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飞升之门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飞升之门

    在两者道行境界不相上下的情况下,这老者的心灵和境界比起那中年要强大那样多,这已经足以形成碾压性的效果。

    也即是说,哪怕是他们两者之间的道行境界不相上下,但这老者,却能够轻松的凭借自身的道行轻松的碾压那中年,能够让那中年在他面前甚至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反抗能力。只要他念头一动,其便会瞬间身死,形神俱灭。

    那中年,便是这太玄门的掌门。

    而这老者,乃是太玄门的长老之一,不过乃是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一名长老。却不是其他诸多长老所能够比拟的。

    “文明大劫有两位主角,那我们就努力找到那两位主角,尽量将他们一同延引入门吧。”叹息好一会,这长老方才回答掌门的疑问。

    “长老之言有理,便这么办吧。”掌门叹息一声,道。

    那老者在这里又站了一阵子,摇摇头,叹道:“看不懂,看不懂。”

    接着,抬步轻跨,身体周围有着无数奇异的线条闪过,勾勒出一个奇异的阵势,之后微微一个闪烁之间,这老者的身形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那掌门当下便召来门中弟子,开始下了一堆命令下去,太玄门的力量开始向着两个方向扑散开去,去寻找那所谓的两位文明大劫的主角去了。

    文明大劫,乃是文明的劫数。乃是天地所生的,无法避免的劫数。但。其虽是天地所生,但却必须因人成事,自然需要围绕众生而生,要借众生之手来催生这等劫数出来。

    而在这样的劫数之中,在那掀起劫数的众生之间,便有着劫数的主角。

    这种主角,要么便是劫数的根源所在,要么便是劫数的生机。若是根源,那便是由他充当这文明大劫的导火索,由他点明大劫。而若是生机的话。那么便表示。他乃是这文明大劫之间注定不会身死,注定好运连天,甚至可能将大劫当成是最大机缘的存在。

    而不管这主角是哪一种,和其拉好关系。都是好处多多的。

    哪怕是他乃是大劫的根源。与他拉好关系。也能大大增加原来的生机。而若是他大劫的生机的话,那就更不用多说了,与他拉好关系的话。那自然也能获得其庇护,从而分得不小的生机,让自身在大劫之中安全性大大增加。

    在这大陆之上,和太玄门同级的那三十六个大门派都有着类似的动作,只是他们因为各自的境界差别,有些感应到那两个主角的存在,有些只感到一个,有些更是一个都没有感觉到,只是跟在其他门派身后打算占便宜而已。

    整块大陆由此而开始产生了比以往激烈程度完全不同的争端。

    大劫来临,一切众生都是再为自己的生命奋斗,自然和以往为了利益奋斗完全不同了。

    这诸多门派所寻找的大劫主角,自然便是罗帆和斗神子两人的神魂分身了。

    毕竟,这所谓的文明大劫,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方才使得这诸多门派认为会出现的。如此一来,很显然的,他们乃是作为这大劫的根源所在被认为是这大劫的主角的。

    罗帆和斗神子此时虽然隐隐间有所感觉,但却感觉并不真确,也懒得去管。

    罗帆在诞生之后,如同普通婴儿一般生活了三年之久,之后便开始表现出超人的修行天赋,开始踏入修行路途之中。

    罗帆的这一具神魂分身,所携带的力量虽然相对于他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相对于正常生灵来说,却是强大得恐怖。

    再加上他本身的道行,本身的悟性,这修行起来,那速度却是超乎想象的快速。

    正常人从零开始修行这世界的修行法门要修到巅峰,至少需要数千年之久。

    但对罗帆来说,可以预料,只需要十几年时间,他便绝对能够将这大陆的修行法门修至巅峰。

    其中,甚至还因为罗帆并非全心修行这大陆的修行法门,而是一心体悟这修行法门的种种奥妙,实验自己对这修行法门的种种感悟,找寻这修行法门的根本原理所以才要这么多年,若是正常来说,两三年时间,便足够他将这世界的修行法门修至巅峰了。

    在罗帆的神魂分身诞生的十年之后。

    罗帆的神魂分身已经是修行到了凡境九级的程度了。

    虽然还没有达到巅峰,但却也已经算是跨入了仙道之前的最高层次,却可以说是追上了这世界生灵原本需要数千年才可能达到的层次了。

    此时此刻的罗帆,正坐在一间静室之中,盘膝闭目而坐,体内力量奔涌,身上隐隐散发着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

    这种气息沟通外界无边无际的元气,沟通那充斥整块大陆之间那对魂魄有着及大量好处的气息,让他的身体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虚实变幻着,隐隐间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契合这大陆的规则法则。

    大半个时辰之后,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中好似两个宇宙一般,隐隐间有着无数星系在其中运转着。

    “这法门背后,居然还有着飞升的玄妙存在着,看来这一次分身投胎而来,果然是值得的。”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现在所修行的法门,乃是这一块大陆之上,公认的,最为强大,最为精妙的法门。

    这法门的名字很是大气,叫做《混元一统天经》,据说是上古神人所创,修成之后,甚至能够崩天灭地,将天地化为一片混沌。

    罗帆之所以能够修行这一部法门,原因也很简单。却是他的本体直接通过自己的感知对比这大陆之上的一切修行法门。直接从中挑选出来,再传给他的这一具神魂分身的。

    这似乎有些不太符合正常规矩,似乎将金手指开得太大了。

    但别忘了,罗帆分出神魂投胎在这一块大陆之上,为的可不是为了享受什么穿越重生之后的美妙生活,而是为了追寻这一块大陆的修行法门的原理奥妙,从中找出对他的本体有用的东西出来。

    既然如此,便是将金手指开成金大腿又会怎样?

    “飞升之门,不知飞升之后到底会去到哪里。莫非这道场之中所隐藏着的,就是这飞升之后的去处?”罗帆暗自思索着。

    亲身修行了这《混元一统天经》十年之久。罗帆已经渐渐的了悟这一块大陆修行系统的真相。隐隐间已经对大陆之上其他生灵需要将心和境界修至金仙之境才可能感应到的飞升之门有所感应了。

    虽然还看不清楚那飞升之门,也还无能将其打开,但却已经知晓其乃是真实不虚的存在。

    而以他的感觉,却完全找不到那飞升之门到底是同往哪里。甚至他若是转移到本体的视角。以本体那道尊之境带来的超卓视角。都无法看到那飞升之后可能去到的地方,也找不到到底是那一块大陆,或者哪一个时空和这一块大陆有所联系。能够接引实力强大的修士飞升前往。

    “这一块大陆想要飞升,便要了断一切因果,无论是与家族,与他人之间的因果,还是与天地的因果。苦修的话,哪怕是将心灵境界修至太乙纯阳级数,也是无法打开那飞升之门的。”罗帆的见识毕竟是超乎想象,虽是无法看到那飞升之后的时空到底是在何处,但却能够从修行法门之中推演出要打开这飞升之门的条件,明白想要找到那飞升之后的天地根本不能闭门苦修。

    人与人之间的因果好了断。

    罗帆的神魂分身这十年来一心修行,也没有和多少人有因果纠缠,就算是和家族,和这神魂分身的父母,也颇为冷淡。这样一来,想要了结人与人之间的因果,难度却是不大,只需要给家族一些好处,让家族能够壮大并长久留存,让这分身的父母能够过得心满意足,最终在一片祥和中老死,那就算是还了家族和父母的因果了。而其他什么仆人、朋友之类的因果,想要了结却更是容易,只需要给些好处或者给些惩罚,也就可以了。

    让他感到有些麻烦的,却是这天地的因果。

    生灵诞生天地之间,每时每刻都在承受天地的恩德。

    是天地,生出无数元气维持着生灵的生存,是天地生出无数食物供生灵食用,是天地,展示无穷奥妙,供生灵修行,是天地守护生灵不受天地之外的种种险恶伤害,是大地给了生灵立足之处,是日月星辰给了生灵光明……等等等等,零零种种的恩德,根本是数不胜数。

    想要还了这种种恩德,了结这种种因果,那难度,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承受天地恩德,自然要还了这恩德才可能脱离天地飞升而去。这大陆之上这样多年历史中飞升的修士这么少,或许便是天地恩德难还的缘故吧。”罗帆叹息着。

    要还天地恩德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天地恩德。

    换句话说,必须做足够多对天地有利的事情,才能够还了这恩德。

    而做对天地有利的事情,在某些修行典籍的说法,那便是获得功德。

    “功德,功德,却是必须要开始寻找功德了。”罗帆站起身来,走出了这静室。

    在门口,有着一个壮汉盘膝而坐。

    这壮汉身高丈二,整个人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他的名字叫做憨二,是罗帆的侍卫、跟班、护卫,从小就跟着罗帆。此时的实力,大概相当于凡境五级的样子。现在在这里坐着,正是为罗帆护法。

    “少爷,你出关了啊。”憨二看到罗帆出来,憨憨一笑,站起身道。

    “是啊,今天天气不错,不能全部浪费在修行上。跟少爷我上街逛逛吧。”罗帆笑道。

    憨二大喜,不住点头。

    罗帆笑着。带着憨二走出了这庄园。

    罗帆的神魂分身投胎的这一家人姓钱,是这一片的大家族中的主家,这钱家的家族势力相当的强大。至少对于这附近来说是相当的强大,家族之中的最强者是一名实力大概相当于凡境六级的修士。

    凡境六级,这已经是将这一块大陆明面上修行之法修成了三分之二了,这实力之惊人,足以让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诸多生灵惊惧不已了。

    罗帆投胎的身份,是钱家的大少爷。也是钱家家主唯一的儿子。

    从小,他便是锦衣玉食,几乎是享尽了人间富贵。修行资源更是应有尽有。便是一些修行门派内部的弟子,怕都比不上他。

    上到街上,远远遇见他的路人都小心的躬身行礼,等到罗帆离开之后方才继续干着他们原来的事情。

    这。便是钱家的威严所在。

    这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任何人。只要不想死。就必须这样恭顺。

    罗帆对于这个早已是习惯了,却是完全不理会,只是和憨二十分惬意的逛着。

    “憨二啊。这几天可有什么新鲜事发生?”罗帆惬意的享受着这晴朗温暖的天气,随意的问道。

    “新鲜事?不知道翠红楼来了新的头牌算不算呢?”憨二憨憨的笑着道。

    “翠红楼的新头牌?憨二啊,你知道少爷我今年多大吗?”罗帆无奈的道。

    “虚岁已经十一岁了啊,少爷你忘记了吗?”憨二继续憨憨的笑着。

    “那你说,对一个虚岁十一岁的孩子来说,翠红楼的新头牌,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觉得这是新鲜事?!”罗帆打了一下憨二的大腿,愤愤的道。

    之所以打大腿,实在是因为憨二太高了,而他自己现在却只是相当于一米四左右而已,若是顺手的话,只能打到屁股这显然是太过暧昧了,相比之下,也就只能打大腿了。

    “哦,好像也是哦。”憨二呵呵笑着,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道。

    至于罗帆那对他大腿的一拍,他却是完全没有感觉。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新鲜事?”罗帆无奈的再度问道。

    “除了这个啊。好像就没有了。”憨二挠了挠自己的后脑,眉头都皱了起来,显然正在努力的思考着。

    “咦!对了!好像有一件新鲜事!”忽然,憨二大喜道。

    “哦?什么新鲜事?”罗帆看他忽然这样兴奋,不由得好奇起来,问道。

    “大陆第九的太玄门三天前来到我们这个城市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招收门人测试,最后好像是看上了钱家四五个旁门子弟,今天就要带着他们去太玄门了呢。”憨二道。

    “太玄门?招收门人?为什么我没听说?”罗帆见识毕竟还在,听到这个,隐隐间就感觉到这事怕是和自己有关。

    “这只是小事一桩啊。老爷和夫人好像说加入太玄门对少爷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就没有通知少爷了。”憨二道。

    罗帆无奈一笑,摇了摇头,将这事抛在脑后了。

    或许太玄门来这里是为了自己,但自己对太玄门却并没有多少兴趣,他现在想要的是做一些功德,还了天地的因果,再还了父母家族的因果,打开飞升之门,寻找这大陆修行体系的根本原理。

    至于太玄门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找自己,找到自己之后对自己又会怎样,那对他来说却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自然是听过就算。

    “我们出城去看看吧。我听说不久前城外的一条大河改道了,淹没了几个村庄和万亩良田,不知道现在处理得怎么样了?”罗帆道。

    “少爷,我只是你的护卫而已。这些事情我怎么知道?”憨二挠挠头,很是无辜的对罗帆道。

    “笨!你不知道,不会去问啊?!”罗帆大怒,再度猛拍憨二的大腿,口中叫道。

    “哦。”憨二恍然大悟,哦了一句,道,“我马上去问,少爷你在这里等等吧。”

    说着,也不等罗帆说话,直接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这个憨货。”罗帆无奈的摇摇头,看看路边有着一个算命摊子,直接就跑到算命摊子面前坐下。

    “钱少爷,钱少爷,你的命是大富大贵,洪福齐天的命,根本就不用算了,少爷还是不要来消遣老汉了吧。”那算命的是一个双眼翻白的老汉,罗帆一坐下去,他便十分惊慌的站起身来,练练作揖道。

    “我又不是来算命的。只是坐在这里休息一下,你继续做好装瞎子去吧,不用管我。”罗帆不屑的道。

    “是是是,少爷坐多久都可以。”那老汉连忙小心的坐下说道。

    只是,他心中的想法,罗帆却是不看就知道。

    “你在这里坐着,哪里还有人敢来这里算命?钱家的大少爷,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就算是多看一眼,怕都会折寿了,敢和你坐在一起的人,不是傻大胆,就是白痴!真是倒霉啊,原本以为这里人流多,会有多些生意,没想到居然碰见了这样的倒霉事,哎……”

    罗帆看着老汉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不由得大感有趣,故意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语去撩拨他。什么生意怎么样啊,什么怎么看人,怎么忽悠人啊,什么这个地方多久会有人来算命啊之类的……(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