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至高魔尊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至高魔尊

    那空间和灵山福地融为一体之后,在其中生存着的诸多生灵,便相当于生存于这灵山福地的某一处阵势护持的位置一般,拥有着不下于在洞天之宝内部的安全,却也能够自由出入,不受桎梏。@@

    这却是罗帆所想到的,处理钱家的办法。

    他如今已经再不需要那神魂分身,自然不可能依然将钱通夫妻当成父母一般伺候了,如今这般给他们巨大的好处,光明的前途,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做完这些,他也不管钱通他们怎么反应,转过头来看向那“天魂子”。

    只见如今“天魂子”正微笑着看着他,眼中似有赞叹,也有惊讶。

    “你所修的道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道星空王座最新章节。”“天魂子”说道。

    之前罗帆出现在他面前的乃是神魂分身,所修行的却是这道场之中发展出来的修行体系,因此他虽能够看出罗帆的本质达到什么程度,但却难以看清他所修的到底是什么道。此时罗帆的本体出现在他面前,他方才有所感应。

    “这些,并不重要。你是我的阵势凝聚起来的,我将你凝聚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其他的,都是次要的。”罗帆抬手一指“天魂子”身后那一大片蕴含了魔的力量的虚空。

    “天魂子”回头一看,呵呵笑道:“原来这个还存在着。终于看到了我所熟悉的东西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这是什么?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罗帆皱眉问道。

    “天魂子”抬手轻招,在那一片虚空之中便有一缕缕奇异的力量凭空出现。

    这力量中正平和之中带着一种无尽的毁灭之意,离开那一片区域之后,那一片区域的时空微微震荡,隐隐间有着要崩溃覆灭的感觉。

    “天魂子”抬手虚抓,这力量便在他手心之上凝聚成为一团,化为一个透明小球一般的模样。晶莹剔透,隐隐间似乎能够看到在其内部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正在快速的生灭着。

    咔轰!

    忽然。那一片原本时空极为稳固的区域轰然崩溃,化为一片时空粉末不断的翻涌着,将那一片区域完全笼罩在一片奇异的迷雾之中,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模样。

    好一阵子,这些迷雾方才渐渐消退,而那一片区域,也随着而变得和其他位置再无任何区别了。那时空的稳固程度。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至高魔尊的力量。”“天魂子”完全不管身后的变化,只是摩挲着那在他手心凝聚出来的,好似透明小球一般的力量,好一阵子方才说道。

    “至高魔尊?”罗帆眉头一皱,隐隐间忽然有些莫名的感觉。

    “对于你来说,这个称号应该是很陌生的吧。”“天魂子”笑道。“至高魔尊,是魔界的一种果位。大概相当于我们天地踏上第九台阶巅峰的修士。而且,因为魔尊的本质是毁灭,因此其实力却是比起正常踏上第九台阶巅峰的修士要强大许多。向你这样的,大概一个念头化出,就足以将你抹杀了。”

    罗帆再度皱眉,道:“原来如此。那么。当初杀死你的,就是至高魔尊了?”

    “天魂子”呵呵一笑,道:“怎么可能?我当初只是踏足第八台阶而已,与至高魔尊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壤云泥,若是至高魔尊亲至,我连一点意志残留都不可能留下,而且我的整个道场都会被转为魔界的附庸,哪里还能够如同现在这般?”

    罗帆心头一跳。

    又有至高魔尊的力量。又不是至高魔尊亲至,难道是分身或者投影?

    “想来你是猜到了。没错,来这里的只不过是至高魔尊的一道投影而已。”“天魂子”笑道。

    “我怎么看你很是开心的样子。”罗帆暗道一声果然,心中震惊,口中却毫不留情的道。

    “难道不值得开心吗?对于一个想要寻死的修士来说,死在最强大的对手手下,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天魂子”笑道。

    “那只是他的一道投影而已。所包含的力量甚至不足其百分之一。”罗帆道。

    “准确的说,是万分之一。”“天魂子”依然是笑得很开心,“不过,至高魔尊就是至高魔尊。哪怕是投影,他也是至高魔尊。本质的高妙,足以补完力量的差距绝色卧底妃最新章节。死在其手下,和死在至高魔尊手下,哪有区别?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过程之中,我将他搞得极为狼狈,让他直接被困在这到场之中数十万亿年之久,难道这不值得高兴?!哈哈哈……”

    罗帆一听,先是恍然,接着便是一阵大惊。

    “至高魔尊的投影现在还在这道场之中?!这怎么可能?!”他这样惊呼出来。

    “当然。要不是他在这里,这力量怎么会依然这样灵动,怎么会依然这样稳定?”“天魂子”笑道。

    “他现在在哪里?”罗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和他探讨这些东西。

    他此时已经是起了马上离开这道场的想法了。

    能够轻松将一名踏足第八台阶的修士毁灭的存在,哪怕只是一具投影而已,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抵挡的。遇见这样的对手,又不是什么非打不可的战斗,罗帆哪里愿意在这里拼命?

    “他现在在哪里?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天魂子”笑着问道。

    罗帆一皱眉,忽然低头看看下方那一片奇异的时空。

    “原来你发现了。走吧,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至高魔尊现在在哪里。”“天魂子”笑道。

    说着,他抬手虚空轻轻抓动,刹那间在他和罗帆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奇异的门户出来。这一个门户扭曲了时空,直接将这一处位置和极其遥远之外的某处位置连在一起。

    “天魂子”虽只是记忆凝聚体而已,本身甚至没有多少力量存在。但在这道场之中,他就是绝对的主人,有着绝对的权限,心念一动,自然便能调动道场的力量凝聚成为时空门户了。

    罗帆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跟在“天魂子”身后,随他一同穿过那时空门户。

    在穿过门户的瞬间,周围光影变幻,他隐隐感觉自己好似穿过了不知多少亿光年的距离。等周围光影变幻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奇异的虚空之中。

    这一片虚空和方才的虚空完全不同。

    方才的虚空乃是时空脆弱得近乎无法稳定存在的虚空,是极高天空之上的虚空。而这里的虚空,却是时空无比稳固的虚空。是极深地底之下所存在的虚空。

    在这一片虚空之上不知多高远之处,一片无边无际的大地如同镇压一切一般悬浮着。

    而在这虚空下方,一个巨大无比的巨人横躺在下方。

    这一个巨人的形象直接就是先天道体的形象,整个看起来和正常生灵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只是身上穿着奇异的全身铠甲,双目紧闭之间,也透出一股莫名的毁灭之意。好似他的存在本质,就是为了毁灭诸天,毁灭万物,毁灭一切的一切一般。

    这巨人之大,甚至比上方那漂浮着的大地小不了多少。

    横躺在这里,罗帆和“天魂子”两人悬浮在其上方,就像是两只细小的微尘粉末一般。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

    “果然是在这里。”感应着周围,罗帆不由得叹息。

    他在踏入这里时空的时候,就隐隐感应到在那一块大陆的下方,有着一种极为恐怖的物事存在着。原本以为是这道场之中的什么宝贝,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具躯体。

    “没想到居然被力量撑成这么巨大了,看来他的力量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啊。”“天魂子”看到这巨人,却是颇为惊奇的道。

    “此人,就是那至高魔尊的投影?”罗帆皱眉问道农家园林师。

    “当然。除了他还有谁?你总不会以为是我的躯体吧?”“天魂子”笑道。

    “你不说我还没有怀疑,你一说我倒是有些想法了。”罗帆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哈哈,你真幽默。”“天魂子”一笑。

    “至高魔尊当初为什么会进入这道场之中来找你麻烦?”罗帆懒得理他,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他的毁灭本质催动他到来,又或许是他看我不爽,作为本质毁灭的存在。他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奇怪吧。”“天魂子”对于这种至关重要的原因却是毫不在意。

    罗帆听得这话,不由得涌起一股烦闷,几乎有心要催动凝聚“天魂子”的阵势将之完全灭掉了。

    好在,他知道现在还有许多东西只有问他才能知道。勉强忍住了这种毁灭的**。

    “这原因暂且不说他。这至高魔尊现在的状态,应当是被整个道场镇压着吧?”罗帆继续问道。

    “当然。看他现在的样子,体内的力量已经消耗到了极致,他的意志也已经被削弱到了极致,现在甚至连控制他的这一具投影都没有办法,只能这样静静的躺着,任凭我们点评了。”“天魂子”道。

    “我怎么感觉并非如此。”罗帆听了,却是皱眉道。

    “哦?你有什么感觉?”“天魂子”却是颇为好奇的问道。

    “我发现,他的力量正在慢慢的恢复过来。这整个道场,现如今正在发生某种奇异的变化,好像本质就要改换了。”罗帆淡淡的道。

    “天魂子”一听,面色一变。

    他闭上双眼,静静的感应一会,忽然神色间透出一种惊骇之色。

    “果然如此!”他惊呼出声,看向下方那巨人的眼神已经变得震惊而恐惧了。

    “看来我的感觉是没错了。”看着“天魂子”这样的表现,罗帆终于叹息一声。

    他之前所说的,却只不过是猜测而已。作为一个外来者,他对于这道场的一切都是十分的陌生,这道场原来是什么模样,他更是完全不知。因此,他才能够完全超脱原来的的桎梏,清楚的感应这道场的本质。

    在表时空之时,他就感应到那些大陆的本质隐隐间有些脱离了魂灵之道的迹象。甚至在当初刚刚踏入这道场之时,更遭受到一些莫名的攻击。在那一块限制仙境以上力量发挥的大陆之上,更是感知到神魔门似乎和某种力量联系上,从外界获得了某些莫名的好处。

    这一切的一切,他原本想着来到这里时空之后会有一些答案,但来到这里之后,却发现谜题依然是谜题。需要找到答案的依然需要去寻找,根本与他之前所猜想的不同。

    而这,便表明了在这道场之中,处于这里时空之上,还有这更深一层的秘密存在着!正是这些秘密,造成了他所难解的那些谜题。造成了那些让他迷惑的地方!

    而显然的,任何谜题,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有着其答案,有着其根本原因的。所以他方才对其进行大胆的猜测,说出了这些话语出来。

    只是,他虽是这样说。但当“天魂子”确定了他的猜测之时,他的面色依然变得极为难看。

    “没想到真的是如此,看来得尽快离开这一方道场了。”罗帆这样想着娶个滟星当老婆。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会生出这样的变化,为什么完全没有任何外力加入,至高魔尊的投影居然会自己恢复力量?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啊!”“天魂子”此时在皱眉凝思,口中喃喃自语着。

    “莫非……传说中的天地大劫即将到来?!”猛地,“天魂子”忽然神色一动。惊呼出声。

    听得这话,罗帆不由得吃了一惊,道:“此事和天地大劫有何关系?!”

    天地大劫?再过数十亿年,岂不便是又一次天地大劫到来?而且这一次天地大劫,还造成了整个地球宇宙的破灭,让地球宇宙从原来天圆地方的状态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的模样,产生的后果当真是惊天动地。遗祸亿万代!

    “是了,定然是如此了。作为魔界的至高魔尊,他的本质便是天地大劫的力量,与那天地大劫自然有所感应。若是天地大劫来临,他自然便会受到激发,力量自然便会自然恢复过来……”“天魂子”喃喃着,神色却是变幻不定。

    天地大劫,这对于天魂子来说却是有着极为不凡的意义。

    他虽不曾亲自经历过哪一次天地大劫,但那天地大劫的残留力量却是再熟悉不过了,甚至便是他自身的身死,也是在天地大劫的残留力量之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天地大劫的恐怖,却是再明白不过了。

    此时此刻,听得再有天地大劫要到来,一时间当真有种末日来临的恐惧。

    猛地,“天魂子”忽然反应过来,松了口气,脸上现出极为放松的笑容,道:“我怎么忘记了,我已经死了,天地大劫就算来了,对我又有什么影响?!”

    罗帆一听,不由得一愣,接着便是苦笑。

    原本看他那种惊骇欲绝,近乎歇斯底里的样子还觉得他有些不同,更像是有血有肉的真实生灵,没想到几句话的功夫,他居然就已经重新变了回来,不由得摇头叹息。

    “不过还是算了,既然这里有这样的危险,那我还是离开这道场吧。至于这至高魔尊怎样,魔界怎样,天地大劫怎样,与我又有什么关系?”罗帆这样想着,便对“天魂子”道:“此处很是危险,我欲离去,不知你有何打算?需不需要我将凝聚意志残留的阵势固定下来,让你能够更长时间的留存?”

    “天魂子”听得罗帆之言,一愣,接着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罗帆,道:“你要走?!”

    “怎么,不行?”罗帆皱眉道。

    “你碰见了一位魔界至高魔尊被镇压在你面前,任凭你随意对付,任凭你轻易炼化,你居然要直接离开?!”“天魂子”继续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

    “首先,我对至高魔尊的力量并没有任何兴趣。至高魔尊的本质太高了,现在更是还没有身死,要对付他所要冒的危险和所获得的收益,根本就不成正比,不是智者所为。其次,这里只不过是至高魔尊的一道投影而已,虽然我不知道你使用什么办法截断了他的本体和投影的联系,但我想这定然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我若是将之炼化,这代价,定然就会转移到我的身上,而我并没有绝对的自信能够付出这代价。再次,我有大好前途,有无数道场等着我去探索,其他没有危险的好处收都收不过来,何必自己吊死在这道场之中?”罗帆淡淡的道。

    “天魂子”一时间目瞪口呆,他看向罗帆的眼神变幻不定,有些不可思议,有些佩服,有些鄙视,又有些无语。

    好一阵子,他方才干巴巴的道:“至高魔尊这一具投影一旦突破封印,就将拥有超越第八台阶的威能,会对整个天地造成不可思议的灾难,难道你不愿意为了天地的安定,来将这种威胁先消除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