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章 凭证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章 凭证

    这时,悟道子却是再没有心思去管传宗道人如何了。

    他心念一动,那悟道茅屋便镇落在他和苍木子两人之间的一处位置,接着两件悟道蒲团便各自分开,一件飞至苍木子所在,一件直接来到他的身前。

    “苍木子,这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相配合,能够生出一种远超巅峰准圣级别的气息。这气息不单单能够让人更好的悟道,也有着削弱一切镇压封印的效果。斗神子的镇压想来也应当可以被其削弱的。”悟道子借助悟道蒲团的效果将声音传递给苍木子。

    苍木子现在神色有些萎靡,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双眼一亮,向悟道子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一手按在那悟道蒲团之上。

    刹那间,有着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通过悟道蒲团涌入他的身躯,让他在这一瞬间感到心神无比清明,感到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甚至便是身上那时时刻刻镇压着他的那巨大棍影,在这时也似乎重量减轻了许多一般,让他感到了百多年镇压一来难得的轻松。

    当这种种感觉出现,苍木子哪里还不明白,这悟道子所言非虚,连忙闭上双眼,努力的感应这气息,让这气息更加充分的充斥他的身躯内部。更加全面的作用在他的身上。

    和麒麟崖不同,这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乃是他自身祭炼过的绝妙法宝,早已是与他心神合一,这种联系,极难断绝。便是那斗神子的棍影,也难以将之如同断绝他与麒麟崖的联系一般断绝。

    因此,悟道子哪怕是无法使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神通,无法沟通麒麟崖,却也依然能够随意的控制这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刚刚才可以控制悟道茅屋固定在某处位置,才可以控制那悟道蒲团前往苍木子所在之处。更借助那悟道蒲团来传音。

    他透过那悟道蒲团感应到苍木子开是借助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的功效来帮助自己抵挡那棍影的镇压之后,面上现出放心的神色。

    也是抬手一按那悟道蒲团,接引那蒲团之中的气息开始涌入他的体内,开始削弱那棍影的镇压之力。

    这种悟道蒲团之中传出来的气息乃是悟道蒲团和悟道茅屋两者相互作用的结果,可以说是一种与圣人神通一脉相承的手段。哪怕这种气息最主要的作用并非是削弱镇压封印之力。但因为本质的强大。这种削弱效果却是相当的可观。

    按照悟道子大概的推算,原本这棍影能够将他镇压九百万年,但当他有着这气息的帮助之后,这种镇压效果。怕是能够被削弱八成之多。

    也即是说,顶多也只能够镇压他一百多万年而已。

    被镇压这样长的时间对于悟道子来说依然是一件极为难以忍受的事情,但相对于原来镇压九百万年之久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了。

    “斗神子,等我出来。一定会让你好看的。”悟道子心中发狠着。

    只是,他也只能发狠罢了。斗神子随意轰出的一道棍影都能够将他镇压九百万年之久,这样的实力,他此时根本就和他无法相比,一百多万年之后,他哪怕是能够脱离这镇压而出,相对于斗神子来说,实力也定然是大大的不如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便是想要报复。怕也没有能力,如此一来,他除了发发狠,还能够做什么?

    他换换的闭上双眼,静静的将那些气息调动起来。身体整个趴在那里,神色渐渐的变动得平静下来,就像是一具雕塑一般。

    这两座棍影所在之处,由此而陷入了一片平静当中。

    过得好一阵子。传宗道人长长呼出一口气,他缓缓站起身来。脸上神色有些激动,有些满足。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精妙的法诀,这一次穿越时空来到这里,实在是来得太对了!”传宗道人此时心神意念之间转动的念头便是这样。

    之前三日三夜之间,悟道子传授给他的那一道法诀虽只是一道开启这麒麟崖深层时空的开启法诀而已,本身的功用很是单一,更是耗费极为巨大,若是要用之来进行战斗,那根本便是使用豆腐来打架一样荒谬。

    但,这一道法诀却是无比的精妙,其中包含着巅峰准圣的至高奥妙,甚至还包含着一鞋越巅峰准圣级数的奥妙在其中。若是能够将这一道法诀研究透彻,能够将其中的一切原理完全吃透,那么突破大成准圣而成就巅峰准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的精妙法诀,对于传宗道人来说是何等重要,何等珍贵,可想而知。能够得到这样的发觉,只是付出消耗过大,身上受上一点点的伤势,身体萎靡一阵子而已,那又算得了什么?

    传宗道人心中振奋之下,对悟道子当真是感恩戴德。

    “前辈现在遭受镇压,那件事便没有人去管了,我却需要如同当初那般担负起接引的任务才是。不能辜负了前辈的造化。”传宗道人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想定之后,他向着悟道子躬身一礼,道:“前辈放心,晚辈接受前辈如此大恩,定然不负前辈期望,在前辈不方便的这些时日,定然会守护好麒麟崖,让麒麟崖之上的一切都顺顺利利!”

    悟道子现在全心引导着那悟道蒲团之中传出的气息帮助自己抵消那镇压之力,哪里有空去管传宗道人如何?却是完全不管不顾,依然是闭着双眼,依然是看起来如同雕塑。

    传宗道人知道悟道子现在没空管自己,又是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抬步轻跨,直接便来到了那一处麒麟崖的边缘,面对那有着一亿多个时代涡旋的云海面前盘膝坐定。

    这近百年时间里面,很是凑巧的,却是刚好没有新人到来,要不然的话,事情怕还是会生出一些变化,哪怕对于悟道子他们来说不大。对于传宗道人来说怕就是有些麻烦了。

    毕竟,悟道子本身在这之后根本没空管其他东西,只能一心抵挡那镇压之力而已,真正管这麒麟崖之上情况的还是传宗道人。那些新人如果没有经过引导,怕是会让这麒麟崖之上造成什么混乱。

    “我的实力现在只是大成准圣巅峰而已。距离巅峰准圣还是差了许多。若是那新人是巅峰准圣。我怕就是有些麻烦了。”传宗道人看着前方那些时代涡旋,心底却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担忧当中。

    担忧之间,他眼光四扫。

    发现这麒麟崖之上的诸多修士各自面色平静,那看向他的眼神有着一种莫名的韵味。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又似乎有些佩服,更好似是有叙恨。

    这麒麟崖之上的修行界之中,巅峰准圣数量不多,只有寥寥数人而已。也即是说。对于拥有麒麟崖一些权限的传宗道人来说,整个麒麟崖之上对他有些威胁的,他所不能压服的,就只有这寥寥数名巅峰准圣而已。

    其他的数十万名修士,对于传宗道人来说,都是顺手镇压的事情。

    而那些巅峰准圣,之前见识了那样的战斗,自然是明白自己和悟道子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知晓自己若是在现在逃开。数百万年之后待得悟道子脱困,等待自己的便可能是生死两难——而显然的,对于巅峰准圣级别的存在来说,数百万年时间,这和打个盹又有什么区别?为了这打个盹时间的自由而承受那样严重的代价。显然不是他们这些自认明智的修士所愿意去做的。正是因为如此,此时此刻,虽说看起来是他们逃离这麒麟崖最好的时机,是他们获得自由最好的机会。但他么却没有一个离开此处。

    依然是和之前那些岁月一般在这麒麟崖之上修行着。

    或许,他们还乐在其中。

    毕竟。这麒麟崖乃是悟道子的道场,是他修行的所在。其修行环境,自然是天下难寻。能够在这里修行,对于一心修行的修士来说,却也是一件难得的机缘。

    除了这些巅峰准圣之外,其他的大成准圣哪怕是有着想要逃离的心思,却也不可能战胜传宗道人,故而却只能继续如同当初一般生存下去。

    传宗道人眼光扫动着,一眼看过去,他就知道想要让那诸多修士不捣乱没有问题,但想要让他们帮助自己镇压那些自己所镇压不住的新人,那却是想都别想。

    “真是可恶,他们这些人占据了这样美妙的修行圣地,居然没有一点感恩之心,甚至总是想着要逃离,就像是这里是什么险恶之地一般。哼!”传宗道人看着他们的态度,心中猛然涌出一股愤怒。

    愤怒之下,他眼光从哪些修士身上转移,忽然看到了此时在这麒麟崖之上忙碌着的一名修士。那被悟道子镇压住意志,变得好似傀儡一般的巅峰准圣,那之前第一个让他无法压服的存在,中央圣主!

    “我怎么忘了他!他现在被前辈所镇压,我现在是麒麟崖权限最强之人,或许有着命令他的可能呢!若是有他帮助,即便是有巅峰准圣级别的新人,也绝不可能有任何反抗能力!”传宗道人这样想着,心念微动,将一道命令传递向那中央圣主。

    那中央圣主原本正在建造一座新的洞府,接收到这一道命令,忽然身体一顿,转过头来用一种麻木冷漠的眼神看了传宗道人一眼,接着便开始继续开辟那洞府去了。

    传宗道人虽没有完全命令动那中央圣主,但却并没有任何失望,反而是十分的欢喜。

    那中央圣主对他的念头有反应,那自然便表示他有着命令中央圣主的可能,所不同的只是那命令的程度而已。他之前的命令那中央圣主没有执行,想来应当是那命令超过了权限。

    有着这样的想法,传宗道人面色变得轻松下来。

    悟道子既然能够将这中央圣主一定的控制权限交给他,想来也是考虑到他实力不足以完全镇压一切新人的原因,所以,他的权限至少能够让他镇压住那些新人!而这样,其实也就够了,其他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用借助这中央圣主去做。

    明白了这些之后,传宗道人再不管其他,直接就在那麒麟崖的边缘盘膝坐下。开始闭上双眼研究起之前悟道子所传授的那一道法诀去了。

    他之前虽是施展出那一道法诀出来,但那却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其实他自己对于这一道法诀的理解却还是极为不足的。想要从这一道法诀之中获得更多的好处,更多的体悟,便需要他下死心思去研究。去感悟才行。

    随着他开始研究那一道法诀。他的身上渐渐有着莫名的气息在渐渐的荡漾。

    这种气息是如此的微妙,如此的玄奇,在荡漾之间,隐隐和整个麒麟崖相合。那麒麟崖之上似乎也隐隐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存在通过这气息灌入他的身体之内。

    ……

    这麒麟崖之上的变化,对于罗帆来说,暂时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在和斗神子坐着金色祥云化为金光离开麒麟崖之后,他们前进了不知多少亿万里,便忽然发现下方的云海渐渐变得稀薄。

    接着。一层无形的屏障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一层无形的屏障包含着时间,空间的奥妙,乃是一层隔开两个时空的时空屏障。

    “此处便是麒麟崖道惩天地的间隔了。”斗神子对罗帆解释道,“这层间隔非是亲身到来,却是绝无法感应得到的,道友未曾离开过麒麟崖,想来对此应该很是陌生才对。”

    说话间,斗神子将祥云停在这屏障之前,显然是在让罗帆有着机会更好的观察这屏障。感应着屏障的奥妙。

    “真是玄妙啊,既能够间隔开两个时空,又能够超越感知的感应,这样的手法,着实是精妙。这应当不是巅峰准圣的手段吧。”罗帆用道尊之境的视角细细观察这屏障,便发现这屏障几乎便是一体,其内部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更细小的区分一般,显然其玄妙之处已经是超乎他的感应范围。

    “我等的道场的所在。都是当初师尊所赐,却是圣人手段。若能够悟透其中的奥妙,那便是成圣之机。可惜,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亿兆年岁月,不知多少圣人门下得到过圣人所赐道场,但却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从中获得真正的收获。”斗神子有些感慨的道。

    “圣人所赐道场?”罗帆愣了一愣,接着便是恍然。

    这却是十分正常的。自己收徒的时候,偶尔也会赐予一些洞府给自己门下的弟子,对圣人来说,收入某位修士入门之后,赐予他一些道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

    “我观那麒麟崖虽说绝妙,却似乎与这屏障相差甚远啊。”罗帆皱眉说道。

    “呵呵,道友误会了。这道场所在的这一片时空乃是圣人所赐,但那其中的物事,包裹这麒麟崖,也包括我的道场斗战胜宫,却都是我等自行开辟而成,自然是远远不如这屏障了。”斗神子呵呵一笑,道。

    “原来如此。”罗帆一听,也是一笑。

    两人又在这里停了一阵之后,斗神子便催动祥云,化为金光直直冲入前方那屏障之中。

    瞬间,罗帆有一种自己穿越了不知多少层时空的感觉从心神意念深处泛出来。

    好一会,他周身一清,已经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无边广阔的天地之间。在他下方,是无边无际的云海,在那云海之下,便是无穷广阔的天地。那天空之上,十个太阳看起来和他之前所见没有任何区别,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周围的元气含量比起方才稀薄了不知几百倍,虽是依然比起后世抹时代要浓郁不知多少万倍,但毕竟是远不如之前了。

    “这里便是真正的天地?”罗帆喃喃着。

    他回过头看自己的背后,只发现无边无际的虚空,哪里有什么屏障,有哪里有什么麒麟崖存在的踪迹。

    “正是。这里,已经出了悟道子的道场了。”斗神子笑道。

    笑着,他忽然一拍脑袋,道:“差点忘记了。”说话间,他抬手一指,便有着数千枚符文凝聚成一张奇异的符箓,送到了罗帆的面前。

    “这是进入各个圣人所赐道场的凭证,若无此凭证,便是我怕也无法找到诸多道场的所在。”

    “进入各个道场的凭证,此物怕是十分珍贵吧。道友的斗战胜宫的进出凭证若是给我,我自然是欢迎,但与我其他道场的凭证,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其他道友会否有所不满?”罗帆看着这符箓,皱着眉头道。

    “哈哈,道友多虑了。”斗神子哈哈一笑道,“这凭证基本上是公开的秘密了。基本上能够得到某位圣人门下承认,便会得到一件这样的凭证。能够自由进出任何圣人所赐的道场。便是我的斗战胜宫,都被这样送出过数百份凭证呢,道友尽管拿去便是。”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