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烙印之法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烙印之法

    这天地有着日月星辰,有着山川河海,有着草木虫鱼,有着飞鸟走兽,有着各式各样的生机。$$//高速更新//

    在这样的天地之间,罗帆站在期间,便好似一个顶天立地,掌控着天地万物一切的一切的无上存在一般。那气势,那威势,比起他原来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便在这样的气势之下,在他前方那盘膝而坐的圣人形体,却是再不显得有多么的强悍,而是隐隐间已经是被他所追上,虽在整体上罗帆的身躯在威势上依然是差了许多,但已经有了那么几分平起平坐的意味了”“。

    “果然,还是这样的感觉美妙。”罗帆微微一笑,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此时这般随意开辟出一个世界来,以自己作为创世主的姿态来提升自身威势,气势,使得自己能够与圣人形体平起平坐,这样的事情,在以前,罗帆是绝对不会去做的。因为,对以前的他来说,圣人的强大,已经是达到一个他只能仰望,不能接近的境地。

    这样的差距之下,他对于任何与圣人有关的存在,都会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忌惮,虽没有表现出来,但心态之上,都是将之供在一个比自己高上许多的地位上。

    而此时此刻,情况自然是不同了。

    对于此事此刻的他而言,他的心态,已经产生了变化,对于圣人,虽依然是如同之前那般知道其强大,知道其恐怖。却已是没有了对他那深入本心的忌惮,已是能够一正常的形态看待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圣人的形体对他来说,虽说依然强大,依然深邃莫测,但却再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负担,自然想要怎样就怎样了若是有必要的话,要让罗帆将眼前的形体直接摧毁,磨灭,对于罗帆来说也绝不会有任何迟疑的。

    罗帆开辟这天地出来。本来便是为了自己感受好一些。此时达到目的,自然没有心思再去改变。

    他盘膝坐下,双眼看着前方这圣人形体,身形渐渐的改换。

    隐隐间。已经化身为一个奇异的烙印。

    这个烙印。隐隐间与在他神魂深处存在着的那个证不断生灭着的烙印有几分相似。不过却是稳固无比,根本没有任何要崩溃的迹象。

    当然,同样的。这个隐隐存在着的烙印,相对于那原来的烙印来说,却也是简陋了不知多少。便好似是一种极度简陋,极度粗略的模拟而已。

    罗帆双眼锁定那形体,心念却是沉浸在自己神魂深处的那烙印之中,用尽自己的一切所能,体悟着那烙印的一切,再将自己的体悟映照在自己的身躯之上,让他的身躯自然而然的变幻,从而使得他此时身形之上所化的那个烙印向着那生灭着的烙印不断的接近。

    这,显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那烙印虽说并不是真正的圣人烙印,但根源却也是圣人烙印,其中雨涵的玄妙之深奥,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以罗帆此时道尊小成的道行,想要完全体悟其中的玄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因此,此时罗帆身形的这种接近,却是极为缓慢,极为艰难,时不时的更还推到重来。

    不过,虽说身形变化进展缓慢,但罗帆自身的收获,却是绝对不少。

    几乎每时每刻的,他都感觉到自己的道行境界正在往上提升着,几乎每一瞬间,他都感觉自己看透了一个自己以前所想不清楚,想不明白的问题的答案,甚至,更隐隐间对以前所看过的那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有了一些新的体悟。

    之前,在悟道子的道场麒麟崖之时,罗帆曾经从悟道子之处获得一股记载了圣人之道的气息,那气息之中的符文结构,便包含了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无穷无尽的文章。

    而那一篇文章虽说无穷无尽,但罗帆却依然记住了其中不知多少亿的文字。

    那些文字的玄妙虽让他成就了道尊之境,但那却并不代表着他在那时便已经是将他所记住的那些文字所有的玄妙完全体悟出来了。

    事实上,其中依然是包含了许多更深邃的奥妙,依然存在于其中,静静的等待他道行境界提升之后进行体悟。

    在这样的体悟过程之中,罗帆完全忘记了外界的时光流逝。

    恍恍惚惚之间,一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百年过去了,千年过去了……

    ……

    就在罗帆进入那种完全忘记外界时光流逝,全心全意投入那莫名体悟的过程之中,在外界的地球宇宙的某处灵山之上,一名男子冲天而起,直接想着虚空的某处投去。

    这男子乃是中成准圣之境,周身上下弥漫着一种武学巅峰的气息,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呼一吸,都蕴含了莫名的武学真意。

    “武皇,你想要逃到哪里去?”就在这时,一把声音从虚空之间传来。

    这周身弥漫着武学巅峰气息的男子,不是他人,正是武皇!

    接着,一只虚无的大手从天而降,向着武皇直抓下来。

    “原来是你。看来你还是不死心。不过你现在远在数万亿里之外,难道还真的想要凭借这点力量来战胜我?”武皇的身形在半空中微微一转,不算轻松,但却依然是绕过了那大手的抓取,口中发出这样的话语。

    “我现在虽被阵势困住,出不来,但以你中成准圣的道行,我的一丝力量,早已是绰绰有余了。”那声音淡淡的道。

    说话间,那大手微微一转,在半空中做出一个手印出来。

    随着这手印,虚空便换。周围数十万里范围的时空瞬间便被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攒住,猛然一个凝缩,直接化为一个囚笼,快速的向着武皇所在之处收缩而至。

    武皇此时的身形一惊重新现出来,见得如此,眼中透出凝重之色。

    此时距离武皇踏入这天地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时间已经是过去了数百万年之久了。这段时间,对于一般生灵来说已经是极为漫长,甚至足以让文明生灭数次之多了。但对于长生不死的修士而言,这样的时间。却只是一段颇为短暂的时间而已。

    一般而言。在准圣之境以下的修士能够在这样的时间段之中突破几个小境界已经算是修行速度极快的了,而在准圣之境以上的修士而言,这样短暂的时间,能够让他们从一个突破一个小境界。就已经是快得超乎想象了。

    但。显然的。武皇,却是颠覆了这个事实。

    这数百万年之间,他连连突破。直接突破了三个大境界,总共十二个小境界,从初成准圣四个小境界到小成准圣的四个小境界一直到如今成就了中成准圣的巅峰!

    这样的突破速度,当真是骇人听闻,甚至当初的罗帆若不是在那超脱之路上,都无法达到这样的速度。

    这样妖孽的速度,这样不可思议的进步,自然而然的引起了有心修士的注意。

    武皇这样的进步速度,已经是完全超越了正常天才应该拥有的速度了。任何知道武皇修行速度的修士,都会觉得武皇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宝贝,或者是得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传承,只有这样方才可能有这样恐怖的修行速度。

    对于这一点,道行境界不如武皇的修士自然无法多做什么,但对于那些比武皇强大的修士来说,这简直便是肥肉送到嘴边,哪里有不下口的。

    故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武皇便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结下了许多的仇敌。

    而这些仇敌不管起因是如何的荒谬,如何的不可思议,最终定然会引出一名实力远比他强大的修士出来。

    一次两次,武皇并没有察觉,但次数多了之后,武皇终于还是知道了原因所在,明白了自己现在已经是怀璧其罪。

    如此一来,他自然再不客气,一旦有了仇怨,便直接出重手,将一切仇怨的对象抹去,而且时时警惕,修行起来也愈发的投入。

    这样的选择,既让他解决了许多原本颇为复杂的麻烦,也让他的道行境界在战斗之中获得了更快的提升,从而让他的修行速度显得愈发的妖孽。而这样的结果,便更引起那些强大修士的注意,然那些强大修士更加想要抓住武皇,想要找到他的金手指到底是什么。

    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原来当初罗兄授予我的修行真意居然是如此珍贵,枉我当初居然是浑浑噩噩,不知身在宝山中。”武皇每当想起这些年的经历,便不由得暗自感慨。

    显然的,武皇之所以有如今这般不可思议的修行速度,根本原因不是其他,便是他当初在罗帆之处所获得的,那创造自己的世界观方才是成圣前提的修行真意!

    正是这种想法,让他真正踏上了修行的光明大道,让他开始走在用武学解释天地万物,解释一切,改造自己修行法门的道路上。

    而这,便使得他修行起来,一日千里,如有神助,当真是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自己有新的体悟,新的收获。

    如此,在如今这天地未曾破灭之前的绝妙修行环境之下,方才使得他的道行境界能够在短短的数百万年之间连连跨越十数个小境界,成为如今这般中成准圣巅峰的强大存在。

    每每想自己强大的原因,武皇便不由自主的生出对罗帆的感激。

    同时,对于寻找罗帆,帮助罗帆的决心却更加的坚定了。

    “武皇,你只要把你的秘密交出来,我便再不管你的任何事情。如若不然,今日,便是你最后一天看到太阳了。”那虚空之上传来的声音这样说着。

    “你们这些人当真是可笑之极。”武皇听了,却只是淡淡的一笑。

    他看着周围那越来越小,越来越接近他的那时空囚笼。面上没有丝毫的担忧或是恐慌,有的只是淡淡的不屑。

    他如今借助武学来解释天地万物已经是颇有成就,也即是说,他的武学世界观虽说还未曾完全建立,但却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了。

    周围那越来越接近,越来越小的时空囚笼,在他看来也就只是数种武学交织结合在一处而已,而对于将武学推进至接近武学世界观的他来说,这数种武学简直就是掌上观纹一般清晰,他一眼便能够看出那上面的数个破绽。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要心念一动。随意几招之间,就能够轻松的将之破除。

    如此一来,眼见那人将这时空囚笼当成是封印自己的依凭,他实在是紧张不起来。

    “有什么可笑的?”那声音有些疑惑武皇的态度。问道。

    “难道不可笑吗?你们连想从我身上获得的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如此处心积虑的与我为难。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的?”武皇淡淡的笑道。

    “呵呵……”那声音听得武皇这样一说,却没有丝毫fennu的表现,反而是呵呵一笑。接着说道,“是可笑吗?或许吧。但对于艰难无望的道途而言,一点微弱渺茫的希望,都足以让一切生灵付出自己的一切,做一些可笑的事情,又有什么所谓?”

    武皇听了,只能无言。

    这种对自己的前途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只能将自己的一切希望寄托在自己臆想出来的,渺茫之极,甚至可能完全不存在,只是虚幻的希望之上的心态,他还能够再说什么?

    在这说话之间,那时空囚笼已经是压缩到了武皇身体周围,眼看着便要紧紧锁住武皇的身躯了。

    便在这一瞬间,武皇动了。

    他身躯一震,双手划过两道玄之又玄却又繁复莫测的轨迹,将武学之道的玄妙展示得淋漓尽致,让任何生灵一看到这双手的动作,都会生出一种自己直面武学根源,直面至高无上的武学大道的感觉。

    在这一瞬间,便是那远在不知多少万亿里之外的,正借助不知什么手段观察着此处种种事迹的,那施展出时空囚笼要封印武皇的那强大修士,也忍不住赞叹一声:“好精妙的武学!”

    武皇的动作自然不会因为他的赞叹而停止。

    在那瞬间,他的双手直接戳中了那时空囚笼之上两个极为特殊,极为隐晦,变化又极为快速的点。

    瞬间,那时空囚笼一滞。

    接着便随着他这一指的插入而整个崩溃,完全消失无踪,强烈无匹的时空波动在瞬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席卷了方圆数十万里范围的虚空,直接让这方圆数十万里范围变得好似被清洗了一遍一般,连元气都消失于无形,一直到过了好一阵子方才补充回来。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那声音继续传来。

    接着又一只巨手从天而降,与方才那一只巨手一起,向着武皇所在之处猛然一合。

    这一合的速度快速到几点,更是蕴含了一股股时空波动,隐隐间还有着淡淡的红光在其中闪烁,似乎有着一个个奇异的天地在这红光之中生灭着,一股股威凌天地,覆灭一切的气息不断的从中透出。

    “我这伏魔灭天掌乃是我当初遇见一名域外魔物,体悟其力量之后所创出来的,是我现在能够对你施展的最强神通,若是你连这个都能够接得住,那在我脱离这阵势之前,将不再对你出手。”那人淡淡的道。

    说话间,那两只手掌已经是来到了武皇身边数丈之外。

    在这瞬间,武皇只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锁住,无论是自己的肉身,自己的神魂,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感知,乃至于其他一切的一切,都在这瞬间好似被完全固定住了一般。

    他的生命本源更是在这瞬间开始微微颤抖,隐隐间有着崩溃的迹象。

    周围那两只手掌之上所带着的红光,更是让他感到危险之极,让他生出一种若是他被这红光jiechu到,瞬间就会被完全抹去一切存在的感觉。

    在这瞬间,武皇不敢怠慢。

    身形在虚空一颤,直接化为一道奇异的波动,在半空中绕出千百道繁复玄奥的轨迹。在这轨迹之下,冥冥之中的大道在这瞬间猛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奇异存在降临而来,直接出现在他的身周,与时空,与元气,与规则法则完全融合在一处,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威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他和那红光,那手掌之间。

    刹那间,天地剧震。

    一股惊天的轰鸣声从那jiechu之处传播开去,这轰鸣之大,之恐怖,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任何听到这声音的生灵,都会自然的生出一种,整个便是世界毁灭才能发出的声响的感觉。

    便在这一瞬间,武皇只感到自己周身一痛,但身上、神魂之上,意志,感知等等所遭受的那种恐怖的压力却是完全消失了。

    那撞击所产生的恐怖波动持续了半日方才平息下来。

    当一切平息下来之后,这一片虚空已经被灰红色的迷雾所遮掩住了,远远看上去,便好似是一团灰红色的云团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一般。

    这,是时空碎片以及那双手掌所蕴含的的力量融合在一处的产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