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业力、功德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业力、功德

    等了大半个时辰,憨二方才匆匆忙忙的从远处赶回来,对罗帆说道:“少爷,打听清楚了。真是惨啊,那八个村庄现在还是一片汪洋,有好几万人的尸体已经在下游找到,没有找到的,数量听说更多。被淹没的良田现在好像不只是万亩,而是十多万亩之多呢。”

    罗帆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河流改道的事情,他在几天前就听说过了,原本以为定然早已经处理好了,怎的现在居然还是这样。

    将改道的河流重新转回去,这对于凡俗中人来说,或许是极为困难,但对于凡境五级六级的修士来说,这却是一件颇为简单的事情,只要耗费几天的修行就能够做到了。但就是这样,居然还没有人管,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原来如此。想来都是将升斗小民视为蝼蚁,甚至连为之耗费几天的修行都不愿意。”罗帆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在那算命“瞎子”殷勤伺候之下离开了那算命摊子。

    “也好,让我看看这一块大陆之上的功德,和我想象的一不一样吧。”罗帆这样想着,带着憨二就出了城。

    “少爷,那算命瞎子是假的。”路上,憨二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连你都知道了,少爷我会不知道?!”罗帆一拍憨二的大腿,斥道。

    “哦,原来少爷知道啊。呵呵……”憨二恍然大悟的样子,呵呵傻笑着。

    “既然少爷知道了。为什么还和这种骗子混在一起?若是老爷看到了,说不定会不高兴的呢。”

    “骗子吗?那可就不一定了。”罗帆并没有解释太多,呵呵笑了一句。

    那算命的“瞎子”表面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骗子而已,但罗帆却一眼便看出这乃是一名高人。

    一名至少在这一块大陆之中处于巅峰层次的,道行境界已经是达到了仙道之下尽头的层次,而心灵境界更是达到金仙之境的强大存在。

    这种存在,若是他想要发威,别说这个城市,就算是钱家所掌控的这方圆万里范围的天地,怕都会瞬间毁于一旦。这等存在。说他是江湖骗子?那实在可以称得上是有眼无珠了。

    也正是因为这算命瞎子有着这样的背景。所以罗帆方才有兴趣和他多说几句话,逗弄一下他。如若不然,罗帆即便不歧视他,却也不会太过在意的。

    憨二却不知这些。他看着罗帆这样胸有成足的样子。挠挠后脑勺。终于放弃了思考这种不适合他的行为了。

    “不管怎样,我已经提醒过了,少爷这样说。老爷怪罪下来,也和我无关。”憨二呵呵笑着想到。

    两人的速度极快,那城外改道的河流虽说距离这城市有一段距离,但在他们两人的脚力之下,却只是大半个时辰就已经被跨越。很快的,罗帆和憨二,就已经来到了那被改道的河流旁边一座山峰之上。

    在山峰下方,就是一片汪洋。

    这里,在几天前还是一片平原,其中有着大片大片的良田,还有大片大片等待开垦的荒地,更有数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城镇的村庄在其中。

    但如今,却是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只剩下一片汪洋在哪里,那平静的水面映照着周围山峰的倒影,景色却是颇为怡人。只是偶尔飘过的动物或人的尸首,将这一片怡人的景色给完全破坏了,让看到这景色的人油然生出一种寒意。

    罗帆站在山峰之上,凝神往这一片汪洋的源头望去。

    只见得在数十里之外,原本拦住河流的一片高地不知因为什么力量忽然陷落,直接让那河流改道,直接涌入这一片平原之中,造成了这样恐怖的灾难出来。

    “筑上堤坝,应该就可以让这改道的河流重新改回来。只是,即便是改回来了,也只是让耕地重新回来而已,那死去的人,那些被淹没的村子,损失的还是损失了。”罗帆叹息着。

    这一片汪洋在下游的不远之处一拐,重新拐回了河道之中,整个过程就好像上天看这一片平原不爽,故意的让河流拐个弯将这平原完全淹没一样。

    “让我看看功德到底是什么吧。”罗帆叹息着,抬步轻跨,身形在刹那间消失在憨二的面前。

    憨二吃了一惊,大叫几声少爷少爷,但回应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回音,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惊慌。

    罗帆自然不管憨二如何,他现在身形一惊隐没于无形之间,抬步轻跨之间,已经是来到了那河流改道的入口之处,悬浮在那半空之中,低头俯瞰着这入口之处的湍急水流。

    他这一具神魂分身的道行境界只是凡境九级的层次,若是他是这一块大陆之上诞生的普通修士,这样的道行境界确实能够让他拥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神通,但却绝不可能让他如此毫无烟火气息的做到眼前这种种事情。

    但,他显然并不是普通的凡境九级修士,他的心,他的境界,已经高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这种境界,虽然并非是他现在修行的修行法门所修成的境界,但却也是足够高,足以让他做到许多正常这等道行境界所无法做到的事情了。

    若是硬要对比的话,如今的罗帆,光是凭借这一具神魂分身,便已经足以碾压那算命瞎子,甚至便是那太玄门的长老,对他来说也是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

    罗帆此时凭空隐身站立在半空中,他细细观察着下方的地势,寻找着那让这一片高地陷落的根源所在。

    这并不简单。至少以罗帆此时的道行境界限制之下,并不简单。

    好一会。罗帆方才终于看出究竟,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高地的陷落,其根源却是在地下四万三千多里之下的一处异变。在那里,有着一头奇异的异兽蜷缩在其中。这异兽并不大,看起大小,只不过是十丈高下而已。在它的周围,有着无数细小的裂缝蔓延出去,似乎是这异兽不知做了什么,挣破了周围的底层,从而产生了这样的裂缝。

    这异兽乃是一头鱼形的异兽。此时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泛出。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这异兽的周围,更是隐隐间有着丝丝缕缕的黑雾缠绕着。

    这些黑雾十分奇异。它们并非普通的黑雾,而是好似是一种灵魂之力的存在。其中隐隐间能够看到有着成千上万的脸孔在挣扎,在嘶吼。在诅咒。光是看向这黑雾。就会自然产生一种自身正在沉沦。正在堕入深渊的感觉。

    罗帆一看这些,就知道,这是一种业力!

    或者说。是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业力,与功德完全相反的一种存在。

    “居然是如此。”罗帆心念微动,抬手轻轻一招。瞬息间,有着一股奇妙的力量直接穿过了数万里的底层,直接来到了那一处鱼形异兽所在的位置,直接抓住一丝黑雾。

    那黑雾被这一股力量抓住之后,微微一震,好似在疯狂的挣扎着,又好似根本不可能脱离那鱼形异兽而存一般。

    罗帆眉头轻皱。在他的力量接触到那业力的瞬间,他便感觉到有无数诅咒,无数怒骂,无数哀嚎,无数仇恨忽然通过那力量直接涌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那些诅咒,那些怒骂,那些哀嚎,那些仇恨,铺天盖地的,努力的侵蚀着他的心神意念,要将他的心神意念直接拉入其中,化为那无数诅咒、哀嚎、怒骂、仇恨的声音之中的其中之一。

    “好恐怖的业力。”罗帆凭借自身超卓的境界猛然一挣,心神意念猛然变得圆融如同一颗金丹一般,任凭那无数哀嚎诅咒怒骂仇恨侵蚀而毫不动摇,再不受那业力的丝毫影响。

    这也只有罗帆这等境界达到超乎想象的高度之人才能够做到。

    对于这大陆之上的一般生灵来说,业力,那便是最为强悍的毒物,甚至只要看上一眼,都能够让他们遭受巨大损伤,若是力量接触到业力,那更是相当于自杀,绝对无法脱离其侵蚀,直接便会被那业力完全同化,虽说不是魂飞魄散,但和魂飞魄散也好不了多少,从此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是例外的。比如,那接触这业力之人是有着大功德的存在,那么他存在的功德,便能够将业力抵消,从而让自身脱离业力的伤害。但却绝对不可能如同罗帆这般,近乎轻松自在的,便挣脱了业力的牵扯,业力的侵蚀。

    罗帆双目一凝,那一股抓住一丝丝业力的力量便猛然一震,瞬间穿过了数万里的地层,直接来到了他身前。

    对于这一般修士畏之如虎的业力,他却是如同面对着普通的黑雾一般,直接抬起右手一抓,就将这业力抓在手中。

    便在这业力入手的瞬间,他就感觉那心神意念之间承受的无穷诅咒,无穷愤怒,无穷喝骂,尽皆是变得强悍了不知多少倍。

    这种种声音疯狂的冲击着他的心神意念,那种侵蚀的力度猛增了百倍之多。

    只是,这样的侵蚀力度面对着罗帆那已经变得圆融如同一颗金丹的心神意念,却是如同瀑布遭遇了礁石一般,虽是声势极为惊人,但却对礁石没有丝毫伤害,那礁石依然是永恒不动的固定在那里,不受其丝毫影响。

    “原来这便是业力。”罗帆细细观察着手中的那一丝业力,良久发出一声莫名的感叹。

    这一丝丝业力并非普通的能量,也非是普通的物质。

    而是由无数规则法则勾勒组合局限化而成之物,它的存在,完全与整个大陆的规则法则联系在一处,甚至是和整个大陆的大道联系在一处。其坚韧程度,除非能够完全将整个大陆完全毁灭,否则根本无法将之打灭。

    罗帆随手一拍,一股股玄妙的力量从他手中钻出。直接钻入那一丝业力之中,直接钻入那业力规则法则结构之间的间隙之中,不断的震荡崩裂,想要将这规则法则的结构瓦解。最终却发现,无论他怎样做,哪怕是已经完全抓住了这规则法则的弱点,已经是将这规则法则的结构完全崩灭了,最终却发现只要他的力量离开,这规则法则便会重新凝聚起来,依然是如同之前一般无二的模样。依然是那样足以让一切生灵沉沦的业力结构。

    “看来。想要功德,还得是按照这大陆的规矩来办啊。”罗帆叹息一声,轻轻一松手,那业力便往下一落。落下了数尺之后。猛然消失无踪。

    再其消失的瞬间。在地底数万里之下的那异兽身体周围出现了一股同样的业力。

    显然,在这瞬间,那一股业力却是靠着这大陆的规则法则结果。轻松的跨越虚空重新回到它原来应该存在的位置。

    罗帆之所以说这样一句话,却是因为功德和业力虽是完全相反,但却是彼此对应的两种存在。换句话说,功德的结构,本质上应当是和业力属于同一类别的存在。

    如此一来,若是研究出这业力的结构,便能够大概的推算出功德的结构。而推算出功德的结构之后,自然便能够想办法自己制造这种结构出来,从而很轻松的便获得足够的功德,再借助这些功德了断与这天地的因果,最终找到打开飞升之门的办法,进入那飞升之门后面的世界,接近这一个道场的真相。

    可惜的是,从这业力上看来,业力和功德虽说是有着可以分解的结构的,而这些结构看起来也并不是十分复杂的,但因为其乃是完全与这大陆的规则法则相合,完全与这大陆的大道相合的,所以除非能够直接深入这大陆的规则法则和大道之中直接从根本上改变这大陆的规则法则和大道,否则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制造这两种结构的规则法则具现出来。

    而显然的,罗帆的本体实力没有受到压制的时候或许能够轻松的做到这一点,直接深入这大陆的规则法则和大道之中将之进行改变,但此时的罗帆,别说是分身,哪怕是他在这里的本体,实力也都是受到了极为恐怖的压制,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如此一来,显然的,要自己制造功德,他根本就无法做到。

    由此,罗帆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作弊已经不可能了,罗帆也只能叹息一声,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矩来谋取功德。

    他心念微动,体内的力量发出,直接冲出他的身体,化为无形无质的存在,形成千万股如同锁链一般的形态存在,不断的钻入下方的河面之中,再不断的深入下方的地底深处,化为一张巨大的立体网络,网住这方圆数里范围的整块底层。

    这改道的河流入口范围极为广阔,足足有数里宽,在这数里之外,依然是之前的高地,因此这里看起来就像是这高地忽然多了一个巨大的豁口一样。

    罗帆的神魂分身修成的力量,乃是一种包含了近乎一切性质,质量也是极为高级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不单单坚韧凝实,更是能够千变万化,有这种种这大陆上其他修行法门所没有的妙用。

    罗帆控制着那分出体外的那千万股力量,双目一凝,刹那间那所有力量同时开始动弹起来。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抬力从这千万股力量组成的立体网络之中爆发,将这豁口方圆数里范围,深入地底数十里之下的底层渐渐的抬起。

    别看罗帆此时的道行境界只是相当于凡境九级的层次就觉得他此时的实力有多差。凡境九级,毕竟是一个近乎仙道的境界,这样的境界,毁天灭地当然是太夸张了,但翻山倒海,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方圆数里范围,深入地底数里深处的地层加起来的重量达到了近乎天文数字的地步,但相对于他来说,却只是让他感到稍稍有些吃力而已。

    此时他将地层抬高,重量方面反倒是其次,给他造成一些困扰的,反而是如何将这地层抬高以后固定起来。

    毕竟,这底层抬高数百丈,那下方自然便会多出数百丈大小的空隙,若是没有相应的安排,任凭这些空隙存在,那么这抬高的底层怕是没多久就会重新落下,到时候同样是河流改道的结果。如此这般,别说是给罗帆带来功德了,业力不要拉到他完全沉沦,他就该偷笑了。

    罗帆皱眉凝思,操作着他的力量不断的带动周围的地层,让地层抬起之后留下的间隙渐渐被周围的地层泥土所补充,极力避免那地层被抬高以后的间隙太大。

    如此这般,难倒不是很难,就是使得他抬高地层的速度变得极为缓慢。

    整个过程,一持续便是三日三夜之久。

    这三日三夜之间,他每时每刻都控制着那地层不断抬高,每时每刻都在掌控那千万股力量做出极其精微的操作。(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