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彼此的进展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彼此的进展

    罗帆并没有直接体悟那一个在他神魂深处正时时刻刻生灭着的烙印,而是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身前那一个规则法则改换形态之后所形成的人形。$$

    这个人形极有可能乃是圣人的身形,既然如此,那么很显然的,其中蕴含了不可思议的奥妙。而那一个正时时刻刻生灭着的烙印所包含的,却并非是这形体的一切奥妙,而只是罗帆此时所无法理解的那诸多奥妙凝聚而成的产物。即使如此,那么罗帆若是先尽可能的体悟这人形形体所蕴含的奥妙,那一个在他神魂深处生灭的烙印自然也就能够变得更加的浅显,也有更大的,被体悟清楚的可能。

    看着前方这人形身躯,罗帆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一片奇异的天地。

    其中似乎有着亿万种深奥莫测的变化正在时时刻的发生着。

    在这无穷变化之中,他自身过往不知多少亿万年之间的一切修行,一切体悟,一切经验都似乎能够从中找到相应的变化。

    甚至,这种种变化还更进一步,将罗帆过往种种体悟,种种经验之中所不及的,更进一步的奥妙都展现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看得当真是酣畅淋漓,只感到每时每刻自己对于自身所修之道的理解都在不断的加深,甚至自己的道行境界都在这过程之中一点一滴的往上攀升着。

    这种时时刻刻能够感觉到进步的遭遇,对于任何一名修士来说。都是一种无比享受的遭遇。罗帆也不例外。

    他在这过程之中完全沉浸在了这种美妙的感觉之中,外界时光的流逝再度离他远去。

    他此时的道行境界已经是道尊之境小成,他的道行境界若是再度获得突破,便将踏入道尊之境大成,让他成就大成道尊。

    而大成道尊,比起小成道尊强大的程度,却不只是一倍两倍,而是千倍,万倍的程度。

    一个境界能够让自身的实力提升千倍、万倍,由此便可知晓想要跨越这样一个境界。其难度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

    罗帆虽是每时每刻都感到自身的道行境界在获得提升。感到自身对于自身之道的了解在不断的加深。

    但,当时间来到十几万年之后,在他已经是再无法从那圣人性体质上获得更多体悟的时候,他却发现自身的道行境界居然依然没有踏入道尊之境大成。而是依然处于道尊之境小成而已!

    虽说。经历这十几万年的体悟之后。他的实力比起当初已经是有了长足的进步,此时已经是能够轻易碾压十几万年以前的自己。但,没有突破。便是没有突破!他距离他所想要追求的真正巅峰的距离,依然是那样的遥远!

    “虽不是真正的圣人形体,但却依然包含了一丝圣人形体的特质。却是和当初那圣人影子类似,体悟到一定程度之后无论怎样努力,都再不可能获得任何进步……”罗帆悠然一叹。

    他双眼微微一凝,在他瞳孔深处映照出来的,那一个玄奇无比的天地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深邃。

    此时此刻,这圣人形体对他来说,已经是在没有多少用处了。

    想要开始体悟更多的玄妙,获得更多的体悟,他便只能改换方向,从他神魂深处的那正不断生灭的烙印入手了。

    ……

    就在罗帆打算从神魂深处那烙印出发进行再一次的体悟之时,在他所布置的那个小洞府的外面的情况却已经是和十几万年以前完全不同了。

    此时此刻,这树形时空之中,再非当初那样光秃秃,清洁溜溜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极为完善,极为玄妙,更极为热闹的天地。

    这时空的大小虽比起当初并没有增大多少,但却隐隐间已经和各个时空结合在一起,那三万六千个时空和这树形时空的间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被混淆了。那些时空,看起来,就像是这树形时空的一个个国度一般。

    而显然的,各个国度之间的联系,不可能是如同各个时空之间的联系那么隐晦,此时此刻,几乎每时每刻的,这树形时空之中都有着数量极多的各种生灵在树枝树干树叶之上穿梭,或是在各处探险,或是走在从一个国度转向另一个国度的路途之间。

    和当初相比,这三万六千个时空都已经繁华了数倍,整个道场的文明都似乎在进行某种极为微妙的升华。

    罗帆的小洞府所在的位置,乃是在两处树枝交界的枝桠之上,其中光芒闪耀,很是显眼,原本应当引起许多生灵注意的。

    但,所有的生灵,哪怕是擦过这洞府,却也无法发现这洞府的存在,便好似这一处枝桠和任何正常的枝桠没有任何不同一般,显得那样的奇妙。

    在罗帆的洞府旁边,一个老者正盘膝坐着。

    这老者罗帆若是能够看到就能瞬间知道,他便是那传送树门的意志化身!也是超脱了本体桎梏,真正获得自由,真正成为一名修士的传送树门!

    显然,在这十几万年之间,这传送树门早已是凭借对那三万六千个时空进行修补而获得了足够的功德,从而让自身超脱桎梏,获得真正的自由。

    此时此刻的传送树门盘膝闭目而坐,体内力量涌动,道行境界随着而一点一滴的提升着。

    原本的传送树门乃是没有道行境界的概念的,对他来说,因为本体与整个道场的紧密联系,所以他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的同时,却也因此而受到强大的限制,让他无法真正拥有自我的力量,更无法凭借自身还未曾超脱桎梏的意志获得道行。体悟境界。

    但,这种情况在十数万年以前,在他将第三万零七个时空修补完成,获得了一次巨量的功德之后,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那一瞬间,他所获得的功德和他原来的功德光轮融合在一处,瞬间发生惊天剧变,产生一股奇异的威能,直接改变了他的存在本质,让他的意志直接断绝了和本体的联系。让他那原本只能够在罗帆面前凝聚出半虚半实身形的身体直接化为真正的血肉之躯。

    而那功德。更是在那一瞬间凝成了功德神座,直接固定了他的形体,让他从此再不退转,永不回归之前那种被桎梏的状态。

    这功德神座凝成所耗费的功德。比起当初在那一个时空之中。罗帆所见到的。一名大意识所凝成的功德神座多了无数倍,两者的本质,自然是有着天大的不同。

    相比之下。当初那大意识的功德神座,便好似一个小家庭中,一家之主的专用座位。而传送树门获得功德所凝成的功德神座,便好似一个掌控亿万个家庭的国家之主的宝座!

    两者之间的差距,直如天壤云泥一般。

    便在意志超脱桎梏,自身真正成为一名修士之后,传送树门便产生了道行境界,并且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着。

    几乎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推进到了散仙之境,有几个呼吸之间,便达到了真仙之境,如此这般,短短的数日之间,便已经是超越先天大罗,成就了初成准圣。

    只是,也只是如此而已。

    他虽说生存了数十万亿年之久,自身也掌控了不可思议的力量数十万年之多,但毕竟刚刚拥有道行境界只是数日而已。

    以往的种种经验对他虽有许多用处,却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损耗的转化为他的道行境界。能够如同此时这般,短短的数日之间成就初成准圣,这已经是一件极为惊人的成就了。想要再快速进步,那却是近乎不可能的。

    也即是说,在数日之后,成就初成准圣的传送树门,想要在修行之上再有进步,便只能和普通修士一般一点一点的修行了。

    而这,对于数日之间连跨十几个大境界的传送树门来说,当然是不能接受的。

    在心中不甘和现实的冲突之下,传送树门忽生急智,回忆起了体神子当初记忆之中的一些修行原理,知道自己还有金手指可以借助,大喜之下,便开始继续修补身下的数千个时空,继续谋取这道场所可能给予的功德!

    功德,乃是一种十分奇妙的存在。

    它并非力量,但却有着超越力量的妙用,能够给予生灵无尽的好处,却不单单只是能够让生灵的意志超脱桎梏而已。

    让道行境界获得进步,这显然也是其中一种妙用。

    只是,在体神子的感悟之中,这种方法似乎有些弊端,因此却是不为修行的主流,只有极少数修士愿意选择这种方法来提升道行。

    对于这一点,传送树门虽知晓,但显然并没有太过在意对于刚刚踏入修行的他来说,能够让道行境界尽可能快的提升,这对他来说便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可能存在的弊端,都不再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在接下来的数千年之间,传送树门按照罗帆当初所涉及的方法,不断的修补着那剩下的数千个时空,从而获得了这道场一次又一次的功德加身。

    而对于这些功德,传送树门因为再不需要如同原来那般用来让自己突破本体的桎梏,因此却是将之完全用来作为自身道行境界提升的推力,在不断将之消耗的同时,让自身的道行境界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上提升。

    如此这般,一直到他将数千个时空完全修补,获得了数千次功德加身之后,他的道行境界,已经是随着提升到了大成准圣巅峰的境地,达到了距离巅峰准圣,也只是差了那么一丝丝距离的地步。

    而到了这时,因为三万六千个时空都同时达到了相对圆满的地步。

    一种玄妙的变化产生了。三万六千个时空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共鸣,所有时空之间的联系开始不断加深。各个时空之间的隔阂,在被渐渐的混淆。

    最终,所有时空,都和这树形时空形成了稳定的通道,从而变成了此时这般,好似是这树形时空的某一个国度一般。

    这样的变化,在当时引起了惊天震动,让那各个时空之中的生灵都惊惧莫名,甚至因此而掀起了各个时空之间jiliè的战争,掀起了好一阵腥风血雨。一直到数千年之后。方才渐渐平息下来。彼此之间形成了新的秩序。

    之后便一直到使数万年之后的如今,形成了眼前这样繁盛的景象。

    而在这段时间之中,传送树门虽说是收获颇大,道行境界并没有停滞。依然是在不断的进步着。但却根本无法突破大成准圣巅峰。距离巅峰准圣之境,依然还是差了那么一步,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跨过这一步。

    “为什么,这一步我明明知道该怎么去跨越,甚至也知道该领悟什么才能够跨越,但就是跨不过?”传送树门无奈的睁开双眼,叹道。

    这十几万年之间,体神子道场之内的种种变化,他虽是看在眼里,但却完全没有纳入心底,哪怕是当初各个时空的联系变得紧密,因为种种误会而掀起了腥风血雨之时,他也完全没有去管。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修士,完全将自身道行境界的提升当成是自己最重要的事情了。

    “罗帆道友似乎已经是巅峰准圣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可以指点我的。”传送树门叹息一阵之后,以期待却又焦急的神色看向一边罗帆当初布置下来的小洞府,这样想着。

    这十几万年之间,罗帆的小洞府在这里毫无任何掩饰却又不被任何生灵打扰、影响的原因,自然便是因为传送树门在这里。

    传送树门虽对于自己的道行境界进展很不满意,认为自己已经卡在这里实在是太久了,久到无法忍受。

    但事实上,他的道行境界在这道场之中,却是仅次于罗帆的存在。

    那诸多时空之中虽有着不少强大的生灵,甚至有些恐怖到达到准圣之境的层次,但毕竟也只是如此而已,比起大成准圣巅峰的他来说,却还是远远不如。

    在这样的情况下,传送树门只需要心念微动,甚至不需要使用什么神通,只需要气息屏蔽之下,便能够让他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变成了一片无人能够发现的隐蔽区域了。

    “不知罗帆道友以什么方法体悟主人留下的体悟和经验,都十几万年了,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传送树门再度产生了这些年时常产生的疑问。

    经验和体悟虽说精妙、量大,但毕竟也只是记忆而已。哪怕是十几万亿年的记忆,想要将之体悟清楚,那所需要的时间以千年计算已经是极为夸张了,但此时此刻,罗帆在那个小洞府之中,却是足足体悟了十几万年之久都没有任何动静,而且整个洞府看起来都没有任何动静出现,这怎能让传送树门不感到惊讶,不感到好奇?

    “要不,我去打一下招呼?问一下怎样?”和前面那么多次好奇不同,传送树门这次却是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冲动。

    这冲动,产生的原因乃是因为他此时已经是心情极为烦躁,因为十几万年被限制在巅峰准圣之前一步而很是焦急了,此时极度的想要有一些意外来打破这种让他痛恨的状态所以才产生的。

    却是一种必然出现的冲动,哪怕这一次他压抑住了,下一次,下下次,甚至更多次,他必然会有一次无法压抑住这样的冲动的。

    心中有了这样的强烈冲动,传送树门终于没有再迟疑下去。

    他站起身来,来到罗帆那散发光芒的小洞府之前,心念微动,抬手一指,便有一道灵光直接从他手指之前直冲而出,猛然灌入前方那小洞府之中。

    这小洞府的本质乃是一个玄奇的立体符篆,在这灵光冲入的瞬间,这立体符篆自然出现反应,直接拦住这一股灵光,将之进行种种繁复的分析,继而将这分析传递给在洞府之中的罗帆。

    刚好,罗帆在这时正打算转换方向,将体悟重点从前方那圣人形体转移到神魂深处的烙印之上,心神有了空闲,却是正好接到了立体符篆传递来的信息。

    “原来是传送树门道友。”他心念一动,已是明白了许多东西。

    抬步轻跨,身形瞬间消失在这一片虚空之间,再度出现之时,已是出现在那虚空之间的两个门户之前了。

    接着,他再度抬步一跨,身形消失,晃眼间已经是出现在立体符篆之外,也即是他的小洞府之外了。

    “原来道友已然脱离桎梏,恭喜恭喜。因为一心体悟体神子前辈的经验与体悟,所以未能第一时间贺喜,还望道友恕罪。”罗帆见得传送树门的样子,便知道传送树门已经是完成了他最初的愿望,笑道。

    “道友这般说实在是让在下无地自容了。有了道友的指点还浪费了这样长时间方才完成此事,实在是惭愧。”传送树门无奈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