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体悟之法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体悟之法

    罗帆能够布置那凝聚意志残留的阵势出来,自然只需要稍稍改变一下自己的双眼,便能够清晰的看出那存在于虚空之间的意志残留了。【www.yunlaige.net】

    他现在注意这一片战场,正是想要寻找那些意志残留消失在何处。

    可惜的是,这里虽是每时每刻都有成百上千人身亡,但罗帆意志观察到整个战斗结束,待得那三方上千万人死去了大半之后,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意志残留的迹象。

    便好似他们的身亡,便是一切存在都消散一空,完全没有任何意志残留下来一般。

    这种情况,很显然并不是真正的事实。

    罗帆心有不甘之下,将自己的目光转向这些正在战斗的凡人体内,关注着他们的魂灵,他们的意志,看他们在身亡的那一瞬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这一看,他却是看出了一些东西。

    只见得奈尔凡人在身亡的瞬间,他们的魂灵整个破碎,接着便往内一缩,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显然,是在某种不可思议的机制作用下,被转移到了另外的所在,至少不再处于罗帆所感知到的地球宇宙之中了。

    “莫非真的是圣人的手段?”罗帆暗自想着,终于放弃了寻找这些意志残留去向的努力。

    他叹息一声,抬步轻跨,就直接跨入了前方体神子的道场之中。

    一进入道场,他便感觉周围光影变化。身形直接被某种玄之又玄的机制转移到了一处奇异树形时空之中。

    在这里,他的分身投影却是盘膝悬浮在半空中,在不远之处,传送树门正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周身功德光芒闪耀,显然是已经改造完一片时空,如今正在接受这道场所给予的无边功德。

    见得如此,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指他的分身投影。

    刹那间,这分身投影就已经化为一道光芒直往他投来。瞬间就融入他的身躯之内。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还是差了一点……”忽然,金光收敛,那传送树门的叹息声传来。

    罗帆看过去,只见传送树门此时脸上满是遗憾。身躯依然有些虚幻。脑后的功德光轮虽是凝聚得惊人。和他之前所见有着巨大的提升,但本质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显然,在罗帆没有关注的这段时间。他虽是修补了许多的天地,但却依然没有获得本质的提升,没有将他自身的灵石化虚为实,超脱本体的桎梏。

    罗帆现在在这里的乃是本体,实力和境界对比起之前的分身投影要强上不知多少,稍稍推算一番,就知道按照眼前的趋势,传送树门至少要将三万六千个时空修补完**成,方才可能获得足够的功德让自身超脱桎梏。

    摇摇头,他抬手随意的在周围布下一个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构成了一个小小的洞府,隔绝了内外。

    接着,他便掏出两个晶莹剔透的晶体并排摆在面前。

    这两个晶体,一个是从体神子的道场深处所复制出来的,属于体神子一生的体悟和jingyàn,一个是属于天魂子的体悟和jingyàn。

    体神子和天魂子两人所修之道有着极大的区别,一个专攻身躯,一个专攻魂灵。两者有着巨大冲突的同时,又是相辅相成。

    这,正如他们两人的道场,既有那样巨大的冲突,彼此之间又是有着那样紧密的联系。

    他所构筑的这小小的洞府内部的空间却是极为广阔,周围星光点点,让他好似身处宇宙之中一般。

    而在外界看来,他便被一个三丈直径的光罩给笼罩住。

    那传送树门完成了对功德的收纳之后,便注意到了罗帆的变化,稍稍一感应,就已经知道了刚刚所发生的种种,知道眼前的罗帆已经再不是之前那般弱小的存在,一时间不由得大为羡慕。

    “若是我也能修行,如今定然不会比他差上半分……”这个念头,瞬间就在传送树门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念头闪过之后,他消除种种杂念,开始转移身形,来到了另一个光幕之前,开始对下一个时空进行修补。

    罗帆此时却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管传送树门如何。

    他看着前方这两个晶体,心中种种想法在不断的闪过,好一阵子,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心念微动,抬手在虚空勾勒着。

    周围星光点点闪耀,随着他的勾勒,转眼间就已经连成了一个巨大繁复的立体符篆模样,在虚空之间闪闪发光。

    这个立体符篆出现之后,不需要罗帆勾勒,开始自己变动起来。

    随着其变动,隐隐间似乎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信息凭空出现在这立体符篆之中,让这立体符篆似乎正在向天地万物,宇宙混沌讲述着什么一般。

    接着,那在罗帆面前的两个晶体猛然悬浮而起,直接化为两道光芒投入那星辰组成的立体符篆之中,好似瞬间变成了那繁复立体符篆的两个节点。

    在这瞬间,这立体符篆之上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巍峨雄壮,包含着一种至高无上的韵味,有一种永恒不朽的味道。就像是一名无比接近圣人的存在一般。

    这一股气息直接透出罗帆所布置的小洞府之外,瞬间充斥这整个树形时空。

    那传送树门原本已经开始修补那一个时空,忽然被这样一股气息笼罩,瞬间从那种修补状态之中回过神来,他的双眼之中透出的,是一种无法置信的神采。

    “这是,主人的气息!不,不单单是主人。还有另外一股也是十分熟悉的气息,那是天魂子的气息!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气息?!主人已经消失七十多亿年之久了,他的气息根本不可能残留道如今!”传送树门此时面上的神色复杂难言,既是有些惊喜,更多的确实惊骇。

    若是他的主人回归,那么他这种超脱本体桎梏的做法,那就是在背叛,若是他的主人心中在意的话,那等待他的。便好容易产生的灵识被完全抹杀的后果!

    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骇?

    “不。不是主人归来,这是道友他使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对主人的体悟和jingyàn进行回溯再构。那天魂子的气息出现,应该也是类似的原因。”好一会,传送树门终于感应清楚。不由得放松下来。

    放松下来之后。他却又有些怅然。

    之前他想到主人归来会给他带来的厄运。心中只是恐慌,但现在知道主人无法归来,他却是忆起了主人的好。一时间对其主人反而是只有怀念,对其不能归来反而是有些悲伤了。

    好一会,他方才收拾好情绪,不再管罗帆如何,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投入对那些时空的修补之中去了。只是,比起之前,他此时心中却是再没有了那种烦躁与迫切,隐隐间反而有着顺其自然的意味。

    罗帆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给传送树门带来的心灵震荡,他此时抬头看着虚空之间那星辰组成的立体符篆正在进行的变化。

    他现如今对立体符篆的使用方法,更多的是将之当成是一种信息的载体,只是并不是与生灵交流的载体,而是与天地,与万物,与混沌,与一切进行交流的载体。

    平常,罗帆都是将自己勾勒的文字灌入那些立体符篆之中,一字一句的对那些立体符篆灌入信息。

    现在,他却是直接借助那两个晶体来对这立体符篆灌注信息。

    那两个晶体,原本就是jingyàn和体悟的集合体,本质上也是一种信息的集合体,与路佛安平常勾勒的文字却是没有多少本质的区别。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能够同样灌入那些立体符篆之中,让那立体符篆因为这晶体的加入而随着衍变,最终变成一个无比玄奥的存在,将那两个晶体之中所包含的种种用另一种方式投在这立体符篆之上,从而让罗帆能够以另外一种方法来对其进行体悟。

    那两个晶体乃是信息凝聚而成。能将虚幻无形的信息凝成这般真实的存在,其中所包含的信息量之大,可想而知。

    那立体符篆虽说构造奇妙,但想要将所有的信息纳入其中,那衍变过程将是如何的繁复,可想而知。衍变过程繁复,那么所需要耗费的时光,显然便会自然增长,不可能马上完成。

    罗帆悬浮在这洞府的中央,看着周围那立体符篆正在发生的,无比微妙,无比繁复的变化,眼中却是透出一种期待。

    按照他的推演,当这立体符篆衍变完成之后,他们却将形成两片浩瀚的时空。

    这两片时空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完全便是按照那体神子和天魂子两人的jingyàn与体悟从头到尾轮回往复的不断演化,能够让他直观的踏入其中,亲自感悟他们两人的jingyàn与体悟。能够更轻易的获得自己所需要的收获。

    这一衍变过程持续的时间相当不短。

    足足是百日,方才终于完全衍变完成。

    而到了这时,整个立体符篆,已经是完全隐于无形之间,这一个洞府内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其中的诸多星辰,早已是完全消失无踪。

    留在这虚空之间的,只有两个奇异的光门。

    这两个光门十分稳定,十分古朴,那光门之上所透出的,便是体神子和天魂子两人的气息,而且是前所未有的真实,前所未有的直观的气息,看起来整个便好似天魂子和体神子两人直接站在面前一样。

    这,便是那两个时空的入口,也是那立体符篆的两面了。

    “终于完成了。待我看看那两个时空内部都是什么模样吧。”罗帆微微一笑,抬步一跨,就直接跨入了那散发出体神子气息的光门之中。

    在跨入其中的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一切力量完全消失。恍惚之间,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孩子,正站在一座大山前方。

    罗帆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力量,就知道自己应该是已经变成了最开始的体神子了。

    “果然奇妙,用体神子的身份来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吗?看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不知道日后体神子见到圣人之时会是什么样的表现,会不会真的看到圣人,会不会因此而凝出圣人烙印?”罗帆颇为期待的想着,抬步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这一座大山之上走去。

    这一座大山,高达数十万丈。对于任何一个凡人来说。都是一座无法想象的高山,更何况是对于一个三岁小孩来说了。

    罗帆本能的就知道,在这一座高山的顶峰,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只要自己能够爬到那山顶。就能够踏入修行之路。从而有机会成为至高无上的仙人,自由遨游天地之间,享受永久的岁月。

    “看来当初体神子就是这样一步步爬上去的。不知道他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仅仅是三岁而已,居然就已经生出这样强烈的修行执念。”罗帆暗自想着,控制这身躯一步一步的向上走去。

    体神子的身体天赋异禀,虽只是三岁,但力量却和十七八岁的青年并没有多少区别,这一座山虽是数十万丈高,极为惊人,极为不可思议,但他最终还是在走走停停一个月之后,爬到了山顶之上。

    这一路上,他风餐露宿,吃了许多灵花灵果,在走到山顶之上的时候,身躯已经经历了又一次的淬炼,变得比爬山之前强了数倍之多。

    “好孩子,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随我学仙人的本事?”在爬上山顶的瞬间,一把声音传入体神子,也就是此时的罗帆耳中。

    不需要罗帆控制,体神子的身躯自然跪拜下去,道:“我愿意。”

    接着,抬起头来,才看到一个背向太阳,看起来极为神圣,极为缥缈的身影正站在他面前。

    “此人只是散仙之境而已。”罗帆凭借体神子的实现看到这人,刹那间就知道了这人的实力强度,一时间不由得暗自感慨体神子的好运。

    虽说只是散仙之境的修士,但毕竟是仙人。能够在刚刚踏入修行之际拜得仙人为师,这对体神子来说,已经是不可想象的机缘了。毕竟,正常人来说,一般在踏入修行之际,能够拜得一个凡境四五级的修士为师,那已经是十分好运了。

    接下来,罗帆并没有强自控制体神子的身躯,而是好似旁观者一样,看着体神子随着那道人开始修行。

    这一座山只是一座很普通,很平常的山峰而已,元气不算浓郁,各种资源也不算绝好。这体神子所拜的师尊,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散仙而已。在整个地球宇宙之中,根本就不够看,所以他的作风,却是相当的低调。

    体神子的师尊教给体神子的修行法门,就是体修之法。

    通过种种妙法不断的淬炼身躯,最终让身躯不断的强大,最终突破一个有一个的极限,最终超越凡境,达到仙境。

    因为那道人本身也只是散仙之境而已,因此这体修之法的过程,也就只是到了这散仙之境而已。

    体神子随着师尊便在这山上修行,三十年后,他修到了凡境巅峰。

    而体神子的师尊,在这时便带着他前往一处对体修有着极大好处的所在,打算去给他争得一点机缘,让他能够突破极限,成就仙境。

    意外,也就发生在这一过程之中。

    这一日,罗帆忽然感应到一种危机产生,心头一震,知道这三十年来的平静怕是要就此打破了,将心一提。

    就在这时,一道长虹从天而降,轰击在地面之上,产生了一股强烈无匹的光芒,直接从那撞击之处开始爆发,向着四面八方开始扩散,直接掀动地面,掀动虚空,让体神子在这一瞬间感觉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体神子的师尊在这时怒吼一声,周身力量涌动,仙道法力直接爆发出来,形成了重重防御将他自身和体神子两人护住。

    只是,这一股光芒实在是太过恐怖了,远远超越了散仙之境所能承受的极限。

    瞬间,就打破了那重重防御,直接便将体神子的师尊整个撕碎,让他瞬间死在体神子的面前。

    在这瞬间,罗帆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虚幻了。

    好像忽然间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存在了,那体神子的师尊被整个撕碎的过程,忽然变得无比的缓慢,就好像放慢了不知多少万倍的慢动作一样。

    他看看周围,发现周围的整个世界已经只剩下了无边的光芒。

    “原来如此,这一件事,想来是在体神子心中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记,让他每时每刻想起来都无法保持住心神,便是这构筑出来的世界,也是根本无法成型,只剩下了这让他最为深刻的景象而已。”罗帆瞬间就已经明白了这变化的根源。

    不过,想来这也是正常的。

    一个三岁小孩被师尊呵护着成长到三十几岁,两者所结下的感情之深刻,却是远超过师徒之情,已经达到了父子之情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自己最亲之人在眼前被撕成碎片,而且是为了护住自己被撕成碎片,这是何等的痛苦,却是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