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仙人?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仙人?

    当然,胆大而又有侥幸之心的人都是绝不会少的。

    虽说绝大多数人都因为这算命老汉所说的话而清醒过来,知道哪些黄金不是自己所能够染指的。但却也有好些个胆大的心怀侥幸,抱着富贵险中求的想法,依然是双眼发红,甚至更用一种看待傻子的眼神看向那算命老者。

    “却是命里该有此劫,非是人力所能改变。”那算命老者见得他们这般模样,心里闪过如此念头,摇头慢悠悠的下山峰去了。

    在这算命老者旁边,有着许多普通凡人都随着他一起下去。

    便在这些旁观者因为那忽然出现的黄金而疯狂的时候,罗帆却是依然悬浮在半空中。

    此时此刻,他依然处于那种隐身状态,周围虽说有着那样多的生灵,甚至有着那算命老者那等凡境九级,境界更是达到金仙之境的强大存在,也都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发现他的存在。

    对于下方发生的种种,他却是毫不在意。

    至于那让这诸多修士疯狂的那些黄金,对他来说更是犹若微尘一般,根本就没有被他看在眼中对于一个能够随意开辟宇宙,开辟世界的存在来说,外界存在的任何物质,对他来说都只是动念便可获得的,自然不会将任何外物放在眼里了。

    “原来,这便是功德。”过得良久,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在这念头闪过的同时,他随手一抓。刹那间有着一道金黄的奇异光芒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这金黄的光芒十分奇妙,上面透着一种祥和,舒适的气息,任何人一看到这金黄的光芒,都会产生一种惬意的感觉,生出一种要将之据为己有的想法。

    这金黄的光芒非是其他,便是罗帆将这改道的河流豁口重新补全之后他所获得的功德了。别看其乃是金黄色的光芒,其实那也只是在罗帆严重它是这个模样而已,在其他人眼中,它却是完全不存在的。哪怕是那算命老者。也根本看不到其存在。

    这功德。与那业力一般,同样是种种规则法则具现出来的存在,只是其中包含的规则法则与那业力近乎完全相反。那业力,乃是侵蚀生灵。将生灵的魂灵拉入无边的深渊之中。让其永不超生。而这功德却不同,其中包含的是一种守护,一种精炼。

    拥有这功德。便相当于受到整个天地的守护,相当于每时每刻都在接受天地对自己魂灵的洗涤精炼一般。那好处之大,却是可想而知。

    “可惜,这点功德实在是太小了,想要还了这天地的因果,根本还是远远不够。”罗帆叹息一声,将那功德放开,刹那间那一点金黄色的光芒便猛然一震,直接往他背后一扑。

    随着那金黄的光芒扑到他的背后,刹那间一个若隐若现的金黄色光轮出现在他的脑后。

    这一个光轮十分圆满,十分神圣,在这光轮的映照之下,罗帆整个人犹如传说中的神人一般,让人一看便生出敬仰畏惧之意。

    这样的功德,若是在其他人看来,已经是惊天的功德了,几乎已经可以让他们从此成为天地的宠儿,走路被法宝绊倒,吃饭吃到让其实力大增的谷米,便是喝水也可能喝到琼浆玉液这种事情,绝非不可能发生。

    但,这样的功德对罗帆来说却也只是如此而已。

    那种种好运,对于这大陆的一般生灵来说自然是益处多多,能够让他们有着更好的机缘,让他们能够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但对罗帆来说,却并不算什么,以他的境界,外物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多少用处,他所需要的是还这天地的因果,需要的是找到打开飞升之门的办法。

    而这些功德,对于这一点来说,却是杯水车薪,距离真正足够了结与天地的因果来说,却还差得极远。

    叹息着,罗帆脑后那金黄色的光轮渐渐隐没。

    他转头望向下方,瞬间,一片腥风血雨的纷争进入他的眼底。

    只见得下方那一处高地此时有一半被一片光罩罩住,而另一半现在却是有着数百名修士在那里疯狂的厮杀着,每时每刻的都有着修士负伤、身亡。那高地下方尚未退去的水面因为这样的厮杀,已经是被渐渐染成了红色。那惨烈的景象,让罗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罗帆毕竟是罗帆,眼光一扫,稍稍一感应,便已经是知晓了事实的真相,不由得摇头叹息。

    “修行系统这般高妙,人心却依然是如同其他世界一般,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实在是可惜了这绝妙的修行之道。”罗帆叹息一声。

    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行系统修的乃是心灵,乃是境界,正常来说,将这修行法门修到越高,心灵境界便会越高,对外物的**便会越淡薄。哪怕下方的乃是这样的黄金,也应该不太被修行之人看在眼中的才对。

    但此时此刻所发生的情况却完全不符合他的推测。那些修士,完全便是和其他世界的修士一般,甚至那**看起来比起他们还要强烈毕竟,其他世界的修士见到黄金都不会有这样表现,他们只会对更高的灵石啊,丹药啊,法器啊之类的东西有这样的表现而已。

    “这便是钱通的手段了吧,果然是相当果断,看来钱家日后或许不需要我做太多,就能够不断壮大了。”

    想着,他抬手轻轻一抓,刹那间那被光罩罩住的诸多黄金便猛然一震,接着尽是悬浮而起,想着中央快速凝聚,不一会间就在半空中凝聚成为一个千丈直径的球体出来。

    千丈直径的球体,哪怕是普通的石头。普通的金属,都会极为震撼人心,让人看得心神震颤,目瞪口呆了。更何况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千丈直径球体分明便是黄金铸成。这样的变化,瞬间边让那原本正在厮杀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呆滞的抬头看着那一个巨大的黄金球。

    便是那钱家的那些人,此时也是看的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表示自己心中的震撼。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生出这样的变化?”钱通此时哪里还有之前那种霸气果断,变成了一个站在那里喃喃自语的普通中年了。

    “怎么会这样?!”这时,那已经下到山脚的算命老者猛然一惊。几乎无法再维持原来的掩饰。猛回头看看向那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黄金球。

    那黄金球的直径足足有千丈,其悬浮在半空中离地的距离至少也要五百丈之多。他们所在的山峰虽说是不算低矮,但也只是一两百丈而已。

    因此,这算命老者虽已经是下到了山脚。但一回头。还是轻松的透过那山峰侧面的缝隙看到了那一个巨大的黄金球。

    这算命老者乃是一个凡境九级。甚至也是感觉到了飞升之门存在的强大存在。比起此时在此处的那诸多修士来说,却是强大了不知多少倍。其他人或许只是震撼于此时的变化,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已。

    但他。却是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同时也是更加的震撼。

    将这样多的黄金凝聚成为一个大球,这对他来说其实也是可以做到的,只是那样做了之后,他却是要休息好长一段时间,体内的力量也定然会有着巨大的损耗。而且,将之抬起来之后,那球体甚至还会摇摇晃晃,随时可能崩溃掉落。

    而眼前所发生的,却完全并非如此。

    那巨量黄金凝成球体,悬浮在半空中,便如同直接固定在空中一样,那种稳定,那种轻松,那种自在,便是一百个他都做不到。

    更别说,此时此刻那做出这一切事情的修士依然是隐藏在虚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身形显现出来。这代表什么?这分明代表着做到这一切对于那人来说如同反掌一般轻松,根本就不需要耗费他太多的力量。

    而这些,表明那做到这一切的人比起他还要强大千百倍之多,代表着自己在那人面前绝对是蝼蚁一级的存在!

    “这人,我一定要找出来!这世上比我强大的人有不少,但却绝对没有人比我强大这么多。此人定然是已经飞升的仙人!若不是飞升的仙人,哪怕是比我强大,优势也不会这样巨大。一定要找到他!”那算命老者此时心神意念之间波涛汹涌,无数念头纷繁杂陈。

    他看到那飞升之门已经有数千年之久了,但这数千年来,无论他怎样努力,怎样修行,都无法撼动那飞升之门。甚至连接触那飞升之门都办不到。便好似那只是一个虚影,可望而不可及一般。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这是何等的无奈,何等的悲哀?

    修士修行,求的不就是飞升吗?

    无论一个修士有多强大,只要未曾飞升,那便还是凡人。而只要是反凡人,便有生老病死,便不得长生。只有飞升,才能够让修士超脱凡俗,让修士从此脱离生老病死!

    正常的修士,若是无法飞升,那么哪怕他用尽一切世间存在的办法来延长寿命,最终其寿命也决超不过万年。

    而这算命老者到如今已经是活了数千年之久,距离万年大限,也只不过是短短的千多年而已。这千多年世间相对于普通人来说朝代都要换过两三次了,但对于一名修士来说,却是眨眼的事情。

    这些,再加上如今更要面对文明大劫,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有着传说中飞升之后的仙人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他心中的激动与震撼就可想而知了。

    有着这样的想法,这算命老者哪里还会就这样离开?当下,他也懒得再装什么,抬步轻跨,脚下有着无数奇异的线条闪过。

    在线条过后,他的身形几步之间,已经跨越了百多丈的距离。重新来到了原来所在的山顶之上。这里,现在已经是一片空旷,除了他已经是再没有其他人影了。

    “到底是谁呢?能够确认已经飞升的修士从古至今只有数百名,这位仙人到底是哪位?”这算命老者站在这山峰之上,身上渐渐有着一种浑然巍峨的气息散发出来,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和之前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了。

    罗帆此时却没有管其他。

    他将那些黄金搜集成为一个千丈直径的黄金球体之后,抬手轻轻挥动,那组成黄金球体黄金颗粒便随着他的挥动开始流动起来。

    这种流动的方式十分玄妙。隐隐间好似是在构筑一个奇异的阵势一般。

    随着其流动,那一个黄金球体开始渐渐缩小,不一会间。就已经缩小成为一个拳头大小的黄金球体。再一晃,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而在其他人看来,便是这个球体不断流动,接着渐渐缩小。最终在缩小到拳头大小之后。一晃。便消失无踪了。

    “绝对是仙人!”那算命老者看到这里,心中大吼着。

    这样的手段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极限了,在他看来。只有已经打开飞升之门的仙人才能够做得到。

    “老爷,那些黄金不见了,现在怎么办?”钱通身边的老者询问钱通道。

    “回去。”钱通咬咬牙,有些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

    “老爷?!那些黄金就这么放弃了?!”那老者吃了一惊,问道。

    “黄金虽贵重,但家族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能够将那些黄金如此轻易取走的存在,我们在他眼中那就是蝼蚁,如果触怒他,那就是灭族大祸。”钱通此时眼神已经变得坚定起来,一挥手,当先就向着山下走去。

    “可是,除了那些黄金之外,剩下的可还有一半啊,现在我们的黄金已经失去了,那一半黄金我们也可以去进行争夺啊?”那老者很不理解的道。

    “我们钱家虽然统治这一片区域,但毕竟只是一个家族而已。若是所有的修士都起来反对我们,那就算是钱家,怕也有灭族之祸。我之前既然已经说过剩下一半任凭他们争夺,此时若是毁诺,那就是获罪众修,后果将难以预料。为了这些黄金,不值得。”钱通似乎在说服那老者,又似乎在说服自己。

    那老者和周围其他人听到钱通的解释,细细一想,发现事实果真是如此,一时间望向钱通的眼神变得崇敬而狂热起来。

    他们此时心中充满了无穷信心,有着这样的家主,钱家的前途将会无比远大,足以让他们这些钱家族人信心大增了。

    ……

    罗帆在收取了那一半的黄金之后,对剩下的一半黄金却是不屑一顾,一转身,抬步轻跨之间,便已经跨越了漫长的距离,来到了正在数百里之外寻找他的憨二面前。

    “憨二,你在找什么,还不随我回家?”罗帆现出身形之后,不顾憨二那反应不过来的呆滞表情,直接说道。

    “是。”憨二本能的就躬身应了声是。接着,他很快反应过来,大叫道:“少爷!你这三天去了哪里?!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你如果现在没有出现,我都打算离开钱家的区域去外面找你了!”

    “我被师尊看中,这三天在师傅开辟的洞府中修行去了。别废话了,我们快点回去吧,师尊让我带点东西给父亲,若是迟了,你被父亲惩罚,可怪不得我。”罗帆淡淡的一笑道。

    “啊?师尊?!那快点啊,不过老爷现在不在家里,而在三天前少爷和我去的地方啊。我们不如去那里见老爷吧。”憨二憨憨的道。

    对于罗帆忽然冒出来的师尊,他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少爷忽然间多了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师尊。不过,他那有限的脑浆却是让他很自然的将这个疑惑抛在脑后,反而是顺着罗帆的话开始说起来。

    “没必要,父亲总要回家的,我们回家等着吧。”罗帆摇摇头,一边向着城市的方向走去,一边说道。

    憨二当然不会有其他意见,当下就憨笑着跟在罗帆身后,一同回家了。对于憨二来说,只要找到少爷,就什么事都好了,至于其他,那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回到家中,只是坐了一会,钱通等人就跟着踏入了家门了。

    “憨二,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叫你去找少爷吗?”钱通一进门,就看到了憨二正在院子里晒太阳,不由得眉头一挑,喝道。

    “老爷,不用找了啊,已经找到少爷了,现在少爷正在家里呢。”憨二连忙站起身对钱通道。

    钱通一听,终于松了口气。他一生只有罗帆这么一个儿子,对他的疼爱几乎已经是进了骨子里了。之前三天他虽然保持镇定,但心底却已经是极为担心罗帆,心里时时刻刻的遭受着煎熬。此时听到罗帆已经在家,虽然还没有见到,但却已经是放松了下来。

    “让少爷来见我。”钱通点点头,对憨二说了一句,接着就挥散了跟他的诸人,自己来到了他的书房之中坐下,等待罗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