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接头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接头

    只是这样的收获,对罗帆来说,耗费时光来体悟体神子留存下来的体悟和经验,就已经是物有所值了。

    就在罗帆突破的时候,体神子也已经是完成了整个突破的过程。

    他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通明澈亮的感觉,一种远超先天大罗的感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郎君,你终于突破完成了。不知现在可有把握能够驱除我们的孩子所受到的侵染?”荷叶仙子在一旁见得体神子已经突破完成,很是急切的问道。

    体神子感应了一下,叹息一声,道:“只有六成把握而已,想要真正的让我们的孩子完全脱离那个世界的影响,还是有着不小的危险。”

    “那可怎么办啊!若是无法驱除那个世界的侵染,我儿一钓生,便自然会被牵引进入那个世界,从此再无法与我们相见了啊!”荷叶仙子一听,不由得面色惨淡的道。

    “夫人放心,我现在虽只有六成把握将那侵染完全驱除,但却已经有了绝对的把握能够将之封印。只要我们现在先将孩子封印,待你我日后道行境界再有进展,再来将侵染驱除吧。”体神子安慰道。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荷叶仙子很是爱怜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幽幽说道。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要将自己的孩子封印,哪怕是封印在自己的肚子里,那种感觉也定然是极为痛苦,极为无奈的。但凭有那么一丝丝避免的机会,她都定然不可能这样选择的。

    只可惜,相比于四成的失败几率,他宁愿自己承受这样的痛苦。

    体神子叹息着,抚慰了荷叶仙子好一会之后,方才让荷叶仙子平躺在半空中,自己双手结出一个奇异的形态,便好像是一个奇异玄妙的手印一般。周身那已经产生质变的罡气开始奔涌,按照某种极为特殊的方式注入他双手所结出的这手印之中,使得他的双手之间开始散发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便好似是能够将一切的一切完全封住一般。

    随着,体神子双手向着荷叶仙子的肚子一送,眼看着就要接触到荷叶仙子的肚子了。

    便在这时,一声悠然的叹息在体神子和荷叶仙子两人耳边响起。

    “你若是这一下下去。你们的儿子,怕是永无脱离魔界的可能了。”这把声音是一把清朗平和的声音。

    体神子吃了一惊,这话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不可能拿自己的儿子冒险的。

    只可惜,此时此刻,他的力量已经完全沸腾。哪怕是他有心要阻止,却也已经再无法阻挡自己的封印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用尽自己的力量一转双手,终于勉强的将双手的接触位置转移,从荷叶仙子的肚子所在,转移到了空处。

    噗一声轻响,他双手蕴含的封印爆发。直接作用在虚空之上。

    随着这封印的出现,方圆书百丈范围的时空在瞬间便被压缩成为一个小小的晶体。因为时空被压缩的速度太过快速,周围的时空根本反应不及,使得那些被压缩的时空原来所在之处凭空出现一片虚无,周围的时空向着这一片虚无开始疯狂的碾压,不一会间,就已经是产生了重重时空波动,形成了片片空间涟漪。

    眼见如此。体神子方才松了口气。

    他一手揽过荷叶仙子,将之护持在自己身后,抬头四望,寻找方才说话之人所在之处。

    便在这时,在体神子身前的空间开始渐渐扭曲,一个人影由虚化实,渐渐的出现。

    这人出现的过程玄妙异常。哪怕体神子此时已是初成准圣,却也完全无法理解其出现的过程之中所包含的奥妙,找不到其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出现。

    很明显,光凭这手段。便可以看出此人比起此时的体神子要强上不少。

    罗帆依附在体神子身上,此时正使用体神子的视角观察感应一切,见得此人,隐隐间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种熟悉的感觉,并非是他以前曾经感应到这气息,而是那气息所包含的某种特质。

    那是一种无比自信,无比圆融的特质。

    “好似斗神子他们身上都有这样的感觉。这种自信,是因为背后站着圣人,有着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靠山的自信。而圆融,却是修行之道已经极尽升华,达到了某一道的巅峰、尽头的一种特质。”心念微微一动,罗帆就知道了这种特质的根源所在。

    明白了此处,罗帆哪里还不明白?此人,分明便是圣人门下!

    “看来,已经到了体神子即将拜鸿蒙老祖为师的时候了。这人,想来便应当是鸿蒙老祖的弟子。”罗帆这样想着。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方才所言可有根据?”体神子虽震撼于眼前这疑似圣人门下的修士之强大,但还是强大精神问道。

    那人看着体神子,微微一笑,道:“吾乃圣人至尊鸿蒙老祖门下弟子,名为里万子,方才所言,自然是所根据。我看你施展的应当是封印手段吧。”体神子自然是点头。

    “这封印表面看来确实能够延缓魔界力量的侵染,让你的儿子保持在现在的状态,侵染程度不再加深。但,事实上却是让你儿子的身心更深层的融入那力量之中。而这种融入,将是不可逆的,你一碘印,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将让这种融入从此永不停息的加深,最终哪怕你拥有足够强大的道行,也难以将之再行驱除了。”那万里子淡淡的笑道。

    万里子乃是一个青年模样,面貌平和,眼神深邃,自然有一种让人信服的特质。

    体神子听得万里子之言,本能的就要反驳,但念头一转之间,却冷汗直冒,因为他发现,这万里子所言,却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那个世界的力量对于踏入其中的一切生灵都有着侵染能力,这种侵染能力若是有足够的实力能够有意识的去抵挡还能够勉强抵挡住。就像是体神子和荷叶仙子两人一样。但若是婴儿,因为没有自我意识,根本就不可能抵挡这种侵染。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使用封印将力量封住,那么这力量无法加大侵染的广度,自然便会在深度上挖掘。也即是说,若是封印住这力量。这力量无法完全将他儿子侵染,便会转而加深侵染的层次,转而向他的身心方向转变!

    想起这种种,体神子不由得后怕到极点,连忙向那万里子躬身拜倒,连连称谢。

    万里子微微一笑。抬手一拂,凭空扶起了体神子,口中道:“不必谢我。我此次来乃是专门为你而来,又怎能看着你犯错?”

    “道友乃是圣人门下,不知找在下何事?但使在下能帮上忙的,在所不辞。”体神子连忙道。

    此时的荷叶仙子在一旁依然没有缓过气来,显然还在为之前差点便让她的儿子永远消失在他们夫妻二人的世界而惊惧不已。

    “哈哈。此事也是简单。却不需要你去做什么,却是我师尊推算到与你有些缘分,所以着我前来将此物交给你。”万里子哈哈一笑,道。

    说着,他抬手一晃,手中就出现了一块玉片。

    这一块玉片轻薄如纸,有两指宽,一指长。乃是一种罗帆从来没有见过的玉质制成,上面闪着温润的光芒,躺在那里,虽没有什么显现出什么特殊的修行特质,但却让人一看便知道其乃是绝不平凡的东西。

    “圣人至尊?!”体神子一时间心念激荡不休。

    这天地之间,古往今来不知多漫长的无穷岁月之中只有七大圣人高踞最高的巅峰,俯瞰世间万物的流转。在地球宇宙的一切修士眼中。圣人,便是至高无上的绝对存在。在这样的观念之下,一名圣人忽然说自己与他有缘,亲自着人送来一件东西。这对于体神子来说,那种冲击,那种受宠若惊就可想而知了。

    一时间,体神子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在他身后的荷叶仙子更是双眼亮晶晶的,显现出了她的期待与兴奋。

    “没错。快快拿去吧。”万里子看着体神子那激动莫名的样子,呵呵一笑,将那玉片递给了体神子。

    体神子连忙接过玉片。一入手便是温润无比,同时更让人生出一种无比舒服,但却说不出到底为什么舒服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体神子摸着这玉片,心中却是十分迟疑。这玉片很显然绝不平凡,但他却怎样都感觉不出其中到底包含了什么奥妙,感觉上几乎就觉得此物直接便是一种工艺品一般。

    “好了,此物既然已经送到,我便不再逗留打扰你们两人了。就此告辞。”万里子看体神子接过了玉片,微微笑道。

    他这话,将体神子从那种迷茫状态之中惊醒过来,在这瞬间,体神子就知道现在绝不是发呆寻找那玉片奥妙的时候,连忙将那玉片收入体内,接着对着万里子道:“道友留步。”

    “不知道友还有何事?”万里子停下脚步,问道。

    “这是有关小儿之事。在下实力不足,现在对小儿的情况没有绝对的处理把握,还望道友不弃,援手一二。在下感激不尽。”体神子再度行礼,道。

    荷叶仙子也在一旁躬身行礼,恳求万里子施以援手。

    万里子笑道:“此事不难。要我驱除那魔界的力量只不过是小事而已,不过,我看道友却也并非没有实力将之驱除,为何不自己试试看?”

    “这个,在下虽说有些实力,但却只有六成把握能够将侵染我儿的力量驱除,失败的几率实在是太大,实在不敢下手。”体神子惭愧的道。

    “原来如此。”万里子听了,却是恍然大悟。

    接着,他便是一笑,道:“道友之所以觉得成功几率不高,却并非道行境界不足,更非是实力不足。而只不过是道友不曾知晓准确的法门而已。我此处有一道法诀,道友修行一番,便能够有十足的把握驱除那力量了。”

    说着,这万里子微微一笑,抬手一挥,无数奇异的文字、符文、图案直接在虚空之中闪现,接着猛然一震。就冲入了体神子的眉心之中,瞬间转化为体神子不可遗忘的记忆。

    也是在这一瞬间,罗帆看到了这诸多文字图案。这并非真的是那万里子在远隔了数十万亿年之后将这些文字和图案送来,而是因为种种环境之下,体神子有关这些图案和文字的记忆重新泛出,所以被罗帆所感知到的而已。

    罗帆看着这些文字和图案,却是双眼一亮。

    这些信息之中所记载的。乃是一道法诀,一道看似简单,但却包含着另一方世界某种奥妙的一道法诀!

    这一道法诀乃是符文结构。那结构之中包含的符文数量只有三千六百个而已,在准圣级数的神通法诀之中,这样少的数量,已经是极为简洁的一种符文结构了。

    但。就是这三千六百个符文的构造方法,却是隐隐间构筑出了一种罗帆感应过数次的一种力量的感觉,那是一种中正平和,却包含了无穷毁灭的力量。

    那是魔的力量!

    很显然,这一道法诀之中符文结构,蕴含着魔界的某种奥妙!

    明白这些,罗帆细细的分析这一道法诀。努力的推演这一道法诀的源头,推演那魔界的奥妙。

    体神子显然没有罗帆想的这样多。在接到这法诀之后,稍稍感应一番,就发现对驱除自己儿子所遭受的侵染力量颇有好处,一时间却是大喜过望,向着万里子躬身拜谢不提。

    万里子微微笑着,挥挥手,抬步轻跨。身形渐渐化虚,转眼间就如同来时那样突兀的消失无踪了。

    “没想到今日能够遇见这等机缘,看来我儿的福缘不小啊。”在万里子离开之后,体神子叹息道。

    “郎君,不要耽搁时间了,快快修行那一道法诀,将我儿所遭受的侵染力量驱除才是正事。”荷叶仙子却是不管体神子如何感慨。催促道。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自己孩子的事情超过一切。

    体神子讪笑几声,虚空盘坐,开始运转那一道法诀。开始在自己体内构筑那符文结构。

    这三千六百个符文构成的结构在罗帆看来是颇为简洁,但对首次接触准圣级数法诀的体神子来说,难度却也不小。

    足足是花了三日三夜,他才面前的凝聚出这样一道法诀,将那三千六百个符文完整的构筑出来。

    在这瞬间,体神子轻喝一声,伸出手指一指,在他手心之上就透出一道伸缩不定,其中似乎有着无穷复杂结构,又似乎极为单纯纯粹青色光芒。

    这光芒之上散发出一种体神子有些熟悉的气息,那是他在另一个世界所时时刻刻感应到的气息,但隐隐间却又有着一些不同。让这气息之中所带着的毁灭似乎被某种奇异的机制转化为极为特殊的形态存在。

    “果然是圣人**,光是这一道法诀,就已经是这样玄妙了。”体神子赞叹一声。

    “来吧,夫人,有了这一道法诀,我现在有十成的把握能够将侵染我们儿子的力量完全驱除了。”

    “好!”荷叶仙子大喜过望,“需要我平躺下来吗?”

    “不需要,你只要站好便好。”体神子摇摇头道。

    说着,不等荷叶仙子反应,抬手一指,这一道法诀直接就扑入荷叶仙子的腹部,直接消失在其中。接着,荷叶仙子腹部开始有奇异的光芒在闪耀。这光芒隐隐间形成了一个蜷缩的胎儿的形态。

    这光芒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耀眼。

    最终,好似化为一个太阳一般,开始慢慢的上升,渐渐的从荷叶仙子的头上冲出,悬浮在半空中。

    就在其脱离荷叶仙子的身体之后,猛然一震,轰然爆发开来。

    强大的波动从那光芒所在之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那一股属于魔界的气息先是暴涨千百倍,跟着便是渐渐衰弱,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终于成了。”体神子见到如此,终于是松了口气。

    荷叶仙子细细感应一番,也是笑容满面,显然是十分的满意。

    便在这时,从体神子的体内,那之前万里子送过来的玉片微微一震,猛然就和体神子的心神融合在一处。

    体神子大吃一惊,便猛然觉得自己似乎感应到了修行的巅峰,隐隐间对自己未来的修行道路有了某种虽是模糊,但却极为真实的认知。

    “原来是修行指引,看来鸿蒙老祖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心要收体神子为徒了啊。”罗帆此时完全接收到体神子的一切感应,却是暗自感慨。

    这种模糊却又真实的修行指引并不能马上便让体神子的道行境界增长,但却能够照亮体神子前方的修行道路,让他从此不会走上修行歧途,能够以最快捷,最正确的路线走向修行的巅峰。这样的用心良苦,既是一种帮助,又是一种考验,若是无心收他为徒,怎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