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奇异时空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奇异时空

    在这骸骨的下方,有着一股被隐藏,或者说被镇压得极为严实的奇异气息!

    这一股气息,并非属于这一片山谷,也非是属于这一块大陆。甚至,隐隐间还有着一种不属于这一方道场的感觉!

    这样的一股气息,那当然只有一种可能了,那便是,在下方,有着一个通往其他天地,其他世界的通道。换句话说,在这骸骨的身下,有着一个时空门!

    “居然是如此?”罗帆双眼之中神光一凝,直接罩住了这骸骨。

    瞬息间,这骸骨的形态在他的眼中不断变化,有着一层越来越明显的血肉渐渐的铺在这骸骨之上,让这骸骨便好似时光倒流一般,渐渐的显现出了其还不是骸骨之时的模样。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

    一个胡须拉碴,看起来十分壮实,十分阳刚的中年男子。虽说身材极为矮小,但却没有给人任何猥琐的感觉。

    这中年男子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打破一切,战胜一切的气息。便好似便是天在前方挡住他,他都要一拳将之打碎一样。

    这中年男子的面容十分悲戚,眼中透出一种无法形容的仇恨。

    恍惚之间,罗帆似乎听到这男子正在仰天大吼,口中发出声声凄厉的嚎叫。

    “看来,这功德,应该便是他镇压住这时空门所形成的。而这无边的业力,可能便是他将这时空门给打开所造成的。”罗帆通过种种分析,瞬息间就已经大概猜出了事实。

    不过。这毕竟只是猜测而已。

    光是这猜测,没有真正确定的结论,他自然不可能就开始行动。

    心念微微一动,罗帆抬手在虚空之间勾勒,瞬息间便有无数丝线在他勾勒之间凭空显现出来,直接在这无边业力之间形成了一个光罩,猛然罩向那一具骸骨所在之处,直接便将那骸骨整个罩在光罩之中。

    这光罩,对于周围无边无际的业力,对于那骸骨周围的功德。都没有任何作用。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

    但,在这光罩之下,那骸骨之下所产生的那一股奇异的气息,却再不能透出一分半毫。却是完全被隔绝在那光罩之内。显然。这光罩。针对的乃是这一股气息。

    光罩形成之后,罗帆随手一抓,那骸骨便猛然一震。换换的悬浮而起。

    随着悬浮出来,一股黑色的液体从其原来所在之处开始渗透出来。

    那骸骨原来所在的位置乃是一片普通的地面。这一片地面看起来就和这大陆之上其他的地面一样,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随着这骸骨的离开,随着那黑色液体的渗出,这一处地面瞬间便变了个模样,看起来似乎渐渐变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黑洞一般。

    那光罩之内,那一股不属于这山谷,不属于这大陆,甚至不属于这一方道场的气息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得浓郁起来。

    在这瞬间,罗帆只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从内向外作用在那光罩之上,这一股力量直接传递回他的身体之上,让他感到整个身体隐隐间正在受到越来越大的震荡,恍惚之间居然有种整个身体都正在渐渐崩溃的感觉。

    “这果然是一个时空门,而且是同往道场之外的一个时空门!”在这瞬间,罗帆便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这一股气息,包含了一种这一方道场之中所不可能存在的,一种属于真实血肉的气息。甚至,是强烈得比起外界地球宇宙之中存在的真实血肉更加真实的气息。这种气息,与这一个道场完全是格格不入的,却是不可能在这到场之中存在的一种气息。

    要知道,这一个道场,乃是一名踏上第八台阶的修士的道场,而那修士修行的乃是魂灵之道,这整个道场完全便是魂灵的天堂,其中衍生的一切生灵,一切气息,都是魂灵一类的。哪里可能存在这种如此强烈的,真实血肉的气息?

    罗帆此时感到那光罩受到的压力强烈到他几乎无法承受,其实也并非那光罩之中正在越来越多的气息真的那样强大,那样恐怖。

    而是,此时的罗帆只是神魂分身,他现在的身体看似和正常的血肉之躯没有任何区别,其实本身还是魂灵之体,乃是完全按照这一块大陆的规则法则所诞生的一具躯体。

    这样的躯体,与那真实血肉的气息完全相反,所受到那气息的冲击,比起正常自然是要放大许多倍。由此才有着他此时这种感觉出现。

    便在这种感觉出现的瞬间,罗帆便已经明白了根本原因所在,心念微动,那光罩瞬间变幻,那上面无数的丝线在刹那间便完全该换了结构。

    随着这种变化,那光罩瞬间稳定了下来,那光罩内部的气息虽是在越来越强,越来越浓郁,但对于光罩的影响却反而是越来越小。

    “恩?还有业力?”猛地,罗帆感觉到有些不对,回头一看,却发现他脑后那功德光轮的表面凭空诞生了丝丝缕缕的黑色光芒。那,分明便是丝丝缕缕的业力。

    原来却是,他只是将那骸骨移开,让那时空门之中的气息涌入这世界多了这么一些,便已经获罪于天,让天地降下业力了。

    “看来这个时空门却是相当的不简单啊。”罗帆暗自想着,脑后功德光轮一震,那业力便直接脱离光轮,直接在他那光轮之下凝成了一个漆黑的业力光轮。

    这个业力光轮和功德光轮一般大小,但却虚幻了不知多少倍,甚至隐隐间勉强只能凝聚成型一般。

    这一个业力光轮,和功德光轮相反。功德光轮能够让人获得无数好处。让人神智清明,洪福齐天。而这业力光轮,却会让人神智昏晦,霉运冲天。当然,这是将这业力光轮直接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会是这样。

    此时罗帆所做的,自然便并非如此。

    他将这业力凝成这般的业力光轮,却是能够完全将这业力对他的负面影响隔绝出去,反而将这业力光轮当成是一种武器,可以将之加载在自己的对手身上,让得任何与他敌对的对手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变得极为倒霉。

    这种倒霉在平常或许不会有太大的影像。但若是在战斗之中,那影响可就是大得足以影响胜负,影响生死了。比如,若是对手施展某一神通。原本造成致命效果的几率是极小的。但因为倒霉。这几率却出现了,那岂不就是直接失败,直接死亡了?

    可以说。光是这将业力凝聚成为业力光轮的法门,便已经足以让罗帆在这一块大陆之上开宗立派,与之前那炼器之道差不多了。

    若是罗帆真的想要将这业力光轮修到多高深的境界,只需要在这里将法门运转起来,直接将则会一片山谷之中积聚的无尽业力完全吸收,那自然便能够让这业力光轮进化到一个不可想象的境地了。

    但,显然的,罗帆对此并没有任何兴趣。

    他之所以将这业力凝成业力光轮,并不是为了这业力光轮的对敌妙用,而是为了不用时时刻刻的防备这些业力对他的影响而已。

    将业力光轮凝成之后,罗帆重新变得神清气爽,周身上下,无处不有着一种莫名的舒畅。

    那光罩之内,从那骸骨所坐地面之中涌出来的黑色液体越来越多,最终却是完全将那光罩完全淹没,让那光罩之内再无任何一丝丝缝隙存在。

    若非是这光罩本身坚固无比,此时定然是已经无法限制这些黑色液体,直接让黑色液体冲出那光罩所罩区域,四处逸散开去了。

    当这黑液充满光罩之后,那黑液的中心开始旋转起来。

    一个不大不小的漩涡,渐渐的出现在那黑液之间。那漩涡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清晰,所影响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在数十呼吸之后,终于完全稳定下来,让那整个光罩内部的黑液就像是一个大大的漩涡,再没有了之前那种平静的模样。

    “便是这个门户了吧。”罗帆看着这漩涡,暗自想着。

    这一个漩涡之上,时间、空间,都已经被完全搅乱,变成了一个极为混乱的状态。

    这种状态,打破了这一片空间的完整,将那光罩内部的时空撕碎,沟通了一个这大陆之外,甚至这道场之外的一处时空。

    眼见如此时空门户出现在自己面前,要让罗帆完全不在意那时空门户背后有到底是什么时空,什么景象,直接就将这个门户给封起来,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哪怕将这时空门户完全封起来能够给他带来无边功德,甚至极有可能将他与这天地的因果完全了结,也不例外。

    他想了想,抬手虚空勾勒,体内由《混元一统天经》所修成的力量不断的涌出,直接在他的身体前方勾勒凝成一个虚幻的人影。

    这个人影,就是罗帆的模样。

    这,是一种完全按照这大陆之中修行系统之中的记载所形成的一具投影分身。因为这大陆之上的一切生灵都是魂灵之体,这大陆的修行系统也是基于这一基础而发展起来的,所以,在分身方面,这大陆的修行系统却是有着比起其他种类的世界强上许多的造诣。

    毕竟,魂灵之体想要分化,当然比起血肉之体要分化容易上许多了。

    罗帆现在分出来的这一具分身投影所耗费的力量并不算多,但本质却极为坚韧,与他现在的神魂分身却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一具分身投影便是毁灭了,对罗帆来说顶多也只是头痛那么一下,却不会给他造成怎样的损伤。休息个一刻钟,怕便能够完全恢复过来了。

    这,才是罗帆选择这种分身投影之法的根本原因所在。

    将这分身投影形成之后,罗帆也不迟疑。直接控制那分身投影冲入那光罩之中。

    那光罩乃是罗帆所凝聚而成,对他来说自然是没有任何影响,根本没有阻拦到他,让他如同穿过光影一般,直接穿过了光罩。

    便在他的分身投影穿过光罩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牵引力量猛然作用在分身投影的身上,拉着这投影旋转着不断的深入那漩涡的中央之处。

    在这一瞬间,罗帆依附在那分身投影之上的一丝意识失去了对时间,对空间的感知。

    似乎是过了亿万年,又似乎只是过去了短短的一刹那。这分身投影恢复了对时空的感知。四处一看,却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之中。

    这一个世界并非一片漆黑,而是光明耀眼,虚空之间无处不在的都是祥和与欢喜。那虚空之中存在着的更是浓郁无比的元气。还有一缕缕真实不虚的血肉气息弥散在虚空之间。

    不管是元气。还是那血肉气息,还是这充斥时空的光芒,都是十分清亮。十分怡人的光芒。那天空之上高挂着的太阳,更是无比耀眼的金色太阳,无穷金色的阳光笼罩天地,给天地万物带来了无边的光明。

    在分身投影的背后,有着一个漆黑无比的漩涡。

    这个漩涡比罗帆在那一块大陆山谷之中看到的那个黑色的漩涡大上十倍以上,整个悬浮在那里,显现出一股无法形容的震撼。

    那罗帆已经习惯了十四年之久的,属于那一块大陆,那一方道场的气息从这漩涡之中不断的透出。

    而这漩涡之外,无穷无尽的元气,金色的阳光凝成一股股金色的液体不断的涌入那漩涡之中,要努力的将那漩涡染成金色。

    只是,这些金色液体却好似是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限制,虽是不断的涌入,却根本无法将这漩涡染成金色,反而是在漩涡的另一边重新涌出,散逸成为元气、阳光,消散无踪。

    “彼之天堂,我之地狱,不外如此。”罗帆看着这漩涡,回想那山谷之中的漩涡,心神意念之间发出了如此这般的感慨。

    这些金色的液体在这一片时空之间乃是金色的,光明的,蕴含无穷祥和之气的,明显是对生灵有着极大好处的存在。

    但流过那时空门户,进入那山谷,那大陆,那道场之后,却完全变成了漆黑一片的颜色,甚至是那打开这门户的生灵都会被无边业力所淹没,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这种强烈之极的对比,当真是将这一句话展露得淋漓尽致,让哪怕是从来不曾听过这句话,不曾理解这句话意思的生灵也能无比直观的感受这句话的意义。

    猛地,滋滋滋的声响传入罗帆的耳中。

    罗帆低头一看,便发现了滋滋滋声响的来源。那分明是他的身躯在这时空之间居然好似血肉投入硫酸之中一般,与周围的元气,周围的阳光,乃至虚空之间存在的空气都产生了激烈的反应,整个身躯开始随着这反应而渐渐的融化起来。

    就在他来到这时空短短的这么几个呼吸时间,就已经是让他的身躯被腐蚀了大半,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具残破的躯体。

    罗帆当机立断,心念微动,一股意志直接从这躯体之中脱离出来。

    就在他的意志脱离这躯体的瞬间,那一具投影分身终于完全融化,直接化为一片腐臭的液体,落在地面之上。

    甚至便是这些液体也在快速的蒸发,再几个呼吸之后,便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罗帆的意念看着这景象,不由得暗自就能惊叹。

    心念微动,这时空的无穷元气与阳光便向着他快速凝聚而来,不一会间,就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青年模样。

    那正是罗帆的模样。

    这一具身影此时虽说还是显得有几分虚幻,一看便知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但却已经透出一股强大无比的血气,隐隐间甚至比起真实的血肉之躯更像真实血肉构筑而成。

    “好一个血肉时空。”罗帆不由得一赞。

    抬抬手,伸伸腿,却感觉这一具身躯是如此的真实不虚,动作之间,血气狂涌,几乎凝成了血气狼烟。

    仅仅只是借助这时空的元气与阳光凝聚成形体居然便已经有这样的妙用展现出来,这时空的真实血肉气息到底是多么强大,便可想而知了。

    如此这般时空,怪不得与那道场是如此的冲突,居然那样一个时空门户沟通彼此,就已经产生了那样多的业力,形成了那样恐怖的后果。

    “吼!”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巨吼响起,接着一股浓郁得几乎凝成实质的血气向着罗帆猛扑过来。

    罗帆双眉一凝,抬手向着身前一拳轰出。

    “轰隆!”一声巨响响起,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作用在他的拳头之上,将他的身体撞得往后倒飞而出,直接撞入后方漩涡旁边的山峰之上。

    咔轰一声,那山峰整个剧烈的震荡起来,便好似下一瞬间就要整个崩溃你成为无数细小是碎石一般。

    而罗帆自身,却感到周身剧痛无比,双眼更是一阵阵发黑,整个人直接被轰入那山体之中数丈之多,在那山体之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痕迹出来。(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