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时空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时空树

    念头转动,但罗帆却并没有马上动手去寻找那洞府,而是将注意力转向整个道场之上,开始对道场的种种进行细致的分析。

    这一个分析过程,一持续便是足足三日三夜之久。

    待得三日三夜之后,罗帆缓缓的回过神来,道:“此处道场每一处时空皆有若干处破损,它们或许会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中恢复过来,但那却便是道友获得功德的依凭了。而且,此处空间,也有着许多疏漏之处需要弥补,我等或许不能将所有的疏漏修复,但也定然能够大大减少疏漏程度,这也是一项功德。其他的虽还有许多,但大体上却都不如这两项,我想我们便先将这两项功德取到手,看看够不够,再来看看其他功德如何?”

    三日三夜相对于数十万亿年来说当然是算不得什么的。

    因此,这三日三夜之间,那传送树门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也没有丝毫的急躁,而是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罗帆。

    此时罗帆在回转过来之后居然便已经这样清晰的说出了要做的事情,这让他不由得大喜,道:“如此正好,我们便这般开始吧。”

    说着,他又面现迟疑,道:“只是,我却有一点疑问,为何每一处时空都有破损呢?所有时空的运转皆是极为顺畅,极为玄妙,彼此之间相辅相成,更是发展了这样多年,怎会形成这等好似暗伤一般的破损?”

    罗帆原本以为他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却是这样简单,不由得一笑,道:“此事有何难解?这些时空之中皆有生灵,甚至几乎尽是有着修士存在。在数十万亿年之间,当然不可能一片祥和,每一个时空定然都发生过无数次蔓延整个时空的战争,或者可以说是有无数次大劫出现。在这样的战争,这样的大劫之中,强大的生灵将时空打坏,让时空留下暗伤。这不是很正常吗?”

    “原来如此。我却是未曾想到。”传送树门恍然大悟道。

    罗帆微微一笑,随口安慰一下,那传送树门,便抬手一挥。在虚空之中造出一片光幕出来。

    这一片光幕显现出一个球形空间出来。这个球星空间的周围有着密密麻麻的三万六千个光幕。正是罗帆和传送树门两人此时所在的这一片时空。

    只是,比起真实的时空来,这光影之中多了密密麻麻的武术细小的线条。

    这些线条非是其他。却是这时空的规则法则的构造。

    罗帆随手轻指,这光幕之中那无数代表规则法则的线条便如同一架极为复杂的机械齿轮开动起来一般每一道都开始游动起来。

    这游动的过程涉及的变化极度繁复,极度玄奇,在变化之中,隐隐间有着一种越来越明显的完美气息从中透出。

    传送树门看着这光幕,瞬间便明白罗帆的意思,连忙将这些线条的一切变化完全烙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不断的将之吸收。

    好半天之后,光幕的变化停止,那传送树门也缓缓闭上双眼。

    又是半天之后,那传送树门睁开双眼,对罗帆躬身一礼,道:“能遇到道友,实是在下的天大幸运,无论此事成与不成,在下之前承诺的报酬,都定然不会短了道友的。”

    此时此刻,他确实是感到无比的庆幸。

    作为传送树门,他并不是正常的修士,甚至都不是修士,只是一种类似法宝宝灵的一种奇异生灵而已。

    这样的生命本质,限制了他的修行前景,让他虽然已经存在了数十万亿年之久,更是有着那踏足第九台阶的体神子的所有体悟,所有jingyàn,但他本身的能力,却依然是被局限于他的本体,甚至只有能力,却没有道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这道场之中虽近乎无所不能,但本身对道的认知,却是极为低劣。

    罗帆方才展示出来的,那这球形空间的具体改造过程,对于这传送树门来说,简直便如同在看天书一般。

    他在看上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若是自己来,能够推算出其中百分之一的改造过程,便已经是超常发挥了。甚至,更大的可能是给这球形空间造成更大的损害,让这球形空间因为他的改造反而生出更大的疏漏如此这般,想要功德是别想了,别引来无边的业力,便已经算他运气绝好了。

    正是因为明白自己的不足,他方才会觉得自己是这样幸运,会认为这一次是罗帆踏足此处是如此的幸运。

    罗帆微微一笑,道:“道友言重了,能踏足此处遇见道友,是我的幸运才是。”

    传送树门再向罗帆行了一礼,谢过罗帆,方才直起身来。

    随着他直起身来,整个球形空间内部开始渐渐充斥着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强盛的血肉气息,隐隐间罗帆甚至听到在极为遥远的地方有着如同雷鸣的气血流转的声音传来。

    瞬间,罗帆就知道,传送树门要开始按照自己之前的推演改造这球形空间了。

    这也是一种试验,看看罗帆的推演到底成不成立。看看这一次的改造,到底能不能获得功德,又能够获得多少功德。

    如果罗帆的推演成立,这一次改造能够获得足够的功德,那便代表其他三万六千个时空的改造怕也能够获得大量功德,代表着传送树门超脱自身身躯桎梏的前途将无比的光明。

    而这,显然对传送树门至关重要。

    罗帆心念微动,抬步微跨,身形刹那间便跨过数万丈的距离,来到了这球形空间靠近边缘的一处wèizhi。

    这整个改造过程乃是罗帆推演出来的,他自然是知晓在改造的过程之中。站在哪出wèizhi能够受到最小的影像,也能够完美的看清这整个改造过程的一切细节。

    当罗帆来到此处wèizhi之后,那传送树门方才反应过来,连忙为自己忽略了罗帆而道歉,接着便有一股血肉气息加持在罗帆身上,牢牢将他护住,将外界时空一切变化对他的影响都完全隔绝开来。

    罗帆对此,自然是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毕竟,他此时这一具身躯虽说极为脆弱。但他的意志。他的意识都是极为坚韧,哪怕是没有任何守护,甚至都不需要站在受到影响最小的区域,都不会有致命的影响。顶多便是稍稍狼狈一些罢了。如此情况下。他怎么会因为传送树门的忽视而有什么不满呢?

    在将罗帆护住之后。传送树门便开始按照罗帆的推演对这整个球形空间的规则法则进行调整。

    这种调整乃是按照循序渐进的方法来进行的,每时每刻,这球形空间的一切都在进行极为微弱。但却无法阻挡的变化。

    这变化过程是如此的玄妙,若是一般修士看来,甚至根本看不出具体的变化,只会觉得这空间似乎正在将漫长的岁月进行压缩而已,每一秒都相当于正常不知多少年而已。

    但对于罗帆这等存在来说,这整个变化过程,却是极为华丽,极为宏大,极为浩瀚!

    那规则法则的一切细微变化,无不在证明罗帆之前的推演,无不在验证罗帆对这道场的种种体悟。

    看着那规则法则的一切变化,罗帆每时每刻的,对感觉自己对于这道场,对于血肉之道的认知在不断的加深。

    隐隐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积累在变得更加的雄厚,道行境界要提升所遭遇的阻力变得越来越小。

    规则法则的变化虽是每时每刻都只是十分微小的一点变化而已,但在数十日的积累之下,却让这整个空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数十日之后,所有规则法则最终在传送树门的调整之下渐渐达到了罗帆原先所推演到的wèizhi之时,整个球形空间,已经是变了模样。

    这里,再非是当初那一个十分空旷的,只有三万六千个光幕的球形空间。而是变成了一棵大树!一棵扎根在虚无之间,枝繁叶茂,主干极为巨大,但高度却和主干不成正比,隐隐看上去如同一片森林一般,有三万六千枝桠,每一处枝桠都延伸进入一个奇异光幕之中的奇异大树。

    这一棵大树无比的巨大,无比的宏伟,隐隐间甚至有着无边无际的感觉。

    罗帆此时所在的wèizhi,便是在这大树的主干和一处枝桠的交界处。而他八尺高下的身形,在这枝桠之上就好似一只蚂蚁站在一个足球场上一般。

    使用正常生灵的视角,极目远眺,甚至都看不太到枝桠宽度方向上的尽头。甚至有着一种自己正站在一处无边平坦大地上的感觉……

    由此,便可知晓这一棵大树到底是多么的巨大,多么的宏伟了。

    “居然会如此,这想来便是传送树门从抽象概念具现出来的本体了吧。”罗帆感知着这整个空间的变化,心中不由得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慨。

    这空间规则法则的一切变化虽是他所设计的,每一点一滴都是他进行推演所成型的。但,他的整个推演过程,却完全是按照那空间的发展规律,完全顺着那空间最完美的构造方向,将其中一些低劣的构造消除,尽量的接近那空间最完美的方向去改变而已。

    这样的变化,定然是让这空间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

    但,在所有改造完全显现出来之前,便是罗帆也不知道在这被改变之后的规则法则之下,这空间到底会发展成为什么模样。

    因此,眼前这一颗巨大无比的大树,对于罗帆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

    这一棵大树看起来和真正的大树一般无二,只是尺度上有了巨大的差距而已。但事实上,这整棵大树却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大树,而是一种十分奇异的,类似空间原本形状的一种存在形式而已。

    也即是说,它看上去是一棵大树。但却只是看上去而已,在罗帆脚下的,并不是树木的本体,也不是什么木头,而是一种空间十分奇异的,近乎虚无,但却有着实质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存在。

    可以说,这大树,其实就是空间的形状。和之前的球形空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便在罗帆思考着这大树形态的时候。在虚空之间传来声声喜悦之极的大笑。

    接着,有无穷金光向着那大笑传来之处快速凝聚,最终在那里凝成一个巨大的光轮。

    这个光轮之大,甚至隐隐间可以和这一棵大树相比一般。看起来简直便像是这一片空间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太阳。而且是距离地面很近的一个太阳!

    在那光轮的正中央。一个老者的虚影凭空显现出来。

    这老者的虚影起先极为虚幻,但随着那光轮变得越来越耀眼,这老者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真实。

    最终,就在这老者终于要完全凝成真实形态的时候,那从虚无之中凝聚而来的,让那光轮不断增长,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耀眼的金光,却忽然不再出现,让那老者只能维持这种半虚半实,不是完全虚幻,但却也并不是完全真实的一种形态。

    这老者的笑声在这时候戛然而止,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无奈,有些遗憾,更有些惊喜。

    这些金光,不是其他,正是功德!

    而且是极为庞大的,近乎无边无际的功德。这些功德,比起之前山行在那一个时空之中所获得的,能够凝成功德神座的功德要多上不知多少万倍,若是放在那些大意识身上,足以让不知多少万股大意识超脱万灵桎梏,意识凝化出真正的形体,获得真正的自由了。但放在这老者,也就是那传送树门身上,却是只能让其灵识稍稍脱离本体的桎梏,凝化出此时这般半虚半实,似有似无的身形而已。

    由此便可知晓,这传送树门要真正超脱桎梏,获得真正的自由,到底是需要多少功德才能够做到了。

    传送树门虽是叹息,但更多的却是惊喜。此时虽然还没有成功让他的意识完全脱离桎梏,但毕竟已经有了这种趋势,这显然是一个极好的开始。而且这也只不过是第一项功德而已,接下来那三万六千个时空之中可是同样还有着获得功德的项目存在,若是这样继续下去,他获得足够的功德,凝化出真正的意识之躯出来,那简直就是板上钉钉,他怎能不惊喜?

    心念微微一动,传送树门脑后的功德光轮开始快速压缩。

    不一会间,就已经从原本充弥整个空间,几乎可以和那棵大树相媲美的状态最终压缩到只有三尺直径,悬浮在他的脑后。

    如此惊人的压缩率,造成的后果便是那一个功德光轮在压缩之后如同实质一般,光芒虽然反而没有那么耀眼,但却整个好像固体一样,每一点转动,都几乎在推动时空随着转动一样,让这老者身体周围的时空都在时时刻刻的产生着莫名的扭曲,莫名的波动,如此这般将其映照得与凡俗别样不同。

    “多谢道友成全。”这老者来到罗帆身前,向罗帆十分恭敬的行了一礼,极为感激的道。

    罗帆扶起这传送树门,道:“道友言重了,此事乃是双赢,对你我皆有好处,何必如此客气。”

    那老者起身,抬手虚空一抓,刹那间整个道场微微一震,好似这一动作牵动了整个道场的三万六千个时空一般。

    接着,从虚无之中,有着一个奇异的晶体直飞而出,直接出现在那老者半虚半实的手中。

    这个晶体乃是不规则的形态,其大小只有拳头一般大小,晶莹剔透,但却无法用具体的色彩来形容它。整个晶体透出一种十分奇异的气息,好似是包含了天地永恒的道理,又好似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充斥着无边的气血气息,更隐隐间有一种万劫不磨,永恒不朽的韵味在其中。

    这晶体一落入传送树门的手中,整棵大树便是微微一震,好似承受了无法承受的重量一般微微晃动。

    那老者看着这晶体,眼中满是迷醉之色。

    好一会,他方才以绝强的意志斩断这种迷醉,将这晶体递给罗帆,道:“此物,便是主人一生对道的感悟以及一生的jingyàn,乃是我耗费数千亿年从道场本源之中凝练而出。既然已证明道友的设计能真正让在下超脱桎梏,此物便先交予道友了。”

    罗帆自从这晶体一出现,就已经有了预料,感觉此物怕便是那体神子的一生感悟和jingyàn,此时听得这老者这般说,不由得双眼一亮,暗道一声果然。

    此时交易并没有完全完成,这老者也只是获得那诸多功德的一小部分,甚至连身形也只是凝化出一小部分而已,按照道理来说,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易还不算完成,这老者现在便将此物交给罗帆,却是并不太符合他们两人之前的约定。

    照道理,罗帆应当是拒绝接受此物,等待交易最终完成再来接受的。

    但,这显然是太矫情了。

    而罗帆,并不是一个矫情之人……(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