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肉身之道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肉身之道

    就在这过程之中,体神子体内力量忽然获得跃迁式增长,转眼间便突破了凡境的极限,直接踏入了散仙之境。【www.yunlaige.net】

    肉身、神魂、力量,尽皆在刹那间获得了不知多少倍的提升。

    周身气血涌动,狂暴的罡气直冲而出,在他身体周围疯狂冲荡,愤怒欲狂的凄厉吼声从他的口中直冲而出,其中蕴含的痛苦,当真是震撼人心之至。

    就在这一瞬间,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将他推离了原来的wèizhi,让他远离了那如同父亲一般的师尊的残骸所在。

    而这,虽是让他能够免受那光芒的伤害,但却也让他离开了他的师尊,这使得他更加的愤怒,更加的悲伤,更加的痛苦。

    罗帆此时注意着体神子身躯的变化,感应着他在从凡境突破到散仙之境这一过程的力量转变,一时间却是有了一丝丝的别样体悟。

    当然,也只是一丝丝而已。

    这毕竟只是凡境到散仙之境的转变而已,对于已然是道尊之境的罗帆来说,用处到底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能够有这么一丝丝收获,这已经算得上这体神子的修行之道着实是精妙了。

    体神子在这样的状态之中持续了不知多久。

    待得周围的光影重新恢复稳定之后,罗帆发现周围的时空已经变幻,而体神子自身的道行境界更是已经达到了散仙之境的巅峰。

    便是他的整个人,也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

    微微感应一番。罗帆就知道,这已经是在当初那件事发生之后的千年之后了。

    之所以这般一闪而过,显然是这千年时光并不曾在体神子的心中留下太多的痕迹,根本没有多少记忆残留在那一生的体悟和jingyàn的凝聚体之中。这却是和之前那他上山开始修行的三十年完全不同。

    最开始修行的那三十年,几乎每一天,每一刻,都是深深的镌刻在晶体之中,都能够让罗帆进行反复的感应,反复的体悟。

    这两者的区别,便可以看出最开始的三十年在体神子心中留下了多深的印记了。

    “又是要突破了吗?”罗帆看清周围之后。就知道为什么现在会重新恢复正常。原来却是体神子经历了千年时光。虽是浑浑噩噩的修行,但终于在这个时候即将突破散仙之境,成就真仙之境了。

    不管是怎样的心情,不管是怎样的不关注。对于一名修士而言。道行境界的突破。都会在他的记忆之中占据一席之地。哪怕这千年时光之中体神子一心寻找当初的真相,一心想要为自己师尊报仇,但这即将突破的时刻。也将他从那种心绪之中拉了出来,让他将这突破的过程保留在那晶体之中。

    这一个突破的过程很是顺利,他周围的罡气涌动,周身气血爆发,几乎撕裂了虚空。

    整个过程,直接将肉身之道的修行奥妙展现得淋漓尽致,突破之后的肉身之强,虽然比不得罗帆修行根基于则之世界观所创造的道果大道在同一境界之时,但却已经是比一般的修行法门要强上数十倍之多了。

    这样的突破过程,却是让罗帆也隐隐间对肉身之道有了更深的体悟,感觉上甚至已经触动了则之世界观,让他的则之世界观变得有了那么一丝更加充实的趋势了。

    则之世界观,是罗帆根据自身的一切经历,根据自身对天地,对混沌的一切认知所整理出来的,关于解释这天地万物,解释混沌状态,甚至解释混沌状态之前的状态的一种世界观。这种世界观刚刚建立开始,虽是能够自圆其说,也能够勉强做到解释一切。但,那却并不代表这种世界观刚刚建立便是完整圆满的,事实上,这个世界观,还需要他经常对其进行补充,在那基本的世界观之上渐渐的将之充实,让其变得更加完善,能够解释更多的东西,也能够更准确的解释种种。

    所以,才有着世界观被充实的可能出现。

    感应着这种变化,罗帆完全定下自己的心念,再不做其他事情,只是如同旁观者一般,旁观体神子身躯的变化,修行的变化,旁观他在修行过程之中所体悟的种种,旁观他在人生历程之中所经历的种种悲欢离合。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悠悠而过。

    和最开始修行之前的三十年不同,在他成就真仙之境之后的岁月,虽说没有散仙之境那千年时光那般一跳而过,但却也再非当初那样巨细无遗。而是经常性的出现一些跳跃,偶尔的一转眼就数月,数年,甚至数十年数百年,再偶尔的,将一秒钟当成千百秒来感受。

    种种种种,虽是诡异甚至荒唐,但却隐隐间包含着某种奇异的节奏。

    而控制这种节奏的,便是他道行境界的提升,便是他修行的进步。

    待得体神子终于突破太乙纯阳,成就先天大罗之际,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一千多万年之久了。

    在成就先天大罗之后,体神子只感到一种大圆满,大自在,那肉身,也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光凭他身上的气血,甚至就已经在体内演化出一个奇异的天地出来,展现出了肉身之道更深层的变化,让罗帆看得大有所悟,忽然觉得自己对肉身的运用似乎还是有些粗劣,并没有将肉身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

    这种认知,让罗帆自然是颇为欣喜。

    对于如今的罗帆这等存在来说,要提升自己最困难的,并不是手段,而是发现自己的缺失之处。只要发现自己的缺失之处,那么想要将这种缺失之处进行弥补,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便在这时。罗帆忽然一愣,发现体神子的记忆忽然变得无比鲜活。

    这种鲜活,甚至比起他踏入修行之时最开始的三十年岁月也差不了多少。

    “这分明是接下来的记忆对他极为深刻的表现!”见得周围的变化,罗帆心念一动,知道了这变化的根源,暗自想着。

    这样想着,他开始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变化。

    只见得,天空之上忽然有着一道长虹直冲而来。转眼间便落在体神子身前,现出了其身形出来。

    这是一名中年道人。看起身上的气息,也是先天大罗境界。不过。若说体神子乃是相当于大罗散仙的存在,那他便是大罗真仙级别的存在。却是比体神子强了一个小境界。

    “这位道友,我乃人寰门的弟子,不知道友可有门派。若无门派。我愿为道友引荐。加入我人寰门。”这中年道人很是和气的对体神子说道。

    此时此刻的体神子。那之前的大圆满,大自在早已完全消失。他的心神此时波涛汹涌,体内的气血更是疯狂的流转着。

    “一千三百万八千六百七十二年前。你是不是曾经在云瑚岛和人战斗?”体神子极为勉强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问道。

    虽是勉强控制情绪,但他的声音还是微微的有些颤抖。

    一千三百多万年之前的事情,这中年道人怎么可能还记得那样清楚。一时间却是愣在了那里。

    好半天之后,他方才摇摇头,道:“不好意思,我却是想不起来了。不知这位道友为何这样问?”

    “这么说,一千三百万年以前,你果然是可能在云瑚岛和人战斗了。”体神子这样道。

    “确实是有这个可能。我记得在那段时间我正追求成就先天大罗的机缘,却是经常四处行走,也经常与人争斗。只是到底有没有在云瑚岛,却是记不清楚了。毕竟时光太过久远了。”这中年道人这样说道。

    体神子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说话间,他毫不客气的只扑上去,抬手一拳就向着那中年道人的头颅轰过去。

    这一拳,是如此的突兀,速度又是如此的快速,若是同级的存在,定然便是被这一拳直接轰中头颅了。

    但,显然的,这中年道人本身乃是大罗真仙级别,却是比起体神子要强上一个小境界。两者之间的境界差距,以千百倍计算。这样的境界差距,使得体神子这一拳虽然速度快速,突兀,但却也没有突破他的反应极限。

    在千钧一发之际,这中年道人身上忽然闪过一片光芒,直接凝成光幕挡在了他的身前,挡住了体神子的那一拳。

    轰隆一声巨响响起,一股强大无匹的冲击波从两者接触之处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

    “果然是你!”体神子愤怒欲狂的大吼出来。

    此时,罗帆也已经想起来了,这光芒,赫然便是当初让体神子的师尊身亡的那光芒,虽说看起来比当时的光芒要强大许多,但本质却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罗帆也已经明白了为何体神子会这样激动,为何这一段记忆会如此的鲜活了。

    “原来是找到仇人了。不过,当初他是怎么逃出来的?虽然是找到了仇人,但这仇人实力比他强上千百倍,主动攻击可是找死的行为。”罗帆此时却是颇为好奇。

    体神子这千多万年时间却是经历了无数争斗,无数磨练,战斗jingyàn早已丰富得无法想象,对身躯的运用方式,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眼见自己的拳头被挡住,身躯一晃,周身气血涌动,刹那间红光闪耀,他身体周围的空间都似乎承受不住他身躯的力量一般,被震出了无数细小的裂缝出来。

    接着,他连续千百拳直接轰出,直接轰在那中年道人面前的光幕之上,所有的力量凝成一点瞬间爆发出来。

    咔嚓咔嚓的声响瞬间响起。那光幕却是在瞬间便被直接轰爆,让他的拳头直接便轰在那中年道人的脸上,让那中年道人整个倒飞而出,直接撞上了对面数百里之外的一座山上,将那一座山直接撞成粉末。使得烟尘四起。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不是看你尚且有几分资质,又似是没有门派,本尊怎会和你则会蝼蚁交谈!没想到你居然敢这样对本尊不敬!本尊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一声冰冷的声音从那烟尘之中传出。

    一片光芒驱散了烟尘,那中年道人身上略微有些狼狈的从那烟尘之中一步一步走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找了你一千多万年了!当初,你与人争斗也就罢了,无人懒得管你。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我师尊杀死!今日我便是拼了魂飞魄散,也定要让你尝尝我师尊当初的滋味!”体神子的声音如钢似铁,周身气血在愤怒仇恨的刺激下。疯狂的涌动。化为红雾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如同地狱中走出的恶鬼一般。

    修行肉身之道成就先天大罗,他的身躯早已被开发出了无数种奇妙的神通,身体微微一耸。整个人便轰然增大一倍。成为丈六高。周身金光灿灿的小巨人。

    抬手一抓,虚空便凝成了一副铠甲,直接覆盖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名专职战斗的无上战神一般。

    体神子做完这一切之后,身体咻的一声,崩散了虚空,直接便冲到了那中年道人的面前,双手握拳高举,用尽全身力量就往那中年道人的头颅直轰而去!

    这一轰,包含了无穷愤怒的意志,包含了无穷的力量,直接轰爆了空间,甚至扭曲了时间,在那拳头之下,一个个奇异的世界诞生,又在瞬间完全覆灭。

    那中年道人面色微变,抬手一引,有着一道长剑冲他的头顶天灵之上直冲而出,直接斩向体神子的握在一起的拳头。

    这一剑的速度快速之极,体神子又完全没想过要挡,自然是瞬间接触在一起。

    在这瞬间,体神子的拳头之上闪过金属碰撞的声音,那长剑居然无法斩开他的拳头,反而被这拳头直接压下,反而向着那中年道人的头颅直轰而去。

    中年道人没有想到体神子的肉身居然会这样恐怖,一时间反应不及,整个人被一轰,就整个轰入地底深处,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深坑。

    体神子大吼一声,毫不迟疑的跟着钻入那深坑之中,抬起拳头就向着那深孔深处的中年道人直轰而去。

    那中年道人憋屈到了极点。

    他本身的道行境界比起体神子高上一截,但因为料敌不准,居然被连续追打,虽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但那感觉却是难受之极,一时间心中也是愤怒大起,周身力量涌动,高喝一声:“你真的激怒我了!”

    说着,一道光芒融入那长剑之中,让那长剑的气息暴涨百倍,直接将虚空震碎,猛然斩向体神子而去!

    体神子大吼一声,周身气血再度暴涌,左手直接抓向那长剑。

    那长剑的速度虽快,但毕竟体神子早有准备,却是在瞬间抓住了那长剑。

    而这长剑本身乃是中年道人要将体神子绞碎的手段,自然不可能是那样容易抓的,在瞬间,长剑一震,就将体神子的整个左手手掌,甚至整个手臂都瞬间绞碎。

    体神子对此却是毫不在意,脸上神色都没有震动一分,趁着这手臂被绞碎的过程,勉强的将长剑一扭,稍稍让开了他的去路,让他的右手再不受任何阻拦,再度一拳轰出,直接轰在那中年道人的头颅之上!

    “没用的!”中年道人大吼一声,身躯一扭,体内力量涌动,身上光芒爆闪,终于勉强的将身形定住,没有再度被轰飞。

    “好手段。”罗帆用体神子的视角看着这整个战斗过程,一时间却是暗自赞叹起来。

    他所赞叹的,当然不是那中年道人的手段,作为一名比对手强上一个小境界的存在来说,中年道人的应对,其实只能算是一般般而已。若是罗帆来的话,使用同样的方法,那运用手段,却是能够比他更好上百倍,至少不会这样的狼狈。

    他所赞叹的,当然是体神子!

    体神子方才那三拳,虽说使用的手段不同,付出的代价也极为严重,但最终却是造成了相当惊人的后果。

    只见得,就在这瞬间,那中年道人整个身躯忽然卡卡卡卡的响。

    接着,他发出一声惨叫,周身窍穴忽然有无穷鲜血喷涌而出,让他整个人就好像长了红色利刺的刺猬一样。

    “三拳击中同一处wèizhi,前面两拳的真正力量都是引而不发,潜伏在对手体内,一直到第三拳方才同时爆发,产生超越正常百倍的破坏力。而且这过程还让比自己高一级的对手无法察觉,甚至轻视自己,这样的战斗天赋着实惊人。”罗帆不住的赞叹着。

    这体神子此时此刻已经是展现出了他的锋芒,从这里已经能够看出一分日踏足第九台阶的风采了。

    “给我出来吧!”体神子大吼一声,那右手猛然变得虚幻,直接好似虚影一般直接插入中年道人的头颅之中,再猛然往外一提,一个好似那中年道人一般的虚影,就被他从那中年道人的头颅之中提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