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弥补?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弥补?

    罗帆向着,摇了摇头。【www.yunlaige.net】

    “此法门到底有何弊端?还望道兄教我!”木德听得罗帆方才不由自主说出来的那句话,不由得目中涌现出强烈的希望。

    虽说知道弊端和解决弊端是两码事,但知道弊端总比完全不知道弊端在哪里来得好的。

    “也没有什么,只是,若是借助这法门来提升自身的道行境界,日后恐怕会使得修士和那提供功德的天地之间的联系太过紧密,从而日后受到天地的桎梏,难以完全超脱天地的异变影响而已。”罗帆淡淡的道。

    听得罗帆这等轻描淡写的语气,那木德却完全无法像他这样轻描淡写。在这瞬间,木德面色剧变。

    怎会如此……

    这,是木德此时心神意念之间所出现的唯一一个念头。

    要知道,当初木德为了超脱本体的桎梏,为了超脱这道场的桎梏,为了成为真正的修士,所耗费的时光可是足足达到了七八十万亿年之久!

    这样漫长的时光方才换得如今这般成为真正修士的机会,但就因为那一点功德的妙法,就已经重新被这道场,被这天地所桎梏,这样的事实,对于木德来说,是何等的打击,可想而知了。

    虽说,受到天地桎梏和受到本体桎梏是有着极大的不同的,但无论怎样,这都是受到桎梏,都是没有自由,本质上的区别哪里有多大?

    “木德,醒来。”看着木德此时深受打击。几乎完全失去了一切斗志的表情,罗帆眉头一皱,轻喝一声。

    罗帆这一喝,使用了震荡神魂的妙法,如此这般一喝,如同警世洪钟在木德耳边响起一般,瞬间便让他全身一松,只感到自己的心灵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让他整个心灵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变得清凉起来。

    便在这样一瞬间。木德心灵一畅。那种种负面情绪,瞬间便从那种种绝望的心绪之中脱离出来。

    心绪脱离出来之后,他方才冷汗直冒。

    方才那情况实在是危险,若是等得那种绝望悔恨的情绪直接深入他的心灵深处。那么日后想要驱除。那恐怕就要困难上千百倍了。而一旦他不将之驱除。那更可能让他的道行境界从此再无任何寸进的可能!

    明白这些,他不由得向罗帆躬身拜倒,口中连连称谢。

    罗帆微微一笑。摆摆手,对他道:“此乃小事而已。至于那弊端,你也不必生出绝望的情绪,这道场虽说独立于天地,但毕竟还是依附在天地之上,道场的功德,其实也与真正天地的功德差不多。你受这道场的功德所桎梏,事实上与受到天地功德桎梏也没有多大区别,如此看来,除非你确信自己日后定能成圣,否则借助功德修行,却也不失是一个好的选择。”

    这话虽只不过是安慰之言,但事实上却也有着几分道理。

    至少,对于木德来说,这道理是正确的。

    虽说,修士修行为的是超脱,为的是成就至高的圣人伟业,但,从古至今,不知多少亿兆年,不知多少亿兆修士孜孜不倦的修行,最终能够成圣的,也不过是寥寥七人而已。

    其他的亿兆众生,都是倒在这追求成圣的道路之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保证自己能够最终成圣?谁有绝对的自信自己能够走到最后?!木德,显然也不是那种有绝对自信自己能够走到最后,自己能够最终成圣的修士。

    从这一点来看,这功德,对于罗帆这等有志于成圣的存在来说乃是毒药,但对于木德这种并没有多大希望的存在来说,却是最好的补药了。

    木德听得罗帆之言,面上神色微微有些尴尬,但很快的还是释然了。

    作为任何一名修士,心底当然都会有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圣的念头存在,哪怕是再弱小,修为再差的修士,都一样。木德自然也不例外。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直接说他不可能成圣,这功德促进道行的方法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坏处,他当然不会很高兴。只是,他毕竟还存在理智,知道自己几乎不可能是那不知多少亿万年以来,数量达到不知亿兆的修士之中最拔尖的一个,因此却也不得不承认罗帆说的乃是至理名言,所以方才先是尴尬,后来便是释然。

    罗帆自然看出木德的神色变化之间的含义,但却没有放在心上。

    不管过程如何,只要木德最后平静下来,那就是好事了。

    “那我如今的修行该如何是好?”木德很是诚恳的问道。

    罗帆微微一笑,道:“先不管功德如何,虽说你是靠功德方才获得如今这般道行,但却并不代表你无法继续修行,只是可能修行速度将会较慢罢了。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去寻找突破道行境界的方法。而是重新开始,一步一步的将你当初错过的修行过程重新走过,弥补你当初所缺失的修行基础。”

    “啊。”木德一听,不由得如同拨开迷雾看见晴天一般,眼前一亮。

    罗帆的话语,却是直接将他从思维的死角之中拉了出来,让他的思路重新变得畅通起来。

    “原来如此,确实应该是如此!我现在缺失的乃是基础,只要我能够重新来过,将我的基础重新夯实,重新弥补,岂不便是将我的缺失完全弥补,待得我重新回到如今这个境界的时候,说不定水到渠成的便能够直接打破桎梏,成就巅峰准圣!到时候,说不定失去了这些功德的弥补,都对我没有多大影响了!”木德显得极为兴奋,如此喃喃着。

    罗帆看着木德的样子,微微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他却是知道,这功德既然已经融入了他的道行之中,那便已经变成一种不可分割的存在了。日后哪怕是他成就了极高的境界,哪怕是这功德所提升的道行境界对于那时的他来说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一旦失去这些功德,那对他来说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即便不太可能让他直接陨落沉沦,却也可能让他受到难以弥补的伤势。

    甚至可能直接被打落境界!

    换句话说,若是日后木德非常非常侥幸的成为圣人,有朝一日这道场被毁灭了,那么他便极可能直接被打落圣人之境。若是那时他正在混沌状态之中行走。那更可能直接让他陨落消亡。

    这,并不是什么荒谬的结论。

    而是很是理所当然的。那功德,融入道行之后,便已经与他的道行完全融为一体。而日后无论修士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强大。这些功德的影像都不可能消除,

    甚至,完全相反的。无论日后就他怎么努力,怎样自身的道行境界,最终这功德的消失,都可能对其造成不可思议的破坏。甚至可能让其道行境界直接被打落一个境界!

    这并不是什么耸人听闻,而是真真正正的事实。

    换句话来说,日后哪怕木德非常非常幸运,非常非常侥幸的证道成圣了。那么,这些他所获得的功德,也将可能对他造成极其巨大的影响。若是地球宇宙完全毁灭了,或者说这道场完全毁灭了,那么便极有可能将他直接打落圣人之境。

    若是那时他更是倒霉的正在混沌状态之中行走,那么这造成的结果,更可能直接让他直接被混沌状态剿灭,整个化为虚无,从而圣人陨落。

    之所以如此,原因也并不复杂。

    正如同建房子一样,地基,对于房子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地基失去了,无论这房子本身再坚固,再高,都会直接倒塌。

    而这功德,在对生灵的道行境界进行促进,让生灵的道行境界进行提升的时候,对于生灵来说,便已经是与其道行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这生灵的道行境界再往上提升多少,再增长到何等不可思议的地步,这功德,都将是不可能消除的破绽。

    因为,当道行境界不断提升,这些功德所影响的道行境界,便将渐渐的成为地基,成为更上一层道行境界的支撑。

    而有朝一日,这些功德若是出了问题,那便是地基出了问题,这房子那里还可能存在?

    不过,这些话,罗帆显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

    原因也不复杂,因为这已经是既成事实的了。哪怕是罗帆,此时也已经是无法可想。说出来,只是徒增伤悲而已。除非,木德能够在这个时候直接将这整个道场完全毁灭,那便可以将这功德的大部分影响消除,但这也只是大部分影响而已。之前罗帆已经说过,这道场虽说独立,但却与外界的地球宇宙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功德虽是道场所生,但却也有一小部分是来自外界的地球宇宙,而且是极为关键的一小部分。

    想要将这一小部分功德消除,那所能够做的,除了将整个地球宇宙毁灭,根本没有其他方法。

    而显然的,以木德的实力,以他的道行,想要将这道场完全毁灭都是妄想了,更何况是整个拥有着七大圣人,拥有着不知多少巅峰准圣,更有着不知多少个圣人所赐的道场依凭的地球宇宙了。

    所以,可以说,到了此时此刻,对于木德来说,已经是无法可想了。说不说出来,对他的命运都不会有任何帮助。甚至,说出来之后,可能还因为那种绝望的前途,反而可能让木德直接沉沦,完全失去修行,生存的**。

    正是因为这种种考量,罗帆此时却只是淡淡的看着木德而已。

    木德此时心情兴奋之极,脸上神色激动,眼中满是憧憬之色,显然正在想象自己日后的前途到底是多么光明。

    好半天之后,他方才回过神来,向罗帆躬身一拜,道:“我虽说知道该如何去做了,但却没有绝对的自信能够完全封住自身道行。没有自信我现在的境界能够不对我日后的重修造成影响。所以,我想求道兄帮忙,帮我将道行境界完全封印,不知道兄可否帮我?”

    罗帆听了,不由得一笑。

    封印道行境界重修,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很麻烦,但对他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自己可就在自己身上试过不止一次了。

    和在自己身上试相比,在别人身上施展封印当然是更加简单了,因此,这种封印道行的行为对于木德来说或许是十分麻烦。让他自己都没有自信自己能够做到的。但对罗帆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此乃小事尔。木德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罗帆微微笑道。

    “最好自然是现在。只是此处似乎不是修行的好去处,我怕我若是在这里便进行修行,日后恐怕会因为其他生灵的打扰而出问题。”木德皱眉道。

    “这也只是小事尔。你可控制这道场为你开辟一处洞府,自己在洞府之中修行便可。”罗帆笑道。

    想了想。罗帆又道:“不如我来帮你开辟一处洞府吧。你重修道行。不单单需要闭关苦修。还需要一些历练,你自己开辟洞府,怕是不能完美安排历练之所。”

    “多谢道兄!”木德大喜拜谢。

    罗帆也不客气。道:“借你权限一用。”

    说着,向着木德一指,刹那间,木德对于这道场的权限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瞬间他便有一种自己能够完全控制这整个道场一切事物的感觉。这,便是木德拥有这道场的一切权限所在了。

    “好家伙,比起当初,这权限反而是增加了不少。”罗帆感应到这种完全把握的感觉,不由得暗自吃惊。

    当初,木德还是传送树门,还没有超脱那本体的桎梏之时,罗帆也曾借用过他对于这道场的权限,但当时他的感觉虽说玄妙,虽说能够在这道场之中做到许多事情,但更多的还是旁观而已,真正的大动作还是不支持的。

    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单单能够感觉到整个道场的种种,还能够对这种种进行改造,进行操作。

    这种变化,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

    按理来说,原先的木德与整个道场融合在一处,完全桎梏于这道场,桎梏于他的本体,这使得他与道场之间的关系别样不同,正常来说应当是对这道场有着更大的权限才对的。

    而此时他超脱了桎梏,相当于挣脱了和道场之间的联系,如此一来显然应当是权限有所缩减,有所限制方才是正常的。

    木德此时却是直接愣住了。

    罗帆借用他对于这道场的权限实在是太轻松了,那一句话刚说完,甚至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对于这道场的权限就已经完全被对方给借去了,虽说他感觉上依然可以随时将之收回,但罗帆的那种轻松随意,那种绝对碾压的意志,还是让他震撼莫名。

    “这便是道兄的真正实力吗?连这虚幻的权限都能够轻松的拿走,要是罗帆道兄想要对付我,那我岂不是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一指之下就会形神俱灭?!”木德这样想着,心底暗自发毛。

    他原先拜罗帆为师,那也只是实在是走投无路,不得不为的而已,本身其实并不认为罗帆在实力上比自己强多少。至少在这道场之中,他自信罗帆绝不可能轻松的战胜自己,若是发生战斗的话,可能是他死,罗帆重伤。

    但此时此刻,他方才发现,自己对于修行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了。

    原来道行境界的差距所代表的实力差距居然是这样巨大。瞬间,他对于罗帆再无任何轻视之心,有的只是一种仰望,一种敬服。

    罗帆却没有在意木德如何,他此时借助从木德之处借来的权限感应这道场的种种。

    这道场和上一次他借助权限所看到的相比却是有了不少的变化,整个运转方式流畅了不知多少倍,光是感应其运转过程,就让他生出一种完美圆满的感觉。

    “却是改造得相当不错,连我当初一些未曾想到的小细节都做得相当的完美,怪不得这道场会给他更大的权限了。”感应着种种情况,罗帆忍不住暗自赞叹,同时更是大概明白了为何木德对于这道场的权限居然会十分反常的提升了。

    有功于天地,便得天地之功德,有功于道场,得道场之功德。

    木德为了获得无穷功德,对道场的改造当真是不留余力,一切都是做到了尽善尽美。而这,对于他来说,便是让他获得无穷功德,但对于这道场而言,那便是让道场变得更加完美,让道场变得更加圆满。

    如此一来,这道场本能的便会觉得,让木德获得更大的权限会对它自己有好处,因此自然会让木德获得更大的权限了当然,这所谓道场本能觉得,那也是一种类似天地意志的形式存在,却非是正常生灵所能理解的那种意识,意志。

    感叹了一小会之后,罗帆收拾心情,借助这权限控制道场的力量微微变换。

    瞬间,在他身前便有一个光门出现了。

    这个光门刚刚出现的时候只有巴掌大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