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小成道尊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小成道尊

    荷叶仙子张张口,最终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www.yunlaige.net)

    “你说,我应当怎么对你?是感激你救我一命,还是为我师尊报仇将你杀死?”体神子最后,这样对荷叶仙子说道。

    “我也不知。”荷叶仙子并没有为自己辩解,叹息道。

    “不知吗?”体神子神色有些茫然,呆呆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些事情,总要解决的。既然都不知道怎么解决,那便听天由命吧。”好一阵子,体神子叹息一声,道。

    说着,他抬手一招,从他体内便有一个奇异的石门忽然凭空出现。

    这一个石门,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极为普通,就像是凡人使用普通的石头所雕刻出来的工艺品一般。

    但这个石门出现之后,见风即涨,瞬间便涨大到三丈高下,周身上下更是散发出一种十分奇异的气息。

    这一种气息,中正平和,隐隐间却包含着一种隐藏极深,极为恐怖的毁灭之意。

    “这是魔!”如同化身体神子一般的罗帆猛然一惊,心神意念之间产生了无法形容的震惊。

    这一个石门,他并没有什么印象。也不知是因为得到这石门的记忆对体神子并不重要,根本没有在他的心底留下太多的痕迹,还是因为这石门拥有特殊的威能,能够屏蔽他的感知,让他完全忽视了获得这石门的过程。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却都无法改变此时此刻罗帆方才第一次知道这石门存在的事实。

    “怎么体神子身上会有这样的石门?这和魔界有什么关系?!”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无数念头。

    忽然,他对体神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变得有些期待起来了。

    “这是一个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户。那个世界据说极为危险,不是准圣之辈踏入其中,几乎是十死无生。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你也提不出有建设性的意见。所以,我们就听天由命吧。我们两人一同通过这石门进入那个世界之中,让老天决定到底是你死还是我亡,是同归于尽。还是一同逃脱升天。不管结果如何,在你与我踏入那门户的瞬间,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体神子这样说道。

    荷叶仙子眉头微皱,眼神之中有着激烈的挣扎之色。

    自己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忽然有一个恩怨难分之人找上门来,说要了结恩怨。一同进入一个近乎十死无生的世界里面,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冲击,都不是那样容易就能够决定的。

    哪怕这荷叶仙子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颇为通达,也不可能这样果断的便决定自己的命运。

    过得好一会,荷叶仙子终于知道决定权不在自己身上。知道自己便是反对,怕也抵挡不住眼前这人的,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好吧,就用这种办法来了结我们之间的恩怨吧。”

    体神子一听,脸上现出了苦笑。

    他多么希望荷叶仙子反对啊,若是她反对的话。自己就能够找到理由动手了,那样的话也就不用这样就纠结了。

    微微叹息一声,他体内罡气微微一震,化为一道长河直接灌入那石门之中。

    他的罡气浩瀚无极,强大无匹,无论流出多少,都没有任何损耗的迹象。而随着那罡气的不断灌入,那一个石门之上所透出来的。那一股中正平和之中却又包含着毁灭之意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明显。

    这过程持续了大半日方才停了下来。

    而当其停下来的瞬间,那整个石门已经完全变了模样,整个站在那里,周身上下弥漫着的,是一种震撼天地的,让整个虚空。整个悬空岛屿都在微微震荡着的强烈气息。

    这一股气息甚至在石门周围形成了一个明显的领域,让周围的光芒微微扭曲,隐隐间显露出种种莫名其妙的光影。

    体神子做完这一切,面色微微有些苍白。

    虽说体内罡气的消耗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在这过程之中他却时时刻刻的承受着那石门所散发出来的某种奇异压力。这种压力作用在他的心神之上,越是到后来便越是强烈,让他好似被千万世界压迫在身上一样。

    正是因为如此,他此时虽表面看起来一切无损,但其实心神消耗却是极大,此时的感觉确实极为疲惫,极为难受。

    苍白着脸色,他抬手轻轻一推那石门,那石门便向两边打开,线路出一个朦朦胧胧,好似被迷雾掩盖住的世界出来。

    同时,那一股奇异的气息,暴涨不知多少倍,瞬间边让周围的时空产生变幻,好似被从中涌出来的迷雾掩盖,让周围的能见度缩减了不知多少倍,哪怕是体神子都只能看到周围数丈范围之内的景象。

    “这便是魔界?!”罗帆看着这石门背后的世界,心中颇为好奇。

    “就是这个世界了。请吧。”体神子推开石门之后,眼中隐隐有着忌惮与决绝的神光闪过。很显然,前方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却也是有着极大的压力,让他心底极为忌惮,极为不安。

    荷叶仙子此时神色颇为惨淡。

    叹息一声,道:“没想到数千万年的一次错误,居然会造成如今这样的结果,天地造化之玄奇,当真是可畏可怖。”

    说着,她抬步轻跨,毫不迟疑的就撞入那石门之中,直接被其中的迷雾吞没,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着荷叶仙子消失在这石门之内,体神子眼神变得有些怔忪。

    “师尊,这样的决定,你会不会满意?我是罔顾了你的仇恨,还是罔顾了我受到的恩德?”体神子喃喃着。他体内的罡气奔涌不休,隐隐间那已经停滞许久的道行境界似乎再有提升。

    显然是终于了结了压抑在心底的仇怨,他心念变得通达,道行境界随着而有了松动。

    罗帆感应着体神子身躯的变化,知道他正在酝酿着一种巨大的爆发,正在走向一种惊人的突破,而那一次突破。对他的改变将是翻天覆地的,绝对能够对自己造成惊人的启示,一时间却是期待起来。

    体神子喃喃过后,摇了摇头,抬步就跨入了那石门之中。

    罗帆在这时激发自己的一切感知,努力的感应周围的任何变化,想要找到这石门穿越世界的方法。更想要看看这石门之后的世界是不是真的是魔界,而这个世界到底又是怎么一种模样的。

    只可惜,便在这时,周围的光影忽然完全平息下来。

    他对于外界的一切感知,都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他对体神子身躯内部的种种变化的感知而已。

    “怎么会这样?!”罗帆吃了一惊。

    这样的变化可是前所未有的。这里乃是体神子的体悟和经验所重新演化出来的世界。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尽皆是体神子记忆之中的。若是体神子的印象不深刻,那自然比那时如同之前罗帆所看到的那样,光影变幻不定,恍恍惚惚之间就过去了许多岁月。而若是体神子所忘记的,没有在其记忆之中留下痕迹的,那自然便是完全跳过。

    但不管怎样。都不可能出现此时这般景象。

    眼前这样的感觉,分明是自己完全被锁在体神子的体内,对于体神子所经历的一切完全无法做到任何感知,甚至连体神子的心情感觉都完全无法翻阅。这如何是正常可能出现的?!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罗帆根本找不出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他努力的感知周围,但不管他如何努力,周围都是一片漆黑,一片平静,一片虚无。而体神子的体内情况都在发生着种种奇异的变化,提醒着他体神子在这过程之中正在经历着什么事情。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当真是让他迷惑之极。

    “看来,这里应当确实是魔界了。现在这样的情况,要么就是体神子后来将这段记忆封住,要么便是这魔界拥有特殊的威能,能够使得非是亲眼到来之人。哪怕是从记忆窥视也无法看清魔界的景象。”好半天之后,罗帆终于暗自叹息,大概找出了一些对眼前所发生的事实的解释。

    不管是怎样解释,此时此刻的罗帆根本看不到外界的情况。无法找到魔界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却是一个事实。

    因此,罗帆所能做到的,也就是细细的体悟品味体神子身躯的变化,努力的从中体悟体神子的修行奥妙,体悟他能给自己带来的一些启示。

    失去了外界种种的影像,罗帆却是能够更深入的投入对体神子身躯的体悟之中。

    这种体悟,对于他来说,却是让他对体神子所修行的肉身之道有了一些更加深入的认知,发现了不少以往所忽略过去的东西。

    隐隐间,却感觉又有了一些全新的收获,自身道行境界的松动似乎随着这变化而变得更加明显了。

    时光悠悠,这样的过程恍恍惚惚之间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当然,这也只是体神子自身经历的时光而已。这里毕竟是体神子记忆之中的经历,对于罗帆而言,只要愿意,哪怕是千百亿万年,都能够一念走过。

    因此,虽说是不知过了几百万还是几千万年之久,但罗帆却并没有因此而有被囚禁那样多岁月的感觉,在他的感觉之中,却只是短短的数日,甚至数个时辰而已。

    某一刻,罗帆感到眼前一亮,接着周围的平静、黑暗、虚无完全被打破,光影变幻之间,他便发现体神子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在他的背后,悬浮着一个石门,和当初体神子拿出来的石门类似,但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完全不同,那气息更像是地球宇宙的气息。

    在体神子的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云海。

    在这石门背后,是一个好似被迷雾包裹住的世界,和当初体神子拿出来的那个石门差不多。

    罗帆一看这些,便知道这应当是体神子已经是脱离了那疑似魔界的世界,重新回到了地球宇宙之中。此时此刻,应当便是刚刚踏入地球宇宙的那一瞬间。

    回过神来之后,他也知道这完全无法感应外界的这段时间到底是多久了。

    “三百多万年……原来他在那个世界呆了三百多万年啊……”罗帆暗自想着。

    “终于回来了。荷叶,你现在可以出来了。”体神子看着周围。眼中透出怀念欣喜之色,喃喃着。

    随着他这一句话语,一道虚影从他体内直冲而出,凭空凝成一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出来。

    那女子的模样,活脱脱便是当初的荷叶仙子。

    “郎君,我们回来了吗?”荷叶仙子的身影出现之后,看看周围。眼中现出惊喜之极的神色,用压抑着激动的话语说道。

    “没错,我们回来了。我们终于不用让我们的孩子在那个世界降生。”体神子温柔的看着荷叶仙子,道。

    “太好了!”荷叶仙子喜极而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之前可是恩怨纠缠不休的,怎么看现在的样子他们不单单结为夫妻,甚至连孩子都有了?”罗帆此时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夫人。我现在感觉已经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境界了,现在需要找地方突破才行。我们快快离开此处吧。”体神子看看周围,对荷叶仙子道。

    “恩,夫君突破之事才是大事。幸好我们成功的在突破之间回归了,要不然若是在那个世界突破,日后便怎样都不可能回来了。那样的话,我们的孩子……”荷叶仙子摸着自己的肚子。后怕的道。

    两人说着,体神子将那石门一招,那石门就便瞬间缩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石雕一般,落入他的手中。

    接着,他抬手一晃,那石雕一般的石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做完这些后,他拉着荷叶仙子。两人化为一道长虹,直接飚射而出,消失在这一处位置。

    他们飞遁出数万亿里的距离,来到了一片周围并没有太过强大生灵的群山所在,按下遁光,落在一座山上。

    落下之后,来不及做其他。体神子就盘膝坐下,开始运使体内罡气,解放原来压制住的境界,开始进行了一次巨大的突破。

    他的道行境界水到渠成一般的从先天大罗之境跃入准圣初成的境界。

    便在这一瞬间。他的身躯忽然散开,每一个细胞,每一颗粒子,都在疯狂的扭动,无边的气血在这过程之中冲天而起,直接包拢住整座山峰,甚至想着这山峰之外的山脉扩散而去。

    那些他体内散发出来的细胞、粒子在这过程之中疯狂的增长,疯狂的变幻,其中每一个细胞,每一颗粒子都生出了无法形容的生机或活性,各自开始扭曲变化,最终居然变成了无数个袖珍的体神子出来。

    这些细胞、粒子变化之后的体神子刚刚出现的时候十分的弱小,只是如同普通凡人一般。

    但在出现之后甚至不需要吸收外界的力量,自己便开始好似生物自然成长一般,疯狂的增强,从凡人,一直到修士,一直到仙人,最终每一个都增长到了先天大罗巅峰方才停了下来。

    而在每一个细小的,袖珍的体神子增长到先天大罗之境的时候,所有的体神子凝聚在一起,最终完全化为一体,变成了原来的体神子模样。

    在这个时候,所有袖珍体神子的力量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并产生了本质的升华,和体神子原来的力量结合在一处,最终将之推进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一个准圣的境界!

    “原来如此……”罗帆细致的把握住了体神子整个突破的过程,此时此刻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虽只是先天大罗向准圣之境突破的过程而已,相对于罗帆这等道尊之境的存在来说,层次上差了不知多少倍。

    但,这整个突破过程之中所透出来的,肉身的玄妙,却是罗帆所没有掌握到的。而这种玄妙,让他对于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之中,对于肉身的解释,肉身的描述,却是有了更加丰富的变化。

    这样丰富的变化反映在他的修行之上,便是让他对基于则之世界观所创造出来的道果大道增添了一些更加精妙的变化。

    这样的变化,最终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让他的道行境界突破了初入道尊的境界,让他瞬间便成就了小成道尊!

    随着他境界的突破,他的身躯强度,他的力量,他的神魂,他的感知,他的意志,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获得了本质的增长,隐隐间已是比之前强了数十上百倍之多了。

    甚至,他的肉身在这增长过程之中,有了比起以前那么多次突破完全不同的变化,强度增长虽是差不多,但掌控起来却是更加的出神入化,隐隐间已经有了寄托虚无,永恒不灭的感觉。

    至于肉身本身所具有的种种神通威能,在数量上更是增加了不知多少万种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