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玉尊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玉尊

    在这大成准圣旁边的那两个中成准圣,三个小成准圣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直接跟在那大成准圣身后,快速的冲入那时空门户之中,消失在这一片海域之间。

    便在他们消失的瞬间,武皇所踩踏出来的那三十六万个脚印在瞬间承受不住恐怖的力量冲击,直接轰然崩溃。

    随着其崩溃的,自然便是那一个巨大的,散发出无穷光芒的阵势了。

    阵势的消失,那一个时空门户虽说是吞噬了整个那河山天地图,原本让其存在的大部分力量都并非来自这阵势,但那阵势毕竟是这时空门户存在的基础,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阵势的消失,自然便是让这时空门户瞬间消失了。

    这种种状态变化之后,这一片海域波涛汹涌了好一阵子,便完全恢复了武皇出现之前的景象,或者说,恢复了武皇动手踩踏阵步之前的景象,平静无波,被上空月亮照射下来的无边太阴月华笼罩着,显现出一种极为适合修士修行的状态。

    这边海域的变化是如此的激烈,但却已经是与武皇再无任何关系了。

    此时的武皇,已经是出现在一片全新的天地之间。

    这里,乃是白昼,太阳高高挂在天上,无边的大日精化从天而降,笼罩整个天地,更将整个天地的模样向武皇毫无保留的展示出来。

    这是一个天圆地方,无边无际的天地。

    乍一眼看上去。几乎让他怀疑自己方才是不是并非穿过时空门户进入另一片天地,而是直接挪移虚空。来到地球宇宙的另一处所在而已。

    这一片天地有着一块巨大的大陆,其面积之广阔,哪怕是武皇此时的感知,也无法笼罩其中万一。而在这一块大陆之外,乃是无边无际的海洋,在那海洋上更是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岛屿。

    整个天地之间充斥的元气浓度,比起外界的地球宇宙还要浓郁上数倍之多。那天地之间,更是充斥着无数强烈无匹的生机。显现出这一片天地并非死寂。

    而在这无边的生机之中,更有着一股股强大至极,甚至让武皇都心生震撼,感到自己完全比之不上的强烈气息存在着。很显然,在这天地之间,有着许多实力极为强大,道行境界极为高深的存在。

    “这便是圣人所赐的道场?怎会如此!这分明是另一个伟大的世界啊!”武皇感应着这天地的种种。一时间心中震撼之极。

    他,虽说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之中生存修行了数百万年之久,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却因为自身所处的层次局限,所以自身的眼光却是被局限在地球宇宙之中。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圣人所赐的道场会是怎么样一种模样。

    在他想来,哪怕是圣人所赐的道场那也只是一处修行的场所而已,便是在大小上可能会超乎想象,但其中蕴含的修士也定然不可能太强的。便像是他当初自己开辟的世界,其中虽说有着无数生灵。但其中最强者,却也只不过是成就仙道而已。他有这样想法的原因也很简单。这毕竟是某人的道场,若是强者太多,那到底是那些强者的道场,还是那人的道场呢?

    看着眼前这完全与自己想象中不同的道场,武皇不由得有些头痛起来。

    这样的道场,让他怎么找寻其他道场的线索,怎么找寻罗兄的踪迹?

    他进入这道场之后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这一片天地的高空之上,上下左右尽是虚无。

    也正是因为他所在的位置如此特殊,故而他方才能够直接从宏观上看到这天地的大概景象,知晓其只有一块广阔的陆地。

    心念微动,武皇不敢放肆,将自己的一切气息完全收敛,抬步轻跨之间,身形向着下方那唯一的一块大陆直冲而去。

    在这路途之间,他运使隐蔽武学,将自己飞遁所造成的一切光影完全隐藏于无形,用尽自己的一切可能避免被那些气息让他都感到震撼的强者发现他的存在。

    便在他刚刚离开原地的瞬间,一声愤怒之极的嘶吼从上方传来:“武皇!你陪我法宝!”

    接着,一个惊天的光轮从上往下向着武皇直冲而来。

    这一个光轮之上有着强大无匹,更是精纯凝聚到极点的气息,却是一件超越中成准圣级别,至少也是大成准圣级别的法宝!

    这法宝一出现,整个虚空便开始产生剧烈的震荡。

    便这道场内部的时空根本承受不住这法宝的轰击,承受不住这法宝的威能,马上便要崩溃了一般。

    这开口之人,武皇一听便知道那乃是鸿达门的门主,那之前在他手上吃了大亏,连镇派之宝也被毁灭的大成准圣。

    而这一件法宝,想来便是那大成准圣辛苦祭炼出来的随身法宝了。

    “好胆!来我一气大陆也敢如此嚣张!你是小觑我一气大陆无人吗?!”便在这光轮即将接触到武皇的瞬间,一生冷冷的呵斥声从虚无诞生。

    接着,一股强大到极致的气息忽然从不知何处诞生,直接笼罩住那刚刚进入这道场之中,因为看到武皇逃跑的背影而无法忍住愤怒的那大成准圣,以及,那大成准圣背后正由虚化实出现在这道场之中的其他几人。

    这一股气息,高、强到一个武皇所难以想象的境地。

    隐隐间在虚空之间便凝聚出亿万种奇异的光影,直接便将方圆数千里范围的虚空化为一片无垠的星空。

    武皇回头一看上方的变化,发现那星空刚好没有将他包裹在其中,而那上方即将临头的那恐怖的光轮。更是完全停滞住,不由得吃了一惊。不敢再迟疑,疯狂加快自己的速度,向着下方直冲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是他胆小,而是他在感应到那气息的瞬间,就知道那绝对不是大成准圣所可能散发出来的气息!

    那,绝对是巅峰准圣以上的存在方才可能拥有的恐怖气息!

    对于大成准圣,他还有这那么一两分信心自己能够通过种种手段逃脱其追杀。但对于巅峰准圣来说,他的理智无比清楚的告诉他,他在那等存在面前,那恐怕连其气息都无法承受,绝对是半分逃脱希望都不可能存在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逃,难道还等着自己被对方轻松的抹杀么?

    此时此刻那鸿达门的几人。却已经是后悔之极了。

    那门主因为乃是动手之人,那一股气息却是绝大部分针对他,所以他所承受的压力却是在场诸人之中最为严重的。

    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武皇如何,哪怕是武皇毁灭了他们的镇派之宝,让他们鸿达门从此成为无根之萍。极有可能整个门派完全覆灭,也及不上他自身的性命,一时间他勉强利用尚且还能动的嘴巴张口叫道:“在下初来贵地,不知贵地规矩,一时放肆。还望前辈恕罪!”

    他这话说得又快又急,却是担心那仅仅凭借气息便能让他无法动弹分毫。甚至连心神都差点在这气息笼罩之下而崩溃的存在直接动手将他抹杀。

    “哼。许多年没有遇到外来者了,念在你初来一气大陆,不知规矩,这次便免你死罪。不过死罪能饶,活罪难逃。你们几个,便给本尊过来吧!”那虚空传来的声音这样说着。

    说话间,他的气息微微一裹,一震。

    已是将他们六人包裹着,直接挪移虚空,消失在原地了。

    他们六人只感到时空变换,恍惚之间周围的景象已经完全改变,从原来在虚空之间,变成了处于一座大殿之中。

    周围的元气,也比起那一处虚空要浓郁百倍之多。便是他们鸿达门的山门之中元气最为浓郁的所在,比起此处也是远远不如。

    这一处大殿之上,此时空荡荡的,只有在大殿上方宝座之上有一名威严的中年男子正高踞其上。

    这男子双眼如电,隐隐间似乎有着两个雷霆世界在他双眼之中不断的生灭着。

    这人身上的气息巍峨浩瀚,本质至高至强,更让鸿达门的诸人有着极强的熟悉之感,正是之前将他们抓来的那巅峰准圣。他盘踞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无边广阔的天地摆在那里一样。

    “你们,是什么人。”那中年男子看着下方正有些惊惧的鸿达门诸人,淡淡的问道。

    他的声音如同洪钟一般,让听到之人都感到心神震颤。

    鸿达门门主不敢怠慢,小心的将自身的来历讲出来。

    “原来如此,你将外界天地三亿六千万年的历史从头到尾与我讲出来。”那中年男子听完之后,淡淡的道。

    他虽是淡淡的,但那声音之中蕴含的气息,却让鸿达门诸人几乎无法承受,差点整个软倒在地了。

    “这人怎会想要知道三亿六千万年的天地历史?为什么不要更多,不要更少,就刚刚好要三亿六千万年?莫非,他知道三亿六千万年之前的天地历史?还是他直接就与我们一样,是从外界进来的?!”虽是心中震撼,但这鸿达门门主还是本能的思考着。

    当然,他如此思考,但手上动作却不敢迟疑。

    眼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几个大成准圣、中成准圣、小成准圣在那巅峰准圣面前,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哪里有任何反抗能力?

    他掏出一块空白铜片,体内力量涌动,微微炼制一番,变将之炼制成为一种能够记载信息的器物。

    接着,将自身所知晓的,外界天地三亿六千万年之间的种种历史都灌注在其中。

    鸿达门虽不是多强大的门派,但创派时间却已经极为久远,早在十多亿年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最近三亿六千万年之中天地之间所发生的种种大事。自然都在门中有所记载。

    因此,这三亿六千万年的历史。这鸿达门门主不敢说完全清楚,但知道个大概,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将信息灌入铜片之后,那铜片自然一震,就出现在那中年男子手中。

    接过铜片,那中年男子抬手一挥,外面便有几名大成准圣走了进来,他们先向那中年男子躬身行礼。口中称:“玉尊永寿。”

    “将他们带下去,照老规矩办。”那中年男子淡淡的道。

    “是。”几名大成准圣应了一声,各自出手,没人制住了鸿达门的一人,让他们瞬间所有力量都被封印住。

    他们几人的出手速度不算快速,若是正常来说,鸿达门的门主却不是没有反抗的能力。但。此时此刻那巅峰准圣在上方虎视眈眈,他哪里敢反抗?现在那巅峰准圣还说要留自己一命,若是自己一反抗,那结果可就不好说了……

    因此,才有着此时这般,别几名大成准圣轻松制住的情况出现。

    几名大成准圣眼现不屑之色。拉着鸿达门的几人就要出去。那鸿达门的门主忽然忍不住大叫起来:“与我们同来的还有一人,为何玉尊不将他也一起抓来?!”

    他却是心中愤恨武皇将他们的镇派之宝毁灭,此时抓住了机会,却是想要拉武皇下水,让武皇也跟着他们一样倒霉。

    “他未曾动手。却不归我管。”那被称为玉尊的巅峰准圣淡淡的道。

    说着,挥挥手。让人将已经面色变得悔恨之极的鸿达门几人带下去。

    “让我看看,在那人的记忆时间点之后,那天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那玉尊在所有人离开之后,方才开始阅读那铜片之中的信息,口中这样喃喃着。

    ……

    鸿达门的几人被人轻松抓去,此时的武皇却是十分无奈的面对一名绝美的女子。

    这一名女子,身材高挑,容貌绝美,修为虽只是中成准圣巅峰,与武皇持平而已,但她的身上却有着巅峰准圣的气息。显然,是带着一些巅峰准圣级别的法宝。

    这女子自称为恨雪,是在他刚刚踏足这天地之中唯一一块之时出现的。

    在当时,武皇刚刚为自己逃出生天,不被那强悍无匹的巅峰准圣抓住,安全的进入这一片天地之间,便忽然发现前方虚空变幻,这恨雪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恨雪仙子,为何要拦住我的去路?”武皇无奈的道。他心中隐隐猜到这女子到底来干什么,但毕竟还有一些侥幸心理,所以才如此装傻。

    “呵呵,武皇道友说这话,可就有些不坦诚了呢。”恨雪微微笑道。她的容貌绝美,这一笑起来,当真是天地都跟着明亮美丽了许多。

    方才几番对话,他们两人已经交换了姓名,武皇知晓她是恨雪,她自然也知晓武皇的名号了。

    “我确实是不知恨雪仙子来此为何?”武皇嘴硬到底。

    “现在外界的男修,都变成了这样满口谎言了么?这可与我的期待有些不合呢,真是让人失望。”恨雪皱眉嗔道。

    武皇道心坚韧,虽说恨雪如此表现极为美艳动人,但他还是不为所动,脸上神色如同雕刻出来的一般,没有任何动容,却是装作没有听到。

    “真是心硬如铁,怪不得能够搜集到那出入凭证,成为三亿六千万年来第一个踏入这一片天地的修士。”恨雪见此,不由得笑道。

    这话已经说得这样明显了,武皇哪里还能够如之前一般装傻,只能无奈的道:“看来,三亿六千万年以前,还有其他修士进入这一片天地之中啊。”

    “你终于承认了?不过你说的也还算对。只是三亿六千万年以前进入这一片天地的修士数量,可是超乎你的想象呢。”恨雪笑道。

    “哦?莫非当初进入这一片天地的修士很多?我在外面可没有听过这个。”武皇既然已经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此时自然是毫无顾忌的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

    “呵呵,当初进入这天地的修士,可是足足有三十万之多。可不像这次一样,只不过是你们七人而已。”恨雪道。

    “原来你们一直是看在眼里,我之前那样的种种防备,你们怕是一边看一边笑吧。”武皇虽震惊当初足有三十万修士踏入这一片天地,但更多的还是在为恨雪轻描淡写说出这一次进入的人数而无奈,“可否问一句,我身后的那几人被谁抓走了?那强者为什么不抓走我?”

    恨雪听得武皇的问话,不由得面色一变,似乎有些惊惧,好一会方才平息下来,道:“他们太过嚣张了,居然毫无顾忌的施展对天地产生破坏的法宝,所以被这天地的土著强者绝灭玉尊给抓走了。至于你,却是运气好,因为当初我们和绝灭玉尊的约定,你没有动手破坏这天地,所以你才逃出生天。”

    “绝灭玉尊?土著?我们?约定?”武皇瞬间抓住了恨雪话语之中的这几个关键词,一时间心神意念之间有着无数杂乱的念头疯狂的钻出来,种种猜测直接被他从这无数念头之中整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