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复制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复制

    传送树门在一切变化平息下来之后,收拾心中的情绪,抬步轻跨,直接来到罗帆的身前,向罗凡躬身一礼,再度谢过罗帆。

    罗帆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抬手一指,刹那间便有一股意念直接冲入传送树门的心神意念之间,转化为无穷无尽的信息,直接将他的整个心神完全淹没。

    这些信息的量极为巨大,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若是正常来说,这样的信息量,怕是需要许多年时间方才能够完全演化出来,此时此刻这般短时间内直接涌入进来,对传送树门来说,却是一个极为惊人的压力。

    让他在这瞬间便感觉自己的整个心灵受到无法形容的冲击,隐隐有着一种整个身体都要随着完全崩溃,完全覆灭的感觉出现。

    好在,他毕竟不是平常生灵,乃是与这整个道场结合在一处的强大存在,整个道场都在这时帮助他承受这些冲击。

    因此,在他即将崩溃的瞬间,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护住他的心神,让他整个人重新恢复过来。如此这般,反复多次。时间也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传送树门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对那三万多个时空进行修补的每一个过程,对其中没一点规则法则的变化,对其中任何一点空间的改变,都完全没有任何不清晰的感应。

    “原来如此。”虽说之前接受这些信息接得十分辛苦,但传送树门此时却还是十分的欣喜。脸上现出莫名的笑容。

    之前几次修补天地的过程对他来说虽没有多少难度,罗帆也都直接巨细无遗的给他展现出来,但那毕竟是隔了一层,让他在记住那修补方法的时候,对整个修补过程难以做到整体的把握。

    而此时此刻,情况便完全不同了。

    罗帆将所有的信息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完全免去了记忆的过程,直接便把握住了所有的变化。这使得他不被一切杂念所干扰,直接便从整体上把握住整个修补过程,让他对整个修补过程有了比方才更加深入的理解。怎么做。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有什么特殊的效果,这种种种种,对他来说,都已经不再是什么一片模糊了。

    则会种区别。对他来说。便如同将遮掩在他面前的迷雾给完全掀开。感觉上显然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

    他微微一动念,就知道自己方才接受那些信息的时间是十日十夜之久。

    一时间却对这效率大为满意。

    他四处一看,发现此时的罗帆正悬浮盘坐在不远处的半空中。身上隐隐间有着种种莫名的气息在涌动着。

    等他的看过去的时候,罗帆若有感应,转过头来微微一笑,道:“道友醒来了?不知方才传过去的信息可有疏漏之处?”

    “多谢道友,那些信息却是全无疏漏,极为完善,足以指导我完成整个修补的过程。”传送树门微微一笑,向罗帆躬身一礼道。

    罗帆听了,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道友自去便是。我却有些等不及要开始体悟体神子前辈的一声体悟和jingyàn了。”

    传送树门一听,不由得恍然一笑,却是十分理解罗帆的心态。若是自己是罗帆的话,说不定比他还更加急切……

    因此,他也只是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抬步一跨,选择了一个可能获得功德最大,也即是需要修补之处最多的一个时空的光幕而去,转眼间便去到那光幕之前,力量发出,开始对那光幕背后的时空进行修补起来。

    罗帆见此,微微一笑,抬手从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掏出那一个晶莹剔透的晶体出来。

    便在这时,远在天魂子的道场之中,处于某一个块大陆之中的罗帆的“本体”微微一动,从原来闭目思索的状态回过神来,双眼睁开,右手在身前摊开,一股股莫名的力量凭空向着他的右手凝聚而来。

    这一股股力量十分奇异,便好似是一股股的信息一般,而他右手之上的那一处wèizhi,却好似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黑洞一样,无论多少力量投入进去,都不会有任何满足的迹象。

    罗帆紧紧的盯着手心之上那好似黑洞一般的存在,双眼之中似乎有着无数文字、图案、光影在疯狂的闪烁,隐隐间似乎有无数玄之又玄的智慧光华在不断的亮起、熄灭……

    “踏足第九台阶修士的体悟和jingyàn确实玄妙,便是要将之复制过来,难度也是相当的惊人。看来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这整个复制过程。”罗帆这样想着,脸上现出莫名的笑容。

    这些体悟和jingyàn越是玄妙,复制起来越是困难,那便代表着他所能够从中获得的好处便越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感觉到这难度超乎想象,他怎么可能会不为之而感到欣喜?

    没错,罗帆此时正在做的事情,正是在复制体神子道场之中,他的投影分身手中所拿着的那体神子一声的体悟和jingyàn!

    这些体悟和jingyàn,极为珍贵,也极为玄奥。他那投影分身虽然也是他,在意念、记忆、见识上都和他的本体没有什么区别。

    但,那力量层次上,毕竟是差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而修行上的有些东西,只有力量达到相当程度的情况下方才能够体悟理解的。若是他用投影分身去体悟那种种奥妙,比起本体体悟来,却是差了不知多少倍,其中所需要耗费的时光,也可能要长上不知多少倍。

    这,显然并不是什么有效率的办法。

    所以,罗帆方才借助这投影分身和本体之间的联系。tongguo投影分身对那晶莹剔透的晶体的感应,不断的接引其中的信息,转移到本体之处,再借助力量将这些信息重新凝聚在一处,完完整整的再现那晶莹剔透的晶体!

    至于为何要重新凝聚出晶体,不直接便将之摆放在心神意念之间,让他直接对着心神意念来进行体悟,那却是为了尽可能还原那晶莹剔透的晶体内部的玄妙,免得因为打散其结构而造成一些疏漏。

    反正,将信息重新凝成晶体和直接摆放在心神意念之间。对他来说也就只不过是转一下手的问题而已。也根本废不了什么事情。

    在体神子的道场之中,罗帆的投影分身此时双眼之中发出奇异的光华,直接刺入了那晶莹剔透的晶体之中。那晶体随着这光华的刺入,散发出莫名的光芒。其中似乎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光影在不断的闪耀着。

    而他的双眼之中。更是同时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繁复光影在不断的变幻。好似是从那晶莹剔透的晶体之中不断的复制过来一般。

    而在远处,那传送树门周身光芒闪耀,在他身前的那光幕内部的时空光影流转。无数丝线纠缠变幻,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显现出种种复杂至无法想象的变化规律。

    如此这般,整个树形空间变成一片寂静,根本听不到其中有任何动静传出。

    如此这般,时光缓缓流逝。

    没过二十几天或一个月,这空间之内便光芒闪耀,有无穷公德凝聚而来。但每一次,被功德包裹的传送树门,却都是颇为遗憾的叹息,心底颇有些不满的转过一个光幕,开始新一轮的改换。

    如此这般,反复多次。

    很显然,虽说他每隔二十几天或一个月便能够获得一次巨量功德,但每一次,这些功德都只是将他向着超脱桎梏的方向推进一部,每一次都让他觉得自己只需要再有一点点功德便能够完全超脱桎梏,获得真正的自由。但,最终,每一次的结果都让他失望了,哪怕是十次、二十次、一百次、一千次……

    在他的感觉之中,他获得的功德甚至已经达到了原来不可想象的境地,让他脑后的功德光轮甚至已经凝成真正的固体,其大小更是已经扩大到了数百丈直径的地步,却依然无法让他超脱本体的桎梏,让他的灵识真正的化假为真,凝成真实!

    如此这般状况反复发生,若不是可以取得功德的项目还有两三万之多,说不定他早就烦躁欲狂了。

    传送树门一次次的问自己,甚至有好多次几乎忍不住要叫醒罗帆来询问一番:“为何我要超脱桎梏便这么难?这些功德便是千万名那时空的大意识要超脱万灵桎梏都足够了,为何自己还是不够?是不是这种方法根本就只能无限接近,就是无法成功?!”

    好在,他理智尚存,知道便是询问罗帆也于事无补,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最终还是忍住了打扰罗帆的打算。

    在这样的情况下,转眼间,数年便过去了。

    这一日,在天魂子道场中的罗帆“本体”身体一颤,眼中变幻的光芒猛然消失,那不断向着右手之上集中凝聚的力量,也在瞬间完全停止。

    而在他原本空荡荡的手心之上,现在却躺着一个不规则,晶莹剔透的晶体!

    这晶体,和在体神子道场中他分身投影手中的晶体近乎一般无二,完全没有任何区别,却是他耗费了数年时间,终于将这晶体完全复制出来了。

    面对这晶体,罗帆脸上现出了莫名的笑容。

    “终于完成了。”他这样想着,长长呼出一口气。

    完成了这整个复制过程,便是让他放下了一点心事,让他不再需要担忧在体神子道场之中的分身投影会如何,更不用着急那分身投影什么时候离开那一处道场。

    这显然是值得他松口气的变化。

    便在他松口气的瞬间,他猛然心念一动,抬头向着东南方向望过去,双眼直接穿过山壁的阻隔,穿过遥远虚空的阻隔,看到了远在不知多少里wèizhi之外的一处wèizhi。

    在那里,他的神魂分身此时正悬浮在半空中。在神魂分身的周围,数十名大概相当于凡境九级,此时正杀意凛然的修士。

    这些修士的心灵境界至少都是散仙之境以上,其中甚至有一名老者的心灵境界达到了真仙之境,虽说只是刚刚跨入,但毕竟已经是真仙之境,比起那些心灵境界只有散仙之境的修士要强大数十上百倍之多。

    “你是钱帆吧,听说你有一个仙人师尊,怎么现在都不肯出来?让我们看看那仙人师尊到底是什么模样,是不是真的那样神通广大吧。”那老者看着罗帆的神魂分身。淡淡的道。

    此时此刻。罗帆的神魂分身脑后有着一个巨大凝实的功德光轮。这功德光轮和他的在体神子道场之中的投影分身一般无二这却是自然,功德乃是依凭意志而存的,只要同一股意志,功德便是一般无二。哪怕是彼此相距两个道场。也是一样。若是罗帆的本体愿意。此时此刻甚至是他的脑后也可以出现这样的功德光轮。只是这样对他毫无意义,所以他不愿取而已。

    这能够凝成如此模样的功德光轮之中所蕴含的功德,已经是强大到了完全将他与这天地的因果完全还完的地步。

    此时此刻罗帆的神魂分身身上。环绕着一股莫名的气息,隐隐间有着一种超脱,超越的感觉透出,似乎随时随刻都可能突破这天地的桎梏,到达一个高于天地之上的,不可思议的所在一般。

    之所以如此,却是他在了结了天地的因果之后,那所看到的飞升之门已经是极为明显,极为真实,那感觉上就像是他已经站在了门口,只要一用力便能推开飞升之门一样。

    这些出现在他身上,缠绕着他的种种气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出现的。这些气息说是他的气息,其实本质上却是这飞升之门透出的气息。

    在罗帆复制那体神子体悟、jingyàn的这几年时间,这一块大陆之上的形势风起云涌,变幻莫测。

    那文明大劫,已经在数年之前便爆发出来。

    整块大陆之上煞气隐隐,所有推算之法完全失效,以往的种种因果好似说好一样,在此时此刻同时爆发出来,一时间经年的仇怨,经年的恩德,千百万年以前诸多生灵留下的种种后手都在这几年间爆发出来。

    在这般变化之下,这一块大陆整个变得极为动乱,这种动乱,甚至让人觉得之前那些时日的平静祥和只是一种幻觉。

    到处都是仇杀,到处都是争斗,整个大陆的风气变成了毫无掩饰的弱肉强食,任何人,哪怕是得了任何一点好处,都要时时刻刻担心被人杀人夺宝。

    这种动乱,不单单影响了修行界,还波及了世俗之间。世俗间的诸多家族,也起了无数争端,无数的争斗,血与火,在整块大陆各处不断的显现。

    罗帆的神魂分身投身的是钱家,他在钱家的名字叫做钱帆。他现如今之所以会被人拦住,原因也并不复杂。却是当初他留在钱家的那些黄金和那洞天之宝被人所知,引来了无数生灵的觊觎的缘故。

    现如今,整个钱家的人口被杀戮了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包括钱通夫妇,都钻入了他留下的那洞天之宝之中,此时正被他带在身边,静静的躺在他的袖中。

    而现在围杀他的这些人,乃是这大陆三**门派之一,排名第二的神魔门的长老。

    神魔门极为强大,至少比那太玄门要强上数十倍以上,整个门派拥有凡境九级的长老数量足有数百,其中心灵境界达到真仙之境的,数量更是不少。分出数十个出来追杀罗帆的神魂分身,却不算太过夸张。毕竟,罗帆背后可是站着一名飞升之后回归的“仙人”!

    此时这些人之所以没有攻击,也正是在防备罗帆所杜撰出来的那一名“仙人”。若不然,他们这么多人,眼前的罗帆又只是一名二十岁zuoyou的小儿,他们怎么可能会这样警惕?

    “原本对于文明大劫,我是并不在意的。只是没想到,我当初留下的东西,居然给钱家带来这样的结果,让我与钱家的因果变得愈发的深重,反而让我不得飞升。”罗帆站在那里,神色间有些无奈的道。

    数年之前,在他的投影分身将那几个天魂子的道场和体神子的道场之间的时空门户堵住的时候,他便将那山谷的无穷业力消除,获得了足以了结与这天地一切因果的功德了。但在那之后,他却因为与钱家的因果未曾了结,故而无法推开那飞升之门,无法看到这天魂子的道场之中所隐藏的秘密。

    这让他颇为无奈,但也无法可想。只能在这大陆之上继续行走,寻找了结因果的机缘。

    却没想到,数日之前,他忽然心念一动,感应到了钱家遭劫,回去一看,便发现他当初留下的那一个鹅卵石悬浮在钱家之上,而整个钱家,已经是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血腥味冲天。

    见此,罗帆自然是大怒,顺手便将那些围攻钱家的诸多修士灭掉,刚感应到那鹅卵石内部时空之中的景象,便有一股传送的力量出现在他周围,要将他传送到另一处所在。

    心中知道有人在背后算计的罗帆有心借此看看到底主谋是谁,因此便任凭这传送发动,故而会出现在这里,被那神魔门的数十名名长老围在中间。(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