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历史真相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历史真相

    这手段,分明便是罗帆直接按照神魔门那诸多长老对付他之时的办法,直接构筑出一个玄奇的阵势出来,将这一块大陆之上存在的,天魂子的意志残留凝聚起来,化为一具创世神魔的身躯出来!

    当然,罗帆所施展的手段,和那神魔门诸多长老所施展的手段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别的。$$罗帆的境界比起神魔门的长老,甚至比起神魔门过往历史上所存在的一切修士都要高上不知多少。

    在明白了这阵势的原理之后,他只需要心念一动,自然便能够基于这种原理创出精妙无数倍的法门出来。

    此时此刻,这被罗帆凝聚而来的,天魂子的意志残留隐隐间居然有了一种莫名的生动之感,那双眼之中并不完全是一片茫然的空洞,而是好似拥有某种极为奇妙的意识一般,那大吼声之中除了蕴含了创世神魔必备的威严与浩瀚之外,更包含了一种新生的韵味,一种生灵意识刚刚诞生所发出的那一声向天地昭示其存在的哭声!

    这创世神魔双手一扬之间,那天空之上如同雨点一般的无数雷霆闪电在瞬间便好似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攒住一般,在瞬间向着这创世神魔的双手之间凝聚而来。在一眨眼的时间里面,整个天空便是一片光洁溜溜的模样,那无数雷霆闪电尽皆在传世神魔的双手之间凝成一个球体模样。

    这一个球体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漆黑一片。隐隐间有种吞噬一切的气息从中不断的散逸出来。

    天空之上的劫云微微滞了一下,接着便再度发动起来,更加恐怖,数量更多的雷霆瞬间从那劫云之中直扑而出,转眼间便铺天盖地的笼罩住了这这一片虚空。

    那创世神魔这次却没有如同之前那般反应,而是大吼一声,身上的肌肉贲起,接着那一个如同黑洞一般的雷霆闪电球整个一震,如同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一般。几乎在离开创世神魔双手之间的同一时间。就出现在了天空之上,出现在了那劫云之中。

    轰隆一声巨响响起。

    整个天空一阵juliè的震荡。那原本可能还要存在数十日之久的劫云在瞬间便被完全打散,其中所蕴含的的所有力量向着四面八方轰然爆开,周围的时空在这恐怖的爆炸力量之下。直接被粉碎。化为无数恐怖的碎片。如同迷雾一般遍布虚空之上,遮掩住了罗帆头顶上方天空的一切。

    这样的变化,对于罗帆来说乃是早有所料。但对于下方那神魔门幸存的修士来说,却是如同在看神迹一般,每一个人的双眼之中都有着一种无法置信的神色在闪耀着。

    “这怎么可能?!飞升劫至少也要九天九夜之久才可能完全结束,怎么这人遭遇的飞升劫居然这样轻松就过去了?!”这种念头,在那些有见识的神魔门长老心神之间不断回荡着。

    罗帆在虚空之上抬头看着上方那时空破碎所形成的迷雾,完全不管下方诸人所遭遇的震撼,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上方的变化。

    便在这时,金色的光芒刺透了那些迷雾,一道又一道,好似是利剑一般,将那迷雾穿透出一个有一个的孔洞。

    接着,嗤嗤嗤的轻响响起,那迷雾直接被无数金色光芒碾碎,一躲金色的祥云取代了上方的时空碎片迷雾,并以比方才更快的速度往下沉落,向着罗帆越来越快的接近而至。

    面对这样的变化,罗帆脸上不由得现出蛋蛋的笑容。

    “看来是成了。不知道这一块大陆的飞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那飞升之后到底又会去到哪里,这道场的秘密,又到底是什么……”罗帆这样想着的时候,那祥云已经落到了他的周围,直接包裹住他。

    便在这一瞬间,罗帆便感觉周围时空变换,他的身躯似乎正在穿越一层又一层的时空,进入一个有一个的世界,周围金色的祥云并没有遮掩住他的视线,在这瞬间,他qingchu无比的看到了周围的祥云到底是如何产生作用,如何对周围的时空进行改变,如何前往一个全新的时空。

    这是一种整体的行为,是整个道场在施加的改变,却并非单独独立的存在于这金色的祥云之上,并不只是单独的是这时金色祥云正在作用而已。

    这种变化,宏大而浩瀚,让罗帆的本体在这瞬间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凝在这神魂分身之上,细细感应着这整个过程所发生的一切。

    这种整个道场一起作用的变化之中,蕴含了这道场的根本奥秘,若是能够体悟出来,对罗帆真正悟透这道场的奥妙有着相当大的好处,自然不可放过。

    “居然是这样,这道场居然有表里两层时空,或者说,至少有着表里两层。”罗帆感应着这金色祥云内部所发生的种种变化,暗自想着。

    原本在知晓这道场还有飞升这么一回事的时候,罗帆便暗自揣摩这飞升到底是飞升到什么地方,飞升,可能是飞升往其他大陆,也可能是飞升往其他时空。便是飞升往其他时空,那时空和这道场的关系也可能有着许多种。

    像表里结构这种,却是罗帆预想当中最不可能存在的一种。

    毕竟,表层时空和里层时空看似是两个时空,但一般却只是一个世界的两面而已,正常来说,两者的力量等级应当是相同的。既然力量等级相同,当然就没有什么飞升之说了。

    正是因为原来有着这样的猜测,此时罗帆才会这样说着。

    这金色祥云发挥功效的速度极为快速,几乎是呼吸之间,就已经让罗帆的神魂分身直接穿过重重时空。进入了一个奇异的时空之中。

    罗帆的本体tongguo分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瞬间便将分身所进入的那个时空的种种看在眼里。

    这,是一个天圆地方,面积广阔得近乎无边无际的世界。

    这个世界之中的元气浓度并不比神魂分身之前所在的世界要浓郁多少这正如罗帆对表里时空彼此性质的猜测但,这个世界,对于修士力量的限制,却是完全没有!

    并不如神魂分身之前所在的那一块大陆那般限制于仙境一下,更不如罗帆之前所看的那两个大陆对于力量的绝大限制。在这个时空之中,力量,却是可以无所顾忌。毫无限制的往上提升。只要你能够做到,只要你的境界能够达到,就绝无问题。

    不需要其他,只要有这个特质。这个时空。就已经足够那道场表层时空的一切大陆苦苦追求了。

    罗帆飞升到来的wèizhi。是一个在山顶的平台。

    这个平台方圆百丈,面积并不算大,但却透出一种极为久远。极为沧桑的岁月气息,让任何人站在这里平台之上,都会觉得自己再不平凡,觉得自己的身份因为这平台的存在而被抬高了好几级。

    极目远眺,这个世界隐隐间却是给人一种天地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的感觉,同样是宏大,同样的浩瀚。若是硬要说两者之间有什么根本性不同的话,那便是时空稳固程度,以及那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的生灵层次了。

    “有平台这种人造物存在,怎的却是没有人在这里守着?”罗帆四处张望一番,终于确定这里周围只有自己一人存在,不由得微微有些惊讶。

    在这个对力量没有丝毫限制的世界,他自然不需要委屈自己,心念微动之间,无穷无尽的元气向他快速凝聚而来,直接转化为《混元一统天经》的力量,直接推进这天经的修为突破本身的局限,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就在这一瞬间,罗帆这一具完全按照那大陆的修行体系凝成的魂灵之身开始生出玄奇的变化,真实的血肉,从内到外的开始在他的体内出现。

    一具骨架在《混元一统天经》的催动之下,开始渐渐成型。这一句骨架晶莹如玉,其中隐隐带着一种混混沌沌的灰色,自然散发出一股强大至极的气势。

    光是这骨架,虽然不如罗帆的道果大道修到散仙之境的时候那般坚韧强大,但比起一般的修行法门所修成的骨架,却是强了不少。

    这骨架成型之后,那天经的力量没有丝毫停滞的继续想着骨架灌入。

    在这力量的催动之下,他的骨髓开始诞生,并渐渐的充满他的骨骼内部,散发出浓郁无比的生机,让他的骨骼之上开始渐渐的长出了血肉、筋脉、内脏、皮肤乃至毛发!

    数十个呼吸之后,就已经将罗帆神魂分身原本的魂灵之身完全转化为真实的血肉之躯。

    而且是极为契合魂灵之道的,近乎包含了一切魂灵之身优势的血肉之躯。

    这身躯,能散能聚,能分能合,甚至便是恢复能力,也强大得超乎想象,什么断肢重生,血肉衍生,都绝不在话下。虽说没有达到滴血重生的恐怖境地,但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原来如此,这些法门之中隐藏的奥妙原来在此!”罗帆感应着这一具身躯的变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一具身躯的整个变化过程完全是在功法自然催动之下所构成的,也即是说,这身躯之中,包含了那功法的种种奥妙!

    而显然的,以罗帆如今的境界,对于自身身躯的感知,对自身身躯的把握,都早已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身躯构成的瞬间,他便已经是明悟了这身躯的种种奥妙,进而,再tongguo这种种奥妙把握住那功法隐藏的秘密!

    “可惜,这只是蕴含了天魂子修行之道的一丝奥妙而已,给我的收获却是很少。”感应qingchu一切,罗帆不由得叹息。

    这功法乃是那一块大陆自然发展出来的,是完全契合那一块大陆本质的法门。因此。这功法的奥妙,便是大陆的奥妙,也就是一部分道场的奥妙,自然也就包含了天魂子一小部分修行的奥秘了。

    根据身躯蕴含的奥妙,罗帆隐隐间感觉到这世界的地下有着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

    这存在不知是生灵还是物事,与整个道场相合为一,隐隐镇压着整个道场的一切,让罗帆这根据功法自然凝聚出来的血肉之躯都受到隐隐的压迫。

    心念微动,他抬脚轻踏,身形便化为一道长虹而去。

    那不知是生灵还是物事的存在乃是在地下。但他却不可能就在此处钻入地下。这里毕竟是一座山上。而且在这里还存在着一个接引飞升修士的平台,却是存在了许多布置,许多隐藏极深的防御。

    这些对罗帆来说虽算不得什么,但却没有必要因为贪得一点方便来挑战这些布置。

    他可没忘记在进入这道场的时候遭受过的攻击。那攻击的强度告诉他。这个道场之中可是隐藏着某种可能wēixié到他的力量。想要在这里随心所欲。却需要找到那力量的根源才行。

    身化长虹飞遁之时,罗帆更感到了这一具身躯的玄妙。

    整个天地,整个道场。都在给这一具身躯创造一切有利的条件。这身化长虹飞遁的方式,好似根本不是消耗他的力量来进行,而像是这天地自然带着他这样飞遁一般,那种轻松,那种自在,却是他的本体只有在自己开辟的世界之中才能够感受得到的。

    飞遁数万里,来到一处没有特殊之处的平地之上,刚想要降落身形,忽然间天空之上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向着罗帆极速而来。

    这一股气息坚凝强韧,已是金仙之境的级数,但却收敛得极好,透出来的气息极为隐晦。

    感应到这气息的到来,罗帆眉头一皱。

    这气息坚凝强韧那还在其次,更重要的却是,这气息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道友可是慢了不少呢,我可是已经在这里等待道友数年之久了。”便在这时,一声陌生中夹着熟悉的声音传入罗帆耳中。

    罗帆听得这声音,眉头一松,脸上已是现出笑容。

    “原来是斗神子道友,我还以为我已经算快了,没想到道友居然比我更快数年,实在是佩服。”罗帆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那从上方快速而来的,已是金仙之境级数的气息在罗帆身前一停,现出一名粉雕玉琢,看起来也就六七岁小孩模样的可爱男孩。

    这可爱男孩此时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一手负在背后,显得颇为老成。

    罗帆见得这人,不由得瞳孔微张,好一会,脸上现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此人显然便是神魂分身投胎而生的斗神子,但原本的斗神子虽说不甚健硕,但却也还是常人模样,如今神魂分身投胎之后,居然变成这般的小儿模样,这反差之大,着实是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道友如何变成这般模样?”罗帆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疑惑,直接便问道。

    “此事说来实在惭愧。”斗神子看看自己的身体,无奈的道,“当初我选择的法门功效强大,在那大陆之上修行起来也算正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形体改变。但进入这时空,自然构筑血肉之躯的时候,却自然而然的将我的身躯构筑成为这般模样,实在是教人无语。”

    罗帆一听,不由得哈哈一笑,恭喜了一番斗神子从此永远年轻。

    斗神子不由得脸色一垮,无奈的反驳了几句。

    一番对答过后,罗帆方才问道:“道友早来这时空数年之久,想来已是收获颇丰了?”

    听得罗帆这般询问,斗神子面上神色变得严肃起来,道:“此事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罗帆见得斗神子神色变化,知道事情怕是有了变化,眉头一皱,不再多说什么,认真的听斗神子要说什么。

    “这时空,这道场,都很有问题!”斗神子的第一句话,就让罗帆面色微变。

    “愿闻其详。”

    “道友有否感觉到,这道场的主人,乃是在这道场之中身死的?”斗神子问道。

    “此事我已知晓。当初在那大陆之上我曾见过有修士借助阵势将道场主人的意志残留凝聚起来,形成创世神魔来对敌。”罗帆道。

    斗神子对罗帆能够发现天魂子在这道场身死并没有任何怀疑,虽说他不知道罗帆到底是是用什么方法。同样的,罗帆对于斗神子会知道这些,也没有什么意外。毕竟,他们两人一个是道尊,一个是踏足圣人之下第三台阶的强大存在,这一个并没有怎么隐藏的事实,他们想要知道实在是太简单了。

    “那道友有没有想过,为何道场的主人会在道场中身死?”斗神子并没有在意罗帆使用的方法,直接反问道。

    听得斗神子之言,罗帆不由得神色一滞。

    对于天魂子为什么会死在道场之中,他自然是猜测过的。不过,那也只是念头一闪而过的猜测而已,这事情虽奇怪,但其中的原因对于他来说根本没多少意义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哪浪费时间去猜测不知多少万亿年以前所发生的历史真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