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功德到手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功德到手

    反正他并没有反悔的打算,这传送树门也愿意将这些体悟和jingyàn交给他,那他当然也不会矫情的拒绝了。

    因此,他只是微微一笑,道了声多谢,便接过这晶莹剔透的晶体。

    这晶体一入手,他便感觉到其中蕴含的玄妙,隐隐间好似正握住一个世界,一个宇宙一般,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思从心而生,让他几乎忍不住要马上开始体悟其中包含的体悟和jingyàn了。

    好在,他自制力颇强,知晓这个时候并不是开始体悟的时候。

    因此,抬手一晃,就将这晶体放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正打算开始进行下面的工程,那老者却抬手阻止了罗帆,抬手一晃,便有着一个木头圆盘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一个木头圆盘极为奇异,看起来虽是木质,但隐隐间却透着一种金属的光泽,一眼看上去,甚至感觉它似乎正在反光一样。

    在那木头圆盘的正面上,镌刻着无数的奇异符文。

    这些奇异的符文十分不可思议,极为复杂,极为玄妙,而且其构成方式更非是这道场之中存在的,罗帆所见过的那种记载信息的方式,而是一种罗帆十分熟悉的,地球宇宙的修士记载信息的方式。

    罗帆一看此物,便知晓这便是出入道场的凭证。只是不知到底是有多少个道场被记载在那之中。

    传送树门连之前那体神子的体悟和jingyàn都毫不留恋,更何况是这他随手便能造出来的出入凭证了。

    直接便将此物递给罗帆。口中说道:“此物便是各个道场的出入凭证,顺便也交予道友吧,免得日后再要麻烦一次。”

    罗帆既然已经将那报酬的大头接下了,现在对于这报酬的小头,自然更不会客气,再度到了声多谢,便接过了这圆盘。

    这出入凭证和那体神子一声的体悟和jingyàn并不相同。其中所包含的信息量虽多,但却并不需要怎样体悟。

    罗帆接过那木质圆盘之后,心念一动,那其中所蕴含的巨量信息便瞬间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恍惚之间。罗帆便已经明白。这木质圆盘之中蕴含的道场信息数量,包括这体神子的道场在其中足有三十四个之多!

    其中,任何一个都和罗帆之前在斗神子那里知道的道场完全不同!

    罗帆一感应到这些,便面上现出大喜之色。

    这收获却是太大了。这三十四个道场的主人显然都已经湮灭在漫长的时光长河之间。这样的存在。其道行境界必定都是极高的。若是能够踏入这些道场之中。哪怕是运气再差。也能够大大增长自己的jingyàn,让自己的积累变得更加的深厚。若是运气好的话,如同体神子的道场一般获得当初那些修士的体悟和一生的jingyàn。那收获便大上千百倍!

    拿着这木质圆盘,罗帆暗自庆幸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做对了。

    脸上满是笑容的将那木质圆盘也送入袖里乾坤之后,他直接对那传送树门说道:“既然道友已将报酬交予我,那我们便快快将接下来的事情完成吧。”

    “有劳道友了。”传送树门见得罗帆没有立马开始体悟那晶体,颇为欣喜的说道。

    罗帆笑了笑,抬手在虚空一指,刹那间便有着一片光幕出现。

    这一片光幕之中,显现出来的是一片时空。这时空之中尽是森林,尽是古木,赫然便是罗帆最开始踏进这道场的那一个时空。

    这一个时空和其他三万五千九百九十九个时空不同,这里有不止一个通往天魂子的道场的时空门户,其中罗帆神魂分身所在的那一块大陆之上的时空门户便是其中之一,剩下的许多个虽是同样通往那一个道场,但却再非通往那一块大陆。

    这些通道,对于另一个道场来说是一种除之而后快的东西。但对于体神子的道场来说,保持其沟通,保持其顺畅,却能够带来无边的功德。

    这样,便使得这一个时空与其他时空有了巨大的区别。

    因为要将这些时空无数年来所积累的损伤修补,就需要将这些时空门户堵上,而将这些时空门户堵上,便会如同那山行一般获得巨量的业力,这显然是和传送树门的需求完全相反。

    因此,对于这一个时空,却需要特别对待。

    至少,不能完全将整个过程交给传送树门去做,还需要罗帆将这些时空门户堵上才可以。

    毕竟,这道场的无边业力对于传送树门来说乃是厄运,是他避之不及的存在,但对于罗帆来说,这却是天大的好事。能够让他所拥有的,属于天魂子道场之中那一块大陆的功德大大的增长。

    这显然是一种双赢的结果。

    传送树门在罗帆展开这光幕之后,便将全部jingshén集中在那光幕之上,巨细无遗的看着罗帆怎么演化修补的过程。

    若说上一次罗帆演化的时候这传送树门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心不在焉,那么此时在尝到罗帆演化过程的好处之后,他便已经是对此再无一丝丝的轻忽了。

    此时此刻,哪怕是罗帆最细微的一点身体颤动,他都将之完全记在心底,甚至在暗自推演这一颤动到底有什么深层的意义,有什么深层的奥妙……

    罗帆对传送树门道:“这里有八处通往天魂子道场的时空门户。要将这时空修补完美,便需要将这八个时空门户堵上。此点若是你来动手,定然会引来无边业力,让功德受损。因此这八个时空门户便由我来堵住好了。”

    “这如何舍得?!这无边业力若是依附在道友身上,岂不是给道友带来厄运?我看不如将这时空放过。便让它保持这般模样,不修补它如何?反正还有三万五千九百九十九个时空,所有加起来功德应该足够在下超脱桎梏了。”传送树门连忙说道。

    罗帆摇摇头,道:“道友错了。虽说还有那么多时空,但将之完全修补之后到底能够获得多少功德,此时更本无法确定。这一处时空看似不重要,但却也不能放弃。至于说业力,道友更不必担忧,这无边业力对道友来说是业力,对我来说却是功德。道友若是不信。且看此物。”

    说着。他抬手向后一指,他原本隐藏起来的功德光轮便猛然大放光明,显现出其形态出来。

    只是,这功德光轮看起来和传送树门脑后的色泽相似。但其气息却与这整个道场有些格格不入。隐隐间更有莫名的压迫从整个道场生出。作用在这功德光轮之上,似乎要将之完全碾碎一般。

    传送树门一看这功德光轮,瞬间便恍然大悟。知道这功德光轮乃是另一处道场的功德光轮,和这一处体神子的道场内部的业力性质一般无二。若是能够有这道场的无边业力来补充,这功德光轮将会大大的增长,最终甚至可能达到自己此时脑后功德光轮的层次。

    明白这一点之后,他方才松了口气,不再反对罗帆的决定。

    说服传送树门之后,罗帆随手将那八处时空门户消除,之后推动那一处时空的规则法则开始进行深层的演化。

    这演化过程极为精细,极为入微,几乎将一切细节都包含在其中。

    好半天之后,整个演化过程方才最终完成。

    不过,也只是演化过程完成而已,最终那时空变成什么模样,这一点却是一片模糊,这却是罗帆也无法推演出来的便如同这原来的球形空间一般,罗帆虽说推演出所有规则法则的演化过程,但最终这球形空间变成此时这一棵大树的模样,他却也是想不到的。

    传送树门见得罗帆推演完成,闭上双眼,努力的将整个过程铭刻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努力的将整个繁复得无法想象的演化过程进行记忆。

    又是大半日之后,他方才长长呼出口气,脸上现出自信的笑容。

    一个巨大时空的修补过程比起之前那球形空间的修补过程却要难上不少。毕竟,一个巨大时空所蕴含的规则法则和一个球形空间内部蕴含的规则法则在数量上便有着巨大的差别。这差别,便造成了两者复杂程度的不同,使得两者的难度也有了巨大差距。

    那传送树门之所以能够这么短时间内记忆完成,其中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之前所获得的那巨量功德。

    虽说,他谋取功德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让自己脱离本体的桎梏,获得真正的自由。但那却并不代表功德只有这种作用。事实上,功德的妙用近乎无穷,当达到足够数量的时候,甚至能够让普通生灵直接成仙,能够让修士直接突破一个个的境界。帮助传送树门记忆那繁复的变化,也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罢了。

    “我完全记住了。”传送树门对罗帆说道。

    “好。既然记住了,那我们便开始吧。”罗帆点点头,抬步轻跨,周身气血涌动,转眼间他已经来到了通往那一处时空的枝桠之上,面对着那正在展示着那时空内部一切变化的光幕。

    罗帆之前借用传送树门的身躯和力量的时候,已经是对这道场有了十分深入的理解。此时虽不再拥有那身躯和力量,却也能够对这道场进行一些有限的操控。换句话说,他借助之前那一番经历,却是取得了这道场的一部分权限出来了。

    这些权限或许不能让他获得体神子烙印在道场本源深处的体悟和jingyàn,但要操纵某个时空,将一些时空门户堵住,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站在这里光幕之前,罗帆抬手轻轻滑动,那光幕之上的光影便快速变化。

    最终,分成了八个部分,显现出了八个时空门户出来。

    这些时空门户并不全部一样,有些是漩涡,有些是潭水,有些更直接就是透明的圆盘模样。各种各样,没有任何两个是完全相同的。

    看着这八个时空门户,罗帆抬手一指,刹那间八个门户尽皆发生juliè的震荡。

    这种震荡不单单发生在这光幕之上,还发生在那整个时空之中,让那整个时空内部好似发生了波及整个时空的强烈地震一般,所有的生灵都能够感到这种震动。

    一时间,声声惊恐的嚎叫从那时空各处传出,便是罗帆此时站在这光幕之前,也能够听到那些恐怖的嚎叫声。

    在这嚎叫声之中。那八个时空门户尽皆开始晃动。

    这种晃动起先十分的弱小。极为微不可查。但最终却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快速,最终,便好似连成了一片。让那时空门户的边缘都变得极为模糊。好似一片光雾一般。

    就在这时。那八个时空门户猛然一滞,接着每一个都完全变成光雾。

    一股强烈无比的时空波动从那八个时空门户所在之处产生,瞬息间席卷了整个时空。让那整个时空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大意识都瞬间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那嚎叫声变得更加的惊恐了。

    “成了。”罗帆微微一笑。

    那光幕之中的八处光雾随着他这一笑慢慢散开,只留下八处与其他wèizhi完全没有任何区别的虚空在其中,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便在这时,罗帆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压抑从整个道场产生,直接作用在他的身躯,他的神魂,他的力量之上。

    接着,有无数黑色光芒凭空产生,凭空向他凝聚而来,转眼间便将他整个人包裹成为一团越来越大的黑色光茧。

    在那黑光之中,有着无数凄厉的哀嚎,粗暴的喝骂、指责……

    传送树门看到这些黑光,心头一惊,身体忍不住的直往后退,不敢稍稍沾上这些黑光。

    “居然有这样多的业力,幸好我没有动手,不然的话,我之前获得的那些功德怕是一半都难以留下……”传送树门此时心中满是后怕和庆幸。

    在那黑光之中,罗帆却感应周围那浓郁得甚至有些粘稠的业力,大喝一声。

    在他脑后显化出来的功德光轮微微一转,对周围的黑光开始疯狂的吸取。

    转眼间,那黑光便被完全吸空,统统都融入了他脑后的功德光轮之中,让那功德光轮都变成一片漆黑,隐隐间甚至只能看到点点滴滴的金色光芒在那漆黑的光轮之中闪现而已。

    这些业力实在是太多了,罗帆原来的功德光轮中所蕴含的功德虽已经是极为惊人,但相对这些业力来说,数量上还是差了许多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这些业力的本质和他的功德光轮一般,却也不会那样快便能将所有业力同化,不可能这样快就将所有的黑色业力转化为金色功德的模样。

    所以,才有着此时这样的情景出现。

    在脑后的黑色光轮映照下,此时的罗帆身上不由显得有些阴森,整个人站在那里,如同脸泛黑雾,眼现凶光一般。

    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强的压迫,罗帆知道必须尽快将业力转化为功德,不然的话恐怕这道场会给自己施加一些类似天劫的攻击,那样可就节外生枝了。

    他盘膝一坐,身体悬浮在半空中,脑后那有着点点金色光芒的黑色光轮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

    在这旋转之中,那点点金色开始连成一线,并开始渐渐的扩大,而那整个黑色光轮的色泽开始渐渐的改变。

    从原来的一片漆黑渐渐的变成暗金,再渐渐向着金色转变。

    当所有的黑色完全消失,整个光轮完全变回原来金光灿灿的模样之时,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三日三夜。

    而这三日三夜之中,在罗帆头顶居然凭空有一层黑雾在不断汇聚,形成了一团忽而增厚,忽而变薄的黑色云团。

    那云团之上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天威,压迫着这整个时空的一切,便是传送树门也不敢接近这黑色云团所在的wèizhi,远远的躲闪开来。

    因为,他实在是再qingchu不过了。这,根本不是普通的云,而是劫云!而且是完全不留任何生机,完全要将生灵往死里逼,不将引来这劫云的生灵完全毁灭便绝不会消失的一种劫云。

    这种劫云的出现,相当于整个道场所有力量和在一起来进行攻击。这样的力量,哪怕传送树门和这道场联系极为紧密,更积累了不知多少万亿年的力量,却也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只要沾上一点,那便可能是灭顶之灾!

    可以说,与这样的劫云对上,便相当于和整个道场作对,除非在道场中能够在整个道场完全毁灭之后依然能够存在的生灵,否则谁也休想在这劫云的攻击之下生还。

    罗帆的本体或许能够做到,但这投影分身就不用想了,若是劫云真的完全成型,完全爆发,那等待他的,绝对是有死无生。

    好在,这劫云乃是因为罗帆身上那无边的业力所引来的。

    在他不断转化业力为功德的时候,这劫云的力量因为业力的减少而不断的减弱,最终在所有业力都完全转化为功德之后,终于还是没有积累到足够的力量,便是劫云,也只剩下眼前这般模样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