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烙印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烙印

    便在这一瞬间,在体神子的体内,有一物忽然大放光明,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瞬间扫过体神子。**

    就在这波动之下,体神子周围的时空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方式出现了扭曲。

    这种波动之玄妙,哪怕是罗帆,也只是感到其中蕴含了一种奇异的传送之能而已,却根本没有看出其中的具体奥妙。

    “这是圣人手段!”在这瞬间,罗帆便生出了这样的明悟。

    这样的波动,远远超越了他所能把握的范围,乍一看似乎只是一种时空的波动而已,但越是感应,便越发觉其中包含着越多的玄妙,其中隐隐间还阐述了一切修行之道的根源,更包含了一些属于圣人之道的奥妙。

    眼看着这样的变化,罗帆当机立断,心念一动,刹那间,整个世界瞬间停了下来。

    便好似整个世界的时间在这一瞬间完全停止了一样。

    这若是真实的世界,哪怕是一个梦境世界,罗帆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是近乎不可能的,哪怕是他自己所开辟的世界,也定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够做到。但,这里却并不是这种种世界,而是他构筑立体符篆对体神子一生的体悟和经验进行体悟所形成的虚幻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看似真实,其实都只是属于体神子的记忆而已,而控制这些记忆的,不是其他,正是罗帆构筑的立体符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只要念头一动。便能将记忆停留在某个阶段了。而这样记忆的停留,在这个世界看来。自然便是相当于时光暂停了一般了。

    随着时光的暂停,那种原来瞬息间便会完全消失的时空波动,却是直接停滞住,转化为一种奇异的波纹充弥体神子身体周围数百里范围的虚空。

    这波动,看起来便好似一块石头丢入平静的湖面之上所激起的涟漪一般,一圈又一圈的,越是靠近中央便越是密集,越是往外便越是稀疏。

    罗帆的身形虚影直接脱离了体神子的身躯。悬浮在半空中,低头俯瞰着这些看似简单的波纹。

    “居然是如此的玄奥,看来这次终于还是找到好东西了。”罗帆此时心神意念之间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喜悦。

    这些波动之中所蕴含的道理极为深邃,而且并不只是局限于肉身之道,相比之下,这甚至比起体神子自身所修行之道对他的好处更大。

    毕竟,肉身之道从零开始修到至高的第九台阶虽说精妙奥秘。对他有着数不尽的好处。但那毕竟是肉身之道的,和他自身所修行的道果大道却是并不完全契合,罗帆想要从中获得对自己修行有用的养分,却还需要经过多次转换,方才能够将其中他所需要的道理吸取出来。

    而眼前这些波纹就不同了。

    这些波纹之中蕴含着一些最为深邃的圣人之道的奥妙,这乃是一种包罗万有。蕴含了无穷法门,无穷奥妙的存在。这等存在之中,包含的并不是某一道的玄妙,而是真正直达根源的道理。

    这种道理,对于罗帆来说。却能够不需要任何转换便完全吸收,若是能够体悟出其中一些。便能够直接融入他的道果大道之中,能够化为他道行进步的直接推力。

    这两种情况相比,那种东西比较好就可想而知了。

    罗帆盯着下方的波纹,双眼之中有着无数繁复的文字、图案、符文、立体符篆在疯狂的流过。

    那看似简单的波纹在他的眼中开始变换,渐渐的失去了其原本的模样。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取代了这些波纹。

    这些规则法则的构造繁复到无法想象。和外界其他区域的规则法则相比,这些取代了波纹的规则法则更有秩序,隐隐间也更加的奇妙,而且看着这些规则法则的结构,罗帆忽然好似看到了世俗科学之中的核聚变或者核裂变一般。

    似乎有着一种原本不存在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在这过程之中被引发,并产生惊人的效果。

    那无数规则法则的变化规律繁复到无法想象的境地,和之前那看似简单的波纹相比却是完全相反。

    其中每一道规则法则的变化都显得极为特殊,都和整个复杂繁复到无法想象的结构相互呼应,任何一道规则法则的任何一点弯曲,一点缠绕,都和整个大结构息息相关,乃是整个大结构不可分割,不可取代的一部分。

    “虽然比不得当初那包含了圣人之道的气息符文结构,但却也相差不了多远了。若是要分析清楚,所需要耗费的时光,怕是不会比当初少上多少……”罗帆大体估算一下,便感到一阵欣喜。

    这些规则法则的繁复结构毕竟只是体神子的记忆而已,并不是当初那些波动的本体。此时能够显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奥妙,根本原因怕还是日后道行境界提升到第九台阶这等圣人之下最巅峰的时候本能的以自己的理解来补充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规则法则所蕴含的奥妙,当然不可能比起那些直接传自圣人的气息符文结构了。

    不过,哪怕只是后来本能补全的奥妙,毕竟也是根据这些波动的本质来弥补的,毕竟也是包含了一丝丝圣人之道的奥妙的,想要体悟清楚却也不是那样简单,因此他才有这样的时间估算。

    至于为何估算之后如此欣喜,原因也很简单,那却是表明他能够从这之上所获得的奥妙将不会比当初的情况少上多少。

    至于耗费时光太多会不会造成他对之前与“天魂子”的约定实现的时间超乎想象的久,那就完全不是他所考虑的了。对于任何修士来说。自身的修行都是最重要的,在有机会更上一步的时候。正常修士,都会将其他一切事情抛在脑后的。更何况,此时此刻,罗帆也只是浪费多一点时间而已,严格来说,事实上也是在当初的约定之中,自然算不得什么了。

    心中有了决定,罗帆抬手轻挥。刹那间整个天地瞬间消失,便连体神子,也在这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罗帆的眼前,就只剩下了眼前这无穷无尽规则法则所形成的奇异结构了。

    在这之后,罗帆开动自身的一切力量,开始疯狂的记忆着这虚空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努力的将每一道规则法则的变化完全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

    这是一个虽说不算困难。但却极为繁复的过程。

    哪怕罗帆此时已经是道尊之境,观察能力,感知能力,记忆能力,都比起以前强了不知多少倍,要记忆这些规则法则。却也不是一件很快便能完成的。

    不过,即便是繁复,罗帆却也完全没有放弃的打算。

    他完全忘记了外界的时光流逝,只是沉浸在那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之中。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间悠悠而过。

    不知不觉间。千年时间便已经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周身一震。猛然从那种无穷无尽,永无止境的记忆过程之中醒转过来。

    经历了之前的千年时光,他终于在此时此刻,将下方这波动所化的,整个规则法则结构之中的每一道规则法则的变化都完全记在自己记忆深处。

    虽看似只是一道波动,占据的面积也只不过是少少的百里方圆而已。但,其中所包含的规则法则数量之大,却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这个数量,甚至是数字极限,都无法将之具体描述出来!

    如此巨量的规则法则,哪怕罗帆当初能够轻松的承受整个时代投影破灭之后的信息反噬,在完全将之记在记忆深处的此时,却也感觉有些头昏脑涨,感到自己的记忆,自己的心神似乎已经被完全充满了,似乎已经再容纳不了任何一丝丝的其他信息一般。

    “终于完成了。光是记忆这些,居然就已经让我获得了这样多的好处,看来真正体悟这其中的奥妙,那收获怕是会让我颇为惊喜也说不定。”罗帆暗自想着。

    这千年之中,他虽然只是记忆这些规则法则而已,却并没有对其开始进行体悟,但光是这样,却已经是让他感觉自身和时空的契合程度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隐隐间他感觉自己穿越虚空,打破时间,已经比起原来轻松了十倍不止。

    甚至,全力爆发的话,穿越时空的速度将会比原来快上百倍,距离也将比原来大上百倍!

    这样的收获,对此事的他来说虽说不是十分重要,但其中代表的意义,却是不用说都知道,足以让他产生眼前这样的想法了。

    心念微微一动,下方那些规则法则开始一点一点的变化,将其原来的正常速度放慢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之后,一点一点的在罗帆面前显现出来。

    若是按照时空波动的视角来看,便是那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从里到外开始一圈一圈的扩散,在达到数百里之外后,便渐渐消失。

    而随着其消失的,还有这中央的,原来应该存在着的体神子。

    这个过程在原来只是瞬息间便能够完成,但在此时此刻放慢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之后,这过程已经增长到了数日之久。

    在这变化出现的时候,罗帆记忆之中的那些波动,也在随着进行变化。

    一时间,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便是身躯也随着不断的颤抖着。

    方才承受那无数规则法则已经是让他感到头昏脑涨,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容纳任何一丝丝的其他信息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规则法则还按照无比繁复的规律运作起来,那信息量以千百倍的方式猛增,对他的心灵所造成的压力之大,便可想而知了。能够只是这样脸色变得苍白,身躯微微颤抖而已,已经算是他心念坚韧了。

    数日之后,当所有波动扩散消失之后。罗帆心念微动,从那波动开始出现的瞬间开始。那波动再度出现,以比之前更慢的速度开始继续演化。

    因为已经有了之前的一次经验,这一次更加缓慢的演化过程,却是并没有让罗帆再感到太过痛苦,虽然压力依然巨大,却已经是在他的承受范围,他的脸色也由之而变得好看了不少。

    如此这般的演化过程进行了一次又一次。

    在十来万次之后,罗帆双眼一亮。轻喝一声:“终于找到了!原来线头是在这里!”

    罗帆抬手轻轻一点,刹那间便点住了下方那无穷规则法则之中的某一个奇异的点。

    这一个点,若是放在那一圈又一圈的波动涟漪之上,那便是一个处于不中心,不边缘,位置偏体神子身前的一处位置。

    这一个点在被罗帆点住之后,猛然放出奇异的光华。凝成一道光丝,从这一点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游转,瞬息间便席卷了所有的规则法则,将所有规则法则都联系在一起,拉扯着这规则法则随着其向外游转,扩散而不断的变换着。

    最终。这一点在去到最外层,在其同一层的所有规则法则都消散之后,其却是猛然出现在那规则法则的正中央,也即是那波动的正中心,并开始继续向外扩散。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最终待得所有的规则法则完全消散之后,这一点光华方才消失。

    这一点有着这样的变化。代表的东西很明显,那便是这一点乃是这整个波动变化的核心关键所在!

    明白这一点之后,罗帆瞬间从这一点出发,将所有的规则法则进行变幻形态,将这是一点永远的定在正中央,将其他所有规则法则与这一点的复杂关系进行转换,进行变形,最终形成了一个新的形态。

    这一个新的形态,是一个人形。

    一个身材中等,看起来有些消瘦,盘膝盘坐着的人形。

    便在看到这个人形的瞬间,罗帆忽然感觉自己的神魂深处,隐隐间有一个似虚似实的烙印渐渐的凝聚出来。

    从这烙印之中,有着一种万劫不磨,永恒不朽的气息透出,充斥他的神魂,让他心头剧震。

    “这是,圣人烙印!”刹那间,罗帆双眼圆睁,心中既是欣喜,又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无奈。

    圣人,乃是至高无上的,包含了天地宇宙一切奥妙的存在,哪怕是他的形体,也蕴含了不可思议的奥妙。这种奥妙,乃是一切未曾成圣之辈所不可能完全体悟出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生灵,只要未曾成圣,在见到圣人形体的瞬间,这无数的,其不可能完全体悟的奥妙就会自然镌刻在其神魂深处,从而形成了一个圣人烙印。

    这样的烙印,对于圣人来说,便是其道的延伸。

    直接形成的话,自然会引起圣人的感应,将圣人的眼光拉过来。

    而这,正是罗帆所想要避免的。

    虽说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若是要知道自己,要了解自己,那只是一动念的事情,但他知道是他知道,自己主动去挑衅,去将他的视线引来,那便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前一种,圣人一般来说并没有什么理由,也没什么借口做什么。而后一种,却是直接将把柄送上门去,给了圣人一个理由,一个借口,让他能够随意的做任何事……

    眼前这样散发出一种万劫不磨,永恒不朽气息的烙印,和罗帆记忆之中的圣人烙印却是十分的相似,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便是那圣人烙印。

    而这是圣人烙印的话,前方这一个重新构造出来的人形到底是谁的形体,就可想而知了。

    便在这时,那一个在他神魂深处似虚似实的烙印微微一震,忽然渐渐消散,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根本没有在他的神魂深处留下任何一丝丝的痕迹。

    在完全消失的一瞬间,这似虚似实的烙印再度出现,接着在下一瞬间又忽然消散。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永无休止。

    看到这一点,罗帆终于松了口气。

    “这烙印若是真正成型或许确实是圣人烙印,但好我所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圣人形体,而只不过是体神子记忆之中的某一波动所变化而成的形体而已。或许这一个形体的本来面目确实是圣人的形体,但既然体神子并没有认识到,它便不可能完整。”罗帆暗自想着。

    一个不完整的圣人形体,看到之后哪怕能够形成烙印,也不是真正的圣人烙印。

    正因为如此,此时在罗帆的神魂深处方才会有这样一个似虚似实的烙印在不断的生灭——这是想要形成圣人烙印却后劲不足,无法真正成型的表现。

    相比于形成真正的圣人烙印,此时此刻这样不断生灭的烙印,对罗帆来说反而是更有用处。

    不单单是因为这样的烙印并不算真正的圣人烙印,不会给圣人足够的理由,或者说足够的结构来做什么。还因为,这样的烙印因为是不稳定的,所以其中包含的奥妙不会被完全锁在烙印之中,而是会在每一次生灭之中不断的泄露出来,从而让他能够比面对完整的圣人烙印更加轻松的从中获得足够的收获。

    罗帆这样想着,脸上不由得现出了淡淡的笑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