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领域之源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领域之源

    “认真战斗!战场之上开小差,你们活腻了吗?!”便在这时,一声冷喝传入交谈几人的耳中,让他们几人身体猛然一抖,连忙收拾心情,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注在眼前的战斗之上。()

    这说话之人,当然就是这小队的副队长,那原来暂代小队队长职责的鸣翠仙子了。这鸣翠仙子掌控了这小队不知多少年了,她的威严早已是深入人心,此时此刻看起来甚至比起武皇自己都要强大,一开口却是无人敢反驳。

    那鸣翠仙子虽是喝停部下的交谈,但她本身的心中却也是相当不平静的。

    毕竟,武皇的表现实在是太惊艳了。

    在以前,能够与那龙拓神将相持不下的,这一处战场的任何一个小队长都根本无法做到。

    眼前武皇能够做到这一步,很显然,代表着他却是比起这战场之上的任何小队长都要强大,这延伸出来的意义,便表明他们小队,将成为这战场之上最为强大的小队!这,怎能让她平静以待?

    武皇却不知自己的表现在他的部下眼中是如此的经验,如此的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的武皇却是感觉越来越轻松,能够用来防备对手特殊手段的精力却是越来越多。

    虚空之间存在着的,武皇的身影以三倍的数量每时每刻的递增着,那战斗的场面随着变得越来越jiliè,越来越恐怖。

    数十个呼吸之后,那龙拓神将。也即是骑着三角蛟龙的那中成准圣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看起来直接向着失败深渊落去的战斗,大吼一声,停下了那陆续发出的一个个掌印,驾驭着那三角蛟龙,猛然一震,身后那血红的光芒对他一裹,带着他的身躯一冲,就冲破虚空,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了那龙拓神将的抵挡,武皇那不知多少万具躯体直接便淹没了龙拓神将原来所在之处。直接向着龙拓神将身后。那正在战斗的双方淹过去。

    那战斗双方距离武皇和那龙拓神将的战圈颇远,但毕竟还是在这战场之中,按照原来的规矩,龙拓神将哪怕是身死。都定然会抵挡住武皇的攻击。让武皇无法将自己的攻击蔓延到他们所在之处的。因此。他们却都没有想到会有此时这样的情况发生。一时间,哪里反应的过来?

    却只来得及发出声声惊呼,便毫无保留的承受了武皇的攻击了。

    当然。武皇这攻击并非其他,而是化分出数万具自己进行攻击,却与其他力量攻击并不相同,每一点最细微的攻击力爆发,他都能够完美的掌控,自然也就没有了误伤己方人员的烦恼了。

    因此,当不知多少万个武皇爆发自身蕴含的所有破坏力之后,那战场之上,在武皇面对的那个方向之上,已经只剩下光复盟的修士了。剩下那些光复盟的敌人,要么运气差得直接身死道消,要么便直接被轰得重伤倒退,直直飞出了战场。

    这一个方向的力量如此改变,对于整个战场的形势改变自然是同样巨大。

    敌我双方的平衡,瞬间便被打破。

    光复盟的修士愣了一会便反应过来了,各自欢呼一声,集合所有修士的力量,疯狂的向着对手碾压过去。

    “龙拓!老子要将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这样一声怒吼从对面峡谷之中传出来。这,正是那摩罗的声音。

    在这边,光复盟一方的统领的声音却是显得幸灾乐祸,道:“摩罗,这一次我看你拿什么和上面交代!光复盟的诸位,给我冲上去!今日,我们要将敌人的这一处据点打掉!”

    战场之上属于光复盟一方的修士在心情激荡的大吼出来,各自的力量爆发得愈发的顺畅,一种激昂之感笼罩了光复盟这一方。

    “我不是故意的……”这时,龙拓神将出现在距离武皇不远之处,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惊天剧变。

    就算是听到那魔罗要将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的威胁,也根本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

    眼前发生的事情确实不是他所料想得到的。他和武皇的战斗当真可以称得上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那jiliè的程度,乃是他踏入这天地之后所仅遇,这战斗发生的时间虽不长,却已经是完全激发了他的战斗**,让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乃是在进行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争,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后有着自己的同伴,所思所想,都只有眼前的对手,所思所想都只是使用种种方法来战胜自己的对手。

    他方才躲开武皇的攻击,也并不是临阵脱逃,而只是因为这样的强硬冲撞根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想要暂避其峰,先退开,让过武皇的强大攻击,之后再觑机反击回去而已。

    他这样的选择,在以前一对一的战斗当中当然是再正确不过了。

    但他却忘记了这里乃是战场,在他的背后还有他的同伴,所以……

    武皇自然不会为龙拓神将觉得冤枉,眼见龙拓神将此时已经有些不知所措,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身形一动,力量一爆,抬步轻跨之间,身躯就已经来到了龙拓神将之前不远之处,双手掐住一个奇异的手印,在他背后就出现一个巨大的,金光灿灿的武皇出来,抬手以毁天灭地之态,直接拍向那龙拓神将。

    虚空震动,天地动荡,在这金人手掌之下的时空当真是如同要完全毁灭一般阵阵粉碎消亡。

    龙拓神将终究还是中成准圣巅峰级别的存在,在这时却是猛然回过神来,抬起自己的双手向着上方向着他改过来的那金人大手迎上去。

    在这同时,他身下的那三角蛟龙微微一震。身躯急剧缩小,好似力量再被疯狂的抽取一般。而那龙拓神将向上迎去的手掌却是疯狂的涨大,很快的就已经涨大到了那金色手掌的规模,挡上去的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武皇和他两人的肉身真正对上一般。

    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异响响起。

    整个天地好似在这瞬间便成了黑白无声的天地一般。

    接着,瞬息间,天崩地裂,无数奇异的力量疯狂的从那金色大手和龙拓神将的手掌接触之处爆发出来,瞬间形成了一片毁天灭地的景象。

    这景象发展极为快速。刹那间。便爆发到极限,最终甚至反而奇异的平静下来。但,却并不是重新化为原来完整的时空模样,而是变化成为一个奇异的天地。一个死寂的。空荡荡的。完全虚无,但却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的天地。

    接着,在瞬间之后。这天地再度崩灭,再度涌出无数奇异的力量,再度疯狂的涌动,让这天地再度毁灭。

    如此这般,毁天灭地的循环在瞬息间便生灭运转了不知多少亿万次,便好似时间在这范围之内被压缩了不知多少倍一般。

    接着,那龙拓神将惨叫一声,他的右手整个完全崩灭,连同他的手臂,以及他的半个身躯。而武皇身后那金人,也随着而崩溃了大半,一看便知其并非完全无损。

    龙拓神将此时惊骇欲绝,再顾不得其他,不知激发了什么神通或者器物,连同三角蛟龙在内,身形瞬间被一种至高无上,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力量笼罩住,接着这力量带着他们两个直接穿透了一切力量的阻隔,穿透了周围一切混乱的影响,直接破空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居然让我浪费了神尊所赐的一张神符,我知道你叫武皇,我记住你了,你最好祈祷下次不要再碰到我!”一声蕴含了无穷怨毒的声音从不知何处钻入武皇的耳中。显然,是那龙拓神将在离开之前,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还是如同世俗反派一般放下了狠话。

    “看来此人的身份却是相当不简单。这最后这一股力量,甚至比起盟主的力量都要强大,或许便是那荒芜魔尊的力量了吧。”武皇对于那龙拓神将放出的狠话却毫不在意,反而是在心中暗自思索让这龙拓神将逃脱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力量。

    那荒芜魔尊乃是巅峰准圣级别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当然不可能给他座下的每一名中成准圣都赐下能让其在最后时刻逃出性命的神符。龙拓神将能够拥有这样的神符,其身份当然不可能是普通的中成准圣。

    想明白这些,武皇对对方统领魔罗惊怒交加之时所说的狠话却已是恍然大悟了。

    当时摩罗虽说说得狠毒,但若是这龙拓神将真的是他的部下,他的口气哪里会是这样近乎平等的口气?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武皇便已经将这事种种念头放下,回头看看自己的那三十六名部下。

    只见得他们此时正十分欢乐的追杀着敌人,看起来当真是酣畅淋漓,根本没有任何危险的表现,终是放下心来,不再管他们,身形一晃,看准一名中成准圣就扑了过去。

    ……

    这战斗持续了三日三夜。

    最终结果,却是以光复盟的胜利告终。

    而战斗的成果,便是光复盟打过了峡谷,占据了与这一处峡谷对面的那一处异世界生灵的据点,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这一条峡谷之上绵延漫长,在峡谷两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着一个双方的据点相互对峙着。而双方的战斗,一般便是发生在这彼此对峙的据点之间。

    在之前漫长岁月的战争之中,这峡谷两方的据点都各自改换主人多次,便是武皇此时所在的光复盟的据点,也被对手占据了不止一次了。他们也曾占据这一次占据的对手据点不止一次了。

    只是,这占据对手的据点,都只是暂时的而已。

    无论是那些异世界生灵还是光复盟,都不可能放弃这峡谷这种天然的防御,被对手在峡谷这边占据了据点,自然要疯狂的反夺回来。想要守住这夺得的据点。难度比起夺取据点之时难了不知多少倍。那所可能造成的牺牲相比于占据这据点所获得的好处,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因此,在这漫长岁月的战争之中,敌我双方都已经是形成了默契,占据了对手的据点之后,很快的对这据点进行搜刮,将这据点之中的能量中枢,那必须固定在据点之上的种种资源完全搬走,对这据点进行完全的破坏之后,便快快的退回峡谷这边。放弃那边的据点。

    武皇对于这规矩并不十分了解。当看到光复盟在占据那据点之后,并不布下防御工事,反而是开始疯狂搜刮,却是看得颇感有趣。

    “这个就是那发出光芒。布下战场的东西了吧?”武皇看着远处一个融入虚空之中。好似水晶头骨一般的奇异器物。对站在身旁的鸣翠仙子问道。

    “那光芒叫做领域之光,能够将时空化为特定的领域。若是我们这边没有同样的领域之光与之相抗,光是这领域之光。就可以将我们的据点第一时间抹去了。那头骨,就是发出领域之光的领域之源,据说是用千万种生灵的精血祭炼而成的。”鸣翠仙子淡淡的道。

    “领域之光,领域之源?有意思。”武皇微微一笑,“不过,用千万种生灵的精血的来祭炼而成,这也太过残忍了吧,难道我们光复盟的领域之源,也是用同样的方法祭炼出来的?”

    “这倒不是。我们的领域之源并不是头骨形状,而是一个漩涡形状,据说是使用千万种力量凝聚祭炼而成。具体如何乃是秘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却是不知晓其中真假。”鸣翠仙子摇摇头道。

    “原来如此。”武皇点点头,道了一句。

    说话间,那领域之源已经是被这一名专门拆此物的修士拆了下来。而当这领域之源被拆下来的时候,这一处据点有价值的一切,都已经完全被搜刮干净了。

    很显然,这领域之源要拆除,却是相当的麻烦,不光光是需要特殊的手法,而且拆除的时间也是相当的长,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看着这样的情况,武皇恍然之间已经是明白了为何这领域之源如此珍贵,却没有在他们败退的时候被第一时间拆走了。

    “领域之源,就寄放在你们那里,我们很快就会他把它拿回来的。而且,还会把你们的领域之源当成利息!”摩罗愤恨无比的声音从不知何处传了过来,萦绕在所有修士的耳中。

    “哈哈哈……我们等着!”这一处据点的统领的声音同样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

    很显然,他们两人此时依然在彼此对峙,彼此牵制着,要不是如此,那摩罗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这领域之源被拆走,而统领也不会焦急的等待部下动手搜刮这据点而不亲自动手。

    在这时,虚空震荡之间,从光复盟这一方的峡谷之上所发出的光芒直接贯通了峡谷,从峡谷对面构筑出一道光芒道路直接冲入这一处据点之中,瞬间让武皇等人赶到一阵温暖,甚至便是自身力量的恢复速度都加快了许多。

    而这一处据点的一切却在这光芒之下瞬间完全崩灭,呼吸之间,就只剩下了原来光秃秃的峡谷而已,一切人造之物,一切生灵的痕迹,统统被抹去了。

    “撤!”

    统领一声令下,武皇等人各自化为遁光,顺着那光芒道路快速撤出了这一处据点所在的位置。

    回到了光复盟的据点,那统领召见了所有参战的修士,好一通激昂壮阔的演讲之后,比那是论功行赏,抚慰死者,忙忙碌碌了大半日方才完全结束了一切。

    武皇因为乃是这场战斗最大的功臣,不单单获得了可观的战斗贡献,而且还被赐予了无数的珍贵的修行材料。

    武皇对于这些却并不在意,他修行的乃是武学之道,而且是开始建立自身武学世界观,开始走出自己道路的武学之道。这样的道路,更重要的乃是自身的体悟,乃是自身对天地的认知,修行材料对他的用处,当真是不大的。

    不过,既然是好处,他当然没有往外推的理由。哪怕是对他自身的修行没有多少用处,用来祭炼一些有趣的武宝,那也是相当有用的。

    回到自己的营地,他的三十六名部下已经在等待他了。

    此时此刻,三十六名部下看向他的眼神已经是与当初完全不同,其中多了更多的尊重,更多的崇敬,却已是真正的将他当成是自己的队长了。

    “在这个天地的修行生活,应该会很精彩吧。”看着他们的神态,回想自己进入这天地之后的种种遭遇,武皇心神意念之间忽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念头过后,他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之前那因为离不开这天地,找不到罗帆所产生的那些负面情绪,终于完全消失无踪了。

    “我终于明白当初的罗兄是怎样的心态了。”武皇恍惚之间,似乎明悟了许多,眼前不知不觉间浮现出了一名清朗从容的青年身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