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心态升华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心态升华

    最终,这个光门变成了三丈高下,看起来极为古朴。**

    这个光门成型之后,开始渐渐变得虚幻起来,不一会,就已经完全隐没与无形之间,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

    只有木德能够感觉到其依然存在于那里,甚至比起之前更加真实,更加的清晰。

    在这光门变化完成之后,罗帆便对木德说道:“这洞府已经开辟完成,其内部与道场中的三万六千个时空都有着联系,你可借之将自身投影投入这道场的三万六千个时空之中,而不需要借助道场的权限,也不会受限于道行。却是正合你用。”

    听得此言,木德大喜,道:“多谢道兄。”

    罗帆听得此言,便知晓木德此时对这洞府是颇为满意,心念一动之间,抬手向着木德虚虚抓去。

    刹那间,无数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直接凭空出现在木德的身体周围,开始围绕着木德按照某种极为精妙莫测的方式进行旋转,渐渐的让木德整个人变得虚幻起来。

    接着,这些立体符篆猛然一滞,向内一缩。

    直接便缩入了木德的身体之中,直接融入他的周身上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这些立体符篆的融入,木德的气息,他的力量,他的道行,都在渐渐的减弱,恍恍惚惚之间,他整个人就好似变为一个比起一般普通人强壮上许多的凡人而已。站在那里再无之前那种给人的感觉。

    而随着他的变化,他的形态。也随着改变。

    此时此刻已是再非之前那老者的模样,而是一个英俊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几乎便是返老还童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返老还童。

    以前早已说过,修士的相貌,乃是由心而生,心底年龄到底是多大,他的相貌便是多大。之前的木德心底一直是认为自己已经活了数十万亿年,自然而然的便有着老态的心性,相貌自然便显得老态。显出好似是一名老者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因为道行境界已经已经被罗帆完全封印,整个人从身到心都是如同刚诞生之时一般,处于极度年轻的状态。因此,连带着他的相貌也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年轻的模样。

    看看自己的身躯。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变化。木德颇为欢喜。对罗帆躬身一拜,谢过了罗帆,之后便转身直接走入了那一个好似变成了虚幻。但事实上却依然存在,只是隐藏起来而已的光门,进入了那一个奇异的洞府之中去了。

    见他如此,罗帆微微一笑,随手轻挥,他那立体符篆构成的洞府也随着隐没与无形,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却是使用了方才对付木德洞府同样的方法,将自己的洞府也隐藏起来,不被他人所察觉。

    做完这些之后,他抬步轻跨,直接便跨入了自己的洞府之中,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至于木德的修行那种种问题,已经是完全从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被驱除出去了。并没有收木德为弟子就有这个好处,不必太过尽心尽力,只需要做到木德要求自己做到的,便已经是说得过去了。之后木德的什么发展,会遇到什么不好的问题,对他来说都已经是无所谓了。

    进入洞府之后,罗帆没有迟疑,跨入了那一个代表着体神子一切经验、感悟的那个门户之中,进入了那一片只有一个人形悬浮着的无垠虚空之中。

    他来到这人形身前,直接如同那人形一般,盘膝坐下,与那人形正面相对。

    那人形的双眼,刚好便是他双眼的高度,从那双眼之中望进去,刚好便能够看到这的眼神深处。

    以这样的姿势盘坐着,罗帆隐隐间却是的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凭空而来。

    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

    这却是在所难免的。毕竟,他已经是知晓眼前这人形,分明便是圣人的身形,虽说并不完整,但毕竟已经有着资格形成不完整的圣人烙印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和这人形以同样的姿态盘膝对面而坐,那便有一种他要与圣人平起平坐的意味,自然而然的,便会让他承受超乎平常的心灵压力了。

    罗帆感受到自己的心灵变化,不由得暗自苦笑。

    “看来圣人的权威果然是深入人心啊,便是我这种一心成圣的人,居然也对圣人有这样的恐惧。”罗帆心中闪过这般念头。

    如此一想,他更是坚定自己要以这个姿势来与这人形相对了。

    这,是一种心灵的洗礼。

    他要成圣,当然不可能对圣人在心底有着那样的恐惧,如果连对自己将要成为的存在都心怀恐惧,那怎么可能最终成为那样的存在?!

    他也不按照原来的打算开始体悟那神魂深处重新开始生灭的烙印,而是静静的望着眼前这人形,静静的感受自己心灵的变化。

    那一个烙印,乃是因为这人形而生。而也因为这人形并不是完整的圣人身形,因此那烙印并不能长久的存在,而是只能够存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一旦他双眼没有望向这是人形,那么在消失之后,其便将完全消失。只有一直望着这人形,方才能够随灭随生。也正是如此,他之前离开这洞府,前往与木德相见的时候,其实他神魂深处的那一个烙印,是已经消失的。只有他此时重新回到此处,重新见得这圣人身形,那烙印方才再度开始生灭。

    随着他对自己心灵的感悟,他的心底,种种原本隐藏极深的恐惧,忌惮,一点一滴的浮现出来。

    这些恐惧,有些是因为圣人的威名,有些是因为对混沌状态的仰望。有些更是对死亡的厌恶。种种种种,尽皆在他的感悟之中渐渐的重新泛出,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缓缓流过,让他对于自己变得更加的了解,从而让他认识到自己心灵的种种缺失。

    “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这样多的弱点,枉我还以为我的心性已是圆满无瑕了。”罗帆一边感悟,一边暗自苦笑着。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心灵的弱点,那想要弥补,那难度就比原来小了许多了。

    特别是此时此刻,他所处的环境实在是得天独厚。更是减少了他弥补心灵弱点的难度。

    与眼前的圣人人形正面相对。感受着这种与圣人平起平坐的感觉,心底回想着圣人的种种传说,回想自己所知晓的,圣人的种种威能。在这两种冲击之下。他对于圣人的恐惧。渐渐的减弱了。

    当然,恐惧减弱,并不代表他就狂妄的认为自己已经真的能够与圣人平起平坐。真的认为自己能够再不顾忌圣人的威能,能够随意的挑衅圣人。而是消除了原来存在的那种,一想到圣人就认为自己绝不可能战胜的心态,转而认为圣人确实是强大无匹,但自己日后定然也能够如此强大,认为眼前圣人的强大,便是自己日后的强大!

    这种心态的改换,或许表面看来没有什么变化。

    但事实上对他的影响却是翻天覆地的。

    这种心态的变化,将渐渐的影响他的一切行为,一切思考模式,从而让他整个人的气质渐渐的大变样。

    这并不是什么夸张。

    在此时这样,认为圣人乃是自己的未来,圣人的强大就是自己未来的强大的心态之下,他在获知任何圣人的神通,圣人的威能,圣人的手段之后,都会自然的去想,这种神通,这种威能,这种手段,到底是什么原理,怎么样能够做到。

    从而,会不知不觉间开始有意识的去向其靠拢,有意识的推演这种种神通、威能、手段的实现方法,进而转化为自己的神通、威能、手段。

    虽说,以罗帆的道行,以他的见识,想要完全推演出那种种神通,种种威能,种种的手段的真正实现方法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找到正确的方向,对于罗帆来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只要方向正确,便已经足以让他的整个气质完全改换,让他在外人看来,完全变了个模样了。

    感受着自己心态渐渐转变,罗帆终于现出了满足的笑容。

    在这种心态之下,自然而然的,他之前存在着的种种恐惧,不一会间便烟消云散了,一时间,他有一种自己整个心灵都圆满无瑕,再无任何弱点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很快的就被他驱除了。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在不久之前也是这样的想法,而结果又是怎样的。此时他又是这种想法,那结果难道会比之前好上多少?他甚至可以猜想出来,自己定然在有朝一日,再度为自己的这种想法而感到惭愧。

    “我现在接触最多的,便是圣人烙印,要实现这种方法,便需要将自身的身形与自身所修之道完全融合,从而让身形便包含自身所修之道的一切。这一点,我现在却还做得很不够。”罗帆暗想着,他所修行的道果大道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缓缓流过。

    同时,他的身形渐渐变幻,恍惚之间,已经变成了一颗玄之又玄,奥妙莫测的大罗道果入灭、悟虚、合道、超脱、道尊这虽是五个大境界,但那却只是先天大罗向圣人之境演化这过程之间的五个境界而已,若是按照严格来说,其实还是属于先天大罗的范畴。因此,哪怕罗帆已经是道尊之境,他借助道果大道所修成的道果,却依然还是大罗道果,却不是什么所谓的道尊道果之类的道果。

    这大罗道果在虚空之间不断的变换着,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玄奥,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无法用言语描述。

    哪一股超越想象的圆满,超乎认知的绝妙,隐隐间威凌大道,似乎连冥冥之中的大道都在这道果之下微微颤抖,自然的将自身的权威让出一般。

    这种变化持续了十数年之久方才渐渐停了下来。

    当其完全停下来的时候,那道果已经是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罗帆盘膝而坐的身形悬浮在那人形的面前。

    只是,此时此刻,罗帆盘膝而坐的身形却透出那一股无法形容的圆满与威凌大道的气质,隐隐间透出一种深邃到极限,无法用言语将他描述出来的味道。他整个坐在那里,晃眼一看,似乎便是一颗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大罗道果悬浮在那里一样。

    罗帆微微一动,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而哪怕是他动了。哪怕是他叹息了。他身上的气息也依然没有消减,虽与之前有些不同,但却同样是极度圆满,依然是威凌大道。依然是深邃到极限。依然是有超乎言语所能描述极限的味道。依然是让人好似正在看一颗大罗道果一般。

    “终究还是有着极其巨大的差距,想要真正拥有圣人一般的特质,却还需要将道行境界提升无数倍才可以做到。”罗帆叹息着。但看向前方这人形的目光,却完全没有任何震撼,而是一种憧憬,一种好似正在看自己未来的神态。

    此时此刻的罗帆,一举手一投足,都包含了他一生所悟的一切道理,包含了他的道果大道!

    这,和他以前相比,却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在以前,他刚刚重修根据则之世界观创造出来的道果大道之后,他的身形便蕴含他所修行之道的种种奥妙,能够让一切看到他身形的修士隐隐间感悟到他所修之道,甚至能够将身影留在则界之中,让则界的生灵凭借他的身影去根据则之世界观悟得种种妙法。

    但,那却只不过是他自身所修之道的泄露而已!

    其中虽说包含了无穷奥妙,但却并没有完整的将他所修之道包含在其中,若是有修士能够体悟得他身形搜透出来的道理,所得,也只是残缺不全的,不是真正完整的。

    而此时此刻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

    此时此刻,他的身形所包含的,便是他全部的道。

    他的一切道理,一切感悟,一生修行的一切所得,除了那抽象的,无法真正显现出具体形象的观念,则之世界观之外,尽皆完全包含在他的身形之上。

    也即是说,若是有天纵奇才的存在能够完全体悟出罗帆身形所包含的一切奥妙,那便能够完全得到罗帆这一生所拥有的一切道理,一切感悟,一生修行的一切所得!不管是如今经过重新创造的道果大道,还是他当初因为盘古元灵而闯出来的那无数神通法门,尽皆能够完整的获得,没有丝毫的残缺!

    换句话说,罗帆若要留下传承,那么只要随意的将他的身影留下来,便已经足够了。

    这种变化看起来似乎很是没有必要我自身一生的所得,为何不藏得紧紧的,要如此毫无顾忌的展示出来,让他人那样轻松的获得?

    但,这在罗帆看来,这却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修士来说,敝帚自珍,根本没有任何必要,修士真正强大的,是自身,不是什么功法,不是什么玄妙法门,更不是什么法宝器物。自身一生体悟到的种种神通,种种妙法,种种感悟,在体悟到的那一瞬间,其实就已经是次要的了。这种种神通、妙法乃至感悟便乃是交给其他人,也是完全不值得心疼的。

    而且,哪怕这些东西是重要的,无可取代的,传播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毕竟,学习同样的东西,并不代表最终成就就会达到同样的高度。

    就像罗帆穿越之前的地球之上,那里有什么知识要找是找不到的?但最终能够获得大成就的,又有多少?

    正是因此,罗帆方才不会在意将自己所修之道的一切都完全展示出来,只要这样做对他自己有一丁点好处。

    现如今,罗帆这样将自身所修之道的一切完全与自己的身形融合,对他来说却并不只是展示而已。事实上,他在这过程之中所获得的收获之大,却是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再将自身所修之道的一切完全和身形融合之后,罗帆的身形,便已经可以说便是他所修之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身躯,变得比起原来玄妙了不知多少倍。

    举手投足之间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千、万倍于他之前。

    此时此刻,他甚至已经再不需动用自身的法力,便能够轻易的开辟出一个个宇宙,能够轻松的创造无数生灵,能够随意的跨越时空。

    甚至,便是他此时所在的这个洞府,那一个玄之又玄的立体符篆,他若是此时来开辟,也只需要借助肉身的力量便能够轻易的做到,而不需要他的法力加入。

    如此转变,比起他之前从体神子一生的经验与体悟之中获得的肉身之道的奥妙相比,却是多了不知多少倍。

    可以说,对于罗帆来说,光是眼前这点变化,其实便已经足以压过他在体神子的经验与体悟之中见到圣人身形的收获了。

    罗帆缓缓的站起身形,身体微微伸展,刹那间时空剧变,一个奇异的天地取代了原来的虚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