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变化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变化

    在罗帆运使千万股力量抬高地层要堵住那豁口的时候,这一处被河流改道淹没成一片的汪洋开始渐渐的生出了变化。

    因为那地形正在渐渐抬高,那豁口的深度变得越来越小,从而使得那流水涌入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而这种速度的减慢,最终造成的结果便是,这一片汪洋之中的水流流动变得不再平静。

    在下游之处,那些河水开始渐渐的入不敷出,整片汪洋的深度开始随着而渐渐的减小。

    这变化还不只是如此而已。

    这除了这一片汪洋之外,周围的土地,都在发出阵阵嗡嗡的震响,隐隐间便好似是正在发生着极其微弱,但却源源不断的地震一般。

    这种变化,自然是瞒不了人。

    三日之间,却是有着许多修士来到了这一片汪洋旁边各处山峰之上。

    这些修士之中,除了钱家的修士之外,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尚且未曾离开的太玄门的修士。三日之前,这太玄门的修士原本在招收完足够的弟子门人之后便打算离开这一处边陲小城了,却不想忽然间这里出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变化,简直便如同天地反复一般,显现出一种好似自然造物的神奇一般。

    这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对于修士来说,乃是天大的机缘,他们哪里会在这样的时候离开这里。

    “十几日之前这一片高地忽然凭空下陷,让河流直接改道。造成了生灵涂炭。如今只是过了数十日,这一片高地居然正在重新恢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太玄门之中,一名青年皱眉感慨道。

    “师兄,定时这一片平原之中的百姓做了什么获罪于天之事,否则定然不至于如此。”在他旁边,一名女子双眉一颦,道。

    无论是这青年,还是这女子,尽皆是带着一股飘逸的韵味。站在那山峰之上。便好似随时可能随风而去,超脱凡俗一般。

    他们虽是两人而已,但却占据了一座山峰,在这一座山峰之上。根本便没有任何其他人敢接近。

    这一个山峰之上那空旷的景象。和其他山峰之上密密麻麻堆满人的模样形成了巨大的对比。由此便可看出三**派之一的太玄门其威势到底是达到何等模样了。

    甚至,便是钱家,也不能和这太玄门出来的两个普通门人相比。浅见所在的那一座山峰之上还不只是有钱家的修士。除了钱家的修士之外,这一片的大家族,大势力之中的修士都和他们在同一座山峰之上呢。

    “获罪于天?这岂是我等修行之辈所应该有的想法?”那青年皱眉道,“我等修行之辈,虽要对天地饱含敬畏,但却不能迷信天地。”

    “师兄教训得是。”那女子面容一肃,道。

    那青年满意的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再另一座山上。

    “憨二,少爷还没有找到吗?”一名看起来十分消瘦的中年男子对着一旁的大汉问道。

    这老者身上透出的气息,乃是相当于凡境六级的层次。这样的层次,在这诸多山峰数量极多的修士之间,却已经算是最高层次了。

    哪怕是那太玄门的两位修士,也比他要插上一级,只是相当于凡境五级而已。

    这人,名为钱通,便是罗帆这神魂分身转世之后的父亲,也是这一带统治家族钱家这一代的家主。

    在钱通身边,围绕着十几名实力至少都是凡境四级的修士。

    其中,便有这大汉,也即是罗帆的跟班、护卫、侍卫,憨二!

    憨二此时双眼发红,身上散发出一股股焦躁的气息,整个人就好像一个火药桶一般,几乎是一点就着。

    他听到那钱通的问话,猛喘了几下粗气,方才焦躁的开口道:“没有,完全找不到少爷去了哪里,附近数千里范围都已经找遍了,没有任何人见到少爷。”

    “哼!”钱通听到憨二这样说,冷哼了一句,身上的气势剧烈的波动一下,差点便忍不住要爆发出来了。

    好在,他毕竟是一个家族的家主,自制力自然不会太差。虽说心底焦急惶然,十分担心自己的儿子,但还是能够勉强的保持住镇定,那气势重新被他收敛于无形。

    “给我继续找。几千里找不到,就扩大到整个领地去找,领地找不到,就给我出领地之外,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少爷。”他淡淡的道。

    虽然勉强做出淡淡的表现,但那声音之中,明显有着压抑得极好的愤怒。

    “是!”憨二连忙抱拳躬身一礼,转身匆匆忙忙的下了这一座山峰。

    “麒麟儿,你现在到底去了哪里?最好不是被人暗算了。如果你真的被人暗算,那我一定将暗算你的家族连根拔起!”这时,钱通心中闪过的,却是这样的想法。

    在某一个山峰之上,一个装作瞎子的算命老汉正靠在一块大岩石旁边,那翻白的双眼盯着前方那一片汪洋,关注着那正在微微抬起的地层,

    “到底是什么力量造成这地层升高?到底是什么人做到这一切,居然连我都完全找不到任何痕迹,莫非这便是文明大劫主角的手段?不应该啊,作为文明大劫的主角,没有一出现便是无敌的,若是一出现就无敌,大劫从何而起?”这算命瞎子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种种念头在徘徊着。

    不过,哪怕是心底念头如此纷乱,但这老者的神色却依然保持着普通人看到这样的景象所应该出现的那种震撼的神色。

    这老者所在的这一座山峰之上,存在的并不全部是修士,而是有着许多胆大的普通人。这些普通人此时都是如同这老者的表情一般满是震撼。

    这种天地改换的景象。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那便是一种千百年不能见到一次的神迹,自然是震撼而虔诚,甚至还有着许多正在向着那汪洋不断的叩头,口中称着种种存在的,不存在的神灵名号,求神明怜悯自身命运悲催,求神明护佑风调雨顺,岁岁丰收……

    只有极少数的普通人如今面色沉痛,似有悲哀痛苦之色。

    这些。便是这被河水淹没的那几个村庄之中村民的亲人了。他们或是和那村庄某人有着交情。或是出身那些村庄,或是干脆便是那村庄之中的村民,只是刚好在那村庄被淹没的时候刚好有事离开了那村庄而已。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这一片汪洋如今的变化。只会让他们响起当初这河流如何改道将这一片他们祖祖辈辈生存的土地完全淹没。将几个村庄完全抹去的。

    甚至。有些偏激之辈,更是心中生出怨恨,对天地的怨恨。

    他们不会认为现在的变化是上天的恩赐。他们只会看到之前的变化是他们的灾难,见到眼前的变化只会想着为什么之前不出现现在的变化,只会想着这变化为何出现的这么晚。让他们的亲人、朋友或是家人,都在一日之间完全消失,化为一片汪洋。

    出现在这里的,与下方几个村庄有关系的那些普通人当然不是所有同样的人。他们只不过是那所有与下面村庄有着各种关系的普通人中极少极少的一部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方便和有足够的胆识来到这里的。

    罗帆心底对于自己的作为会造成这样的影响早已有了预料,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会隐蔽自己的身形,让自己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完全是自然天地的动作一样,完全看不出他自己的所在。

    不过,这虽是预料到这些,但这些却并没有对他的意志造成任何影响。

    他悬浮在虚空之上,努力的进行着那抬举地层的过程。

    这整个抬举速度极为缓慢,但毕竟是有着尽头的。

    当第四天的朝阳终于从地平线之上升起,终于开始照耀整片大陆的瞬间,有一声奇异的轰鸣忽然从那一处豁口之处传出,瞬息间,便传遍了方圆数千里范围的大地,让这一片汪洋周围的那些山峰之上的诸多生灵尽是面色大变。

    他们的面色虽同样是大变,但有的乃是期待,有的乃是震惊,有的乃是欢喜,有些更是仇恨和愤怒,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便在这响声传出时候,那一个豁口,终于完全消失了。

    那一片原来下陷的高地,终于完全恢复了十数日之前的模样,那原本从高地之上不断冲刷而下的河水,因为高地完全恢复,终于再无法从那河流之中涌出,再无法形成水幕将那高地淹没。

    那高地的模样,由此而直接出现在诸多生灵的眼中。

    当看清这高地的瞬间,阵阵惊呼从那些山峰之上的绝大多数生灵口中传出。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不外如是,不外如是。”那算命的老者长长的叹了一声。

    那高地此时在朝阳的照射下,却是金光闪闪。

    这种金光,并非是这高地正在放光,而是那被河水淹没冲刷了十数日的高地表面上出现了无数金色的物质。

    这些金色的物质,不是其他,却是密密麻麻的,几乎每一快统统都有拇指大小的黄金!

    那金光,正是太阳光芒照射在其上面,那黄金的光泽闪耀所带出来的!

    这一块大陆使用的货币体系,也是贵金属货币体系。黄金,在这一块大陆之上,也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贵金属,甚至其价值比起外界还要珍贵上数十倍之多。

    这高地数里长短的一大片之上密密麻麻的那些拇指大小的黄金,若是全部搜集起来,别说买下这下面几个村庄,买下那大片大片的良田,便是买下钱家所在的城市,怕都是绰绰有余了。

    从这般价值的角度上来看,这些时日的河流改道,反而对于这附近的居民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有着这样的惊呼出来。也方才有着那算命瞎子那一声感慨。

    “黄金?黄金!”声声惊呼在那诸多山峰之间回荡着。

    哪怕是修士,此时也无法镇定下来。

    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行系统更多的是修心,而对于修心,能够有多大帮助的外物即便是有,也是极为稀少,极为珍贵的存在,不是普通修士所能到手的。

    因此,对于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士而言,他们和普通人相比也差不了多少。黄金这种在普通人之间价值极大的贵金属,对他们来说也是同样珍贵。他们也同样会为了这种贵金属而情绪大变。

    眼前这样铺满方圆数里范围的。密密麻麻的武术黄金颗粒。对他们来说,自然是足以让他们疯狂的存在了。

    在一座山峰之上的钱通看到那一片高地的变化,瞬间面色大变。

    “这一片平原是我们钱家的领地,我们钱家也不会独占那些黄金。一半!我们钱家只要其中的一半。以此线为界。左边的黄金若有人敢取。那便是和我钱家为敌。钱家将和他不死不休!至于右边的,任凭所有人取用。”钱通高喝一声。

    说着,抬手一引。便有着一道金光从他背后直冲而出,在他头顶顿了一下,接着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那一处刚刚诞生的高地之处冲去。

    转眼之间便在那高地正中央之处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这一道痕迹出现之后,金光爆闪,产生了一面长长的光幕,直接冲天而起,再在离地十丈之后猛然一转,向着左边包裹过去,转眼间便在那高地之上形成了一片光罩,直接裹住那痕迹左边的地面。

    做完这些之后,钱通面色并没有丝毫变化,但眼神之中却闪过一丝疲惫的神色。

    很显然,以他凡境六级的实力要远隔这样远的距离发出这样的光罩罩住数里方圆的高地,却也有些勉强。

    不过,他虽有些勉强,但毕竟是做到了。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修士,尽是面色大变,原本出现的一些心思瞬间被他们完全掐灭了。

    钱通毕竟是相当于凡境六级的存在,在这一片区域之中,已经是最强的存在了,他现在发出那样一个光罩将那一片高地罩住,这种实力,已经强大得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震撼,让他们根本无法再起任何和钱通对敌的想法了。

    钱通抬手一引,他之前发出的那一道金光便在远处一转,快速的直冲而回,不一会就重新出现在他的背后,从那里重新融入他的身体之中。

    “好!既然钱家如此高义,我等同感大德。”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呼喝。

    接着,那些山峰之上身影闪耀,一道道身影施展着种种妙法,运使种种法器,快速的向着那一处满是黄金的高地而去了。

    转眼间,原本祥和的气氛便瞬间消失,取而代之是将是可以预料的腥风血雨。

    “老爷英明,若是老爷硬要独占这些黄金,定然会让所有修士群起而攻,到时候钱家哪怕是再强,怕也承受不住。如今这般占用一半,剩下一半让他们去争夺,却是恰到好处。”钱通身边的一名老者十分佩服的对钱通道。

    “可惜,若不是我们钱家的实力不足,这一半的黄金怎么用得着放弃?”钱通却是摇头叹息。

    接着,他便发布了一大堆的命令,开始调用钱家的力量开始向着这里赶来,却是要尽快的将那些黄金收取起来。

    虽说钱家的力量摆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修士丧心病狂的对那一半黄金动手,但罩不住等一下有些修士杀红了眼,会不顾一切。因此,最好的当然还是尽快的将那些黄金收取了。

    “好一个钱家,当机立断,不被利益遮掩心智。”在另一座山峰上,那算命的老者却是摇头赞叹着。

    钱通的决定速度之快,哪怕是他也不由得极为欣赏。

    要知道,钱通虽是随手画了一条线,但这代表着的可是放弃了近乎可以大半个城池买下来的财富,这样的财富,哪怕是钱家要积攒,怕也要数百年时间才能够积攒下来,但此时此刻,他却是这样顺手一划便将之完全放弃,这样的决断,却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不过也足够聪明,幸好决断得够快。否则再慢上一会,说不定所有人都会先把钱家在这里的势力完全抹去再去争夺那些黄金。”那算命老者赞叹了一会,又是颇有几分可惜的想着。

    想着,这老者面上做出无奈的神色,口中道:“可惜啊可惜,这些东西,我们这种凡人却只能看,根本摸不到,还是走吧,免得徒增烦躁。”

    说着,就转过身来,开始向山下走去。

    在他附近的许多凡人原本双眼通红,几乎已经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想要同样跟在那些修士后面前往那一处高地去夺取黄金了,忽然听到这老者的话,许多都是身体一震,眼中的通红消退了许多。

    却是都是明白了这老者所讲的道理。他们只是凡人而已,力量低微,若是真的掺和进去那些修士的争夺当中,那么等待他们的怕是没有接触到黄金就会被那些修士随手一招给完全抹去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