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炼化道场?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炼化道场?

    第1117章炼化道场?

    “体神子前辈原来如斯强大,来到这道场,当真是我天大的福缘啊。”罗帆一番感慨。

    那老者听得罗帆感慨,看向罗帆的眼神变得稍稍柔和起来。

    “这道场有三万六千个时空之多,为何这一片时空会与另一方道场相邻?不知道友能否为我解惑。”罗帆感慨一番之后,问道。

    “原来你是从那里穿越时空来到此处的,看来你的机缘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强啊。”那老者却是以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罗帆道。

    “道友何出此言?”罗帆皱眉问道。

    “你来的那一处道场,想来应当是充斥着魂灵之气,与这一处道场近乎完全相反的所在吧。”那老者道。

    罗帆暗道一声果然,点点头。

    “这便对了。你来的那一处道场,乃是主人的好友天魂子的道场。当初主人和天魂子因为修行之道不同,互不相服,最后决定将彼此的道场之间搭建各种桥梁,让两方道场凭借自身演化彼此相争,希翼能最终分出高下。据我当初所知,天魂子应当已经是踏足第八台阶了,与主人相比也只是差了一步而已,你能先入天魂子的道场,再入主人的道场,绝对是福缘惊天啊。”老者叹道。

    “原来那为前辈是天魂子前辈,我却是到如今方才知晓。”罗帆恍然。

    两方道场的主人一个修行的是魂灵之道,一个修行的是血肉之道,这两种修行之道本身并不算完全相斥,甚至换一种角度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相辅相成才对。但这两方道场之间却又是这样的彼此敌视。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完全相反,彼此好不相容,这,显然是到场主人的特别安排才会这般。

    而要将这两个原本并不完全相反,完全彼此敌视的道场安排成这般模样。要么便是这两个道场的主人彼此敌视,要么便是他们彼此之间交情极深。

    彼此敌视,便是道场的布置,也要彼此的争斗,不愿落丝毫下风,自然会造成这样的结果。而彼此的交情颇深。也可能会造成这等结果。因为交情深的话,他们不好直接动手,彼此之间又有争端,自然便只能通过道场的方法来决定彼此之间的高下之分了。

    眼前那这样,那天魂子和体神子彼此之间交情极深,却是能够说得过去。

    “不过。体神子乃是七十八万亿年以前的圣人门下,这天魂子想来也是同一时间段的。只是不知这天魂子是哪位圣人的门下?”罗帆暗自想着,将这个疑问问出来。

    那老者乃是传送树门诞生的灵智,足足有七十八万亿年不曾和任何智慧生灵交流过了,虽说罗帆是打破沙锅问到底,但它却也没有感到烦躁,有问有答。并没有丝毫不耐烦的表现。

    听得罗帆问话之后,当下便道:“天魂子乃是圣人至尊太上道祖门下。在当初也是太上道祖门下的大师兄,地位与主人相当。只是因为实力不如主人,故而屈居主人之下。也是成圣呼声颇高的存在。只可惜,看你此时能够自身穿越时空来到这里,想来天魂子也是身死道消了吧?”

    “正是。我乃是一位道友获得当初天魂子前辈的一件法宝,由此推演出了天魂子前辈的道场所在,所以才有机会进入天魂子前辈的道场,进而来到此处了。”罗帆叹道。

    “原来如此,看来并没有这两方道场的出入凭证。我此处却是刚好有那时代的道场凭证,其中不单单有天魂子的道场和主人道场的出入凭证,还有同时代的诸多道场的凭证在其中,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凭证与你。”那传送树门道。

    “还有其他道场?!”罗帆双眼一亮。

    这体神子和天魂子的道场对罗帆虽并没有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多大的提升。但却让他有着大开眼界的感觉,隐隐间觉得自己的见识积累已经增长了许多,道行境界想要进步的屏障比起原来已经要脆弱许多。这好处之大,已经足以让他心满意足。

    若是再能够见识到其他湮灭在漫长时光之间的诸多圣人门下的道场,对他来说将有多大的好处,可想而知。这对他是何等诱惑,也是可以想象了。

    “不知道友有什么条件?”罗帆当下便直接问道。

    “我的条件很简单。你要将这道场炼化,然后凭借道场主人的权限,为我凝聚一具身躯,将我的灵识放在其中,放我离开道场。”那老者双眼爆出强烈的渴望,说道。

    “炼化这道场?”罗帆重复了一句。

    对于这道场,他当真是没有什么**的。这道场虽说玄妙,但却与他所修之道不和,再说他也已经有了则界了,这道场对他来说当真是用处不大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道场乃是圣人赐给其门下弟子的,他若是将之炼化,那岂不是得罪了圣人?便是没有得罪,怕也会结下极其紧密的因果,为了这样的好处而这样做,显然是有些不值得的。

    因此,罗帆听完之后,叹息一声,摇摇头,道:“这道场乃是圣人赐予体神子前辈的道场,我若是将之炼化,不单单对体神子前辈不敬,也是对圣人不敬。我不敢为。道友还是说些其他条件吧。”

    那老者原本满以为自己的要求一出,眼前这修士便会满口答应的。毕竟,这道场乃是圣人开辟而成的,甚至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的一方道场,其玄妙之处,他之前也已经感受良多,这样的道场送人,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答应?怎么可能会有人忍得住这样的诱惑?

    却没想到,他的话语刚说出口,眼前这人甚至都没有什么多感兴趣的表情,直接便说出这样拒绝的话语出来,这实在是让他感到理解不能。

    这老者神色呆滞了好一会。方才不可思议的道:“你可知这道场有多么玄妙?你可知你若是将这道场炼化之后,将获得多大的好处?!”

    罗帆点点头,道:“我自然是知晓。这道场乃是体神子前辈的道场,更是圣人开辟的道场。其中蕴含了体神子的修行之道,我若是将之炼化。便能从那道场烙印之中获得体神子前辈的无数修行经验,体悟到道场之中包含的圣人手段,这些哪怕不能直接被我所吸收,但却也能够对我的修行有无数的参考妙用,我若是得了,日后的修行度将会大大的提升。原来存在的许多**颈都将减弱许多。”

    “你既然知晓,为何还要拒绝?!”那老者更是不可思议,道。

    这些好处,几乎是显而易见的,对于修士来说,还有什么好处比得上这样的好处吗?

    “原因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此行。对体神子前辈不敬,对圣人不敬。我不敢为。”罗帆很是遗憾的叹息一声。

    那老者看着罗帆,眼神起先似乎正在看一个怪物,最后却慢慢变成了欣赏、佩服。

    “你的理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上百倍。面对这样的诱惑,居然能够这样清醒的考虑清楚其中的利弊。”那老者叹道。

    它当然是明白罗帆所说的什么对体神子不敬只是一种托词,他不肯接受这道场的真正原因。还是下面一句,对圣人不敬!

    圣人,乃是一种至高无上、万劫不磨的无上存在。

    这样的存在,甚至只要念头一转,便足以将圣人以下,哪怕是踏足第九台阶的存在完全碾杀了。对这样的存在不敬,那简直就是在将自己摆在一座被一根头系住的大山下面跳舞一样,那种危险程度,绝对越了一切冒险的行动。

    罗帆听得这老者的评价,只是微微一笑。道:“道友不必再说此事。道友的目的乃是脱离桎梏,获得自由,或许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来达成目的,不一定要道场的主人借助权限而为吧。”

    他虽说不愿接受这道场,但却对那老者所说的。进出道场的凭证十分感兴趣,还是想要想办法获得这样的凭证。

    那老者听得罗帆之言,神色变幻不定,双眼之中闪烁着无数思索的光芒,显然正在努力的思考着。

    过得良久,他叹息一声,道:“我只是一颗树而已,见识有限,却是想不出除了这个办法,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获得自由。”

    罗帆听得此言,不由得眉头微皱。这便有些麻烦了。正常来说,任何生灵对于自己的事情应当最是关心的,对于能够让自己自由的方法,也定然是经历无数考量,尝试无数方法的。眼前这传送树门更是如此,他至少存在了七十八万亿年这样漫长的时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自然是更多。但就算是这样,他居然也认为只有获得主人权限,利用这种权限来改变他本质的这种方法才能够做到,这足以看出此事的难度到底是多么巨大了。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方法了吗?让一股灵识脱离本体桎梏的方法有无数种,难道任何一种都不适合道友?”罗帆皱眉道。

    “没有办法。我乃是当初这道场开辟之初便存在的。更是经历了几万亿年方才诞生出自己的灵识出来,我的所有一切,都早已与整个道场融合在一处,我的本体更是遍布整个道场三万六千时空,甚至可以说便是这三万六千时空的基础支撑,我若是出了问题,这三万六千时空虽不会完全崩灭,但却定然会变得混乱,对这道场产生巨大的破坏。因此,我要脱离桎梏,便需要对抗整个道场的威能,除非能够成为道场的主人,利用主人的权限进行操作,方才有那么一丝机会让我脱离桎梏,使用其他方法,根本便不可能成功。”那老者极为无奈的道。

    “与道场融合度极高,本体遍布三万六千时空,支撑三万六千时空,这种结构似乎有些熟悉。”罗帆暗自想着。

    好一会,他猛然恍然大悟。

    这样的结构,分明便是这时空之中,那些大意识本身的结构啊!

    那些大意识的身躯。其实也是分散到一头头奇异生灵之上,也就是说,他的本体,其实就是分散的那无数奇异生灵,这和这老者的身躯遍布三万六千时空表现虽是不同。但本质却并无区别。

    这老者乃是三万六千时空的基础支撑,那大意识更是那无数奇异生灵的基础支撑,这三万六千时空失去了这老者,会变得混乱,那些奇异生灵失去了那大意识的掌控,同样会变得一片混乱!

    从种种方面来说。这老者都和那些大意识本质相同,彼此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啊。

    “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那么那些大意识脱离万灵桎梏的方法,或许也能够用在这老者的身上了。”罗帆这样想着,便对那老者说道:“道友暂且不必着急,我或许有一种方法可以让道友脱离桎梏。获得自由。”

    那老者一听罗帆之言,双眼一亮,那凝聚出来的身躯都微微晃动,显得有些不稳了。

    很显然,这乃是他的新生受到极大的激荡,此时已经有些无法自控的表现。

    “不知有何法可想?!”那老者极为急切的问道。

    罗帆微微一笑,道:“此事有些说不清楚。道友且看便知。”

    说着,他抬手虚空一指,刹那间无数气血奔涌,周围无穷的元气交织出无数纹路出来,在虚空之间凝成了一片光幕。

    这光幕之上光影变化,显现出了一片天地出来。

    这天地非是其他,正是这禁地之外的天地,也是罗帆之前所走过的,属于这一片时空的范围所在。

    这光幕之中显示的景象变幻莫测,直接将罗帆来到这时空之后的种种遭遇巨细无遗的展现出来。

    那山行如何攻击他。如何和他争斗,如何打出时空通道,又如何获得无数功德,如何脱万灵桎梏,他们的本质又是如何。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尽皆在这光幕之中显露无遗。

    那老者看着这一片光幕,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眼中光芒更是越来越明亮。

    最终,当看到那山行脱万灵桎梏的时候,眼神之中已经满是震撼了。

    “原来他们和我的本质居然是一样的,原来可以用这样的办法来获得这样的突破……”他口中喃喃着,眼中的震撼之中渐渐的包含了一种痛悔与遗憾。

    若是他以前不看不起这些因为他主人气息残留而诞生的诸多生灵,早日对他们进行研究,说不定早就现他们的本质和自己相同,早就从他们的身上获得自己脱桎梏的方法了。哪里还会像这样这般,多被限制在自己的本体之上这样多万亿年之久……

    心中感怀良久,待得那光幕显现的种种完全平息下来之后,这老者对罗帆躬身一礼,道:“只要道友帮我获得功德,我不单单将所有道场的出入凭证交予道友,我记忆之中一切有关主人的记忆,主人烙印在道场的一切感悟,一切经验,都同样可以交予道友!”

    罗帆一听,双眼一亮。

    原本只想要获得诸多道场的出入凭证,以便日后能够找寻到更多已经废弃的道场,见识到更多奇妙的时空,增长自己的见识。却没想到这传送树门居然能够从道场深处获得体神子烙印在道场的种种感悟,这却是让他极为意外。

    一个道场,乃是和一名修士身心合一的存在。它会随着修士的成长而成长。修士的一切感悟,一切修行体会,都自然而然的会在道场之上留下痕迹,会烙印在道场的本源深处。

    正是因为如此,获得他人的道场,便相当于获得了他人在获得道场之后的诸多体悟,诸多修行经验——哪怕不可能绝对完整,却也是天大的机缘了。

    而想要获得这样的体悟,这样的经验,一般来说,也只有将道场炼化,成为道场的主人这样一条路而已。却没想到这体神子的道场之中,这传送树门居然有能力从那道场的本源深处将这种感悟和经验取出来,这当真是意外之喜。

    不过,想想却也并不奇怪。

    这传送树门乃是这道场三万六千时空的基础支撑,本身的性质便十分奇异。再加上七十八万亿年来完全没有任何人来管他,限制他,能够任凭他对这道场做一切事情,这样一来,他能够获得这样的成果,做到正常所无法做到的事情,却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明白这些之后,罗帆当下便点头道:“成交。”

    那老者听得罗帆说出这两个字,长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欣喜之色。

    作为传送树门,这老者在这道场之中有着乎想象的权限,但有些事情,他却根本无法去做,就像是获得功德这样的事情,他做起来便极为不方便。若是罗帆不答应他的条件的话,他要么便只能降低条件,要么便只能继续等待可能在不知多少亿年之后才可能出现的另外的生灵来帮助他获得功德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hsk)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hsk阅读。)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