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调整位置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调整位置

    待得罗帆完成了将所有业力转化为功德的过程,睁开双眼之时,那在他头顶的黑雾终于稳定在一个似有似无的状态之下,便好似在他头顶天空上多了一层薄纱一般。

    感受着周身那隐隐的不舒服,罗帆抬头一看,就发现了那劫云的存在。脸上不由得现出莫名的笑容,心念微微一动,他脑后的功德光轮一震,那薄纱一般的劫云便在瞬间四散飞溅,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却是直接凭借自己的功德瞬间便将这天空之上的劫云完全剿灭了。

    当这黑雾消失之后,他感觉周身一片清爽,再无那种隐隐的不舒服之感存在,不由得颇为满意。

    再一转头,发现站在远处的传送树门,招呼道:“我的任务已然完成,下面便该轮到道友开始了。”

    那传送树门得了罗帆的招呼,大喜,抬步轻跨之间,身形一惊来到了罗帆的身边,双眼看向罗帆脑后的功德光轮,眼中不由得满是羡慕,道:“若是我能如道友一般将业力转化为功德,现在可就不必这样麻烦了。”

    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对于这道场来说,破坏道场,将会引来业力,而建设道场,方才能够获得功德。显然的,若是传送树门能够如同罗帆一般将业力转化为功德,那么他也就不需要再求罗帆帮他谋算,只需要随意的破坏那些时空,便能够获得足够的功德了。

    罗帆听得传送树门之言,微微一笑。道:“道友何必羡慕?这些功德,在这道场之中根本就没有用处,和业力也差不了多少。道友便是得了,怕也达不成目标的。”

    传送树门一听方才反应过来,不由得一笑,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道友请。”罗帆笑道。

    传送树门点头谢过罗帆,那半虚半实的身形便站在那光幕的前面。双眼之中闪耀着越来越耀眼的金色的光芒。

    这金色光芒透入那光幕之中,通过那光幕进入那光幕背后的那一个奇异时空之内。

    随着这金色光芒的投入,那整个光幕的形象瞬间改变,大体结构依然是那时空没错。但在那整个时空的每一寸虚空。每一处角落上,都多了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奇异的线条。

    这些线条相互勾连,彼此粘结,看似混乱。其实包含了无穷不可思议的奥妙在其中。蕴含了那时空之中近乎一切的道理。

    这。便是那时空的规则法则,也是传送树门要调整改变的存在。

    传送树门在那光幕变化之后,轻喝一声。周身力量涌动。随着其周身力量涌动,整个道场之中似乎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向着此处凝聚而来,直接灌入那光幕之中,开始对那时空之中的规则法则进行不断的调整。

    随着其调整,那整个时空也开始渐渐的发生改变。

    这种调整,乃是根植于规则法则之上,那时空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物质,自然都是在这调整之列。因此,在这规则法则调整的过程之中,那时空内部的生灵的反应反而是比起罗帆之前消除那八个时空门户之时要小。

    只有极少数生灵方才能够发现那时空正在发生的变化,绝大多数生灵的眼中,整个世界都是和正常没有任何区别,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状态。

    罗帆看着传送树门已经开始调整那时空的规则法则,发现他的调整方式已经极为熟练,极为通顺,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干涩在其中,比起之前调整那球形空间的规则法则来说,已经是好了不知多少,不由得颇为满意,知道已经再不需要自己插手,心念微动,在半空中盘膝而坐,掏出那一个出入诸多道场的凭证,开始研究那上面的信息。

    他如今虽然更想要做的是研究那体神子一生的体悟和经验,但那需要的时间显然是太过漫长了,而传送树门改造那个时空的速度,顶多也只是十数日而已,若是真的在现在进行体悟,说不定刚刚开始进入状态,便要醒来给传送树门演示下一个时空该怎么改善了,如此这般,倒不如就先用这些时间来研究那些道场来得好。

    那出入道场的凭证之上有着道场足有三十四个之多,其中每一个道场的位置,都是在时时刻刻的按照某种罗帆无法记住,无法理解的方式变化着。

    而那每一个道场的变化方式之中,又包含着许多莫名的奥妙,若是能够体悟出来,对他却也是有着相当多的好处的。当然,对此罗帆事实上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毕竟,此物存在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经历了不知多少代圣人门下,不知多少踏足第**台阶的修士研究过都没有收获,他哪怕是再自信,也不认为自己就能够超过那所有人,能够短时间内将之研究清楚。

    不过,哪怕是没有自信能够研究清楚,但要在其中获得一些收获,那却还是有可能的。

    看着这三十四个道场的位置那繁复到无法想象的变化规律,好一会,罗帆忽然心念一动,掏出了之前得自斗神子的那一个道场凭证,顺手便往那木质圆盘上面一拍。

    刹那间,那凭证当场碎裂成为无数粉末,而那木质圆盘之中,却又多了许多道场。

    这些道场,正是现如今存在的,包括斗神子斗战胜宫,悟道子的麒麟崖等等道场在内的所有圣人门下的道场位置。

    多了这些,这木质圆盘内所包含的信息量大幅度增长,那上面的诸多道场的位置变化规律变得愈发的复杂,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无迹可寻的随机变化一般。

    看着这些道场的位置变化,罗帆皱眉凝思。努力的记忆其位置变化,推演其中的种种规律。

    时间就在这种情况下慢慢流逝。

    一个月时间,晃眼即过。

    “终于完成了。”这天,那光幕之上的丝线流转变化终于完全平息下来,传送树门的身形在这时似乎比起之前更加的虚幻,更加的不稳,口中说出的这么几个字之中,更是包含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解脱之意。

    罗帆睁开双眼,看向那光幕,不由得暗自叹息:“原本以为十几天就能完成。没想到修补一个时空居然是意外频发。比预料当中更难上许多,足足一个月方才完成这一项工作。”

    便在这时,传送树门身体耸动,无穷无尽的金光从虚无之间诞生。向着传送树门脑后那好似凝成实质的功德光轮不断的凝聚。让那一个光轮变得愈发的实质。让那上面的金光开始疯狂的增长,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恐怖。

    甚至。让站在一旁的罗帆也感到双眼微微有些刺痛,不愿再直视那功德光轮。

    这些凝聚而来的金光,自然便是修补完善了那一个时空所获得的,这道场的功德了。

    在这功德的增长之下,传送树门那有些模糊的身躯开始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像真实的血肉。

    而整个道场更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开始微微的颤动,似乎某种莫名的东西在从这道场深处被不断的抽取出来一半。

    在这过程之中,传送树门似乎无比舒爽,脸上现出无法形容的满足,周身微微的颤动,便好似正在压抑着无法形容的陶醉感受一半。

    这功德凝聚的速度快速而大量,不一会间,便已经将传送树门脑后的功德光轮变得好似一个太阳一般,那散发出来的光芒完全将传送树门的身躯给遮掩住了。

    便在这时,那从虚无之中凝聚而来的功德戛然而止,让传送树门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可惜,还是不够。”他这样叹息着。

    随着他的叹息,他脑后的那功德光轮开始渐渐的暗淡,那金色的光芒开始收敛,最终化为之前那种模样,金光微微内敛,光轮好似实质。而且,整个光轮却比起原来要大上将近一半之多。

    那传送树门的身形,也随着而显现出来。他却是比起之前更加凝实,更加真实,更加好似血肉之躯,但却依然显得半透明,依然有些似虚似实的模样。很显然,他虽说比起之前相比向着目标更近了一步,但依然没有完全挣脱本体的桎梏,依然没有获得完全的自由。

    “可惜了。”罗帆见此,也是叹息一声。

    当然,其实他也并不意外。虽说之前调整球形空间的功德已经让他完成了一半超脱桎梏的工程。但,他却不认为只要再有一半的功德便能让他完成另外一半的工程。这原因很简单,这便好似在画一个球形一般,要将球形的直径增大到原来的一半,那其增加的体积,可不是原来那球形那般大小……

    因此,眼前这一事实,其实也是在罗帆的预料之中。不过,哪怕是预料之中,真正发生在面前,他依然是有些遗憾。

    “又要麻烦道友了。”传送树门遗憾了一阵子之后,便转过来对罗帆说道。

    罗帆也不客气,随手一招,在他和传送树门的前方便出现了一片光幕。

    这一片光幕又是显现出一个时空出来。

    “这个时空并没有通往其他道场的时空门户,并不需要我去修补,道友可以直接对其进行调整。”罗帆这样说着。

    随着他这么一说,那光幕内部显现出来的空间,便开始出现无数密密麻麻的丝线。

    这些丝线在出现之后,便开始不断的流转变幻,随着其流转变幻,整个时空也开始随着发生某种十分莫名的改变。

    传送树门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光幕,努力的记忆着那光幕之中所显现出来的一切变幻,努力的将其镌刻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这些,可是关系着他的自由,关系着他的前途的!

    整个演化过程,同样是持续了半日之久方才停了下来。

    到得这时,那光幕之中所显现出来的时空已经完全是一片模糊。只有那无数丝线在构筑出一个无比繁复,无比玄奥的奇异景象出来而已。这却是罗帆自己也无法推演出那天地在这种种变化之后到底会变化成为什么模样。

    完成这演化之后,罗帆叹息一声,道:“这样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可惜道友此时已然更近于虚幻,我却无法将信息直接通过心灵传递给道友,否则便不需要这样浪费宝贵的时间来演化了。”

    传送树门一边努力的记忆着之前罗帆所演化出来的场景,一边道:“确实是有些浪费时间。不过我想很快就不用再这样浪费时间了。我现在距离能够接受外来心灵传递信息也只是差了一丝丝而已,我想再得一次功德,便应当能够做到了。那样道友轻松,我也轻松。”

    罗帆听了。也只能点头叹息。

    幸好还有这样的希望存在。不然若是三万六千个时空每一个都要这样演化,那光是演化所有时空的改造,便需要五十年之久。而传送树门再吸收这些记忆,有需要几十年。若是再加上不知还要多久的改造过程。那怕是几千年时间都不太够。

    这几千年时间对罗帆来说虽说算不得什么。但忍受几千年时间自己拿着那宝贵的体悟和经验却不能去感悟。那种感觉却怎么算都不会愉快的。

    传送树门这一次努力的记忆了半日,方才将所有的变化记忆清楚,开始改造那一个时空。

    至于是哪个时空。以传送树门对这道场的熟悉,只看那光幕显现出来的光影,就能够知道具体是哪个时空了,自然是不需要罗帆多嘴废话说明。

    看着传送树门前往那时空的光幕之前对其进行改造,罗帆开始在那木质圆满之上勾勒起来。

    他这些勾勒并没有在那木质圆盘表面留下什么痕迹,但却是让那木质圆盘内部所包含的的信息发生种种微妙的改变。

    这些改变不是其他,正是对天魂子的道场所在的位置进行某种微调。

    天魂子道场的位置,乃是斗神子凭借他所获得的一件天魂子的法宝所推演出来的,是一种破解出来的位置,与真正的位置虽大体重合,但毕竟还是有一些区别。也正是这些区别,使得斗神子当初进入那道场的时候过程极为复杂,更是耗力极巨,不能如同进出其他道场一般随意出入。

    而现在罗帆正在做的,便是在将这道场的位置进行调整,让其真正的契合天魂子道场的位置。

    这,便是之前一个月时间罗帆体悟这木质圆盘上面种种信息之后的一点收获了。

    那些道场位置的变化虽然复杂繁复得无法想象,但彼此之间却都还是有一些的联系的。比如某些道场怎样都不会接近到一定程度,某些道场之间一定固定某个距离,这种种联系或许没有真正的大用,但却已经能够让罗帆通过推演大概确定天魂子道场的位置到底是偏移了多少。

    而知道到底偏移多少,自然便能够对其进行调整,让其变得更加准确,从而让他能够轻松的出入天魂子的道场了。

    整个调整过程罗帆虽已是心中有数,但那些道场的变化规律实在是太快太复杂了,虽说心中有数,但当罗帆最终将那天魂子道场的位置调整到正确的位置,与体神子的道场建立了某种真正稳定的联系之时,时间还是过去了一个月之久。

    而当他调整完成之时,整个道场再度产生微微的震荡,这大树之上金光闪耀,有着无数功德产生。

    感应到这变化,罗帆瞬间就知道,这是传送树门已经再度完成了一个时空的修补工作,此时这道场正有无数功德出现,向他凝聚而去,开始改造他的意志,改造他的灵识了。

    抬目望去,果然,在一个光幕门口,传送树门已经被无边的金光包裹住,整个人所在之处好似变成了一个小太阳一样,甚至让罗帆也无法穿过那光芒看到他如今到底是什么模样。

    好一会,光芒收敛,传送树门的身形显现出来,口中发出一声叹息:“还是差一点。”

    传送树门比起之前又凝实了许多,真实了许多,那脑后的功德光轮,也比之前大上许多,凝实许多,内敛许多。但,却依然没有完成他的目标,他依然是半虚半实的状态,没有真正的超脱桎梏,意志超脱。

    见此,罗帆虽是有些遗憾,但更多的确实松了口气。

    他当然不是因为看到传送树门倒霉而高兴,而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感受到了传送树门的心灵位置或者说是意念的位置,至少是一部分。

    而这,便代表着,他已经能够通过心灵传递,或者说意念传递的方法,将信息直接通过意念传递给这传送树门!

    也即是说,他,已经再不需如同之前几次那样,只能一次次的演化整个改造过程给传送树门,甚至,那传送树门,也再不用浪费时间却努力记忆罗帆所演化的一切,只要罗帆将信息通过意念传递给他,他就能够牢牢的记住,再不会忘记!

    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他高兴的事情?(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