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古往今来的巅峰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古往今来的巅峰

    在第二天,罗帆轻身离开了钱家所在的区域,踏上了他收刮功德的过程。

    至于钱通,早在昨日罗帆和他说起文明大劫的种种之后,就已经是再无任何兴趣理罗帆,而是开始进行了没日没夜的忙碌。

    整个钱家在他的调动下,如同一具精细的机械开动起来一样,开始变得完全不同的忙碌起来。

    甚至,便是今天罗帆要离开,钱通也没有前来看上一眼。

    那种完全将家族的利益凌驾于自身小家利益之上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钱家如何,便看看这所谓的文明大劫来临之时是个什么模样了吧。”罗帆这样想着,身形隐入虚空之间,以完全超出这大陆之上任何修士所能感知范围的方式离开了钱家所在的区域。

    要获得功德,在力量方面来说,罗帆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阻碍他获得功德的唯一障碍,便是寻找那获得功德的点。

    “要专门寻找可以获得功德的点便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虽不甚困难,但却极为繁琐,需要耗费的精力极为巨大,却不如从业力着手。只要寻找业力凝聚之处,将那业力根源逆转,便自然能够获得功德。”罗帆这般想着,身形一落,便在边远的一片山脉之中落下,随手一抓,就在半山腰之上抓出一个山洞出来。

    他只是临时落脚,自然不需要将这个山洞布置得多么的精美,因此这山洞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而已。里面的洞壁也是坑坑洼洼的,几乎便好自然形成的山洞一般模样了。

    罗帆踏入这山洞之中,抬手轻挥,那山洞的洞口便多了一个隔绝阵势,直接将山洞之中的一切完全和外界隔离开来,如此一来,任凭这山洞之中出现任何动静,都再不会传递出去,让外面的生灵感应到。

    做完这一切之后,罗帆从自己随手开辟的存储空间之中掏出了数万斤铜矿。

    这些铜矿。乃是他借助钱家的势力所搜集起来的。专门用来炼制法器的材料。

    别看他之前顺手便在一个鹅卵石内部开辟出一个小天地便觉得这些炼器材料对他没有任何用处。事实上,开辟小天地这种对于这大陆之上的修士而言极为困难,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罗帆来说,反而是极为简单。相对而言。这大陆之上的修士所认为的。炼制起来颇为简单的法器等宝物对于罗帆来说反而是比起开辟小天地更加的讲究。

    毕竟。小天地乃是涉及时空的存在,除非极少数极少数的天材地宝之外,一般的炼器材料对于开辟小天地并没有太多的用处。如此一来,他自然无所谓炼器材料如何,直接凭借自己的力量任意的材料之中开辟出小天地了。

    而炼制其他功能的法宝便不一样了。

    炼制其他法宝,对于罗帆来说虽也并不困难,但若是使用开辟小天地这种办法来炼制,那却是显得有些小题大做,相比之下反而是借助材料来炼制更为恰当,更为合适。

    而且,更重要的是,开辟小天地乃是这一块大陆所没有的法门。而炼制其他功能的法器,是这一块大陆之上拥有的法门。

    罗帆想要更深体悟这个世界的修行奥妙,开辟小天地并没有帮助,使用的自然是他自己的方法!相比之下,炼制其他功能的法器,因为乃是这一块大陆本身便拥有的法门,因此却可以作为他体悟这一块大陆修行奥妙的依凭!能够让他从中悟得一些这一块大陆修行法门的更深奥妙!

    因此,罗帆才会搜集这些铜矿准备来炼制一些法器。

    如今他要打算炼制的这一件法器虽只是他此时忽然心念一动所生出的想法,但那根源,却已经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种下了。

    罗帆这一具身躯修行的乃是这大陆之上最为高深的修行法门,《混元一统天经》,这法门所修成的力量拥有几乎一切的特质,其质地也极为高级。

    他心念一转,向着前方的铜矿一指,刹那间,他体内《混元一统天经》所修炼出来的力量便转换性质,从他的手指之中喷出了一条炽白的火龙出来,将那些铜矿缠绕好几圈,那火焰猛地爆发出来,开始疯狂的灼烧那些铜矿。

    那铜矿在这火焰的灼烧之下开始有阵阵青烟飘起,那些铜矿本身却开始渐渐的融化,几个呼吸之后,便已经是缩小了百倍,完全化为一大片闪着铜黄色泽的液体,被火龙裹挟着在半空中翻涌不休。

    这些铜矿原来虽有数万斤之多,但在被淬炼出铜之后,整个体积缩小了百倍,而那重量却是缩减十倍之多。

    它们悬浮在半空中,不断的翻涌着,不断的变幻着,在那火龙的不断缠绕改变之下,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圆球形装。

    “还不够。这还不是这一块大陆的炼器极限。”罗帆这样想着,继续催动火龙,那组成火龙的火焰开始渐渐的变换颜色。

    那种炽白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淡,到了最后居然完全变成了无色透明的形状。

    随着这火焰颜色的变化,整个山洞之中的温度开始渐渐是降低,到得最后,当那火焰完全变成无色透明的模样之时,整个山洞的温度,居然比起罗帆踏入这山洞之前都要低。

    便好似,大量虚空之间蕴含的热量在被这无色透明的火焰不断的吸收一般。

    在这过程之中,那被火龙包裹住的那些铜液开始渐渐的缩小,有着各种色泽的烟雾渐渐的从这铜液之中散逸而出。

    这些烟雾的颜色十分艳丽,几乎包含了一切色彩在其中一般。它们飘出铜液之后,沾染了周围的洞壁。让那洞壁之上居然渐渐的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铜黄色泽,便好似,这些洞壁因为这些烟雾的浸染,已经变成了包含含铜量颇为不少的铜矿一般。

    那铜液本身随着这些烟雾的飘出而开始渐渐的缩小。

    当所有变化平息下来,当那火焰稳定在无色透明的状态,当不再有烟雾飘出的时候,那铜液已经缩小了数十倍,成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小的铜球。

    而其色泽,也已经是变成了金黄的颜色!那种颜色。纯粹得无法想象。甚至让人看了会觉得那比起黄金的金黄更加的纯粹,更加的高贵,觉得这小小的铜球比起黄金要贵重千百倍!

    方才那些从铜液之中飘出的那些烟雾,并不是这铜球的杂质。它们其实也是铜。只不过。它们却是质地较为低劣的铜。这种低劣的铜用在凡俗之间。那已经是极为高级的材质了。但对于炼器来说,却是质地稍嫌不足,正因如此。才会被罗帆淬炼出去。

    而周围那山洞的洞壁,也确实是因为这些烟雾的浸染而变成了铜矿。

    那些色彩艳丽的烟雾在进入洞壁之后,便开始凝固,从原来的气体形态变成了固态,与那岩石完全融合在一起,从而让这些洞壁成为了能够提炼出铜来的铜矿!

    罗帆看着这透明的火焰,再看那被淬炼出来的精铜,脸上现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些精铜以他原来的目光当然还是极为低劣的材质,平常放在地上他连捡都不屑捡的。但相对于这一块大陆的修行体系来说,这却已经是将铜这一材料达到了所能达到的极致了。

    以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行系统,根本再无法将这些精铜再深一层的淬炼,再无法让这些精铜的质量再往上提升哪怕一点了。

    以这样的材质来进行炼器,却是能够免除一切无关机制的影响,从而让炼制出来的法器更完美的体现出这一块大陆修行界的深层奥妙。

    做完这一切之后,罗帆再不停留,随手一指,那火龙便猛然一震,直接在半空中凝成了一个炼丹炉模样的火炉出来,直接便将那拳头大小的精铜包裹在其中。

    这火炉形成之后,开始自然牵引这一块大陆的规则、法则,在其周围开始有着种种奇妙的异象出现。

    这些异象,乃是一个个的人影。这些人影极为高古,每一个都散发着一股在某一领域达到了最巅峰,能够俯瞰这领域之中的一切存在的气息。他们悬浮在半空之中,周围隐隐间有着种种奇异的纹路在闪耀着,似乎正在勾勒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奥义一般。

    “这些,是这大陆自古以来在炼器一道达到最巅峰的修士。他们之所以在现在出现,分明是因为这火炉的构造引起了天地的共鸣,将他们在最巅峰之时烙印在天地之间的规则烙印引发出来。”罗帆瞬息间,便明白了这些身影出现的根本原因。

    “看来,用这大陆的炼器之法来炼制这一件法器果然是做对了。”明白原因之后,罗帆却是微喜,如此想着。

    这些烙印在规则法则之上的烙印极为隐蔽,也极为玄奇,若是罗帆要自己去寻找,虽并非找不到,但却极为麻烦,需要的他做的工作量实在是大得惊人,哪里有此时这般自动引起他们的共鸣将他们召唤出来来得爽利?

    罗帆并没有因为这些异象的出现而停滞自己的动作,他抬手轻轻在虚空之间勾勒着。

    一道道奇异的纹路被他勾勒出来,直接镌刻在那火炉之上。

    那火炉随着他的勾勒,在其内外不断的出现一道道奇异的纹路。

    每一道纹路的出现,周围那些凭空出现的身影便凝实上几分,那数量也说上那么几个。

    待得罗帆将数十万道纹路直接勾勒出来,镌刻在那火炉之上的时候,整个山洞,已经被那些身影给完全充满了。

    当然,这些身影的大小却并非如同正常人一般大小,而是一个个如同拇指大小那般,围绕在那火炉周围,密密麻麻的,并不显得怪异,而是在彼此气息交织的过程之中,显现出一种壮阔。一种震撼,一种宏大!

    道道奇异的声音在这洞穴之中回荡着。

    这些声音似乎是铁锤击打矿石的声音,有似乎是种种火焰灼烧材料的声音,更似乎是无数人正在讲述着种种至高无上的大道玄奥一般。

    无穷无量的声音不断的回荡着,道道玄之又玄的光芒开始在这洞穴之中凭空出现再凭空消失。

    整个山洞随着这变化变得好似一个炼器的至高神域一般,让任何踏入这山洞之中的生灵都会自然受到一种莫名的牵引,自然而然的灵感爆发,产生无数炼器的奇思妙想出来。

    这样的震撼场面,若非是罗帆在山洞洞口设下了禁制隔绝了内外,说不定那光芒早已充斥了这一处位置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的天地。甚至让整个大陆之上的一切修士都能够感应出来这里的种种奇妙了。

    不过。哪怕是有着罗帆隔绝内外的禁制存在,这一座山也因为这山洞之中的种种奇异景象而开始闪耀着种种莫名的光芒出来。

    这光芒因为这山峰本身的阻隔,并不能肆无忌惮的扩散出去,从外面看来。却只是淡淡的微光从这山峰之上散发出来一般。

    这样的景象。若是夜晚。那自然是十分显眼,足以让任何远望此处的生灵发现。但在此时,青天白日。这光芒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只有这山峰之上的诸多生灵才能够感应到着山峰本身的变化,除此之外距离稍远一些的生灵,便再无能发现此处的变化了。

    罗帆看着这一片奇景,眼中种种莫名的光芒不断的闪耀着。

    此时此刻,炼制那一件法器的事情已经变成了完全次要的了。光是眼前的这些景象,对他来说便已经是值得他这一场忙碌了。

    “原来,这大陆的炼器水平,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距离开辟洞天,也已经只差一点契机而已啊。”罗帆暗自感慨着。

    这山洞之中出现的那巨量身影,每一道都代表着某一位将炼器之道走到尽头的存在,他们此时周围存在的那些光影,那些丝线,那种种影像,包含了他们的炼器之道,包含了他们在那一道中至高的体悟。

    从中,却能够看出这大陆修行系统的炼器之道种种发展极致。

    这种种极致之中,便包含了这大陆修行系统的深层奥妙,而这,便是罗帆所想要的。

    细细体悟着这一个个人影,罗帆忽然觉得自己不单单对于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行奥妙有了更深的体悟,更感觉自己本身的炼器之道也有了一些进步。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句话罗帆是十分赞同的。

    哪怕是境界再低的人,其身上也可能包含着对罗帆有所启发之处的。

    更何况,在任何一个世界之中,能够做到出类拔萃,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在某个领域走到尽头的存在,在任何世界,都同样不会平凡。

    这些过往存在的修士能够在炼器之道走到尽头,走到巅峰,那便表示他们本身对于炼器之道的了解,哪怕是放在任何一个世界,都绝不会平凡的。

    这其中,包括洪荒天地,包括外界的地球宇宙,甚至罗帆敢说,便是放在天元大天地之间,也绝对不会是平凡的。

    只要他们秉承着这样的观念,秉承着他们已经体悟的种种炼器道理,那么,他们便是进入其他世界,其他天地,也同样能够凭借这些体悟的奥妙获得极高的成就,哪怕是不能走到尽头,也绝对不会距离尽头太远。

    如此这般,数量又是这样多,对罗帆来说自然是对他极为有用,能够让他获得许多的全新的,以前所不曾获得的感悟了。

    罗帆这样的体悟过程一直持续了十日之久方才结束。

    在这十日之间,他保持着那火炉的完整,反复的对那一块精铜进行淬炼,翻来覆去的将那一块精铜改变着种种奇异的形态,让那一块精铜变得越来越精粹,甚至让那精铜上面隐隐间增加了一道道奇异的纹路。

    让那精铜渐渐的超越了精铜本身的极限,让那上面增添了淡淡的青色。

    而在那火炉周围的无数光影随着这精铜的变化而生出种种莫名的改变,但无论怎么改变,它们却都不曾消失,甚至反而是变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活跃。

    待得十日之后,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莫名的笑意,抬手轻轻向着那火炉一指。

    刹那间,那火炉只之上光芒闪耀,无数奇异的纹路凝成一大片大片的丝线云团不断的扑入那已经变成淡青色的精铜之中。

    随着这些丝线云团的扑入,那精铜的形态渐渐的改变。

    从原来圆球的形状变得越来越扁,其整个模样也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薄。

    待得数万团丝线云团被打入那精铜之后,那精铜,已经是完全变了模样,完全变成了一个十分奇异的,青色的铜镜模样!

    便在这铜镜完全成型的瞬间,整个火炉剧烈的震荡。

    周围那无数奇异的身影开始散发出一种欢欣的气息,好似古往今来所有将炼器之道走到巅峰存在都在为这铜镜的产生而欢呼一般。

    而与此同时,一个全新的身影出现在这些身影之间。

    这是一个火炉,一个和罗帆那火焰凝成的火炉一模一样的火炉!(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