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彼之业力,我之功德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彼之业力,我之功德

    在那无边的时空波动之间,那一个如同镜子一般的时空通道入口渐渐的缩小。

    最终,在某一个时刻,完全消失无踪。

    那速度,却是比起罗帆自己所布置的阵势原本的速度要快上数十倍之多。这,显然正是因为那大意识加上来的攻击起来一种促进作用,使得这阵势的攻击居然反而令得这阵势的威能大大提升,将原本需要更长时间方能完成的结果加快完成了!

    这,也正是罗帆为何要说那一句话的原因所在。

    那大意识所化的金色人形在虚空之上,看着眼前这出乎意料的景象,不由得心丧若死,心底存在的悔恨之强,已经是让他甚至都保持不住自己身体之外光芒的稳定,显露出他那金色的脸庞出来。

    同时,也让他那双眼之中的绝望随着出现在罗帆的眼中。

    便在这时,一股淡淡的黑色光芒凭空出现在那金色人影身上,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蔓延。

    他的身躯,瞬息之间,就变成了暗金色。而他身后的那一尊功德神座,更是在同时被黑色的光芒所浸染。

    几个呼吸之后,那金色的功德神座轰然崩溃,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这瞬间冲天而起,整个天空在这时就像是被无边的乌云遮掩住了一样。甚至隐隐间,有着一种腥臭的味道从那功德神座原来所在的wèizhi传出。那样子,就像是这功德神座的崩溃,引发了无边的厄运。让这整个时空都出现了明显的反应一般。

    那大意识发出了声声惨叫。

    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萎靡。

    不单单他如此,那组成这大意识的那万头奇异生灵也在这过程之中开始疯狂的挣扎着,就像是有着某种无形的存在在他们的身上搜刮着什么,让他们在时时刻刻的损失着某种至关重要的东西一般。

    声声凄厉无比的吼声不断的传出,许多奇异生灵都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在地面疯狂的翻滚,甚至疯狂的攻击着身边原来的同伴,一时间场面变得极为混乱,极为血腥。

    罗帆站在地面上,静静的看着那正在发生的惨烈场景。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时空的功德响应如斯。却也并不全是好事。若是在其他时空,定然不至于这般惨烈,这般迅速。”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此时此刻,他的身上。也凭空有着一些奇异的黑色光芒依附而来。

    这些。便是这天地的业力。

    这些黑色光芒的出现。瞬间将他原来所获得的,属于这天地,这时空的功德完全浸染。完全淹没,转眼间就让那些功德完全消失了。接着,这业力更是开始浸染他的身躯,开始要将他拉往最深的沉沦深渊之中。

    那大意识并非主动要将那时空通道堵住,都获得了那样惊人的业力,使得他原来获得的功德神座直接崩溃了,他作为主动的一方,所获得的业力哪里是那大意识所能比拟的?!

    可以说,若是将罗帆所获得的业力和那大意识所获得的业力相比,两者的差距甚至是百倍都不足以准确形容出来的。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业力,罗帆却只是微微一笑,心念微动,脑后的功德光轮便微微一震,开始旋转起来。

    随着这功德光轮的旋转,那无边的业力好似被一个黑洞吸引一般,疯狂的投入那光轮之中,在那光轮之上旋转了数圈之后,便完全融入那光轮之中,再无法将之分辨出来。

    随着光轮的旋转,越来越多的业力投入其中,那光轮随着而不断的壮大,那凝实程度也变得越来越强,最终,待得所有的业力完全投入其中之后,那光轮已经变得好似实质一般,其大小更是达到了十丈直径那样更恐怖,悬浮在他的脑后却是下接地面,上至十丈高的天空之上,那震撼程度,当真是让人看了便自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压力。

    “彼之业力,我之功德,有了现在这么多功德,应该足够还天地的因果了吧。”罗帆微微一笑,这样想着。

    这个天地的业力,如果放在他生存了十四年的那一块大陆之上,便是功德。现在在这里获得了这样多的业力,按便相当于获得那大陆相同数量的功德了。

    而以罗帆在那一块大陆所与天地结下的因果,这些功德想来应当是了结之绰绰有余了。

    “轰隆!”

    在半空中有着一声惊天的爆炸声响打断了罗帆的思绪。

    在那爆炸声之中,时空震荡,好似整个时空被完全撕碎了一般。

    罗帆抬头一看,便发现,原来却是那大意识的身躯轰然爆开,整个化为了无数暗金色的粉末,四处飞散,连同那功德神座一同,尽皆消失得无影无踪去了。

    而就在这大意识的身形整个爆开的瞬间,在下方组成这大意识的万头奇异生灵之中,有八成在瞬间爆炸开来,那细碎的血肉不单单涂满了方圆数里范围的地面,还使得那原本平坦的地面密密麻麻的多了数千个或深或浅的大坑。

    “你竟然敢破坏我的功德!你该死!”便在这时,一声极度压抑,极度愤怒,极度仇恨的声音从天而降。

    这声音,赫然便是那大意识的声音。

    只是,此时此刻,那下方剩下的近两千头奇异生灵却没有一头吼叫出声,反而是在极远之处,有这声声奇异的嘶吼在产生。

    而那些嘶吼,却与之前的不同,显然是完全不同的两群生灵。而那嘶吼声,也和此时传入罗帆耳中的这大意识的声音不同,那大意识的声音乃是单独发声。而并非是由哪些嘶吼所组成。

    罗帆扭头往声音来源望过去,之间一个人形虚影悬浮在半空中,那在双眼所在的wèizhi上透出一种慑人的光芒。

    “居然意志并没有重新消散,看来你还是保存了许多的好处啊。”罗帆一看这人影,便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遗憾的叹息一声。

    眼前这大意识能够保持这人体形态,虽然只是虚影,但却也已经与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区别,显然是没有因为那功德的消散而被收回所有之前从功德上获得的好处,依然是化虚幻为真实。脱离了原本只能存在与所有生灵之中。不能挣脱桎梏的状态。

    “受死吧!”那大意识大吼一声,双手高高扬起。

    随着他双手这般扬起,在那下方剩下的近两千头奇异生灵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裹住,猛然悬浮起来。接着便直接在虚空之间崩溃。化为一大堆血雾。弥散那开去,直接将方圆千里范围的天地完全裹住。

    接着,这些血雾开始juliè的翻涌。一股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从那血雾之中散发出来,疯狂的冲击着这方圆千里范围的时空,让这方圆千里范围的时空随着这冲击开始产生jiliè无比的震荡,空间在这震荡之中寸寸粉碎,时间在这震荡之中疯狂的扭曲,疯狂的变幻。

    那模样,却是要直接将之完全毁灭,将这整个时空完全崩碎,从而达到将被包裹在其中的罗帆完全抹去的目的。

    面对这样大范围的攻击,罗帆眉头微皱。

    他此时身上虽说有着足够还那大陆因果的功德,但相对而言,他便相当于有着足以让这一方天地完全将他抹去的业力了。而且,他此时构成身躯的力量,也只不过是这时空之中存在的最简单,最普通的元气而已。

    如此力量构成的身躯,和他的本体,甚至和他那经过十几年修行的神魂分身的身躯,都是远远不如的。

    若是周围的时空真的完全崩灭,他的这分身投影,定然是无法幸免,会在这和攻击之中被完全抹去。

    罗帆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无穷的智慧光芒。无数玄之又玄的道理在他的瞳孔之中倾泻而下,无数种莫名复杂的变化随着不断的被他所看清。

    刹那之间,他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却是,他在那刹那间转动了无数念头,找到了逃出生天的路径。

    那路径不在其他地方,便是在那一个时空门户!那一个通往另一块大陆,他之前进来这个时空所tongguo之处的那一个时空门户!

    那一个时空门户此时也被包裹在这方圆千里范围之中。

    也即是说,那里的时空,也同时是在被那血雾所破坏,也是正在走向毁灭,走向消亡。但,那毕竟是一个时空门户,那里的时空和正常的时空并不相同,而且那大意识潜意识之中还有着一些顾忌,不愿意那一个时空门户真的完全毁灭之前那时空通道的毁灭对他的影响便是前车之鉴所以,在那里,那血雾的威能不单单无法完全发挥出来,而且本身的威能也是较小。

    而这样的威能差别,便使得罗帆有了可趁之机。

    能够让他tongguo两种不同威能之间的空隙,tongguo某种玄妙的手段,脱离这血雾的笼罩,逃脱出去。

    想到便做,罗帆身形轰然崩溃,直接化为一股意志,努力的裹挟周围一点血雾的力量,在血雾之中绕过一道玄之又玄,更是反复之极的轨迹,在刹那间便穿越了数百里的距离,直接来到了那一个好似漩涡一般的时空门户边缘,顺着那漩涡的方向转动了数万次之后,一种时空的奇异变幻产生。

    罗帆的意志在瞬间便消失在血雾包裹的范围,直接穿越时空,来到了距离那血雾所在之处万多里之外的一处wèizhi。

    当重新出现之后,咔轰一声巨响响起。

    在万里之外,那罗帆原来所在之处的那一片区域完全崩灭。一个巨大的黑洞直接出现在那里,周围无穷的物质被疯狂的吸入那黑洞之中,不断的弥补那黑洞的缺失。

    好一阵子,那黑洞方才渐渐消失。显露出正常的时空出来。

    只是,在这时,那附近极大范围的区域已经被完全抹平了,甚至便是罗帆意志所在的,距离那一处wèizhi万里之外的区域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周围的地形有了不小的改变。

    “走得倒是快。”罗帆看看周围,没有发现那大意识,不由得叹息一声,知道在之前那血雾包裹那一片区域的时候,这大意识已经是离开了。

    那大意识本身乃是在诸多生灵的意志集合在一处所形成的。在平常未曾显化之时便是化整为零。分散于这时空的诸多生灵体内。待得有需要的时候方才化零为整凝聚出来。此时他离开此处,化整为零,可以说根本便没有了这大意识的存在,更别说要将之找到了。

    因此。可以说。罗帆此时已经是完全失去了抓住那大意识的机会。

    除非那大意识自己凝聚出来。否则他除非将这整个时空的所有生灵完全抹去方才能够伤害到那大意识。

    “算你走运了。”罗帆叹道。

    身形一晃,周围无穷元气与阳光凝聚出来,转眼间便形成了一个有些虚幻。但却周身散发出浓郁血气的人形出来。

    他此时已是将对付那大意识的事情放下了。

    对于那大意识,罗帆现在自然没有多少好感,若是他在自己面前,他绝对不吝啬给他一巴掌将他拍灭的。但,也就只是如此而已,对于那大意识他其实也没有说多仇恨,至少没有到要将这整个时空所有生灵都抹去来将他抹去的地步。

    既然没有到那地步,他自然便没有心思去对付这已经化整为零的大意识了。

    “这时空当真是玄妙,也不知是那修士的道场,还是在道场之外的另一个时空。”罗帆看着周围生机勃勃的天地,暗自想着。

    他此时虽是已经有了足够还那大陆因果的功德,却没有马上离开这时空的想法好容易来到这一个让他感兴趣的时空,当然不可能如此浪费的在未曾感悟qingchu之前离去了。

    抬步轻跨,血气勃发之间,他的身形来到离地百里的半空中。

    极目远眺,这整个时空的面积却是无边无际,哪怕是以罗帆的目力,也是一眼看不到尽头。

    而这样一片时空之中,并没有其他,就是无处不在的森林,无处不在的古木!

    无论是高山、丘陵、平原、低谷还是山地……一眼望过去,尽是一片碧绿。

    “原来是一个完全是森林的时空。”罗帆看着这一片奇异的景象,眼中现出恍然之色。

    直接就是一大片森林的时空虽说并不常见,但罗帆却见过不少。对于这样时空的特质,他却是有了颇深的了解。

    满是森林的时空,其中定然便是蕴含着超乎想象的生机。若非如此,这些树木根本不可能正常生长起来。这个太时空之所以显得这样特别,连虚空之间都充斥着这样浓郁的血肉气息,那显然只是这生机的特殊形态转化而已。

    罗帆在虚空之间抬步轻跨,周身血气涌动,脚下一道道红光闪过。

    他的身形随着而以似缓实快的方式,在虚空之上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那个方向,不是其他,正是当初那大意识对他进行毁灭性攻击的时候,那嘶吼声传来的方向。

    那个方向与罗帆此时所在的wèizhi相对于那时空门户乃是两个完全相对的方向。

    因此,要达到那个wèizhi,却需要穿过那时空门户所在,也即是之前方圆千里范围被完全毁灭的那个wèizhi。

    “这时空门户居然还存在?”穿过那时空门所在的时候,罗帆低头扫了一眼,不由得微微惊讶。

    那一个时空门户此时虽已经是缩小了千百倍,看起来好像只有拳头大小,似乎随时可能崩灭,但却依然存在着,依然沟通着这个时空和那一块大陆之间,顽强的将两个时空联系在一起。

    “看来,他果然是有所顾忌。”罗帆微微一笑,直接就下了结论。

    正常情况,若是那血雾对那方圆千里范围的时空进行误差别的毁灭,这一个时空门户哪怕是再大十倍,也会在瞬间被完全毁掉,不复存在的。此时这般居然还有着这个门户存在,那显然是一看便知那动手之人有意识的护住这门户。

    笑毕,罗帆也不停留,抬步再跨,直接穿过了这一片方圆数千里范围的废墟,继续前进了。

    很快的,他就来到了十多万里之外的一处wèizhi。

    这里,有着一条不小的河流,在河流两旁,生长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树木。甚至便是两旁的气息,也是有着极大的差别,都给人以完全不同的感觉。

    便好似这河流划分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样。

    “看来果然如我所料,那大意识并不是这时空唯一的大意识,而只是这一块地盘,或者说这一片区域所有生灵的整体意识而已。在其他地盘,还有着其他的大意识存在。”感应到这河流两边的不同,罗帆这样想着。

    这种想法,其实在他看清这时空到底是多么巨大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

    这无边无际的森林之中该有多少生灵,这数量恐怕会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若是这整个时空所有生灵的整体意识只有一个,那这意识显然不可能是罗帆所遭遇的那大意识的程度……(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