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无边业力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无边业力

    这,分明便是罗帆所凝聚的这火炉,经过这十日的变化之后,已经是达到了这一块大陆炼器之道的巅峰层次,这一块大陆的规则法则极为自然的将这火炉的形态镌刻在其自身深处,便好似那些古往今来曾经出现过的,在某一道走到了巅峰的修士一般。

    当这个火炉的身影出现在那无数身影之间的瞬间,一种喜悦的气息从这山洞之中开始散逸出去,哪怕是罗帆布置下来的隔绝禁制,也根本拦不住这种喜悦气息的散逸,方圆数百里范围由此而被一片欢喜所笼罩,从原本蛮荒原始变得一片祥和。

    罗帆看着眼前的景象,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抬手轻轻一招,那一个火炉便微微一震,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并非被他重新吸入体内,更非是被他直接散去,化为虚无。

    而是,他直接顺着方才规则法则自然镌刻这火炉形态的那一丝丝牵绊,直接将这火炉一送,送入了规则法则的深处!

    让这一块大陆那无穷的规则法则代替他来保管这一个火炉,让他想要使用这火炉的时候,只需要心念一动便能将之从规则法则的深处召唤出来,可以出现在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任何一处位置。

    换句话说,他甚至可以创立一道法诀,使得任何生灵都能够借助这一道法诀将这火炉召唤出来,借其威能来进行法宝的炼制!

    这,可以说已经是为这一块大陆开辟了一种全新的炼器方法。炼器系统。有了这样一个火炉隐藏在规则法则的深处,便足以产生一个全新的,与这一块大陆之上任何一种炼器法门完全不同的炼器方法,光是这点,不需要他显露任何神通,便已经是足够开宗立派了。

    随着那火炉的消失,周围那无数光影也渐渐的消退,这一座山峰的异象,随着而渐渐消失。

    不一会间,这山峰周围的一切景象便完全恢复了罗帆没有到来之前的模样。

    在罗帆的面前此时只有一个青铜镜子悬浮着。

    这一个镜子看起来极为不平凡。乃是一件极为高妙的法器。悬浮在半空中,自然散发出一股股照彻一切的气息,让任何人看到它,都会感觉到它是那样的不平凡。

    罗帆抬手轻招。那青铜镜子便落入他的手中。

    这青铜镜子乃是他所炼制出来的。他自然是不需要炼化。也不需要研究就能够完全发挥其最强威能了。抬手轻轻在这镜子上一指,刹那间,这镜子正面光影流转。似乎有着无数奇异的色彩正在交织纠缠着一般。

    好一会,整个镜子稳定了下来,显露出了一块完整大陆出来。

    这一块大陆,完全便是罗帆现在所在的这一块大陆的模样,上面的种种地形起伏,种种动物植物的分布状态,尽皆是巨细无遗,纤毫毕现,便如同一个真正的大陆缩小了不知多少倍一样。

    在这样一个大陆之上,此时绝大部分都被迷雾遮掩,只有在西北方向的一处位置显得极为清晰。那里是一大片山脉的模样,那山脉之中有着一处和罗帆此时所在这山峰看起来极为相似的山峰显得特别的清晰。

    罗帆心念微动,这镜子之上便有七处位置有着黑光泛出。

    这七处位置分布在这大陆的各处位置,彼此之间相距都是极为遥远。

    “有七处位置。”罗帆看着这镜子,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这一面镜子之上显示出来的东西,正是他所在这一块大陆的地图。只是比起普通的,画在纸张布帛兽皮上的地图,这镜子之上的地图清晰细致了不知多少倍。

    那地图之上,最为清晰的那一片山脉,正是此时罗帆所在的这一片山脉,也是距离这青铜镜子最近的一处位置。很显然的,那山脉之中最精细的那一座山峰,就是罗帆仙子阿所在的山峰了。

    至于那七处黑气弥漫的地点,正是罗帆炼制这一件法器索要探测的地点,那蕴含了强大业力的所在。也是有着机会获得天大功德的所在。

    至于那遮掩了几乎整块大陆的迷雾,却是这镜子尚未曾探测到的区域。

    这时镜子毕竟只是一件法器而已,别说和罗帆的本体相比,便是和罗帆这一具神魂分身相比,也是远远不如的。这样的一件器物,当然不可能如同罗帆一般,轻松的将自己的感知扫遍整块大陆,如此一来,当然便不可能将整块大陆的景象完全清晰的镌刻在其中包含的地图上了,它所能够清晰探测到的,也就只不过是这镜子所在之处的这一座山脉而已。

    事实上,现如今这地图能够大概的探测出这整块大陆的大概轮廓,能够探测出那七处业力浓郁之处,已经是这法器的威能极为惊人了。

    “距离此处最近的一处位置有三十三万里。却是不算太远。”罗帆细细观察那镜子上面的地图,瞬间就已经决定了接下来的行止。

    决定之后,他也不停留。抬步轻跨,身体周围有着无数纹路闪现,裹挟着他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那七处业力冲天的位置之中距离此处最近的一处而去。

    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修行系统最多只是让修士的道行境界修到仙道之下,虽说对心灵,对境界的修行别有功效,但毕竟力量层次上却受到了极为惊人的限制。以仙道之下的力量,想要轻松的挣脱时空的限制,瞬间挪移多少多少亿万里,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想要真正快速赶路,却得借助种种惊世神通方才可以。

    像罗帆现在做的,便是将《混元一统天经》修成的力量在体外凝成种种蕴含种种妙用的形态,勾动这大陆的规则法则。从而让自身的速度获得极大的加快。

    像那太玄门的长老当初出现、消失之时所使用的办法其实也类似这一种,只是那太玄门的长老所施展的手段却没有罗帆这般随意,这般精妙,他所施展的却是一种固定的飞遁神通,限制极大不说,耗费也是相当不小。

    三十三万里的距离,在这样的奇妙手段牵引之下,一顿饭功夫,就已经被罗帆给跨越了。

    “便是这里吗?果然是有些异常。”罗帆来到目的地,悬浮在半空中低头看去。心神意念之间猛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里。是一个面积有百里方圆的湖泊。

    在这湖泊周围,群山环绕。那群山的影子投在这湖泊之中,让这湖泊看起来显得极为美丽,让人看了生出心旷神怡之感。

    不过。这湖泊的景色虽然美丽。但却有一点。让罗帆感觉到了异常所在。

    那便是,这湖泊实在是太平静了!

    或者说,是太安静了。

    整个湖泊内外。罗帆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动静,什么虫鱼,什么水草之类的东西尽皆完全不存在,甚至便是这湖泊周围的山峰靠近这湖泊的一面,也尽是一片死寂,连一根草木都不存在,看起来就像是一片荒山一般。

    湖中没有任何生机,没有任何动植物,湖泊旁边的山峰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生机,这那里是正常湖泊所可能出现的?若说这湖泊没有什么特殊,那哪怕是一个傻子都不会相信吧。更何况是罗帆。

    “看来,这业力便是在这湖泊之中了。”罗帆暗自想着,双目之中光芒闪耀,整个天地随着他的双眼变化而瞬间变得不同。

    将双眼变化之后,罗帆看向那湖泊,双眼直接穿过了那重重湖水的阻隔,直接照入了这湖泊的深处,转眼间就深入到了湖底,看到了那湖底的淤泥。

    随着他看到那淤泥,他也便看到了那近乎无边无际的业力!

    当初,他在那河流改道之处看到的那一头异兽,因为引发了河流改道的灾难,淹没了大量良田,毁灭了数万普通人,毁灭了数个村庄,从而被业力沾染,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但,那异兽身上所缠绕的那些业力,相对于此时此刻这湖底存在的业力来说,却是微不足道到可以忽略。

    两者之间,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便说是天壤云泥之别,都算不得夸张。

    那哪里是淤泥?那分明便是业力已经凝聚得近乎实质所化的存在!

    “如此浓郁的业力!怕是毁灭了整块大陆,都难以积累这样多的业力吧!”罗帆心神震荡,一时间面色微变起来。

    这样多的业力,绝不是简单便能积累起来的,这该造多大的孽啊。

    “有业力,自然便有根源。这根源到底是在何处?该如何将这些业力消除,以获得无上功德呢?”罗帆皱着眉头,身形一跨,周围丝线闪耀,转眼间他就已经消失在这山顶,再度出现之时,已是直接出现在那湖泊底部,悬浮在那好似淤泥一般的业力之上。

    在他身体周围,丝线闪耀,排开了周围无穷无尽的湖水对他的压迫。

    而他的脑后,那金色的功德光轮直接显化出来,悬浮在他的脑后发出柔和的光芒,不断的排开下方散逸出来的丝丝业力对罗帆身体的侵染。

    “这些湖水原本应当是不存在的,是经年累月的雨水积聚而成。这里,原本应当是一处山谷。”罗帆微微感应一番,就已经确定了这湖泊的由来。

    按照群山的形态稍稍推算一番,罗帆转眼间就知晓了这一处山谷原本的深度。

    “若这果真是一个山谷的话,这业力之下,还有百丈的空间才能够到达地面。”罗帆这样想着,抬手轻轻挥动,体内《混元一统天经》所修成的力量不断的从他周身窍穴之中冲出,在他的身体周围不断的交织勾勒,转眼间便与他脑后的光轮交织在一处,形成了一个人形光罩,将他的身体罩在其中。

    做完这些之后,往下一沉,直接就沉入了下方的淤泥。或者说近乎固化的业力之中。

    随着他的下沉,滋滋滋的声响不断的从他身体周围的光罩和那业力接触的位置传出。

    他的力量勾勒出来的光罩乃是一个和功德光轮交织在一处形成的防御,其中蕴含了功德的特性,与周围的业力乃是近乎完全相反的存在。

    这种完全相反,让这光罩能够完美防御周围业力对他的侵染,但也因为这样的性质相反,使得两者接触所产生的变化极为激烈,从而产生了此时这般的滋滋滋声响。

    好在,罗帆使用的手段极为高妙,虽说是彼此产生激烈无比的反应。但在整体上两者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罗帆的光罩并没有因为周围业力的冲击而崩溃。那周围的业力也没有因为这种冲突而变得混乱、激荡。

    罗帆看着周围那越来越浓的业力。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一般业力对于罗帆来说算不得什么,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甚至能够如同对待普通力量一般对待这些业力。

    但,当业力增大到眼前这般恐怖的境地之时。那对罗帆来说便不再是无法造成影响的存在了。量变引发质变。这样浓郁大量的业力。罗帆若是毫无防御的被其淹没,虽不会因之而完全沉沦,但这一具神魂分身怕变会被直接废掉。从此无法再在这一块大陆之中获得任何力量,更不可能再将这一块大陆的修行体系走到尽头。

    “到底是什么,会产生这样多的业力?”罗帆皱眉凝思,身形不断下沉。

    因为浓郁业力的阻挡,这百丈高下的距离,他足足下沉了一百多个呼吸,方才沉到底部。

    当脚踏实地的瞬间,罗帆吃了一惊。

    在这地面和业力之间,有了一层薄薄的,大概是三寸高下的空隙。这空隙之间存在的,不是业力,而是功德!一种极为微弱,并已经被压缩到了近乎完全消失的金色功德!

    正是这功德,在离地面三寸高的位置,形成了一层屏障,隔绝了地面和业力之间的直接接触,让地面之上存在了这三寸高下的空隙。

    这功德,比起罗帆脑后存在的功德光轮要少上百倍以上。但却极为凝实,极为坚韧,任凭上方的业力如何压迫,如何冲击,本身都是丝毫不动,不因为那业力的任何变化而产生变化。

    罗帆站在这里,细细观察一番,终于发现了那功德的来源。

    那是一具骸骨。

    一具似乎已经存在亿万年时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腐朽残破气息的骸骨。这骸骨十分矮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岁的小孩的骸骨一样。

    此时,这骸骨盘坐在地面上,那已经近乎完全消失的功德,就是从这骸骨身上散发出来,铺满了这方圆百里的整个山谷,让这山谷之中的业力和地面无法真正的完全接触。

    这骸骨上面虽依附这功德,但却也只是和这山谷地面之上依附的功德差不多,同样是薄薄的一层将他裹住,看起来就像是这功德原本悬浮在半空中托住这无边业力,但最终在业力的强大压迫之下,功德不断的往下,最终变成了一层薄膜一般,裹住了他的和整个山谷的地面。

    罗帆双目之中闪闪发光,紧紧的盯着那一句矮小的骸骨,身形一步一步的向着那骸骨所在之处走去。

    这地面之上虽有着一层薄薄的功德,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但毕竟周围的业力实在是太浓郁了,若不是罗帆已经接触到这些功德,能够通过功德看到山谷地面的种种,说不定根本发现不了乃骸骨的存在,甚至也可能看不到地面。

    那骸骨盘坐的位置是在这山谷的正中央。

    距离罗帆进入湖泊的位置有着二十多里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在平常,罗帆只需要念头一动就能够跨越,哪怕是在这一块大陆之上的神魂分身比起本体来弱小了无数亿倍,也不会麻烦多少。

    但在此时,在周围无边业力的压迫之下,罗帆却是耗费了大半日时间,方才走过这二十多里的距离,来到了这骸骨的前面。

    当来到这骸骨面前之时,罗帆终于看清了这骸骨的模样。

    这骸骨,乃是先天道体的模样,其骨质晶莹剔透,光是看上去便是极为坚韧强大,若是任何一根骨头拿出外面,怕都足以被炼制成为让任何一个修行家族成为镇族之宝的法器了。

    罗帆看着这骸骨,忽然感到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悔恨与痛苦从这骸骨之中隐隐透出。

    这种悔恨与痛苦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罗帆都因为这种感觉而受到影响,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慨。

    “这是从亿万年前残留下来的悔恨,是亿万年前此人心中的痛苦。”罗帆瞬间就知晓这种悔恨和痛苦的根源所在。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一名这般强大的修士如此的悔恨和痛苦呢?难道这便是那无边业力的由来?”他暗自的猜测着。

    这骸骨虽是十分矮小,如同**岁的小孩一般,但罗帆却不会将之真的当成**岁的小孩。

    能够将自己的悔恨和痛苦凝聚在身上亿万年之久,能够将自身的骨骼淬炼成为这般强悍的境地,此人怎么可能是**岁的小孩?

    “这下面,有一个时空门!”猛地,罗帆心有所觉,心神意念闪过这般念头。(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