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残留意志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残留意志

    在如今,面对神魔门的这些长老,罗帆懒得与他们客气,心念一动,抬手向着前方一指。@@

    刹那间,周围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奇异丝线凭空出现,直接凝聚成为一把巨大斧头的模样。

    这一把斧头刚刚凝聚出来的时候气息十分弱小,但却以疯狂的速度抽取周围无穷无尽的元气,让这一把斧头以相当惊人的速度壮大,凝实,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恐怖,甚至让周围神魔门的那些长老各自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从心而生,好似在下一瞬间自己就可能被这样恐怖的斧头一下斩开,化为碎片一样。

    在这时,那神魔门心灵境界达到真仙之境的,也即是在场实力最为强大的长老大喝一声:“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动手!”

    随着他这一声大喝,这神魔门的数十名长老各自一声轻喝,身体周围同时出现无数丝线,这些丝线彼此勾连在一处,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势,直接将房源数万丈范围的虚空完全裹住,形成了一张极为复杂的立体网络,将罗帆上下zuoyou四面八方完全裹住。

    接着,这些丝线疯狂吸收元气。

    周围无穷无尽的元气好似被黑洞吸引一般,疯狂的投往这网络之中,甚至罗帆凝聚的斧头对元气的牵引速度,都比这巨大立体网络的牵引速度要慢上一些。

    随着越来越多的元气投入,这被巨大网络包裹在中间的区域。猛然间有着淡淡的灰色迷雾出现。

    这些灰色的迷雾极为奇异,似乎有着隔绝一切的功效,甚至让罗帆感到自己看向外界的目光,延伸向外界的感知都受到了影响,受到了屏蔽,隐隐间有一种看到外界好像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一般。

    “这莫非便是神魔门的特别神通?”罗帆看着周围的阵势,双眼不由得闪耀着明亮的光芒。

    这种阵势,却是他所从来不曾见过的。这阵势的威能,隐隐间却是沟通了这一块大陆的本源。阵势成型之后。更是牵引了整个大陆的力量凝聚起来,转化变形,最终成为了眼前这般灰蒙蒙的模样出来。

    罗帆细细感应着这阵势的奥妙,好一会。终于有一种穷尽这阵势奥妙的感觉。恍惚之间发现自己心神所看到的那飞升之门似乎变轻了一些。好似要推开的难度减少了一些一般。

    “原来如此。这是一种截取这大陆权限的方法,其中的构造,却是和这大陆的构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罗帆这样想着。却是将自己斧头凝聚的速度稍稍放慢了一些。

    便在这时,天地震荡。

    一个巨大的身影在灰蒙蒙的雾气之中凝聚出来。

    这一个人形有万丈高下,几乎是充满了整个灰色迷雾笼罩的区域。罗帆的身形在这人影面前,简直就是蝼蚁一般,弱小了万倍都不止。

    这身影凝聚出来之后,便仰天一声大吼。周身上下放出一股既神圣又恐怖的气息,这气息冲天而起,笼罩四面八方,让被这气息笼罩范围之内的一切生灵都感到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压迫着他,排斥着他一样。

    而他的大吼声,更是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苍茫与孤寂,好似是从亘古以前天地未开之时传递而来的嘶吼一样。

    这身影,若神,若魔,一看便知其本质比起正常人强上千百倍!

    罗帆看着眼前的生灵,脸上却是现出一种莫名的喜悦。

    这身影那若神若魔的气息之中,有着一种罗帆十分熟悉的气息!那从飞升之门上所传来的气息!一种远远不是这一块大陆之上所应该拥有的气息!

    罗帆在这一块大陆之上浪费了这二十来年时间,为的不就是进入那飞升之门后面,看看这道场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吗?眼前见到很显然与那飞升之后的世界有着特别关系,甚至极有可能便是那飞升之后的世界之中投影下来的存在,他怎么可能不感到惊喜?

    “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吧!”罗帆大喝一声,再不迟疑,控制着他所凝聚出来的斧头向着那人影猛扑过去。

    这斧头的威能极为恐怖,在半空中直接将阵势的力量划开,将周围灰色的迷雾完全斩破,让这斧头经过之处,留下了一道好似真空一般的,没有任何灰雾的长长痕迹。

    斧头的速度快速无比,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了那若神若魔的身影之前,眼看着便要斩入那身影的胸膛之中了。就在这一瞬间,那身影停下大吼,猛然将大手往上一抬,直接拍向那斧头。

    其速度本身并不算太快,但却得了这大陆的某种奇异加持,好似直接穿越时间,穿越空间一般,直接便在那斧头即将接触到其身影之前,拍中了那斧头,让那斧头直接转换了方向,从他肩膀上方直冲而过,再度斩碎了许多灰色的迷雾,留下了更多好似真空的痕迹在这阵势之内。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双目一凝。

    这身影的实力比他想象当中的却还要强上许多。方才那一拍看似简单,事实上若是没有超越凡境的力量,没有超越凡境的境界在掌控,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很显然,这身影的威能,已经突破了这一块大陆的限制,突破了这一块大陆那连罗帆进入其中都不可能将自身力量提升到超越凡境极限的限制,发挥出了超越凡境的,甚至达到了金仙之境的力量出来!

    “这怎么可能?!连我都无法突破,此物怎么可能突破这一限制?莫非此物的本质已经超越了我的本体?!”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难以置信的念头。

    心念微动,那划过那身影上方的斧头虚空一转。以比方才更快的速度斩向那身影的后背。

    那身影一转身,张开大手向着那斧头一抓,依然是不甚快速,但却依然轻松的接触到了那斧头,直接便将那斧头握在手中。

    罗帆所凝聚出来的斧头虽说巨大,但那也只是和正常人的大小相比而已,和这万丈高下的巨人相比,却还是不够看的。被其握在手中,简直便如同一个高头大马的壮汉手拿着绣花针一样,怎么看怎么别扭。怎么看怎么不搭配。

    这大汉拿着这斧头之后。大吼一声,猛然一捏,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灌入那斧头之中,将那斧头直接瓦解。让那斧头整个崩溃。化为无数丝线与元气。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被神魔门数十长老所布置的阵势所吸收,让周围的灰色迷雾变得愈发的浓郁。让罗帆看向外界的目光和延伸向外界的感知都受到了更强的屏蔽!

    “钱帆,你是打不赢的。这个阵法是我们神魔门的镇门神阵,能够将开天辟地的神魔残留在天地间的意志凝聚起来,你再怎么强,对于创世神魔来说,也是蝼蚁而已,乖乖的把那洞天法宝交出来,否则阵势威能全力爆发,你将瞬间化为飞灰,千万不要自误!”整个阵势之中回荡着那心灵境界为真仙之境的长老的声音,这声音在阵势各处不断回荡,给人的感觉便好似是整个天地发出的声音,是天在开口一样。

    这感觉,显然是相当的不美妙。

    “创世神魔?”罗帆听得这个名字,不由得双眼一亮。

    任何一个世界,只要是有智慧生灵,发展出文明的世界,都定然会追溯世界的起源,自然便会有各种各样的创世传说流传下来。

    哪怕这一块大陆乃是在一个道场之中,也是一样。对于这大陆之上的生灵来说,这一块大陆,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因此,创造这一块大陆的存在,那便是开天辟地的创世神魔。

    这种说法,对于这大陆之上的任何生灵来说都是常识,但对于罗帆而言,这却有着另一种意义。

    “这里分明是天魂子的道场,若是要说有神魔开天辟地创造出这个世界的一切,那也只能是圣人太上道祖和天魂子两人。而其中,圣人太上道祖只不过是将这道场的天地开辟出来而已,整个天地在交给天魂子的时候还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物质,甚至没有任何力量存在,真正让这道场之中出现这么多的大陆,出现这样多的奇异元气,出现这千奇百怪的种种规则法则的,却是天魂子。所以,若是说眼前这神魔真的是某位存在残留在天地间的意志所凝聚而成,那也只能是天魂子残留的意志所凝聚!”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种种念头闪耀,双眼之中闪耀的光芒更加耀眼。

    心中有了这样的猜测,罗帆却是停下了之前的打算,心念微动,周围无数丝线闪现,裹挟着他的身形在瞬息间来到了那万丈神魔的头顶身前,双眼之中透出两道奇异的光华,直接冲入前方那神魔的双眼之中。

    这神魔乃是一个壮汉的模样,整个身躯虽说足有万丈高下,但却没有任何与凡人不同的特点,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先天道体的样子。

    他的面容冷硬,双眼空洞,只有眼神深处偶尔闪过某种不屈的光芒,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而他的大吼,他的战斗,他的动作,都是身体的本能在阵势的激发之下所出现的。

    那在阵势之中的神魔门长老见得罗帆的动作,心中不知怎地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在这不安之下,他们更加狂猛的催动那阵势的力量,控制那神魔抬手一震,将大手直接抓向在那神魔面前的罗帆,同时让那神魔张口呼出一口至精至纯的血气,直扑罗帆而来。

    这一股血气阳刚到极点,对于这一块大陆之上的一切魂灵之体都有着无法形容的伤害力,若是一般生灵被这血气冲到,哪怕是凡境九级,心灵境界达到金仙之境,也绝对无法承受,会在这一喷之下被整个消融。

    但,罗帆显然不是这时大陆之上的普通修士。

    面对这血气。他只是心念微动,抬手轻轻一挥,周围便有无数奇异的丝线出现,直接融入那血气之中,再猛然控制那些血气按照某种极为奇异的方式变化。

    这种变化方式,似乎是极为混乱,似乎每一道丝线之间都没有任何联系,似乎任何一道丝线都是随机摆放的。

    但就是这样的过程,却使得那些血气之上凭空出现了一指大手,直接挡住了那神魔向罗帆拍过来的那一只大手。两者碰撞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但那神魔却是徒劳无功,罗帆甚至连身体都没有移动半步,便挡住了那大手的攻击。

    “怎会如此?!”那布置阵势的神魔门长老无法置信的大吼出来。

    眼前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是完全脱离他们的理解极限了。这种创世神魔吐出的精纯血气一向是神魔门的杀手锏,任何被阵势裹住的生灵。不管有多强大。哪怕是强得足以覆灭寰宇虚空。哪怕是可以以一人之力让整个神魔门完全消失在这天地之间,哪怕是能够与这神魔战得不相上下,一旦被这血气裹住。都定然是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哪怕是再强,也只能在这血气之中支持多一点时间而已。

    但,此时此刻,发生在他们面前的是什么?

    那些血气居然无法伤害钱帆,反而相反的被钱帆反过来控制,直接被其控制着抵挡了创世神魔的另一种攻击!

    这,简直就是在颠覆他们的观念,这让他们怎能淡定以对?没有马上因为太过震撼而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杀死自己已经算他们心智坚定了。

    罗帆此时却不管神魔门的那些长老如何震撼,他双目之中的神光直接冲入这创世神魔的双眼之中,tongguo双眼与心灵的联系,直接接触到了这创世神魔心灵的深处。

    那是一个空寂残破的世界。

    这个世界无边广阔,其中没有任何元气,没有任何物质,有的只有一种悲哀,一种苍凉,一种不甘,还有一种绝望。

    这种种强烈的情绪,在这空寂残破的世界之中鼓荡着,让这世界不时的出现种种莫名的波动。这些波动,便好似在平静湖面上所产生的涟漪时不时的将湖水深处的一些东西给搅动到湖面上来一般,让这空寂残破的世界之中偶尔闪现一些莫名的光影。

    这些光影极度的短暂,极度的混乱,也极度的残破。哪怕是以罗帆的感知能力,也难以感知qingchu这些光影具体在显现着什么,在表达着什么。只能够感觉到,那光影之中,包含着的,并不是这一块大陆的景象,而是另外的,一个更加广阔,更加精彩的天地。

    “果然是天魂子!”罗帆感应到这种种,不由得一阵叹息。

    这创世神魔若只是一股力量,那么其心灵世界绝不会是这般模样。眼前这样的心灵世界,只能代表一件事,那便是这神魔确实是某位强大生灵身死道消之后的意志残留凝聚而成的。而在这一块大陆之中,出现过的,能够见识到不属于这块大陆,不属于这一个道场景象的生灵意志残留,就只可能是一个人,天魂子!

    所以,罗帆方才会确认这创世神魔,便是那天魂子。

    “可惜,这里的意念残留实在是太少了,所凝聚出来的天魂子,根本就和真正的他相差甚远。甚至可能连亿分之一都没有达到,想要tongguo这创世神魔来见识天魂子,根本就不可能。”罗帆有些无奈的想着。

    不过,罗帆此时虽说有些失望,但他更多的却还是满意的。

    毕竟,这神魔门的做法,却是为他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让他知道了还有这样一种方法能够见到天魂子哪怕见到的只是他的意志残留,但却也是极为难得的一件事了。

    “这神魔门的阵势因为境界的局限,只能局限在这一块大陆之上,若是将之改善再造一番,再凭借本体来催动,那么遍及整个道场之中的每一块大陆,每一寸空间,那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样的话,到底能够凝聚多少分之一的天魂子呢?”罗帆想着,心底却是有些期待起来了。

    事实上,这种tongguo阵势将道场主人的意志残留凝聚起来,重新构筑出那道场主人的方法,并不是在每一个废弃道场都能用的。这种方法要成立,必须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这道场的主人,必须是在这道场之中身死的。只有这样,他的意志,才会残留在这道场之中,才能够有被重新凝聚出来的可能。

    其他道场主人在外界身死的废弃道场,这样做便绝不会有任何效果不死在道场中,散逸的意志,哪里可能存在于道场之中,有哪里可能在那里被凝聚出来一般而言,这种死法反而是更加常见,天魂子这种死法反而是凤毛麟角。

    猛地,罗帆忽然心念一动:“这么说来,若是我在地球宇宙布设这样的阵势,岂不是有机会将古往今来倒在求道途中的一切修士的意志残留凝聚起来,将他们再现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