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山寨凭证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山寨凭证

    “可惜了这一片灵山,从此怕是有许多年变成一片绝地了。(www.yunlaige.net)”武皇悠然的叹息从这一片漂浮着的灰红色的云团之中传出来。

    接着,武皇缓缓的从那云团之中凭空走出。

    “顶多百年时间而已,对我等修士来说,这也只是眨眼之间罢了。”那一把之前和武皇对话的声音再度传来。只是,和之前相比,这一把声音却是更小,好似有气无力一般。显然,之前的战斗对他的损失却也是极为巨大的。

    武皇听得此言,却是淡淡一笑,道:“或许是如此,但这百年间,这一片灵山怕便会成为死地了。”

    “我以前却不知道你居然这般有同情心。这次,是你赢了。我说到做到,在我脱身之前,你都不必担心我再出手对付你。”那声音显得愈发的微弱,愈发的无力了。

    “不过,我不出手,却不代表其他人不出手。希望你能够活到我脱身的时候吧,哈哈哈……”那声音越来越微弱,最终完全消失无踪,好似后劲已经完全断绝了一般。

    武皇面上现出莫名的笑容:“其他人吗?要出手的话却是越快越好,我的提升速度你们可是了解的,越慢出手,你们的机会就越小。”

    “是吗,那看起来我确实是必须要马上动手才行。找了你数万年,没想到今日无心神游却反而找到你的踪迹,看来今日却是我的幸运日啊。”一把清朗的声音忽然从虚空之间传递下来。

    接着,时空扭曲。一阵清亮的光芒在虚空之上闪耀,一个身材修长,面目英俊,看起来二十**岁的男子凭空出现在那里。

    “影剑仙?”武皇一见此人,便微微一愣。接着却是现出欣喜的笑容,道:“我也找了你很久呢,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影剑仙面色微滞,他在出现之后第一次认真的感应眼前的武皇。

    在感应到武皇已然是中成准圣巅峰的瞬间。他不由得面色大变:“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短短的数万年之间再有突破!”

    这影剑仙虽说表现得高高在上。好似能够完全碾压武皇一般,但事实上,他的实力,却也只是中成准圣巅峰而已。这样的道行境界。根本就是和武皇一般无二。而因为武皇修行的乃是武学之道。神通威能比起一般修行其他道的修士来说,强大了许多倍,因此。可以说影剑仙哪怕是有着许多底牌,却也是没有多少把握能够战胜他的。

    “你们,为的不就是我突破快速的原因而来的吗?我修行的速度越快,不就代表着我修行快速的原因越是强力,那不是越合你的意,你不是应该越是欣喜吗?”武皇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抬脚一步一步的凭空向影剑仙走来。

    数万年前,武皇还只不过是中成准圣大成的境界,当时,他的神通威能虽说比一般中成准圣大成的修士要强大上许多倍,但比起中成准圣巅峰的影剑仙来说,却还是差了不少,在当时,影剑仙对他的追杀当真是杀得他上天入地,几乎走投无路,好悬通过种种环境的配合方才逃脱升天。

    一直以来,这都成为武皇心中的一根刺,让他心念无法通达,正因如此,他在成就中成准圣巅峰的时候,却是花了好大的一番心思去寻找影剑仙,只是,这天地实在是太过广阔了,哪怕是中成准圣巅峰的存在,对于这天地来说,也是极为渺小的,因此却是怎样都找寻不到。

    故而,正如他所说的,今日见到影剑仙,他确实是颇为惊喜。

    影剑仙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武皇,心中的警惕提升到了极致,心念微动,手捏剑诀,抬手一引,从虚无之间便有一道剑光凭空而生,刹那间在他身前凝聚出一口四尺长的青铜长剑。

    这一口长剑似虚似实,好似天地间最为真实的存在,又好似是虚幻无比的影子一般,在虚空之间微微颤动着。

    “你的影剑比起数万年以前却是没有多大的改变啊,若你只是将希望寄托在这影剑上,那今日,怕就是你的死期了。”武皇淡淡的道。

    说话间,身体向前一窜,半空中只留下一道极其玄异的残影,瞬息间,有一股滔天的杀意直冲影剑仙而来。武皇手捏拳印的身形出现在影剑仙身前,那拳印裹挟着无边的毁灭力量,向着影剑仙的头颅猛印下去。

    影剑仙双目一凝。

    在这一瞬间,他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警戒从心而生,那是一种生死一瞬的危险感应,这样的警戒在他一生修行当中也不曾出现过几次,而每一次,都让他逃脱了足以形神俱灭的危机。

    面对着这样的警戒,影剑仙当机立断,再不保留分好。

    身形一颤,在他身前的那影剑与他相合,让他的身体整个化为虚无,同一瞬间,方圆数千里范围的虚空猛然变化,真假虚实完全转换,瞬息间成为一个暗影的世界。

    在这世界之中,武皇这真实的身躯,便好似是天地的异端,与这天地完全是格格不入,收到了天地的无穷排斥力量。

    他原本精妙无双、威能无限的拳印在这瞬间变得极为别扭,那原本附加的无穷威能被削弱了不知多少倍,让那原来足以毁天灭地的拳印神通几乎被削弱成为普通武者的拳印武学而已了。

    “这便是你的阴影之界了吧,居然能够扭曲法则。”武皇眉头一皱,如此说着。

    这拳印神通乃是他自己所开创出来的,他自然是能够知道自己的拳意神通因为什么而被削弱到这样近乎不可收拾的地步,更是凭借这种削弱方式而看清了眼前这阴影之界的作用方式。

    “将虚实法则进行逆转。配合其他诸多规则法则的变化,使得这一片区域和外界完全区分开来,从而让修士根基于外界情况所创造的神通无法发挥威能。这样一来,只需要稍稍的改换一下神通的运使方法,也就可以了。”心念电转之间,武皇将自己的拳意神通进行微微的调整。

    随着他的调整,他的拳意神通的威能不断的提升。

    最终,虽说没有达到原来那样足以让影剑仙感到那种无法形容的危机的程度,但去也有了原来的几分威能。

    影剑仙在布下这阴影之界后,身形便极速闪动。化为一道在这阴影之界之中显得无比真实的剑光。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向着武皇的头颅绕过来。

    显然是想要趁着武皇还不熟悉这阴影之界的机会,直接将武皇的头颅在摘下。

    便在这一瞬间,武皇终于调整完自己的拳意神通。拳印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繁复玄奥到极点的轨迹。直接穿透了重重虚幻的阻隔。轰然落在那在阴影之界之中显得无比真实的剑光之上,穿透了重重剑光的阻隔,轰然落在剑光之上。

    咔轰一声巨响响起。

    这阴影之界在瞬间便布满了无数的裂痕。那一道剑光更是在这拳印之下猛然凝滞,便好似被固定在半空中一般。

    接着,整个阴影之界完全崩溃,显现出了外界正常的天地,而那一道剑光,也在同时化为无数细小的粉末向着四面八方飘散。

    影剑仙布满无数裂缝,看起来就像是由无数细小的碎片搭建构筑而成的身形更是直接出现在这剑光消失之处。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我的阴影之界的弱点!”影剑仙无法置信的大吼着。

    “这阴影之界确实是颇为精妙,威能也很是惊人。但,变化根源却太浅显了。要找到其弱点又有什么难的?”武皇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抬脚一踹,瞬间无数规则法则的力量凝聚在一起,猛然轰在影剑仙身上。

    影剑仙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完全被这规则法则凝聚的力量轰中,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便被整个轰成粉末,连一点尸身的碎片都根本无法保留下来,整个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就是当初将我追杀得上天入地无路可逃的强者?”武皇看着整在消散的影剑仙,悠然一叹。

    “还有谁呢?”武皇悬浮在半空中,淡淡的说着。

    在他的感觉之中,此时此刻还有着十数股视线凝聚在他的身上。

    这些视线之中带着许多的惊疑,带着许多的恶意,更有着许多恐惧。显然,之前武皇和影剑仙,和之前那大成准圣之间的战斗都已经被他们看在眼中,让他们无法继续之前想要当渔翁的打算。

    “既然没有人要动手,那我便告辞了。”武皇等了一阵子,发现这些视线都只是凝聚在他身上,却没有任何一个敢动手,冷冷一笑,道。

    说着,他身形一晃,化为一道虹光,向着某个方向飚射而出。

    转眼间,便消失在诸多视线凝聚的范围。

    若是认真来说,其实这些视线想要的话,依然是能够将视线投注在武皇身上,跟着武皇一起前进的。

    但,那样的话却是太过不将武皇看在眼里了。到那时候,哪怕是武皇脾气再好,怕也不会放过顺着视线找上门去的机会的。而这,显然正是他们所不愿意面对的,若不然在此时这么多视线凝聚,力量如此强大,他们为何不直接动手?

    “真是该死!没想到当初一个小小的小成准圣,居然不知不觉间成长到这个地步!”在东胜神州的某一处洞府,一名中成准圣面色十分难看的骂着。

    这一处洞府所在之处乃是一片修行环境极为绝妙的山脉,各做山峰之间,弥漫着几乎化为云雾的元气,种种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应有尽有。

    “师尊,难道事情就这样算了?”在这中成准圣身前,一名小成准圣小心的问道。

    “算?怎么可能就这么算?短短的数百万年之间从一名小成准圣成为中成准圣巅峰。他身上的秘密定然极为惊人。若是我们得了,我们鸿达门的实力定然将会大大提升,到时候再现上古河山门的威势,怕也不在话下,这样的秘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那中成准圣乃是老者模样,听得他的弟子这样询问,冷笑着道了一句。

    “只是,如今他变得这般强大,为之奈何?”那小成准圣是青年模样。此时却是一脸担忧。

    “我们鸿达门得的是上古河山门的传承。当初祖师正是获得了河山门的镇派法宝河山天地图方才建立了鸿达门,如今那镇派法宝已经恢复了五六分威能,只要将此事禀报掌门,请出此图。定然能将那人直接封印。获得他的一切秘密。之前无法确定那人的秘密到底多惊人。掌门不许请出镇派法宝,如今想来掌门该不会反对了。”那中成准圣冷冷的笑着。

    “师尊英明。”小成准圣赞叹道。

    “你且守着门户,我去去便来。”那中成准圣淡淡的道。

    说着。站起身来,抬步轻跨,身形已经是消失在这洞府之中。

    ……

    “那一处道场的入口,似乎便在此处。”东胜神州附近的某一处海面,武皇如同站在平地一般站在海面之上,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罗帆并不在这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之中,这点,武皇不管是从当初罗帆传给他的话语,还是从他这些年的调查之中都能够猜到。

    因此,他这些年在不断修行的同时,也在努力的寻找着前往地球宇宙之外的途径也即是,前往那诸多圣人所赐的道场的途径。

    这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圣人所赐的道场乃是赐予诸多圣人门下的,他们彼此之间的交流也都局限在圣人门下这一圈子的,但,无穷岁月,不知多少亿兆年下来,总有许多消息被泄露出来,成为天地间诸多生灵之间流传的传说。

    同样的,经过无数生灵的研究,也总有一些道场的出入方法,能够被研究出来的。

    此时武皇所在之处,便是传说中,一处圣人所赐道场的入口所在。

    细细感应一下周围的一切规则、法则、元气、时间、空间等等一切细节的变化之后,武皇点点头,从自己的武道乾坤之中掏出一个数百丈直径的金属球体出来。

    这一个金属球体之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道繁复玄奥的线纹,光是这些在球体表面的线纹,就已经足以让任何凡人看上一眼便头晕目眩,精神崩溃了。

    而在这球体的内部,却还有着更多,更复杂的线纹存在着。

    武皇看着这个球体,眼中现出一种心有余悸的神色。

    他叹息一声,抬手将一股武学意志直灌入这球体之中,刹那间球体猛然亮起,那上面繁复到极致的无数线纹便好似活了过来一般,开始了奇异的变化,一道道符文相互勾连,渐渐的形成了无数时时刻刻变幻着的繁复符文。

    随着这些符文的变化,无数的信息通过武学意志不断的灌入武皇的心神意念之间,形成了无数繁复异常的光影。

    好半天之后,武皇方才停下了这个过程,将武学意志从那金属球体之中收了回来。

    随着他武学意志的收回,那球体的一切变化瞬间平息下来,而武皇的表情也随着放轻松了许多。

    “真的不想再用这东西啊,只是一个小小的坐标而已,居然需要这么复杂的推算方法才能够推算出来,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只希望那一个道场能够找到罗兄的线索吧。要不然,可就亏大了。”武皇无奈的想着。

    这一个金属球体,不是其他,正是这天地间诸多智慧超卓之辈通过种种传说,种种细微的痕迹所创造出来的,能够推演那些天地之外的道场初入坐标的工具。

    它不是法器,更不是法宝,但却比起一般的法宝更加珍贵。

    武皇为了弄到这一件工具,当初可是付出了好大的代价方才搞到手的。

    换句话说,这一个巨大的金属球,其实就是山寨版的,那圣人所赐道场的出入凭证!而且,还是只能对应一个道场,根本无法再增加道场的道场出入凭证!

    这样的凭证,因为乃是山寨版的,所以工作效率比起正版却是差了不知多少倍,使用的时候对于使用者的压力之大,也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武皇得到这东西已经有数百万年了,但一直到如今,他方才找到这里,就是因为在之前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动用这凭证,根本无法找到这凭证所指向的位置!

    “那坐标点是时刻变化的,按照那上面的记载,这坐标点应该是在这方圆十里范围之内的某一处位置,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够确定其固定地点,看起来却还需要等待几天才行。”武皇暗自想着,抬步轻跨,来到了那一处推算出来的位置,盘膝坐定,静静的等待起来。

    那金属球毕竟是山寨版的出入凭证,精确程度却是相当有限,根本无法推算出具体每隔时间点的位置,而只能推算出一些特殊的时间点,比如月圆之夜的坐标点的具体位置。

    所以,武皇哪怕已经是来到这里,知道那坐标点就在这附近了,却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