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后路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后路

    天一老人离开之后,罗帆在这客厅里面静静的坐了大半个时辰。

    这大半个时辰的思考,已经是让他改变了原来的打算。

    既然文明大劫即将产生,那么他便不可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却需要先为钱家做一些大劫之前的准备才行。

    特别是他这一世的父母。

    想着,他来到母亲房中,对母亲道:“母亲大人,师尊方才传音与我,说大劫将至,为让我放心修行,却有一物与我,说是内有天地,若事有不谐,可入其中天地躲避,定能挨过大劫。”

    说着,他将自己在路上随手捡来的一块鹅卵石交给钱母。

    这一块鹅卵石之中正如罗帆所言的,其内部已经有了一方小天地,乃是他在前来此处的路上所开辟而成。

    这一个天地十分狭小,只有方圆百里,但内里各种环境却是极为适合生灵生存。现如今那里面虽没有什么动植物,但只要将适量的植物种子播撒进去,将动物转移进去,自然便能够变成一个生机勃勃的避难之所。

    这样的一个方圆百里的小天地,要让太多人生存或许不能,但让钱家一家千余口人长久的生存下去,那却是绝无问题的。

    开辟世界,开辟天地,对如今的罗帆来说已经是如同反掌一般容易了。若是他真的认真起来,哪怕是以他此时这一具神魂分身所拥有的实力,都足以开辟出一个无边无际的小千世界出来了。

    这一次在一个鹅卵石之中开辟出这样一个方圆百里的小天地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件简单之极的事。整个过程更没有一丝一毫的特别气息透出去,没有这附近的任何修士感应到他开辟这天地之时的任何动静。

    那一块鹅卵石看起来十分的普通,质地也只是平常,但在其中被罗帆开辟出那个小天地之后,其本体便完全与那小天地相合,除非有着完全毁灭那小天地的能力,否则便是用再大的力量,也不可能破坏它一分半毫!

    钱母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面色大变,连忙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将在门外伺候的人挥走。嘱咐周围百丈不能有任何人踏进,否则定杀无赦,之后再将门紧紧关上,跑过来拉着罗帆一脸责备的道:“我儿如何这样不小心。这样的事情怎能这样随便的说出来?若是传出去。对钱家造成灾难那还是其次。对我儿将造成天大的麻烦那才是最坏的结果啊!”

    罗帆张张嘴,本想说自己已经是将声音限制住,不会有任何泄露给其他人听闻的可能。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解释,只是低头道了声母亲大人说的是,是我鲁莽了。

    同时,他心底却是有些感动。

    这钱母听到这消息之后想到的居然不是什么怀疑,也不是担心钱家,而是直接相信了自己所说的一切,更是担心这件事传出去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好在方才那些声音并不大,外面的人应该听不清楚。等下我会让你父亲去查问一下,若是他们听到了,就让你父亲处理吧。”钱母皱着眉头喃喃着。

    罗帆摇头叹息,也懒得管其他,只是将手中的鹅卵石交给钱母,道:“这些事情母亲大人看着办就可以了,这一件宝物还是快快将之炼化吧,免得夜长梦多。”

    钱母这才很是好奇的接过那一个鹅卵石。

    虽然已经不再平凡了,但这鹅卵石拿起来还是和普通的鹅卵石一般,若不是实在信任罗帆,钱母却是怎么也不会相信这鹅卵石内部有着一个小天地的。

    “真是神奇啊,这看起来就是我们家院子里的鹅卵石一样呢。”钱母感叹一声,稍稍感应一下,就发现有一个惊人的天地出现在她的感应之中。

    这个世界有百里大小,上面的元气浓郁得甚至已经化为白雾了,其中不单单有着河流,还有着一道十分奇异的瀑布在其中,整个世界虽没有什么动植物,但风景看起来无比的美妙,让人看上一眼,就生出一种在那里常住下去的感觉。

    这,简直便是一个传说中的洞天福地啊!

    一时间,钱母已经呆住了。

    “这看内部的天地怎么会这样广大?!这简直就是仙人手段,这样的宝贝实在是太珍贵了!”好一阵子,钱母方才回过神来,双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了。

    百里方圆的天地在随手便能开辟无边无际世界的罗帆来说,自然是小得微不足道,让他几乎有拿不出手的感觉,但对于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士来说,那却是传说中的宝贝,甚至还是极为夸张的传说之中,才有这样大的随身洞天存在。

    如此一来,这鹅卵石的价值在钱母眼中该有多么恐怖,就可想而知了。

    “这样的宝贝,还是交给你父亲炼化吧,我一个妇道人家,炼化此物却是有些不便。”钱母声音之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激动,道。

    “不,父亲乃是家主,他更多的要考虑家族如何,此物交给他怕是会变成家族共有的财产,只有交给母亲炼化,才算是我们家的。”罗帆摇摇头,道。

    “怎么会,我们家就是钱家啊,这没有什么区别的。”钱母温和的笑道。

    “母亲大人就不要说了,难道你认为我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吗?”罗帆摇摇头,很坚决的道。

    任何一个家族,只要大到某个层次,家族内部定然是有着许多的派系,许多的争斗,许多的矛盾的。钱家,作为掌控这一片区域的修行家族,自然也已经达到了这个足够大的地步,当然也免不了这种命运。

    钱通虽是钱家的家主,但钱家之中却也不是所有人都对他心服口服。在他之下。却还有着几个派系在对这家主的位置虎视眈眈,虽没有说达到祸起萧墙的地步,但在种种决议上的掣肘,还是有的。

    若是这一个小天地真的交给钱通,以钱通的大公无私,定然是将之化为家族的财产这点,从罗帆将那千丈黄金球交给他之后他的表现就能够看出来了。到得那时,钱通一家在其中定然便会受到许多的掣肘,其他家族说不定便会反客为主,让钱通和钱母两人在那小天地之中过得有很不爽利。

    罗帆将这个小天地给钱母。更重要的还是为了钱通和钱母这两个他这神魂分身这一世的父母而已。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愿意看到其发生?

    钱母当然不是傻子,当然也知道钱家现在是什么模样,知道将这一个小天地交给钱通炼化之后会是什么模样,但却不好在罗帆面前多说。只能在那里一脸纠结。

    罗帆看钱母的模样。就知道自己已经说动了她。连忙在一旁催促几句。

    好一会,钱母方才下定决心,道:“好。这是我儿的孝心,却不能让你父亲那老货给糟蹋了。这宝贝该如何炼化才是最好,我儿可知晓?”

    罗帆道:“应该就像是普通法器一样炼化吧,师尊没有特别说明,想来便是如此。”

    钱母点了点头,咬破手指,开始在这鹅卵石之上用手指流出的鲜血勾勒一个奇异繁复的符文出来。

    在勾勒的同时,她体内的力量更是不断的涌出,不断的融入这一个符文之中,让这一个符文随着勾勒开始泛出越来越强的血光。

    好一会,当这符文勾勒完整的瞬间,那血光忽然大盛,直接冲到屋顶横梁之上,好一阵子之后,方才渐渐收敛。

    而那一个血水勾勒而成的符文也随着它的收敛而完全消失无踪,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啊!此宝怎么是再也无法解除认主的?!”便在这时,钱母忽然惊呼出声,口中说道。

    “是吗?我不知道啊。不过这样更好,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逼迫母亲将这天地交出来了。”罗帆呵呵笑道。

    “小心眼。”钱母看罗帆那笑呵呵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他故意的,笑骂了一声,但眼中却满是欣喜满足,显然是对罗帆的心意十分的欢喜。

    “这天地现在还是一片空旷,接下来怕是得弄许多种子和动物进去里面圈养起来,否则日后我们进入里面躲避怕会不太方便。”钱母新得了这一个洞天之宝,十分新奇,一边感应那里面的天地,一边说着。

    “要弄些亩产高的植物,动物要肉量高的,温顺的。我看那璋牛就不错,我儿觉得如何?”钱母计划着道。

    “这是事情母亲看着办就好了,我却是不懂这些。”开玩笑,罗帆怎么会掺入这种事情?当然是一口就将之推脱出去了。

    “哦,这样啊,那我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吧。”钱母见罗帆这样说,也不勉强,当下就站起来说道。说着,急匆匆的就走出了房门,找钱通去了。

    罗帆摇摇头,拍拍身子,站起身来慢悠悠的出了门。

    此时此刻,他隐隐间感觉到了自己和钱通钱母的因果已经稍稍有了一些松动,当然距离真正了结,当然还是远远不够了。

    “只能看日后了。”罗帆叹息一声,招呼一声憨二,就和他出了门。

    他明天便要离开这里,前往这大陆上其他地方寻找何处能够得些功德,还了这天地因果,在这之前自然最好便要将他这十四年间在这一处区域所结下的因果给统统了结了才好。

    则他这十四年之间虽并没有与外界有太多的交集,但毕竟还是有一些的。既然有所交集,自然便有因果结下,自然便要了结。

    好在,这些因果都不是太深,了结起来也不是十分困难。

    大半天时间,沈道走了数十个地方,或是将某人教训一顿,或是给了某人一些好处,或是指点一下某人,或是砸了某个摊子,等等等等,做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直等到晚上。方才完成了一切,一身轻松的回到了家中。

    一回到家,钱通便让他前往书房与他见面。

    来到书房,一番拜见之后,钱通便皱眉说道:“你今天下午为何要去做那些事情?这些事你十四年来可从来不曾做过,怎的在离开之前这样反常。”

    “这是师尊指点我做的,说是要了解一些什么因果之类的。”罗帆道。

    “因果?”钱通皱着眉头,显然是不明白因果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块大陆的修行界虽说是极为发达,也有着许多因果的理论,但真正接触因果的。却是真正的高层才能够有那么几分。钱通虽在这一片区域是真正的强者。但距离这大陆真正的高层修士还是差了极远极远,因果这种东西他或许在偶尔间听过一耳朵,但却完全没有任何概念,更不知道为何要将之了结。

    不过。一想到这乃是那仙人所吩咐的。想来对自己的儿子应该是有好处的才是。也懒得追究。当下便将这件事放过,说道:“这事暂且不说。你为何将你师尊赠予的洞天之宝交给你母亲炼化?难道你不知道越是强大的宝贝,对修士的压力便会越大。你母亲修行不成,炼化那洞天之宝,出问题了怎么办?!”

    “父亲大人放心,师尊已经告诉我,此宝与众不同,炼化之后对修士并不会有压力,反而能够让人获得天地洗练,对炼化者大有好处。”罗帆笑道。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钱通稍稍放下心来,不过眉宇却没有完全展开,显然还是有着郁结之事徘徊在心。

    “哪怕是这样,你也不能交给你母亲炼化啊。此物对钱家重要无比,乃是整个钱家度过大劫的关键所在,更可以作为钱家的镇族之宝,给你母亲一个女流之辈炼化,实在是胡闹!”钱通呵斥道。

    “父亲大人误会了,此宝并不是给钱家的,而是给你和母亲大人的。我只要你和母亲大人两人能够度过这大劫便好,钱家如何,我却并不在意。”罗帆道。

    “混账!”钱通大喝一声。

    脸色涨得通红,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气到了极处了。

    “我平常怎么教你的!家族,是我们的立身之本,没有家族,我们就便是无根之萍,便是风中柳絮,在这天地之间将没有任何希望,没有任何生存的意义!若是没有家族,你如何有今天这样优渥的生活?!如何有这样完美的修行环境?!若是没有家族,别说你,怕便是我都死了不知多久了!现在你怎能说出这等混账话出来?!”钱通极为激动的道。

    罗帆听得钱通之言,神色冷静淡然,完全不以为意。

    他早已料到钱通会说类似的话语,也不用考虑,当下便道:“父亲大人所言自然是正确的。家族的重要性是无可置疑的。”

    “既然你知道家族的重要性,为何要说出这等话?!”钱通面色稍缓,但依然有些不喜的道。

    “我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儿子,家族或许对我重要,但相比之下,却还只是其次。人,是亲疏有别的,先有小家才有大家,我有好处,当然是先给小家,若有余力才会给大家。”罗帆淡淡的道。

    “你……”钱通伸手指着罗帆,张口只是吐出这样一个字,就已经说不下去了。

    他的神色变幻不定。他本身是大公无私的,是将家族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的。因此他当然是希望罗帆也和他一样,也是一样的观念,一样的看重家族。对罗帆此时**裸的说出亲疏有别,整个家族对他来说比不上他的小家,为了小家完全可以抛弃大家,他当然是很不满意。

    只是,罗帆这话语之中所透出来的浓浓亲情,却是让他心中温暖,一时间那喝骂责问都话语根本就说不出口。

    好一阵子,钱通方才叹息一声,道:“这些话,你日后不要再说出去了。被其他人听到,他们当面或者不说,背后定然会对你极为不屑。”

    “是,孩儿铭记于心。”罗帆暗自一笑,知晓钱通现在已经是默认了自己的做法,当下便说道。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你且说说,你师尊对大劫是如何说的,什么时候这大劫会爆发,那时会有多严重?”钱通问道。

    “这点师尊并没有详细说。只是说此次大劫乃是文明大劫,可能在数年之后爆发,也可能在数十年后或者数百年之后,甚至便是数千年也有可能。至于多严重……据说,历史上最小的一次文明大劫,整个天下的生灵死去九成。”罗帆道。

    “什么?!文明大劫?!死去九成?!”钱通原本已经颇为放松,听到罗帆之言,不由得大吃一惊,猛然站起身来,脸上神色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九成,还是最小的一次劫数,那严重的岂不是所有生灵全部灭绝?!钱家真的能够在这样的劫数中存活下来?……”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无数的念头,眼神之中满是挣扎的神色。

    原本他以为这一次大劫只是普通的大劫,便是影响范围怕也是修行界中人,钱家只要小心一点便能够度过这次劫数,却不想这劫数居然如此惊人,如此恐怖,一时间心神都有些混乱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