息,其中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尽皆是一片混乱,那所在之处所指的,自然不是空间的方位,而是一种十分玄妙的,心灵的感应。

    他所看之处,其实也并不是他目光视线所指的方向,而同样是一种奇妙的心灵感应而已。只要他能够感应到,他别说往前看,便是直接看向自己的身体,怕都能够看到罗帆的所在。

    斗神子手中的长棍轻轻颤动,周围那灰蒙蒙的存在这颤动之间,居然开始搅动起来,隐隐间有着一个又一个的漩涡不断的出现。

    这些漩涡,乃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进行的重构,隐隐间一个漩涡便是一方天地,甚至有些比较大的漩涡之中还能够看到众多生灵在其中艰苦求存,朝生暮死。

    随着这搅动,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忽然从四面八方向着色罗帆直轰而至。

    这一股力量好似直接从周围灰蒙蒙的存在之间诞生,甚至便是罗帆那能够在这灰蒙蒙存在之间看透颇广范围的双眼都难以看出这力量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只能感觉到这力量若是击中自己。那自己便是有那立体符篆守护,也定然是要吐出几口鲜血才能够脱身的。

    这里毕竟是罗帆的主场。罗帆的反应速度比起在其他地方却要快上许多。

    在千钧一发之际,手中的明红大斧猛地一转,在灰蒙蒙的存在之间晃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这轨迹头尾相合,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十分玄妙的回环。

    在这回环之下,那一股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直轰而至的力量好似失去了目标一般,铺天盖地的笼罩住罗帆身体周围颇大范围的灰蒙蒙存在。让这灰蒙蒙的存在剧烈的搅动,产生了无数混乱的景象,或是天地,或是奇异的怪异场景。那作用在罗帆身上的力量直接被削弱了万倍以上。

    却只是让罗帆脸色微微一白,身体忍不住便是微微一滞而已。本身却再无受到任何损伤的迹象。

    “真是强大啊。”罗帆暗自赞叹着。

    想着,他抬手虚空一抓,周围重新恢复的灰蒙蒙存在便化为一股股猛然往他手中的明红大斧灌进去。不断的构筑一个个灰蒙蒙的立体符篆,一个个的取代组成这明红大斧的力量。

    随着这变化,那明红大斧之上的明红变得微微暗淡,便好似被蒙上了一层薄纱一般。

    不过,虽说颜色变得暗淡了,但其上透出来的危险却更加的强了。隐隐间似乎比起原来以十倍、百倍的方式向上提升着。

    在这提升之间,斗神子忽然感觉自己对于罗帆的感应忽然变得更明显了起来。

    “到现在居然还有底牌,此人难道真的没有任何圣人站在他背后?”斗神子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对罗帆的感应,并非是和罗帆一般,通过对周围灰蒙蒙的存在的理解。而是通过自己的战斗本能,通过对强者之间的相互牵引所形成的感应来对罗帆进行感应。在外界环境不变的情况下。他对于罗帆的感应越是清晰,越是明显,那自然便代表着,罗帆越是强大了。

    而显然的,在这天地的一切修士眼中。一切天地最为强大的,便是圣人。再往下,便是圣人门下了。

    一名修士,能够比起圣人门下更加强大,那他只可能是另一名圣人的门下。

    在这种观念之下,罗帆一直以来的行为几乎都是在挑战着他们的观念。在以前斗神子还不会真的这样想,但现在他自我感觉已经比之前强大了百倍,千倍,甚至万倍了,眼前的罗帆居然依然有着似乎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底牌,这让他不得不越来越如此怀疑。

    有着这样的怀疑,斗神子不由得警惕起来。

    对于圣人,他是几乎偏执的相信其强大。但同样的,他对于圣人也有着一种恐惧。

    圣人的算计是以万亿年,亿兆年为单位的算计。这样的算计,若是涉及到自己,那么自己怕是生生世世都不能逃脱。眼前这人若真的是圣人门下,却以这样的方式从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后来到这个时间点,那么,他几乎就可以确定眼前这人乃是在圣人的算计之中!自己若是与他有太多交集,说不定自己也会被圣人纳入算计之中,那样的话……

    想到这里,斗神子不由得寒气直冒。

    心中打定主意要速战速决,不管能不能战胜此人,都不能如他之前所想那般继续纠缠下去,要尽快远离此人!

    决定之后,他再不保留。

    手中长棍微微一转,周身气势千、万倍的提升,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刹那间从他的身上向着四面八方弥散开去。

    在这一片灰蒙蒙的云团之外,另一个斗神子和苍木子、悟道子两人的战斗也随着而改变。

    在之前,斗神子以一敌二,看起来虽是占了上风,但却没有胜势,苍木子和悟道子两人虽是满身鲜血,狼狈不堪,但却依然能够支撑,和斗神子战斗起来也能称得上是有来有往的。

    但在斗神子忽然心底生出寒意之时,情况便完全改变了。

    只见得斗神子手中长棍转动之间。轻轻松松的向前一戳,便穿透了苍木子周围护住身躯的霞光。直接将长棍头戳入苍木子的心口,让苍木子整个身躯剧震,周身力量瞬间被击散,整个人更是随着这一股力量直直撞入下方的麒麟崖之中。

    而在其撞上麒麟崖的瞬间,他的心口之处忽然有一根巨大的棍影冲天而起,直接化为一根擎天巨柱,将他牢牢镇压在那长棍之下。

    将苍木子戳出去,同时进行镇压之后。斗神子再不管他,将长棍横过来一摆。

    这长棍轻轻松松的就绕过了悟道子身体周围那虚影的阻挡,直接从侧面轰中了悟道子。

    这长棍之上的力量玄妙而强大,悟道子根本无法抵挡,身体力量完全被击散,整个人和苍木子一般被轰得直飞而出,直接撞入距离苍木子不远之处的一处地面。瞬间将地面撞得好像平静的水面投入一颗巨大的石头一般,产生了巨大的涟漪。

    接着,悟道子被斗神子长棍击中的位置,微微一震,一道巨大的辊影直接出现,只是这次却不是竖着将悟道子镇压在那里。而是直接横亘着,将悟道子直接压在下面。

    镇压住悟道子和苍木子的长棍虽只是棍影而已,但却和整个天地相合,天地的力量便是那棍影的力量,想要挣脱这棍影的镇压。除非有特殊的手段,否则用蛮力的话除非拥有超越整片天地的力量!

    而这样的镇压。却又只是局限于他们两人身上,甚至对于那麒麟崖本身都没有多大的压力,因此他们两人虽是承受那样恐怖力量的镇压,但整个身体却都依然保持在地面以上,没有因为这样一股恐怖的力量而被压入地底。

    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此时已经是羞愧欲死。

    这里乃是麒麟崖,是悟道子的道场,他们两人一个是这道场的主人,一个是这道场主人的好友,在这道场之中甚至也都有着相应的权限,但在此时此刻,他们居然被直接镇压在此处,动都无法动弹,便是要借助对麒麟崖的控制来让出一点腾挪的空间都无法做到。

    这样的遭遇,他们怎能不羞愧?

    只是,无论如何羞愧,如何挣扎,那两根棍影,一横一竖,却都如同天地一般镇压着他们,让他们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让其动摇半分。

    斗神子将他们两人随手镇压之后,脸上神色淡淡的,便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道:“我当初被师尊镇压了一千万年,对你们我不敢自比师尊,就镇压你们九百万年吧。九百万年之后,这两棍自然会消失,你们也同时获得自由。”

    “斗神子!你敢镇压我,你这是在破坏圣人至尊的计划!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悟道子咬牙切齿的道。

    斗神子原本已经打算转身撞入那前方的灰蒙蒙云团之间去对付罗帆,听得此言,却是面上现出冷笑,道:“原来以为你是一个人物,原来也不过如此。胜不过其他人,便要靠后台威逼,幸好我的后台也不会比你软。不然岂不是让你得了逞?”

    “就算你是圣人门下,你若是敢破坏我师尊的计划,那便是圣人至尊通天教主也绝对无法护住你的!”悟道子自然不可能被斗神子一句话说得产生无地自容的情绪,他继续的威逼道。

    “今天我心情好,便与你分说一番,免得你心中有什么幻想。”斗神子这时倒是并不着急走了,停在半空中,淡淡的说道。

    “你平常经常将圣人无所不能挂在嘴边,但从此时你的表现来看,你怕也只是有口无心的罢。圣人至尊的哪一个计划不是横跨以万亿年计算的岁月?这样宏大的计划,哪里可能只是我将你镇压几百万年就能够破坏的?难道你真的以为你自己是如此重要,重要到圣人至尊的计划离了你几百万年就会失败不成?”斗神子淡淡的道。

    他的话,一句一句的,都像是雷霆一般在悟道子的心神意念之间激荡着,让悟道子的神色不断的变化。

    “而且,你又如何知晓,我将你镇压在此处九百万年,不是圣人至尊计划的一环?”斗神子淡淡的抛出了这样一句话,终于让悟道子面色变得惨淡,再说不出任何话语出来了。

    斗神子说完那句话之后,再不管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抬步轻跨,直接便撞入前方那灰蒙蒙的云团之中,与他之前分出的,那两面一体的奇妙自我瞬间完全融合在一处。

    之前他随手将悟道子、苍木子两人完全镇压,再和他们两人讲了那些话语看似很是耽搁时间,事实上却也只是浪费了数个呼吸而已。

    此时此刻,在这灰蒙蒙云团之中的斗神子却是正在和罗帆进行着几近白日化的战斗!

    罗帆手中的明红大斧经过方才他将构成其根本的力量完全转换为灰蒙蒙的存在之后,虽说是将时代潮流某方面的玄妙有所消减,但其战斗威能却是获得的极大的提升,转动之间,便有种种玄之又玄的奥妙神通不断的向着斗神子奔涌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