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谢谢啊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谢谢啊

    这几日,武皇一直盘坐在这一片海面之上。(www.yunlaige.net)

    天空之上的月亮每日都有着变化,向着满月状态不断的接近着。

    在他等待的几天时间里面,周围根本就是一片平静,没有什么视线投在他的身上,也没有什么修士前来打扰。

    这样的平静一直保持到了月圆之夜。

    这一天,天空之上的明月圆满无缺,从那上面投射下来的太阴月华更是比起一般时候浓郁了数倍。

    在这样的时刻,整个天地间平常隐藏不出的诸多异类修士都凭空冒出头来,便是在这一片海域附近,也有不少海底的鱼类修士从海底出来,在海面之上对着天空,仰头吸取那难得的太阴月华。

    武皇看着天空的变化,隐隐间感应到周围时空产生了某种奇异的转变,心中不由得大喜。

    “看来,此物推演得确实是相当准确,果然是在此时此刻会来到这里。”武皇这样想着,缓缓的站起身来。

    这海面虽完全是海水,但对他这等境界的存在来说,却是与真正的陆地没有任何区别的,他在这里站着,根本就完全感觉不到和在陆地上的任何不同。

    体内武学意志运起,他就在这海面上一步一步的跨着。

    他的每一步,都有相当惊人的效果,直接好似一个巨人踩踏在地面之上一样,在那海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恒久不灭的脚印。

    这些较硬每一个都清晰无比,边缘齐整之极。一个个入海数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深坑一般。

    武皇脸上神色严肃,他的速度看似不快,但转眼间,便已经在海面上留下了三十六万个脚印。

    这三十六万个脚印每一个都轮廓分明,彼此之间更是没有任何混淆。

    隐隐间,更是组成了一个奇异的整体,彼此交相呼应,渐渐的产生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妙用。

    之前武皇踏出的那三十六万步,不是其他。正是他所创出来的。一种武学布阵之法。

    这种布阵之法,被他成为阵步!乃是他根据其他修行体系的布置阵势,构筑阵法的方法所创造出来的一类武学。

    这种武学只要施展出来,不需要其他东西。自然而然的便能够在任何地方布置下某种阵法。至于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有什么威能。那便得看施展的到底是何种阵步了。

    此时武皇所施展的阵步,乃是一门他专门为了打开那道场门户所创造出来的一种武学。其繁复程度,几乎是他所创造的一切阵步武学当中最为惊人的!

    三十六万步每一步都有着无比严格。无比精确的要求,任何一步但有一丝丝的力度、位置的错误,整个阵法不单单无法布置成功,反而会将他原来加载在那阵步之上的武学意志与力量完全爆发出来,产生惊天的破坏力,哪怕是不能让他受到多严重的伤势,却也能够对时空造成极为不弱的破坏。

    好在,武皇这一次施展得却是相当顺利,三十六步没有任何一步出现哪怕一丝丝的错误。

    当第三十六万步阵步被踩踏出来的瞬间,每一个脚印都猛然亮起。

    无穷无尽的光芒从其中不断的放射出来,彼此交织融合在一处,让这一片海面之上好似出现了一个太阳一般,几乎比起这里的白天还要明亮,还要刺眼。

    便是天空之上的圆月,在此时此刻,也显得有些暗淡起来了。

    如此变化,使得这一片区域那比起原来浓郁数倍的太阴月华都被驱逐出去,形成了一片太阴月华的真空。

    这三十六万脚印的光芒各不相同,每一个都有着其特殊的性质,彼此之间相互交织,相互融合,种种力量交织之后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一片海域的时空在这过程之中好似被无数只大手在戳揉一般,开始产生了无数奇异的扭曲。

    如此景象,很显然的,正是这一个由三十六万个脚印组成的阵法,已经是完全激活,正在发挥着其不可思议的威能了。

    武皇此时此刻悬浮在半空中,低头俯瞰着下方这三十六万个阵步组成的阵法,看着这阵法在产生不可思议的作用,看着无数规则法则在这阵法的作用下开始形成奇异的扭曲,看着时空,在这阵法之下产生无比奇异的变化。

    时光不断的推移,这变化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惊人。

    最终,所有的变化完全平息下来,一个奇异的门户,出现在半空中。

    这个门户似虚似实,若有若无,好似随时可能崩溃,随时可能消失一般。那样子,任何人一看便知这门户的形成是多么的勉强。

    武皇看着这个门户暗自皱眉。

    这样的门户,便是他的力量都无法通过,他自身想要进入其中,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原来你在这里,若不是你在这里弄出这样的动静出来,我还找不到你。”便在这时,一声淡淡的悠然话语传入武皇的热衷。

    这乃是一名男子的声音,这声音之中充满了磁性,让人一听便感觉颇为舒服。

    但,武皇听到这声音,却是面色微变,抬头向虚空之上的某处望过去。

    只见得,一道裂缝出现在虚空之上,接着裂缝变大,打开,变成一个无边框的门户,几名男子从那门户之中走出来。

    武皇一看这些人,便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因为,在这从门户跨出的几人之中,有着一人乃是他见过的,曾经也是追杀过他的中成准圣。

    “原来是鸿达门的诸位,看来今日你们是下定决心了。”武皇皱眉道。

    “你便是武皇道友吧。果然不愧为短短数百万年便连跨十数个境界的绝世天才,在这样的时刻居然还能够如此镇静。”那方才说话之人似是十分欣赏的说道。

    武皇看过去,说话之人却是一名青年道人的样子,身材中等,面目平常,但周身上下却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气势,好似一片山河,一方天地一般,让人看了自然生出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大成准圣。”刹那间,武皇心中对这人的道行境界已经有了判断。

    在这大成准圣的身边。那追杀过自己的中成准圣乃是一名老者模样。此时正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之中有着得偿所愿的欣喜,有着看到武皇倒霉的幸灾乐祸,更有一种隐藏极深的得意。

    在他们两人周围。还有一名看起来如同老妪一般的中成准圣以及三名小成准圣。合起来总共是六人。

    除了那大成准圣面色沉静。脸上现出平淡的笑容,那老者中成准圣神色十分丰富之外,其他几人却都是面色冷漠。看武皇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武皇看着他们,叹息一声,道:“你们这样的力量就觉得已经吃定我了,看来你们是带了一些了不得的法宝啊。”

    作为中成准圣巅峰的武者,武皇的实力强大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逃生手段极为繁多,速度极为快速,正常来说,一般大成准圣他虽无法战胜,但想要逃脱升天,却还是不难的,特别是眼前那大成准圣也只不过是刚刚成就大成准圣而已,还处于初入大成的境界,他若是要逃跑,他们却是抵挡不住的。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是眼前六人而已,其中能够有机会战胜他的还只有其中一个,他们几人居然是用这样看死人的眼光看自己,那代表着什么,不言自明。

    “你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所以鸿达门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应对,这一次,我们却是把本门的镇派之宝请了出来,想来对付你,是绝无问题的。”那大成准圣笑道。

    “我曾听说,你们鸿达门乃是得了上古河山门的镇门之宝才建立起来的,难道这次带来的就是那一件法宝吗?”武皇好奇道。

    “没想到武皇道友居然如此博闻广识,连这都知晓。没错,这次带来的,正是河山天地图,你若是知晓此图的威能,还是早早投降为好,免得彼此之间搞得不痛快,日后不好相见。”那大成准圣笑道。

    “当初河山门据说得罪了圣人门下,被某一位圣人弟子在功成之后一掌抹灭,山门的一切,都在那一掌之下消失殆尽,你们获得那河山天地图,应该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了吧。以你们鸿达门的发展来看,这一件镇派之宝显然还没有修复完成,现在为了我那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的秘密,请出这法宝,冒着让法宝再度受损的危险,真的值得吗?”武皇呵呵笑着道。

    “能够让修士在短短数百万年跨越十几个准圣境界的秘密,怎会对我们鸿达门没有用?为了这样的秘密,便是让河山天地图受上更大的损伤,也是值得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认为你又实力让一件巅峰准圣级别的法宝受损加重吗?”大成准圣此时笑容已经变得若有若无了。

    “掌门师兄,此人诡计多端,为防夜长梦多,还是尽早出手将他制服为妙。”在一旁那和武皇打过交道的老者小声的道。

    “无妨。他只不过是中成准圣罢了,在我面前不第一时间逃跑,那便再不可能逃脱我的掌心,更何况现在河山天地图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他更不可能逃得了了。”大成准圣很是淡定的对那老者说道。

    武皇看看周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周围那三十六万阵步之外的虚空已经是变成了另一片天地,不单单再非之前的夜晚模样,甚至也不是原来无边无际的海面,而是成为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一片有河有山的天地。

    这变化来得十分莫名,若不是下方他所布置的那阵势散发出强烈无比的光芒,遮掩了外界的种种变化,武皇应当早就发现了周围的变化了。

    “这便是河山天地图?”武皇看着周围。心中暗沉。

    这山河天地图看起来虽只是布置下一个天地,让人无法脱离出去而已,但武皇却能够隐隐间从那外界的天地之间感受到某种强烈的危险。

    这种危险的感应,让他无比清楚,这外界的天地,恐怕不只是普通的天地这般简单!其中蕴含的危险,怕是会超乎他的想象!

    “方才你若是逃跑的话,还有几分机会逃脱,但你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现在想要逃跑。却是再也来不及了。”那大成准圣此时却是颇为欣喜。

    在他周围的那老者此时面上更是得意之色尽显。只有其他几人依然是面色平淡,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武皇。他们几人并没有和武皇打过交道,对他们来说,眼前这样的状态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一名中成准圣面对他们的镇派之宝。哪里可能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既然如此。将此人完全压在下风,让此人完全进入镇派之宝之中无法逃脱,哪里有什么可以得意。可以高兴的?

    武皇看着他们几人的神色,叹息一声,道:“若是我想要逃跑的话,此时确实是难以逃脱了。”

    说着,他忽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道:“但,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要逃跑啊。”

    “哦?难道你还想要与我们战斗,还怀有将我们杀死的奢望?”那大成准圣却是一阵好奇。他却是第一次与武皇这等人交流,对武皇的打算却是极为好奇。

    “难道,你们在追我的时候,没有猜想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上几天,没有猜想我现在布置的这个阵法到底是要干什么吗?”武皇此时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方才心中的沉重也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莫名的喜悦。

    鸿达门的几人微微一愣,接着各自面色微凝。

    最终还是那大成准圣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之处。

    “这个阵势,不是修行阵势?!它是一个时空阵势!”刹那间,他惊呼出来,双目凝视着下方武皇所布置出来的,由三十六万阵步组成的繁复阵势。

    随着他的惊呼,其他几人也都面色大变。

    “我还得多谢你们,若不是河山天地图的帮助,我还没有办法真正的打开那个时空门户呢。真是太谢谢了,你们真是好人。”武皇说着,还当真向他们几个躬身行礼,很是认真的道了谢。

    此时此刻,在那光芒掩盖之下的那一个时空门户猛然一震,产生一股无法形容的吸力,这整个河山天地图之中有着某种极其玄异的存在被这一股吸力拉扯着,不断的投入那时空门户之中。

    随着那玄异存在的投入,这时空门户开始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明显,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再无任何一丝丝的虚幻之象,显得如同一个真正存在于天地之间的门户一般,完全看不出其在不久之前乃是不存在的。

    就在这时,鸿达门的掌门,也就是那大成准圣忽然面色大变:“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河山天地图会忽然伤势加重?!”

    其他几人听得那大成准圣之言,尽是面色惨变,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目光投往那阵势之外的天地。

    只见得,那外界原本无边无际的天地开始发生惊天的变化,在这一瞬间,好似天地正在毁灭一般,无数火山爆发,河流倒挂,整个看起来便如同天地正在反复,正在崩灭一般,一种强烈无匹的末日气息直冲而来。

    “这……怎么可能?”他们几人尽是无法置信。

    “哈哈哈……”武皇哪里有心思去和他们解释,只是哈哈大笑着,直接抬步轻跨,就来到了那时空门户之前,毫不迟疑的就跨入那门户之中,转眼间就已经消失在这天地之间了。

    那鸿达门的几人此时哪里有心思去管武皇如何,哪怕明知道是武皇做的事情,他们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找武皇的麻烦,此时却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将那河山天地图重新收回,停下其正在受损的过程。

    只是,此时正在吸取吞噬这河山天地图的,却并不是武皇,而是这时空门户背后的存在,也即是那圣人所赐的道场!

    这道场乃是圣人所开辟的,更是由圣人门下,至少是巅峰准圣级别,甚至可能踏上了数级台阶的强大存在所构筑的,其力量之强大,哪里是几名大成准圣、中成准圣、小成准圣所能够比拟的?

    因此,无论他们怎样努力,怎样用尽一切手段,却都无法阻挡那时空门户对这河山天地图的吞噬。

    最终,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河山天地图在数十呼吸之后完全崩溃,那图内的天地完全化为虚无,甚至便是整个河山天地图的本体,那一卷有些残破的图卷,都毫无保留的被那时空门户吞入其中。

    “掌门师兄,现在如何是好?”那老者此时双目茫然的问那大成准圣道。

    那大成准圣此时神色间还算冷静,但眼神之中已是透出惊天的愤怒与疯狂,扫了那老者一眼,那老者便瞬间感到自己似乎失去了一切力量被打入传说中的九幽地狱,整个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

    那大成准圣虽已是对这造成镇派之宝损失的师弟厌恶憎恨到极点,但却强抑自身的情绪,只是扫了他一眼,借助自身的道行压迫他一下罢了,并没有再做出其他动作。

    他看那老者几乎失态,终于停下了压迫,挥挥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追。”

    说着,当先向着那时空门户直冲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