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镇压之由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镇压之由

    斗神子都如此说了,罗帆自然不会再推辞。

    他道了声谢之后,便接过那符箓。

    这符箓乃是一张硬纸卡的样子,上面画着细细密密的不知多少符文。最终组合成为一个极为繁复的证字。

    手中握住这一张符箓,罗帆便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气息从这符箓之中涌出,直接灌入他的身体之内。在这气息之中,他只感到有着无穷无尽的玄妙信息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些,是无数时空的繁复变化。这斜复变化乃是由不知多少亿万种因素共同影响而成,那些变化之间,更似乎好似是没有任何规律,让罗帆都看得是一头雾水。

    只是,在那最终的变化之后,有着数十个时空的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些时空各自标有名称,其中有着佛门净土,有着斗战胜宫,有着娲皇宫,更有着麒麟崖。

    很显然的,这些时空,正是那一个个圣人所赐的道场所在之处。

    接收到这些信息,罗帆双眼微微变换,视角微微改换,再回头一看,便发现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出现在他的身后。

    在那一片虚空之间,有着比起他此时所在之处浓郁不知几百倍的元气充斥着,在那无穷元气之间,有着一块巨大的大陆悬浮在虚空之上。在那巨大的大陆之下,有着无边的云海,在那云海之间,有着一亿多个奇异的漩涡。

    这很显然的,便是那悟道子的道场麒麟崖了。

    “原来如此,看来确实还需要这凭证,若是没有这凭证,便是初入千万次,怕都不可能记住这麒麟崖的所在。”罗帆叹息一声。

    他稍稍将自己的视角重新恢复正常,再看上去,虚空已经是完全恢复正常,那麒麟崖所在也是在这一瞬间完全消失。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圣人至尊所赐道场,若无此玄妙,那哪像什么样?”斗神子呵呵笑道。

    罗帆点头表示同意,抬手将那一张凭证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更将那一股侵入他身体之内,不断灌入无穷信息的气息完全驱除。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心念微动。视角如同之前那般微微改换,再回头一看。

    发现虚空依然,那麒麟崖根本就没有出现,便如同那虚空只是单纯的虚空。没有任何奇异的存在存在于此处。

    看到这里,罗帆便知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些圣人所赐的道场本身乃是在时时刻刻的发生着某种复杂繁复,近乎没有规律的变化。那些变化与那些凭证内部的信息一一对应,任何人,至少在巅峰准圣级数来看。都不可能明白其中的变化规律,想要进入其中,只能依靠那凭证内部的信息指引,若是没有那些信息指引,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此时此刻那道场的所在之处。

    “圣人手段,果然是玄妙无方。”罗帆微微笑道。

    斗神子也是点头微笑,道:“所以,我等才会如此追求成圣啊。”

    罗帆点头微笑。

    说着,斗神子催动自身脚下的祥云。直接化为一道金光向着虚空某处飚射而出。

    这一次,他再不像在那麒麟崖道场内部时空那般限制自己的速度,而是毫无任何保留的,直接将自己的速度催动到极限。

    这时的速度,已经是如同挪移时空一般。瞬息间便是亿万里之遥。

    在虚空之间,虽是化为一道金光,但却是一闪而逝,只能在虚空之间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而已。根本无法让任何人看清这一道金光。

    以这样的速度,罗帆和斗神子两人足足飞遁了一个时辰之久。方才在某一处罗帆完全陌生的虚空之间停了下来。

    这里,距离麒麟崖道场所在之处,已经是有着不知多少亿兆里的距离了。若是用光年来计算,怕是有不知几百亿光年之遥了。

    这飞遁的速度是如此的快速,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但在这整个过程之间,罗帆都只是觉得自身好似停住不动一般,根本没有任何飞遁的感觉,更没有感受到任何因为速度过快而产生的不舒服之感。

    很显然的,这斗神子的飞遁神通却是精妙无方,却非是一般修士所能比拟。

    “此处便是道友之道场?”罗帆见得祥云停下来,心中有了猜测,笑道。

    “正是如此。”斗神子看罗帆并没有拿出那凭证出来,不由得一笑,道。

    他对于罗帆的表现却是相当满意的。一般修士拿到那凭证,定然是要时常拿出来看看,若能用上的时候定要拿出来用上一用的。而罗帆此时却是完全不在乎这那凭证的样子,任凭自己带他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

    这样显然是一种莫名的信任,却是让斗神子颇有些满意的。

    这里乃是斗神子的道场,他早已是将之完全炼化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斗神子要进出这道场当然不用如同进出其他圣人门下的道场一般需要凭证才能够做到。

    那道场已经是和他的心念合一,无论是走到何处,都定然与他有着某种极为紧密的联系。

    这种紧密的联系,能够让他轻松无比的找到其存在,哪里还需要什么凭证?

    将祥云停在虚空之间,斗神子抬手向着前方一指,那虚空之间有着无数奇异的线条闪过,最终直接在他们面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门户出来。

    这一个门户出现之后,有着无穷金光从中透出。这些金光并不尊贵,并不富贵,而是充满一种无穷的斗志,无穷的战意。

    这些斗志,这些战意,强烈到无法想象的境地,让即便是罗帆,都受到了这些金光的影响,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热血感觉。

    在这样的热血感觉之下,罗帆甚至都有种要和人打上一场的想法出现。

    “我已经有千万年时间未曾回到这里了,现在对道场中的变化都有些好奇呢。”斗神子深深吸一口气,似乎正在享受着这些金光照射的感觉,有些感慨的道。

    那金光之中的斗志。战意虽说强烈无匹,但毕竟并不霸道,罗帆想要截断其影响却是简单至极。心念微微一动,心神便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再不受那金光影响一丝半毫。听得斗神子此言。不由得一笑。道:“我听说道友被圣人镇压在海眼千万年之久,不知到底是为何?”

    这邪若是一般人交往之间来说,那自然便是一种揭伤疤的行为,定然会在彼此之间形成不快。但对于罗帆和斗神子这等境界的存在来说。这些却都是算不得什么的。

    对于他们这样的存在来说,过往所遭受的任何不顺,任何屈辱,任何挫折,都已经变成了经验。变成了修为进步的推进力。便是被别人知道,也不算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自然是没什么不可说的。

    罗帆这样的问话,在这等级数的修士看来,也就只不过是相当于询问过去有什么修行经验而已,哪里算得了什么?

    果然,斗神子听得罗帆之言,呵呵一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我当初一时兴起,前往师尊道场之处,与师尊打了一个赌而已。”

    说到这里,罗帆不由得更加好奇起来。打一个赌?怎么打一个赌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

    “哦。不知是什么赌?”罗帆好奇道。

    “我当初实在是找不到对手,因此和师尊打赌,让师尊将自己的实力限制在三千亿兆分之一并且不使用圣人的神通,将道行境界压在与我等同的境界上接受我的挑战。若是我能够战胜师尊。师尊便不追究我。若是我输了,师尊便将我压在海眼。我若是越快输。就把我镇压越久。”斗神子眼中有着一种莫名的神色,说道。

    他眼中的那种莫名神色之中,似乎有着一种追忆,有着一种震撼,有着一种得意,有着一种自傲,更有着一种不可置信。

    罗帆此时看向斗神子的眼神也不由得带上了一种莫名的震撼。

    挑战圣人,这样的恐怖决定,便是他也有些无法想象。罗帆对于圣人没有这天地之间的修士那样的崇拜,并不认为圣人不会有任何失误,不会认为世间的一切都把握在圣人的手中的——他当然并非自大,而是他已经在后世看到了圣人的错误结果,那破碎天地。

    不过,哪怕是没有这样的崇拜,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圣人的强大是自己所无法想象的,不得不承认圣人是无所不能的!

    斗神子那对圣人的诸多限制,什么将实力限制在三千亿兆分之一,什么不使用圣人的神通,什么将道行境界压制在巅峰准圣的级数,他都不认为这对于圣人会有多大的影像,更不认为作为圣人会因为这样的压制而是任何巅峰准圣所能够比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斗神子居然敢挑战圣人,这种胆子,实在是让他感到难以置信,不得不感到震撼莫名。

    “结果呢?”种种念头之下,罗帆忽然感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

    “结果?”斗神子苦笑一声,道,“结果还用说吗?我被镇压一千万年之久,不就是结果了?”

    “我是问,在这样的限制之下,你支持了多久?”罗帆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斗神子回答了一个让罗帆感到意外的答案。

    “怎么会不知道?你战斗了多久就是多久,怎么会不知道到底是多久?”罗帆再度皱眉。

    “原来我以为我支持了三天三夜,但当这些年被镇压的时候,我却越想越觉得其中有着不通之处。最后,我甚至觉得我在开始发动攻击的同一瞬间,战斗就已经结束了。”斗神子叹道。

    说到这里,斗神子眼中甚至还有着淡淡的茫然神色。

    罗帆听着斗神子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默之中。他原来还想要通过斗神子的回答来猜测当初的战斗到底是什么情形,猜测圣人到底是有什么手段。现在却发现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清楚当初到底是什么模样。

    实力被压制,道行境界被压制,不能使用圣人的神通,经过这样的压制之后,应当是没有什么是斗神子不能理解的啊,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斗神子居然会连自己到底是战斗了多久都不知道。这哪里是他所能理解的?

    想了一阵子,罗帆苦笑的叹道:“圣人神通果然玄妙,非我等所能理解。”

    “呵呵……”斗神子也是苦笑着。

    “不说这些了,今日请道友来乃是观赏斗战胜宫的景致,可不是为了说这些的。道友请。”苦笑过后。斗神子摇摇头。对罗帆说道。

    “请。”罗帆也是压抑自己的情绪,笑道。

    说话间,两人便离开了祥云,飞身向着那门户飞去。到了这里。自然再不需斗神子驾着祥云托着他们两人了。

    一进入那门户之中,那种金光变得愈发浓郁,愈发的耀眼,在那金光之中包含的斗志,包含的战意。更是强烈无匹。

    进入那门户之后所看到的除了金光之外,便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陆。

    这一片大陆比起那麒麟崖更是广阔了不知多少倍,几乎便像是一个宇宙一般广阔,那上面有着无数的山川大泽,无数的高峰平原,在其中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生灵的气息存在着。

    “这里,居然是一个世界?”罗帆看着这道场中的景象,不由得一阵惊讶。

    这样的道场,要用来培养生灵自然是极好。但在这里面修行,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平常有着那样多的红尘气息充斥整个道场,便是元气再浓郁,对修行怕也没有多少好处吧。

    这样的道场,居然便是斗战胜宫。这怎能让罗帆不感到惊讶?

    斗神子看着罗帆的样子,呵呵一笑,道:“我所修行的乃是战斗之道。却非是什么战斗之道。这样的道,需要的是众生的战斗。需要的是无穷生灵的意志激荡。却正需要如此模样的道场才对我修行有好处。”

    “原来如此。”罗帆一听斗神子的解释,再看看这一片无边无际的大陆模样。不由得有行然。

    这一片大陆之中的生灵数量无穷无尽,其中每一名生灵的实力都只是普通凡人的层次。不过,他们本身却似乎没有寿命的限制,各自尽皆是生机浩瀚,都是无生无死。

    他们以战斗为生,因战斗而强,几乎每时每刻的都在战斗着。

    他们的休息是战斗,吃饭是战斗,谈情说爱是战斗,便是繁衍后代也是战斗……

    对于这个道场之中的一切生灵来说,战斗,便和正常人的呼吸一般平常。

    因为这样的平常,这样的心态,因此这个道场世界却并没有因为战斗充斥而产生什么混乱,没有让那众生因为这样而变得残暴,变得邪恶,变得混乱。

    若是将战斗的特性剔除,这个世界,便和正常的世界并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有善有恶,依然是有贤有愚。同样是有着各种恩怨情仇,有着各种各样的利益争端,有着各种可歌可泣的事件。

    这样的一个世界,其中确实是蕴含了无穷奥妙,让人能够从中悟得战斗的真意,能够让人对战斗之道有着更深入的体悟,更深入的理解。

    在这样的的角度看来,这样的道场,确实是最适合修行战斗之道的斗神子的。

    特别是之前的斗神子还叫做斗狂子的情况下,这样的道场更是适合他。

    “除了道友你,来过斗战胜宫的同道没有任何一个承认我这样也是一种修行,都只是认为我只是在玩闹,只是在宣泄自己的战斗**。”斗神子见得罗帆眼神之中的真诚,不由得大喜道。

    “我闯过那一条超脱之路,哦,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大成之路,在那里我见识的时代有九千多,几乎是什么样的时代都见识过了。当然不会被表象所蒙蔽了。”罗帆呵呵笑道。

    超脱之路乃是他自己根据闯过那一条道路不单单能够超越时间来到这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未曾破碎的天地之间,还能够让修士成就超脱之境这样的性质所整理出来的名字。按照这天地修行境界的划分,这一条道路能够让人成就的是大成准圣,自然应当叫做大成之路才对。罗帆正是因为想到这里,方才是在半路改口。

    “超脱之路?大成之路?”斗神子一阵疑惑。

    不过很快的,他就反应过来了,道:“原来道友所说的是那沟通现在未来的那一条时空之路啊。不知道友在那条道路上经历了什么,我时常听说有这么一条道路,但却从来没人告诉我那上面到底是什么模样。”

    “原来你们叫他做时空之路。这个名字似乎并不是很恰当啊,而且有些大路货的感觉,不如大成之路还是超脱之路好听。”罗帆一听,并没有马上就解答斗神子的问题,而是先说了一下斗神子对于那超脱之路的命名拙劣。

    斗神子一听,不由得讪笑几声,不敢说什么。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