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三方势力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三方势力

    那些从那通道之中涌进来的奇异生灵并非完全是绝对的异兽,更非是凡人传说中的魔物鬼物,相反,它们的主体,却是与这天地原生的和外界进入的修士差不多,同样是先天道体的模样,同样是有着智慧,有着灵识的智慧生灵。【www.yunlaige.net】

    只是,它们的身上,却都带着一种无论是这原生天地还是那外界地球宇宙之中的修士所完全不同,却又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气息。

    这种气息,使得任何生灵一看到它们,便会知道,它们是与自己所完全不同的种族,他们和自己的本质,和自己有着巨大的不同!

    这些生灵比起从地球宇宙进入这天地的生灵更加的没有顾忌,它们的手段,更加的过分。

    进入这天地之后,便以超乎这天地一切修士,无论是原生来时外来的修士想象的方式、速度,对这天地的一切资源进行搜刮。

    哪怕是那些依然留存在这天地之间的外来修士,也在这搜刮的范围之内。

    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修士经历了无数次的磋商谈判之后,终于是决定放下彼此的争端,开始联合起来,对抗这些最后进来的生灵。

    而那些不知从哪个世界进来的生灵显然进入一次相当的困难,那数量虽多,但却并没有多少补充,在这战争之中,却是越打越少,对于这天地的搜刮,也变得越来越慢。

    它们的搜刮一慢下来,自然而然的。便让三方的实力渐渐的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而力量的平衡,自然便让原本牢不可破的合作生出了许多芥蒂,从而让原生修士和外来修士之间的联合破裂,最终让这平衡长久的保持了下来便好似魏蜀吴三国一般……

    如此这般,一直持续下来,最终便形成了如今这般三个实力瓜分了这整个天地的景象。

    而光复盟,便是从地球宇宙之中进来的修士联合在一起组成的联盟。

    而那绝灭玉尊,便是这天地原生修士的至尊主宰。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那些从一个不知何处的世界进来的那些生灵之中,也有一名相当于巅峰准圣级别的存在摆在明面上充当他们的头领。那生灵自称荒芜神尊。

    至于地球宇宙进来的外来修士和那不知何处世界前来的生灵为何不重新打开各自的时空门户。将各自世界的力量引入这天地或者逃出这天地,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彼此的牵制,让他们无法打开这通道。

    毕竟,要打开离开这天地的时空通道。对于他们双方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没有漫长时间的推演计算。没有巨量的资源投入,根本无法打开一个不惧他人干扰的,通往他们各自天地的时空门户出来。

    而无法打开不惧他人干扰的时空门户。便不可能保证当初引来那奇异生灵的事情不再发生。这,自然便让他们如此僵持住,让那两方外来力量都无法撤出这天地,也无法引来更强的力量来压下其他两方。

    如此这般的情况持续了若干亿年之后,三方势力的平衡终于达到了稳固不可破除的地步,渐渐的让三方习惯了这一切,达到了哪怕是有机会打破这种平衡都要不愿意打破的地步。由此,便诞生了那恨雪所说的约定了。

    在那约定之中,订好了三方势力所需要遵守的种种条例,包括那些资源属于哪方势力,那些资源可以怎样开采,那些资源需要怎样保护,等等等等,其复杂详尽的程度,让武皇看得当真是目瞪口呆。

    那约定之中,便有规定了若有外来修士踏入这天地该如何处理的条例存在。

    那宏达门的几名修士,便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落入了那绝灭玉尊的手中。而武皇也因为如此方才逃出升天,没有被其他两方修士所抓去。

    要是在当初这约定没有订立的时候,武皇和宏达门的修士一进入这天地,便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在他们几人周围先会爆发出一场jiliè的争夺战再说。这样的最终结果,若是最后他们运气好,或许可能会落入某一方势力的手中,那样或许是失去一些自由,至少生命还算有些保障。但他们若是运气稍差一些,那便是在争夺战之中生死道消的命运了。

    至少上一次,三亿六千万年,那约定还没有订立的时候,那三十多万名修士就因为这样的争夺战而死去了七八成,最终剩下的那些又被三方势力瓜分,那悲惨的命运,让武皇看得后怕不已。

    “看来我来得还算是时候。”武皇看完这天地的大概历史,不由得庆幸道。

    “可不是嘛。要是当初,你现在可就不可能在这里如此和我们盟主这样交谈了,最大的可能定然是变成齑粉消散在天地之间。”恨雪笑道。

    武皇无奈的一笑。

    那光复盟主已经是将他所想要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他了,他自然不需要光复盟主再说得太过清楚,直接就道:“此乃我所知晓的,这三亿六千万年之间外界天地所发生的大事。”

    说着,他抬手一指,便有着无数信息灌入他手中的竹简之中。

    这竹简本来便是一种存储信息的介质,而且显然是光复盟主随手炼制而成的,却是没有什么太过特殊之处,武皇想要将信息灌入其中,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反正他想要将那些历史告知那光复盟主,也需要炼制一件这样的物事方可,既然如此,倒不如就省一番功夫,直接将信息灌入这竹简之中就算了。

    将自己的记忆灌入介质之中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很快的,武皇便将所有他所知晓的信息灌入其中,再将那遇见轻轻一送。就飘到了光复盟主面前。

    “多谢道友成全。”那光复盟主笑着道了一句。

    说着,便毫不犹豫的开始读起那竹简之上,武皇所灌注其中的信息了。

    武皇在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致中和个虽只是呆了数百万年而已,但他毕竟有手有口,想要知道历史却不需要真的经历这些历史发生的时间就像是光复盟主,虽说在这天地之间呆了也不算太过长远,但他却能够将这天地不知多少亿年的历史也记载下来呈现在武皇面前一般。

    因此,这些的他灌入那竹简之中的信息却是相当不好。至少,不会比起那光复盟主灌入那竹简之中的信息量要小上半分。历史的篇幅,并不会与时间的长短成正比。数亿年的历史。也不知几百亿年的历史相比,也不一定就篇幅就短了。

    光复盟主读了好一阵子,方才是将那竹简之中所包含的信息完全读完。

    读完这些信息之后,他脸上不由得现出一种莫名的怅然之色。

    他看看旁边的罗田道人和恨雪对于这竹简似乎是十分眼红的样子。压下怅然。微微一笑。道:“看什么?想知道就拿去吧。”

    罗田道人还有些微顾忌,不敢太过放肆,那恨雪却是丝毫不管这些。欢呼一声,抬手虚抓,那竹简就嗖的一声出现在她的手中了。

    罗田道人见到这个,不由得微微有些后悔,现在在为自己刚刚一个迟疑造成了现在只能等等再知道那外界的历史而后悔。

    “没想到这三亿多年,外界天地居然发生了这样许多变化,我却是错过了许多精彩啊。”光复盟主叹道。

    “前辈言重了,小子倒是觉得在这天地之中的经历反而是更加的精彩。”武皇呵呵一笑。

    “好了,不说这些了。道友如今来此,短时间内却是不可能离开了,不知道友如今可有什么打算?”光复盟主微微笑道。

    武皇心中一动,虽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还是说道:“其实,小子这次费劲辛苦打开这一片天地的时空门户,却是为了寻找一人,不知前辈可有线索?”

    说着,他抬掌一发,一股真气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人影出来。

    这人影乃是青年模样,周身萦绕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深邃气息,让人一看便知道他乃何等的不平凡。

    此人,活脱脱的便是罗帆的模样。

    光复盟主见得这人影,微微皱眉,道:“我似是不曾见过此人,道友稍等片刻,待我感应一番,看看这天地之间是否有此人存在。”

    “如此便有劳前辈了,小子感激不尽!”武皇大喜道。

    光复盟主笑着道:“这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波动开始扩散出来,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整个天地扩散而去。只是一转眼之间,便已经是无远弗近的将整个天地笼罩在其中。

    在这过程之中,武皇隐隐感到在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距离此处极为遥远的位置似乎有着两股庞大的气息一闪而逝。

    一感觉到这气息,武皇就知道它们应当便是那绝灭玉尊以及那荒芜神尊的气息了。这让他不由得有些皱眉。光复盟主虽说乃是巅峰准圣,感知要扫遍这整方天地根本就不难,但他毕竟只是这天地三方势力之一的统治者而已,这天地之间还有着与他同级的存在让他有所顾忌,这样肆意放出感知感应整方天地,显然是有些得罪人的。而光复盟主明知如此,还是毫不犹豫的为自己去这样做,这让他怎能不多想?

    过了数百个呼吸之后,在武皇感应到光复盟主身上发出的波动已经扫过了整个天地数千次之后,武皇心中那原本就不多的希望已经是近乎完全消失了。

    果然,在这时,光复盟主收回自身感知,有些愧疚的对武皇道:“抱歉,我已查看整个天地,却并无此人存在。或许此人并不曾来到这天地吧。”

    武皇一听,无奈的笑道:“小子也猜到了,我这朋友不管到何处都定然会做出许多大事出来,方才前辈交予我的天地历史之中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小子就已经知道他应当不在此处,只是心中尚有侥幸心理,才斗胆请求前辈帮忙。”

    光复盟主笑着安慰了武皇几句,也无非是什么你那朋友定然无事,定然很好之类的话语而已。

    武皇接受了光复盟主的好意,但兴致依然是不甚高。

    若是没有见到这天地的历史,他或许还会有心思询问一番怎么打开时空门户离开这天地,但此时此刻在知道之后,他自然不可能问出这些。

    所以,他也只能说道:“小子如今无法离开这天地。却想为我等外来修士做些事情。欲加入光复盟,还望盟主收留。”

    说着,他站起身来,躬身拜倒。

    要加入对方的组织。那自然就是对方的部下了。当然不可能依然如同之前那样按照辈分来称呼了。

    至于为什么要加入光复盟。武皇却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别看光复盟主这样好说话,似乎是一个老好人,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武皇怎么可能真的被他的表面所蒙蔽?若是光复盟主真的如同表面这样和善平和。这光复盟怎么可能和其他两方势力保持平衡?早就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武皇绝对可以猜到,若是他不加入光复盟,或许表面上不会有什么事情,但光复盟主最终定然不会放过自己的,这点,从他之前毫不犹豫的为自己感应整个天地寻人之上就可以看出来了,若是毫无打算,怎么可能这样热心?

    光复盟主听得武皇之言却是哈哈大笑,道:“好!有了道友加入本盟,本盟的力量再获拓展,日后定然更加蒸蒸日上!”

    说着,他便上前扶起武皇,脸上满是笑容。

    这时,恨雪已经是看完了武皇所记载的,外界天地的历史,将那竹简交给了罗田道人,见得武皇和光复盟主一番对话,却是大喜,道:“太好了,以后武皇道友你就是我们的同伴了!”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便是水到渠成了。

    武皇在光复盟主的安排下成为了这光复盟的一员,暂时来说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职司给他,但却给了他接取任务的资格。按照光复盟主的说法,却是武皇现在对这天地还十分不熟悉,却需要好好熟悉一番,才好决定要他去做什么。

    ……

    “今后,这里就是你的住处了。”恨雪和武皇此时正在一栋颇为美妙,环境还算可以的建筑之前。

    “这,应该是一座洞府吧。”武皇看着这一座建筑,微微一愣,说道。

    “有眼光。这就是我们光复城之中最常见的修行洞府!就算是盟主的府邸,怕也比不上这一座洞府呢。”恨雪道。

    “这不太好吧。我住的地方怎么可以比盟主好?”武皇无奈的道。

    “哈哈,这有什么不好的?我看武皇道友你是被凡俗的权势给蒙蔽了吧。我们可是修士,修士之间哪有那样多的身份顾忌?用比盟主好的东西,又怎么啦?”恨雪哈哈笑道。

    “这个……”武皇不由得一滞。

    “不用想太多了。既然盟主说这个洞府给你,那你只管住就是,哪里还有其他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再说,我自己住的洞府可是比你这个洞府都要好。”恨雪说到后面已是有些得意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多说什么了。”武皇无奈的道。

    “好了,这就是洞府的控制中枢,你拿着炼化,这洞府就完全属于你了,从此谁都不可能将之剥夺,哪怕是盟主也一样。”恨雪将一个玉牌交给武皇,道。

    武皇接过这玉牌,触手温润之极,感觉极为舒服。

    修士的洞府乃是极为私隐的存在,那甚至是比起普通人的住处都更加的私隐。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一个洞府能够随时被剥夺,那却是任何修士都不会高兴的。所以,这洞府完全属于自己,别人绝对无法剥夺,这却是题中应有之意,只要光复盟不会太过糊涂,就一定是如此。因此,武皇对此却并不感到惊讶。

    当然,他也没有觉得有这洞府就完全安全了。

    这毕竟只是这城市之中的一座洞府而已,若是光复盟主想要的话,轻松毁灭这洞府,却绝不是什么问题。

    从这一角度上来说,剥夺这洞府的所有权和不剥夺,其实差别却也不大就是了。

    “你先看看你的洞府,自己布置一下,然后我带你去看看那交接任务之处看看吧。”恨雪催促武皇道。

    武皇摇摇头,道:“不用了。布置洞府的事情之后再说,我们先去看看那交接任务之处吧。让恨雪仙子等待太久,我却是有些过意不去。”

    “你这人真是的,难道外面的人都是这样么?哪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顾忌?”恨雪看着武皇的样子,不由得有些不满的道。

    “这却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顾忌,而是风度罢了。”武皇微微一笑,却是不以为意。

    “算了算了,随你就是。”恨雪却也没有太过坚决的反对,她其实对于武皇的一切都十分好奇,相对而言,武皇的这种做法,却也是她了解武皇的一种途径,因此武皇既然如此要求,她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带着武皇前往那任务交接之处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了。

    几日之后,武皇便搞定了一切,开始执行他来到这天地之后的第一个任务,也开启了他在这天地的修行历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