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决定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决定

    就在他刚刚消失在这一方宇宙的瞬间,这宇宙已是瞬间完全恢复完整正常的模样,甚至看起来比起之前还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稳固。

    甚至在那冥冥之中的大道,都变得更加的壮大,本质变得更加的强悍。

    “跑得倒是快,再等一下,更新更强的复制体就能够出现了,可惜了。”罗帆的声音在这一方宇宙之间悠然响起。

    那声音之中包含着可惜之意。

    说话的,当然便是罗帆。他现在的可惜,却是真正的可惜。

    方才那一瞬间,正是斗神子趁着那复制体被他毁灭所造成的震荡,直接趁着那些裂缝所在之处这宇宙规则的脆弱,直接突破这宇宙而出,此时此刻早已是脱离那立体符篆,再无法被他任意揉捏了。

    若是他再等一下,等到他将这宇宙调整完成,那么这宇宙便会重新变得完整圆满,与如今的斗神子一般无二的复制体也就会重新出现。

    到时候,哪怕是斗神子已经比原来强大上许多,甚至可以轻松的打灭和他原来一般无二的复制体的地步,整体形势却也不会和之前有太大的区别。因为那新出现的复制体,依然是和现在的他一般无二,依然是那样的恐怖,彼此之间依然是不相上下。

    罗帆之所以在之前觉得再战斗下去没什么意思,不会有太多的收获,那只是因为对之前的斗神子已经是太过熟悉,熟悉到看他战斗无法产生任何心灵触动的地步了。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从他的战斗之中获得什么收获,那自然是在战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而如今,斗神子获得了这样大的进步,一切神通手段都已经有了全新的变化,对他来说却是重新变得新鲜,再战斗下去已经能够让他获得全新的触动,对他自然便有着不少的好处了,如此一来。他当然更希望能够继续战斗下去。

    如此这般,斗神子脱离掌控,他哪里会不感到可惜?

    可惜过后,罗帆叹息一声,转头望去。只见斗神子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不远处。用一种十分莫名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之中有着探究,有着无法置信,有着一种十分奇异的恍然,更有一种戒备。

    但无论罗帆怎样深究。就是没有看到其中有着敌意存在。

    “斗神子道友似乎并不怨恨于我。这是何故?”罗帆到了现在这个境界,面对着自己所不会害怕的修士,自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直接便开口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

    正常来说,被修士禁制住近百年时光。在其中狼狈的挑战一个似乎永远不可能战胜的自己,那种遭遇定然会让人生出仇怨的。

    但这一切却都没有在眼前的斗神子身上发生。

    看斗神子的样子,就好像之前那近百年时光的险恶遭遇是完全不存在一样,这让罗帆怎能不感到惊讶?

    斗神子看着抬手将那立体符篆招到身边化为圆球握在手中的罗帆,叹息一声,道:“仇怨?为何要有仇怨?战斗就是我所修之道,就是我的生活,你又没有杀死我。只是给我一段短短不足百年时间的战斗而已,我为何要怨恨你?”

    斗神子的反问。让罗帆微微一愣,接着呵呵一笑,道了声:“原来如此,却是我相差了。”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斗神子虽说已经改名了。但本质上还是之前的斗狂子,依然是一名战斗狂人,并没有因为改了个名字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原本在战斗的时候已经打算尽快的和你划清界限,从此不再和你有任何瓜葛的。但出来之后重新想想,却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斗神子看着罗帆的笑脸。再度一叹。

    “我可以问问到底是为什么吗?”罗帆又是一愣,问道。

    他虽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可不认为自己足以强大到让斗神子恐惧的地步,斗神子要和自己划清界限,不再和自己有所瓜葛,那显然不会是因为恐惧自己。既然不是恐惧自己,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你的出身,很神秘。神秘到让我恐惧的地步。”斗神子看着罗帆,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道。

    罗帆心底咯噔一声,暗自想到,难道自己还有本体在洪荒天地,有分身在天元大天地,有着本体在地球宇宙抹时代的事情被斗神子知道了?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很快的,他就已经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种事情,除非圣人有那么几分可能看出来,其他非是圣人的修士怎么可能超越时光看到他的种种?!

    基于这样的考量,罗帆面色都没有变上一变,只是微微一笑,道:“是吗,我却不知道我的出身到底有什么地方是神秘的。”

    斗神子一直盯着罗帆,注意着他的神色变化。好在罗帆之前的心念变化掩饰得极好,因此他却是没有看出他有任何异常,眼中现出恍然,道:“或许,你的神秘,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吧。”

    “先不说神秘了。既然斗神子道友这般说,为何如今又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罗帆笑道。

    “因为我忽然想清楚了,你的神秘,若是与我无关,那无论我和不和你划清界限,和不和你断了一切瓜葛,都一定与我无关。但若是你的神秘与我有关,那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一定有关。”斗神子抬头看着天空,眼中有着一种苍凉闪过。

    斗神子是圣人门下,之前更是被圣人封印在海眼之中足足千万年之久,这天地之间,对于圣人威能最有感悟的,怕便是他了。其他修士对于圣人的神通或许只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印象,但他却是亲身承受了圣人的镇压,亲身感受了圣人的威能。

    那种强大,那种恐怖,那种无可抵御,当真是让他现在想来都是心生绝望。

    在这种理解之下,他在方才却是想明白了,若是罗帆真的是圣人门人,是某位圣人隐藏极深的算计。那么无论自己怎样做,怕都不会对结果有任何影响。若是那圣人将自己算计在其中,那自己根本不可能躲避。若是那圣人没有将自己算计在那里面,那么同样的,无论自己怎样做。都不会对自己有丝毫影响。

    既然无论他怎样做。对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影响,那他又何必急匆匆的就和罗帆划清界限,去限制自己的行为,去压抑自己的感觉?

    罗帆听了斗神子的话。心中隐隐有着一些想法,感到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变得沉重了许多,心神意念之间有辛甸甸的。

    一时间,罗帆和斗神子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场面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罗帆站在那里,神色怔忪。同样是抬头看着天空,双眼有些茫然,心神意念之间似乎有着无数念头在闪现,又似乎什么念头都没有,是一片空白。

    隐隐间,他甚至有种天地之间有着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包裹住一切,让所有生存在天地之间的生灵都如同木偶一般无法自主。

    好一阵子,罗帆忽然反应过来,脸上现出莫名的笑容。

    “想这么多干什么。不管我的出现是什么原因,有什么目的,背后又有什么算计,对我来说,道行境界获得进步。能够一窥传说中的混元道果,那就是最大的收获,那就是最大的好处了。其他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哪怕是像斗神子以为的。是什么存在站在我背后,对我又有什么影响?就算是最差最差。将这分身抛弃了又如何?若是分身抛弃了都不够,那将这地球宇宙的本体抛弃了又如何?只要我在洪荒天地的本体能够证得混元道果,那一切问题便将再不是问题,这被抛弃毁灭的本体、分身也都能够重新恢复过来。既然这样,我又有什么可担忧的?”罗帆这样想着,身上的气息居然变得愈发的圆融,那方才刚刚突破的道行境界却是瞬间完全稳定下来,隐隐间更还有这一些提升。

    受到罗帆身上气息所激,斗神子回过神来,当感应到罗帆身上那愈发圆融的气息,不由得面上现出羡慕之色。

    “没想到道友如此精彩绝艳,居然这样短的时间便道行境界再或增长。实在是佩服。”斗神子叹道。

    看他的眼神,也是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苍凉。

    显然,也是做出了决定。

    “我观道友如今在这麒麟崖之上居住似乎有些尴尬,若是道友不弃,不如前往我的斗战胜宫一游如何?”斗神子恭喜完罗帆之后,直接便发出了邀请。

    从这邀请之中,就可以知晓他的决定到底是如何了。

    罗帆一听,并没有考虑多久,便笑道:“如此,便叨扰道友了。道友的道场,定然是景致美妙得惊人。”

    斗神子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哈哈一笑,道:“确实是有些好景致。只是,却是与道友所想不同,道友一见便知。”

    听得此言,罗帆却不由得对斗战胜宫的景致生出了兴趣。

    斗神子随手一招,他手中的长棍便化为虚无,接着在他脚下生出了一团金色的祥云,直接托住他和罗帆两人。

    接着,这金色祥云微微一震,直接便突破了虚空,化为一道金光向着极远之处飚射而出,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整个过程之中,他们两人完全没管那被镇压在此处的苍木子和悟道子两人,更没管那麒麟崖之上那诸多修士。便好似他们完安全不存在一样。

    传宗道人在这近百年之间如同缩头乌龟一般,虽然掌控着麒麟崖之上的一小部分权限,但却是连上来给悟道子送一些东西吃用都不敢。

    一直等到罗帆和斗神子乘着金色祥云化为金光离开之后,传宗道人方才很小心的凭虚挪移来到悟道子被镇压的那一根棍影之下,很是惭愧的对悟道子躬身行礼,道:“晚辈实力太差,帮不了前辈,实在是无颜面对前辈了。”

    “你不必多言。且去将我的悟道茅屋和悟道蒲团拿出来,分别搭建在我和苍木子道友中间。”悟道子皱着眉头道。

    “这个,我却不知前辈的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所在何处。”传宗道人十分为难的道。

    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虽是在这麒麟崖之上,但却隐藏得极深极深,几乎是和诸多修士所在之处完全不在同一个时空之间。在这样的情况下,掌控这麒麟崖极小极小的一小部分权限的传宗道人哪里可能知道怎么将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取出来放置在特定的位置。

    “你附耳过来。”悟道子虽说有些不愿。但还是说道。

    这斗神子所发出的棍影镇压力量极为惊人,便是他和麒麟崖之间的权限,也已经被完全镇压住,让他根本便不可能如同平常一般调动麒麟崖的力量来做任何事情。而他本身的力量,更是被这棍影镇压得死死的。甚至都无法动弹半分。更加无法借助力量做任何事了。

    而那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在平常他只要一动念,力量微微一转,就能够完全做到将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调出来,但现如今。却只能靠对麒麟崖还有这那么一点权限的传宗道人来做这些事情了。

    这种无力的感觉,悟道子已经有不知多少年不曾感受过了,一时间那种憋屈,那种难受,让他郁闷之极。

    传宗道人听得悟道子之言。不由得大喜,连忙附耳过去。

    悟道子口吐真言,将一段奇异的法诀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传给了传宗道人。传宗道人听着悟道子传法,一时间眉开眼笑,面上神色忽然迷惑,忽而惊喜,忽而恍悟。

    口耳相传的方式效率极低,哪怕是已经是巅峰准圣巅峰,踏足第二台阶的悟道子也不会例外。若是原来他修为还可以运用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指,甚至连一指都不用,只要念头一动就能够完成的传法过程,现如今他确实足足花了三日三夜。方才勉强的传授完毕,让传宗道人完全明白了那发觉的奥妙。

    当他最后一个字吐出来之后,传宗道人向悟道子直接拜倒,口中称道:“多谢前辈传法。前辈大恩大德。传宗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不要废话了。快点按照法诀将悟道茅屋和悟道蒲团取出来。”悟道子皱着眉头道。

    “是。”传宗道人不敢废话,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站起身之后,他双眼肃然,身上的气息渐渐的高涨,整个人看起来与这麒麟崖渐渐的合为一体,似乎传宗道人再非传宗道人,而是变成了麒麟崖的一部分,成了麒麟崖之上一个必不可少,不可或缺的生灵。

    接着,他轻喝一声。身上的力量疯狂涌出,在虚空之间结成了密密麻麻的无数繁复符文。这宣文在虚空之间不断的沉降,不断的合并,不断的组合,最终在一个时辰之后,在那所有符文的数量增长到数千亿的时候,所有的符文组成了一把巨大的钥匙。

    这一把钥匙虽是符文组成,但却显得无比真实,上面金光灿灿,看起来就像是一把由黄金铸成的钥匙一般,悬浮在虚空之上,自然散发着一种破解一切的韵味。

    在这时,传宗道人面色苍白,身躯微微的颤抖着,身上甚至隐隐有着汗水蒸发而成的白雾不断的飘出。

    不过,哪怕是表面看起来是如此的狼狈,但传宗道人的双眼却依然是熠熠生辉,看起来比起当初更明亮透彻了百倍。

    他眼看这钥匙成型,大喝一声:“开!”

    随着这一声开,这钥匙从最前端开始,一段一段的变成虚无,看起来就像是渐渐的隐没在另一片时空之间一般。

    接着,便在这钥匙有一半消失的时候,传宗道人双手虚握这钥匙,开始慢慢的将之转动。

    随着他双手虚虚转动,在虚空之中开始传来嗡嗡嗡的声响。

    这声响越来越响,越来越明显,当达到最后阶段,所有声响连成一大片的时候,那钥匙猛然消失,虚空直接开裂,有一个虚无的门户显露了出来。

    这门户出来之后,一座茅草屋由虚化实的出现在这麒麟崖之上。

    跟着,又有两个蒲团从那门户之中掉落下来,直接掉在这茅屋之前。

    当做完这一切,传宗道人噗的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直接萎靡了下去,而那一个虚无的门户更是瞬间合拢,那钥匙重新出现在虚空之间,并直接崩散化为无数符文,再崩散化为无数力量,重新灌入传宗道人的体内。

    很显然的,之前那一番动作,对于传宗道人来说,还是有鞋负荷了。他现在的萎靡与那一口鲜血,便是他超负荷运转法诀所付出的代价。

    不过,哪怕是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传宗道人却依然是双眼明亮,甚至隐隐间双眼之中还能够看到种种明悟的光芒在闪现着,显然,他对于超负荷运转法诀,却是没有任何的后悔情绪出现,反而是极为满足,极为欣喜。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