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了结家族因果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了结家族因果

    罗帆早就知道钱通回来了,也不等憨二通知,自己就直接来到书房之处,和钱通见了礼。

    作为投胎为钱通儿子的身份,罗帆并没有因为自身的生命本质比起钱通高上无数倍而对叫他父亲有所障碍。

    对境界达到他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称呼这种东西,早已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称呼他人为父亲,对他来说,当然也不算什么,更别说他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具神魂分身,而且这分身的身份还就是钱通的儿子了,因此,一直以来,他对钱通的称呼都没有丝毫的别扭。

    “这三天,你去了哪里,怎么完全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一番礼节之后,钱通便询问罗帆道。

    罗帆微微一笑,道:“三天前我遇到了师尊,师尊说我资质不错,所以收我为徒,这三天却是师尊带我前往一处玄奇的洞府之处闭关修行。在不久前师尊交给我一个小小的黄金球,说让我回来处理一下俗事,之后便随他游历世间。”

    “什么?!”钱通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本坐在凳子上的身形猛然站起。

    “你拜了个师尊?而且你师尊还交给你一个小小的黄金球?!”钱通不知怎地,忽然将这一个黄金球和之前在那河流改道口之处所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莫非那黄金球就是那里被搜集的黄金球?我儿的师尊便是那将大半黄金搜集起来的那强者?!还是说,这三日来将那河流豁口重新补全的也是他?!”一时间。钱通心神意念之间种种念头纷至沓来,让他的神色整个呆在了那里。

    好一会,钱通方才急急忙忙的道:“那黄金小球在何处?快快取来为父看看!”

    罗帆原本便是这个打算,此时却是微微一笑,在怀中掏出那一个黄金球,递给了钱通。

    钱通接过这黄金球,只觉得这球颇为沉重,但却也只是相当于其体积的黄金而已,却完全不像是由千丈直径的黄金压缩而成。当这重量的感觉传来,钱通忽然对自己的猜测少了许多信心。

    凝目观望这小球。他毕竟乃是凡境六级的修士。虽说比起凡境九级甚至仙境的存在弱小了不知多少倍。但毕竟也是有着颇多神通的修士了。他这般凝目观望,刹那间,这小球在他眼中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在这黄金球变得越来越大的过程之中,钱通的面色不断的变幻。

    却是他渐渐的发现。这黄金球体居然变得越来越熟悉。整个小球居然并不是一个平整的。真实的球体。而是一个十分奇异的,好似由无数细小的颗粒组成的黄金球体。而那些组成这球体的那些颗粒,一个个的。居然让钱通觉得十分眼熟。

    那,分明便是在那河流豁口处出现的无数黄金颗粒!

    “这,居然真的是哪些黄金!”钱通瞬间面色大变,眼中更满是震撼之色。

    这黄金球体就是那个黄金球,那么就表示自己儿子的师尊便是那展现出惊天威能,轻松无比的将那巨量黄金搜集起来凝竟缩成为一个小小球体的强大存在。甚至再大胆一点猜测,若是这三天以来那一个豁口消除的变化乃是修士所为,那修士便极有可能便是自己儿子的师尊!

    明白这些,钱通第一个感觉便是震撼,便是恐惧。接着,他很快反应过来,心中涌起一股无法想象的兴奋与激动。

    要知道,这修士虽是这样强大,强大得恐怖,强大得让任何人都感到惊惧。但,他却是自己儿子的师尊,自己儿子拜了这样强大的师尊,那对自己,对钱,是何等的幸运,何等的机缘啊?!

    钱通心神意念之间种种念头电闪而过,好一会,他开口说道:“你师尊乃是一名无上高人,不知我儿能否跟你师尊说说,然我亲自上门拜谢。”

    “我已经邀请过师尊来我们家了,可是师尊说他与钱家没有缘分,若不是我资质适合他一门的法门,他根本就不会收我为徒,根本就不愿意前来。”罗帆早有所料,直接将自己准备好的答案给了出来。

    钱通一听,叹息一声,虽是失望,单也没有太过出乎意料。毕竟,那等高人,一举一动皆有深意,若是要见自己,早就见到了,既然此时没有出现,会见自己的可能性自然就相当的小了。

    叹息过后,他对罗帆说道:“那便算了吧,你替我向谢过你师尊。你师尊既然要你随他游历世间,那你便去吧。你师尊说什么时候出发?”

    “师尊说三天之后便出发。”罗帆道。

    “哦,三天啊。这三天你就好好陪陪你母亲吧。”钱通叹息一声,拍拍罗帆的肩膀,道。

    “是。”罗帆当然不会反驳。

    “这黄金球既然是你师尊交给你的,那你便留着吧。此球极为珍贵,你切不可轻忽了。”钱通叹道。

    “父亲大人何出此言?此球师尊本来便是让我来处理俗事的啊。既然是处理俗事,自然是交给父亲大人了,如何还可能留在我身上?”罗帆连忙摇头。

    这不废话吗,他要这么多黄金干什么?这些在其他人看来是珍贵无比的,但对他来说却是废物渣滓而已,他念头一动就是无穷无尽了。

    钱通一想,也对。自己的儿子跟了那高人,哪里还需要这些黄金?放在他那里,却是完全浪费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倒不如留在钱家之中,让钱家能够更好的发展壮大了。

    “如此,为父便留下这些黄金了。”钱通将这黄金球直接放在桌面上,再转过头来细细看着罗帆。

    好一会。他叹息一声,道:“你自小便性格沉稳,一心道途,这次能够遇到你师尊那样的高人看上你,实在是你天大的福缘。日后切要珍惜这等福缘,对待师尊要足够尊重,处理事情要小心谨慎,万不可如在家中一般随意……”

    钱通滔滔不绝的说着许多让罗帆注意之处,那样子,就如同凡俗世间的普通父母交代初次出远门的孩子一般模样。虽然面上表情并没有太多显露。但光是这些话语。就知道他到底是有多么不舍了。

    罗帆也知晓这些,却是在一边唯唯诺诺,说什么都说是。

    这一番交代,足足是交代了大半个时辰方才结束。

    结束后。钱通好似老了许多一般。挥挥手让罗帆退下。

    罗帆看着钱通的样子。心中叹息,向他行了一个大礼,方才转身离开了这书房。

    “孩子大了。总要离开父母身边的……”钱通看着罗帆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口中喃喃着。

    罗帆这一世的母亲也是一个修士,不过却只是一名凡境四级的修士而已。别说比起罗帆,便是比起钱通都是差了不知多少倍。

    这样的人,作为修士自然是极为弱小,但作为妻子,却已经是足够强大了。

    罗帆见到这一世的母亲,将自己方才对钱通的一番说辞讲了一遍,这一世的母亲便眼泪止不住的流,口中虽在说着高兴的话,但眼中显露的确实悲伤,不舍。

    罗帆虽是心中不忍,但却知晓这乃是必定要经历的,哪怕现在不经历,几年之后,也定然要经历过一遍,到时候事情更加麻烦,他们可能会更加痛苦。倒不如现在便先找个借口离家而行,去这一块大陆之上经历一番各种各样的事情,以便能够尽快的打开飞升之门,找到这道场背后的真实。

    因此,他却是硬起心肠,口中安慰着这一世的父母,但就是不改变主意。

    第二天,罗帆正在和他这一世的父母在后花园之中交谈着,忽然感到地面震动,似乎是有什么惊人的重物在这钱家家宅之中落下一般。

    便在这一瞬间,罗帆就隐隐间感觉到心神轻松了一些,那原来只能隐隐看到的飞升之门居然变得清晰了许多。

    再细细感应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便恍然大悟过来。

    “原来,我和钱家的因果,已经了结了。接下来剩下的,比较麻烦的就是和父母的因果以及天地的因果了。”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很简单,却是钱通在钱家的家族库房之中,使用自己的力量打散了罗帆之前对那黄金小球的禁制,让那黄金小球重新变回原样,成为一个千丈直径的巨大球体,让所有黄金恢复原来的大小,往下掉落,直接震荡了地层,故而产生了这样的震荡。

    至于罗帆的禁制为何会被钱通打开,这更加简单,却是罗帆原本便是按照钱通的力量来构筑这禁制,只要他的力量随意一冲,自然就会破除,让所有黄金恢复原来的模样了。

    而这黄金重量极为惊人,数量极为巨大,却是足够罗帆将这些年他和钱家之间的因果完全了结,让他从此在不欠钱家任何东西,打开飞升之门的一种牵绊,已经消失。

    当然,也仅仅只是对钱家而已,对于他这一世的父母,这点黄金却还是不够的。

    便在这时,罗帆眉头一皱,转头向着钱家正门的方向望过去,虽是隔了层层墙壁的阻隔,却直接看到了大门口正在发生的一切。

    此时此刻,在那大门口,一个算命老者正双目灼灼的看着钱家的大门。

    “原来是这里,那仙人果然和钱家有关!”这算命老者口中喃喃着,脸上渐渐的现出了兴奋的笑容。

    “看来,还是被他给发现了。”罗帆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他已经发现了那些黄金正在钱家之中了。

    这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作为一名凡境九级的修士,作为一名心灵境界已经达到了金仙之境的修士,这算命老者的感应之敏锐,记忆力之强悍,推演能力之恐怖,自然是不用多说。方才那一次重物落地的震荡虽是隐蔽。而且也似乎没有任何特征,但却已经足够他轻松推演出那落地的重物到底是有多重,那体积又是多大了。

    而推演出这些,哪里还会猜不到这些就是那一个千丈直径球体那般大小的黄金?而一旦知晓那被仙人收走的黄金在钱家,自然而然的,便会知晓这那收走黄金的仙人和钱家有关系了。

    “山野道人,求见钱家家主。”这算命老者此时不再掩饰自己的实力,直接开口传音道。

    这声音直接在整个钱家内部回荡,产生一股无法形容的威慑力量,直接让钱家之中的一切生灵。都能够感受到这说话之人所拥有的恐怖力量。能够感知到自己在那说话之人的眼中到底是多么的脆弱!

    “我儿,这难道便是你师尊?!”钱母一听到这声音,便紧紧攒住罗帆的手,有些惶急的道。

    “母亲大人误会了。这绝非师尊的声音。此人定然不是师尊。”罗帆连忙拍拍钱母紧紧抓住他的手。口中安慰道。

    同时,他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原本他并不在意那算命老者,甚至有时心血来潮还去调戏他几次。但现在他居然让他这一世的母亲恐慌,这便让他有些不满了。

    心中不满之下,他站起身来,对钱母说道:“此人是来找父亲大人的,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吧。”

    钱母虽是不舍,但还是点点头,道:“你去吧,万事小心。”

    罗帆点点头,起身就离开了这房间。就在他和钱母说话的这段时间,那算命老者又开口传音了两次了。

    当罗帆出了房间之后,发现钱通刚好从后堂转出,见到罗帆之后,便皱眉问道:“我儿,这位高人是否便是我儿师尊?”

    “不是,师尊说过不会来,便绝对不会来的。此人定不是师尊。”罗帆摇摇头道。

    “既然如此,那我儿便随我前去迎接那位高人吧。”钱通听了罗帆之言,神色颇为怪异,似乎有松了口气,有似乎变得更加的担心。

    罗帆听得钱通之言,摇摇头,道:“不必了。我师尊的身份极为高贵,此人受不住我去迎接,更受不住我父亲去迎接的。既然他来求见,那我们便在客厅等他便是了。”

    钱通虽觉不妥,但想想也觉得自己儿子之师实力那样惊人,地位定然不低,自己若是自己也就罢了,若是带着儿子前往迎接其他修士,万一自己儿子的师尊在意,那岂不是天大的麻烦?因此,想了想之后,也就点头同意了罗帆的安排。

    当下,两人便来到客厅,钱通坐着,罗帆站在一旁,命下人开门将那算命老者请了进来。

    那算命老者此时一心都是那仙人的踪迹,钱家的表现虽说有些傲慢,似乎有些是了他的身份,但在心底的期待之下,他却也不是太在意。

    随着钱家下人来到了客厅之中,他便看到了很是熟悉的钱通和罗帆两人。

    他对钱通和罗帆熟悉,那是因为他原本在这附近装了几年的江湖骗子,但钱通却对他没有任何印象,见到他来之后,便起身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问道:“晚辈钱家家主钱通,不知前辈在何处修行,来我钱家有何见教?”

    “老夫乃浑仪门中长老,人称天一老人的便是。今日冒昧前来钱家,却是有一事不明,特来求教。”这算命老者表现得颇为谨慎,对钱通这种实力比他弱小不知多少倍的修士也没有任何高傲不屑的表现,回了一礼之后,说道。

    听到算命老者的介绍,钱通不由得肃然起敬。浑仪门,乃是这大陆之上的三十六个大门派之一,那排名甚至还比太玄门高上一位,能够在这样的门派充当长老,此人至少也是凡境九级的层次!这比他自己确实要强大千百倍之多了!

    “我见过你,你是时常在这附近摆摊算命的江湖骗子。”罗帆这时却是插口说道。

    那天一老人听了,不由得有些尴尬,说道:“原来钱少爷还记得老夫,老夫这几年为了掩饰身份,确实是装了一段时间的江湖骗子,实在是惭愧。”

    “我儿如何能这般和天一前辈说话?!快给天一前辈道歉!”钱通在一旁斥责道。

    他自然不是真的要罗帆和天一老人道歉,而是在这样的情势下不得不这样说。不然的话若是天一老人追究起来,事情就有些不好收场了。

    天一老人连忙摆摆手,道:“钱少爷所言甚是,何须道歉,不需如此,不需如此。”

    他此次到来是有求于人,却是将身份摆得极低。若非他本身的力量摆在那里,以他现在的态度,钱通甚至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骗子了。

    随意的客套一番之后,钱通再度将话题引到了天一老人的来意之上了:“前辈此来所为何事,但请直言,若我知晓,定然不会隐瞒前辈。”

    “两日之前地势改换的惊人景象,想来钱家主还是记得的。我此次来,便是想求钱家主为我引见那位将黄金全部收取的高人。”天一老人也不虚言掩饰,直接便将自己的来意说出来。

    这话,却是听得钱通面色大变。惊惧了好一会后,眼中又透出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位浑仪门的长老居然将身份摆得这般低,对我一个落魄家族的家主居然这般客气,原来是因为这个。”(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