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功德妙法?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功德妙法?

    说了一些话之后,传送树门说道:“这次打扰道友,实在是因为在下心有疑难,怎么都找不到解决方法,无奈之下,只能向道友请教了。@@”

    罗帆微微一愣,有些不mingbái这传送树门还有shime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他看来,此时此刻的传送树门yijing好得实在是不能再好了,只是刚刚成为修士,道行境界就yijing提升到了此时这般恐怖的境地,达到了只差一步便nénggou成就巅峰准圣的层次”“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而这,在他ziji,可是耗费了不知多少万亿年方才完成的……

    好奇之下,罗帆道:“道友但言无妨,若能有些微助臂nénggou助得道友,我定不会有丝毫推辞。”

    传送树门先是谢过罗帆,方才将ziji的情况给罗帆讲述一番,最后道:“此事说来惭愧,我如今道行境界卡在巅峰准圣之前,数万年之间完全méiyou丝毫进展。而我本身却已是在主人的体悟和jingyàn之间看到了这许多具体的guochéng了。但却shime用都méiyou,这实在是让我想不通,还望道友教我。”

    罗帆听得传送树门的疑难居然是如此,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这传送树门。

    好一会,在传送树门被看得gǎnjiào不好意思了,怀疑ziji是不是说出shime傻话的shihou,他方才无奈的道:“我还以为是shime问题,原来只是如此而已。看来道友的修行基础,实在是需要夯实才是啊。”

    这话。虽说说得委婉,但传送树门还是瞬间听出了罗帆的意思,那分明是在说ziji需要一名老师,一位师尊来教导ziji!

    mingbái此处之后,传送树门恍然大悟,不由得面红耳赤。

    他从修炼开始,一直到如今,实力进展快速得超乎想象,短短的使数万年之间,便从一个méiyou任何道行的生灵修成如今这般大成准圣的巅峰。这简直便是修行的奇迹。

    但。在形成这样的修行奇迹的同时,他对于每一个境界的体悟,却便随着而产生了许多的缺失。

    这种缺失,他原来并méiyou当一回事。只是觉得ziji的道行境界足够了。又有了ziji主人的jingyàn和体悟在身。根本不需要浪费shijiān去体悟那些境界,只需要努力的追求道行境界的提升,最终便定然nénggou获得至高无上的突破。

    但。此时被罗帆提醒,他方才zhidào,ziji看似yijing了解了以前境界的种种,但事实上,那根本就méiyou真正化为他的所有,他的境界,他的基础,看似yijing稳固扎实无比,事实上却是空中楼台,根本就是随时kěnéng崩塌的。

    “看来,在当初我在借助功德修行之前,便yijing是基础不够夯实的表现了,但我却并méiyou引以为戒,反而是为了修行而借助功德,最终方才造成了如今这般后果。以这样的基础,nénggou成就此时这般境界yijing是奇迹了,想要再度突破……唉……”此时的传送树门实在是悔恨交加。

    整个人,随着而呆呆的站在那里。

    罗帆看传送树门的样子,就zhidào了他yijing理解了ziji的话语。

    也不多说shime,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传送树门回过神来。

    好一阵子,传送树门身体一震,神色间变得决然起来,当下便对着罗帆直接跪倒,几个头磕了下去,道:“在下深感自身见知不足,无能踏足道途,求老师收我为徒,我定尽心侍奉老师,永不背叛!”

    说着,又是几个头磕下去。

    对于这样峰回路转的变化,罗帆一shijiān反应不过来,当他反应过来之后,传送树门那一段话yijing说完,几个头也yijing磕了下去了!甚至,连对罗帆的称呼,都yijing瞬间改口。

    眼见如此,罗帆连忙过去扶起传送树门,口中道:“这如何使得?!我何德何能能当道友之师?!如今道友也只不过是一时迷惑而已,只要点破迷惑,日后修行将一马平川,如何需要我来当道友之师?!使不得,使不得……”

    传送树门好rongyi下定决心,哪里肯这样放弃,硬生生的跪在那里,道:“老师放心,弟子绝对诚心诚意,méiyou半分虚假,还望老师不弃,收弟子为徒!弟子日日夜夜感恩不尽!”

    说着,就又要磕头。

    罗帆的道行境界虽比起传送树门要强上许多,实力也比他要高出不少,但传送树门bijing是在这道场之中有着巨大权限的存在,在méiyou生死相搏的情况下,罗帆想要将他扶起,却也是极为困难。

    因此,他却是好勉强的,方才阻止了传送树门的磕头。

    传送树门也并非一定要磕头,只要将ziji的诚意表达出来,那也就是了,在被罗帆强力阻止之后,也不再坚持,但却还是跪在那里不肯起来。

    似乎有罗帆不收他他就决不罢休的意味。

    眼前事情就这样僵持住了,罗帆不由得一阵叹息,道:“收道友为徒,我确实是德行不足,不敢为之。但道友既然如此坚持,我也不好不报,不如这样吧。我可以指点道友,但却不依师徒之名,而是以道友之名,如何?”

    这话语之中所传达出来的坚定之意,清晰无比,无可动摇。

    罗帆之所以不愿收传送树门为弟子,彼此之间的道行境界差距过小,也就是他所说的德行不足这方面的原因,只不过是其次,最重要的原因却是,他不愿意将ziji的shijiè观之真意传授给传送树门!

    这shijiè观的真意,在这地球宇宙之中,罗帆只传授给了一个人,那就是武皇。但那却是因为他和武皇之间的交情yijing极为深厚,而且武皇ziji也yijing是他在了门槛上面。只是因为méiyou被点破而无法踏入这门槛,心中不忍看他在那徘徊所以方才授他这等真意的。

    这却并不代表,他愿意将这等真意传授给任何人。

    这,并不是shime门户只见,也不是shime敝帚自珍,而是必要的原则。

    那有些东西,可以随意拿出来分享,有些东西,却是打死都不能拿出来的。这种大道真意,便是打死都不能拿出来的。

    既然ziji都不肯把ziji最为珍贵的修行真意拿出来。他自然就不kěnéng还收传送树门为徒了。

    对罗帆而言。一旦收徒,那定然是倾囊以授,任何有利于弟子的东西,都不会有丝毫吝啬的给予的当初。他收鸿钧等人为徒的shihou。不便是毫不犹豫的将自身在当时最为珍贵的道果大道直接传授下去了吗?

    罗帆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坚定。却是让传送树门直接感受到了。

    传送树门很是qingchu,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还要坚持。那事情只能这样继续僵持下去了。

    好在,他拜罗帆为师,为的也只是罗帆的指点而已,其他是否有师徒之名,他当然是不会太过坚持的,因此,他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只是,即便是答应了下来,他也再不称罗帆为道友,而是称他为道兄。

    却是不愿违逆罗帆的意思,却也不敢不表达ziji对罗帆的尊敬。

    对于这种称呼上的小改变,罗帆虽不以为然,但也并不十分在意,因此也就任凭传送树门将这称呼固定了。

    扶起了传送树门,罗帆道:“道友,我听你之前说起在修行之间,层将功德转化为道行,不知你使用的是shime法门?”

    传送树门méiyoushime迟疑的,就抬手一指,一片lusè光芒直接在他身前凝聚出一片文字、图案出来。那上面记载的,乃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法门,nénggou将功德jinháng转化,从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来增长修士的道行。

    罗帆一扫这法门,便瞬间将之完全记在心神意念之间。

    念头微动之间,已是大概的掌握了这一法门的奥妙。虽并méiyou多深入,但至少yijing大概qingchu其对功德的转化原理了。

    “还有一事。我在这些年为ziji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木德。道兄日后直呼我名便可。”传送树门,也就是木德这样说着。

    罗帆一听,微微一愣,接着笑着点了点头。

    传送树门,并不是木德原来的名字,而是他的本体,只是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完全méiyou说他的名字,所以罗帆方才一直以这几个字来称呼他而已。此时听得木德自我介绍,自然méiyou矫情到一定要称他为道友了。

    罗帆看着这转化功德为道行的法门,暗自叹息。

    这法门确实是精妙无方,其对功德的运用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甚至,凭借罗帆此时对这法门的了解,若是有着足够的功德,却是nénggou凭借这法门而让自身的道行无止境的往上提升。这代表着shime却是很明显,这代表着,若是有足够的功德,甚至nénggou借助这一道法门直接证就混元道果而成圣!

    从这方面来说,可以说这法门便是一种成圣之法。

    但,对于这一道玄妙的法门,罗帆却只是摇头叹息,甚至有些不屑一顾。

    因为,这法门有着巨大的弊端!

    这弊端,藏得极为隐秘,或许在境界低的shihou不显,但当将这法门的进度推演到极致,达到成圣这一层次的shihou,就nénggou看出这法门到底有shime弊端了。

    圣人,那是一种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甚至nénggou在无边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自由生存的无上存在。

    这样的存在,其本身,便应当是一个完美天地层次的存在,其内部本身便应当是nénggou产生无穷无尽的功德,nénggou提供无穷无尽的生灵的道行境界jinháng无止境的提升。

    这样的存在,想要成就,又怎么kěnéng是凭借任何一处天地,哪怕是大天地所赋予的功德而成就的?!

    从这yidiǎn来看,就yijingnénggou看出来,这一法门根本无法自圆其说。而无法自圆其说,那便表明。这法门之中,有着极为巨大的弊端,或者说,有着极为惊人的限制!

    这种弊端,这种限制,此时此刻的罗帆因为只是刚刚看过这法门,根本méiyou多深入的去研究,一shijiān却是找不出来其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只要zhidào这弊端存在,便yijing足够让他将这法门弃如敝履了。

    “这一道法门,你不该修行的。”罗帆叹息一声。道。

    “啊!”木德惊呼一声。道,“道兄此话何解?我看这法门精妙无双,妙用无穷,为何不能修行?”

    此时的木德。已是面色大变。显得很是紧张的样子。

    “木德。你得到这一道法门,你定然是从体神子前辈的记忆之中获得的吧。”罗帆叹道。

    “是的。”木德点头。

    “那你可知,当初体神子前辈。可曾使用这一法门来提升自身的道行境界?”罗帆又问道。

    这话,却是让木德面色大变。他哪里会不zhidào,当初体神子修行的肉身之道,根本就是凭借zijiyidiǎn一滴的努力完全提升起来的,对于功德,根本就是完全méiyou放在心上,更méiyou运用这一道法门半分。

    甚至,在他的记忆之中,还有着使用这种方法不太妥当的记载。只是他当时一心要提升道行,所以méiyou在意这记载,完全méiyou将之放在心上罢了。

    此时被罗帆一提醒,他方才反应过来。当初的体神子拥有这样一个道场,想要获得功德那是何其的简单,甚至根本就不需要如同ziji这般耗费数千年数万年shijiān的努力方才nénggou获得一些些,而只需要念头一动,就能获得比ziji这十几万年的收获多上无数倍的功德。

    这样多的功德,若是他有心的话,或许凭之成圣还有些勉强,但将ziji的道行境界向成圣的层次再推进几步,那却是绝对méiyou问题的。

    而在这样唾手可得无穷功德的情况下,体神子却依然méiyou选择这样的方法来提升ziji的道行境界,哪怕最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也méiyou改变主意,这难道还不能说明shime吗?

    “主人他为何会完全不借助这一道法门来提升道行?……”木德喃喃着,眼神之中yijing有着慌乱之色。

    “果然如此,看来这法门之中果然有着极大的弊端。”罗帆从木德的表现之中yijing是zhidào了事情的答案,一shijiān不由得暗自点头。

    点着头,他心念开动,开始细细思索这一道法门的弊端到底是在哪里。

    细细的想着,忽然间,一道闪电在他心头划过。

    他瞬间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zhidào这弊端是在哪里了!”

    他在未曾穿越之前,也曾听过许多神话传说,其中说shime谁谁谁因为做了shimeshime事而获得大功德,从而证道成圣,谁谁谁因为哪条路走不通,只能选择做某某事谋取多少多少功德,进而证道成圣。在当时,他只觉得这传说相当精彩,觉得这故事相当的大气磅礴。但在他真正踏足修行,真正对圣人的神通威能有了相当的了解之后,他方才zhidào,这样的传说是何等的荒谬。

    一方天地的功德,难道真的nénggou造就一个超越这一方天地,从而让其nénggou在这一方天地完全毁灭之后依然存在的生灵吗?这怎么kěnéng!

    功德,便是一方天地所生的存在,不是力量,却胜似力量。这种天地所生的存在,当然是与天地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别说天地毁灭了,便是你离开这天地,都kěnéng再不kěnéng存在了。

    既然功德是这种形式的存在,nàme,修士在凭借这功德提升起来的实力又怎么kěnéng在天地毁灭之后依然存在?又怎么kěnéngnénggou凭之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

    因此,很显然的,凭借功德成圣,这根本就是不kěnéng的!

    圣人,本身便要超脱一切,万劫不磨,永恒不朽,nénggou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nénggou在一切天地毁灭之后依然长存,哪里kěnéng是这随着天地毁灭而消失的功德所能造就的?

    想起这些神话传说,结合ziji对功德的理解,罗帆瞬间就zhidào了这一道法门的弊端所在了。

    “使用这种方法修成的道行境界,根本就不是修士ziji的道行境界,根本就只是这天地所赋予的,一旦天地有大变,这些境界便kěnéng被瞬间收回,凭借这功德所获得的一切,都将瞬间消失。”罗帆暗自想着,脸上现出了莫名的感慨之色。

    修士修行的原因,为的是超脱。先是超脱生死,再超脱命运,超脱天地,超脱一切。以这样的根本目标,这种越是修行,便越与超脱背道而驰,越与天地结合紧密的法门,又怎么kěnéng被他们所认同?

    从这一角度上来说,这一道转化功德为道行的法门,根本便是一道完全méiyou任何用处的废物,任何有心超脱的修士,都不kěnéng修行这样一种法门。

    这也就怪不得体神子对于这一道法门是如此的不在意,甚至静静的躺在ziji的记忆深处,让木德那样轻松的就找了出来了。

    “这样无用的法门,也不知当初谁这样无聊创造出来的。”罗帆暗自想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