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大成道尊!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大成道尊!

    到了此时,武皇方才明白当初罗帆为何不管在何处在何时,都是一派从容,一派镇定,便像是什么事情都不在意,在哪里,在何时都无所谓一样。@@

    这,分明是已经认清自己的目标,并将这时目标贯彻到自己的一切行为当中了。只有如此,方才能够完全不在意自己身在何时何地,完全不在乎自己所遭遇的到底是什么相对于最大的修行目标,证道成圣来说,在哪里,在什么时候,遭遇了什么事情,差别根本就是小得微不足道的!

    此时此刻的武皇,却也渐渐的拥有了这样的心态了。

    心态的改变,让他对于在这天地之中留存的岁月再不当成是煎熬,再没有将脱离这天地当成是自己最大的目标。而是变成开始享受在这天地的一切遭遇,开始如同在其他天地,其他世界,其他时代一般修行,一般求索。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放弃离开这天地的想法,不代表他会不再寻找罗帆的线索。而只是他再没有将这当成是生命的重点而已。

    这心态的改变,让武皇恍然之间似乎悟透了许多东西。

    原本桎梏着他的,那中成准圣巅峰直到大成准圣的境界枷锁,在瞬间便已经变得微不足道,如同完全不存在一般了。

    瞬间,武皇便明白了,自己只要闭关修行一段时间,便定然能够成就大成准圣。

    明白此处,若是以前。武皇或许还会看看情况合不合适,还会压制一段时间,找个合适的机会向谁谁谁说明一下,安排好一切再进行闭关。但此时,他在心态改换之后,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打算。

    感应到自己的道行境界即将突破,直接便传音给鸣翠仙子一声,身形抬步轻跨,便直接离开了这一处据点,前往他来这一处据点的路上所看中的一处位置开辟洞府闭关修行了。

    那鸣翠仙子接到武皇的传音。微微一愣。尚且想要劝武皇等几日再离开,这据点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去办,便发现武皇居然已经离开了这据点,晃眼之间就消失在她的感应范围之内。不由得大为不满。

    “无组织无纪律!”她暗骂了一声。却还不得不为武皇擦屁股。急急忙忙的前往统领之处,向统领好说歹说的说清楚,让统领相信武皇并不是逃兵……

    好在这统领对武皇的印象颇好。虽说对武皇近乎不将他放在眼里的行为有些不满,但还是表示了对武皇的理解。

    这事情,到此方才算是过去。

    至于此时的武皇,早已是来到了一个山谷之中,抬手一拳轰入地面,瞬息间无数拳影印在地面之上,直接勾动下方的地脉,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势,直接开辟出一个不大不小,防御力颇强的洞府出来。

    之后,他便直接跨入洞府之中,开始运转体内真气,感应自己之前的体悟,开始了他的突破。

    虽说境界枷锁已经近乎被完全打破了,武皇打破境界枷锁,成就大成准圣的最大障碍已经消失了,但武皇想要真正成就大成准圣,却还是需要许多时间的。

    对此,武皇早有所料,心情无比的平静,稳步的进行着突破的过程,完全不在意外界的时光流逝。

    ……

    武皇在一处不知何处的道场之中修行突破,在体神子的道场之中,罗帆却是沉浸在他神魂深处那一个时时刻刻生灭着的烙印之中,全心全意的体悟着那烙印之中所包含的种种奥妙。

    对于外界的时光流逝,同样是毫不在意,不管是千年万年,对他而言都与一瞬间,一刹那毫无区别。

    他此时盘坐于虚空之间,与前方那盘膝而坐的圣人身形直面相对,双眼半开半合,若有若无的看着前方的圣人身形。

    那圣人身形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无法形容的至高气息能够压迫一切,让任何生灵都在其面前自认低等,但却无法压下罗帆的气息,让罗帆整个人在那里便好似能够与这圣人身形平起平坐一般。

    时光悠悠而过,一年、两年……十年……百年……

    恍恍惚惚之间,数万年时光便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那凭空盘坐的身躯之内忽然涌起了无数奇异的声响。这些声响,好似是地水火风创世之时所涌动的声响,又好似是无边雷霆在肆虐的声响,更似乎是世界末日,天地毁灭之时的巨大动静,怪异到无法形容,玄妙到无法想象!

    接着,罗帆的身形轰然崩溃,直接化为一个玄妙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道果。

    这个道果之上散发着浓郁无比的大圆满气息,其悬浮在虚空之上,便好似是一种大圆满的抽象概念直接具现化出来一般,让任何生灵,哪怕是原来对大圆满这个概念完全不了解,在看到这道果的瞬间,也会完全明白,这,就是大圆满,真真正正,超乎自身以往一切想象的大圆满!

    这一个道果此时早已是无法用具体的立体符篆,甚至用具体的力量来将之再度细分了,这道果,直接便是一个真正完满的正题了。

    这道果出现之后,在虚空之间短短一个呼吸之间便伸缩震荡了十二万九千六百亿次,在这震荡之间,那种大圆满的韵味变得愈发的浓郁,那种将抽象的大圆满概念具现化出来的意味变得愈发的明显,便好似是直接提升了一个层次一般!

    这样的事实,任何人一看便知这道果已经是比原来获得了一个层次的突破了。

    “道尊大成,原来便是这样的感觉啊……”罗帆悠然的声音从那道果之中淡淡的传出。

    这声音之中,蕴含了无法形容的奥妙。便是在虚空之间,都好似演化出千百亿万种奇异的形态一般,却是与罗帆以前的声音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了。

    以前罗帆的声音之中虽是蕴含了无穷玄妙,无限奥义,但却依然只是声音的范畴,本质上与在声音之上附加上力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此时此刻,罗帆的声音却已经是与当初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隐隐间,这声音之上却已经是附加上了大罗道果的气息,渐渐的融入了大罗道果的奥妙了。这变化过程,便和他当初将自己的一切修行成就完全融入他的身躯类似。若是达到最后。定然是让这声音也同样与他的身形一般。同样是蕴含了他自身的一切修行成就,蕴含他一生的一切修行经验!

    当然,那也只是日后,此时罗帆的声音也只是刚刚踏入这变化的门槛而已。想要达到那最后那种程度。却还需要漫长的时间与无尽的努力。

    毕竟。他的身躯乃是有形的存在,要进行这样的变化,难度虽大。毕竟还是有迹可循。

    但这声音,却是无形无质,随生随灭的存在,想要让他的声音也有这样的变化,那难度之大,却是比身躯发生这样的变化要难上不知多少倍。

    哪怕是此时的罗帆,也难以短时间内做到。

    此时他的声音能够有这般变化,已经是罗帆在这数万年体悟那烙印的过程之中有意识的进行推演、改造的结果了。

    事实上,此时罗帆身上发生变化的,不单单是他的声音,还包括他的感知,他的意志,他的念头,他的神魂,乃至他的一切的一切。也即是说,此时此刻,罗帆的感知,他的意志,他的念头,乃至他的神魂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同样在开始将他一声的修行成就,一生的修行经验融入其中,渐渐的开始向身躯这时的方向改换。

    当然,很显然的,这些,比起他声音,改变起来更加的困难,此时的改变进度甚至远比不得他的声音。

    只是,哪怕只是刚刚开始改变而已,罗帆却也已经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了。

    随着他的感知,他的意志,他的念头,他的神魂之中渐渐的蕴含他的修行成就,修行经验,他对于那一个在神魂之中随生随灭烙印的体悟却是变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容易,便好似渐渐的揭开了原本阻隔在他与那烙印之间的层层阻碍一般。

    也正是因为如此变化,方才使得他在这短短的数万年之间,便从那随生随灭的烙印之中获得了足够的资粮,让自身的道行境界再有突破,从原来的小成道尊,突破到了大成道尊的境界!

    道尊之境,相当于这地球宇宙修行系统的准圣巅峰之境,而这个境界之中却是细分为四个小境界,初入、小成、大成、圆满。

    在数万年之前,罗帆通过体悟这从体神子记忆之中整理出来的圣人形体的奥妙,直接让自身的道行境界获得突破,从原来的初入道尊成就了小成道尊。这速度,其实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快速,传出去足以是让任何修士目瞪口呆了。

    但,此时此刻,他在刚刚成就小成道尊之后的短短数万年之间,居然便已经再获突破,将自身的道行境界从小成道尊提升到大成道尊,这已经不是让其他修士目瞪口呆可以形容的了,那简直便是颠覆观念,几乎是前所未有,足以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成就了!

    罗帆所化的那大罗道果在虚空之上缓缓收缩,晃眼之间,便已经是重新化出他的身形出来,依然是一个身着长袍的青年模样。

    只是,他身上的气息,依然和刚刚那化身大罗道果之时没有多少分别,依然是那样玄之又玄,依然是那样的如同大圆满这一抽象概念具现化出来一般。

    罗帆悬浮在半空中,看着前方那盘膝而坐,与数万年以前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圣人形体,忍不住长长叹息:“圣人之道,果然渊深莫测,哪怕是从中获得的点滴体悟,都能对修士有着无尽的好处。”

    罗帆之所以如此感概,原因无他。正是他此时能够短短数万年之间连续获得两次突破,从初入道尊一直突破到大成道尊的原因,正是眼前这圣人形体!

    当然,罗帆此时话语之中所指的,却并非这形体之中所蕴含的圣人之道的奥妙,更非是他脑海之中所蕴含的,那随生随灭的那烙印之中蕴含的奥妙。

    他所指的,是这形体本身的存在形式!

    这些年,他将自己的声音,将自己的感知。将自己的意念。将自己的念头,将自己的神魂进行这样巨大的改变,将自身以往所行的一切所得完全融入其中,并非他凭空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他当初从这圣人形体的存在形式上获得的那点想法的改变的后续衍生!

    正是因为当初他将自己的身形进行改变。让自身的身躯蕴含自身以往的一切修行所得而让他获得巨大的好处。所以方才让他想到一个疑问,圣人难道只是形体蕴含了圣人之道的奥妙吗?

    当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瞬间就有了答案。圣人。当然不可能只有身形蕴含了圣人之道的奥妙,圣人的感知,圣人的意念,圣人的气息,圣人的声音,圣人的魂灵,圣人的念头,圣人的一切的一切,都必然蕴含着圣人之道的奥妙!

    既然如此,那么很显然的,他要向圣人跨越,要成圣,就必须尽可能的让他的一切都蕴含他自身所修之道,也即是他修行的一切成就。

    所以,才有着这数万年之间他的声音,他的神魂,他的感知,他的意志,他的念头等等等等的变化。

    而也正是这样的变化,方才是他连续突破的根本原因所在。

    正是如此,此时的罗帆方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概。

    感慨过后,罗帆的脸上却是现出了淡淡的笑容。不管以前如何,至少,此时此刻,他已经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之上。

    此时的他,不看修行上的天赋变化,光是看实力,他就已经和以前有了天壤之别了。

    他的法力,相当于一名大成道尊,而他的身躯,又是相当于一名大成道尊,如此身躯和法力结合,却并非两名道尊那样简单,两者相互补充,彼此循环,直接便相当于数十名大成道尊。

    这并不荒唐。

    罗帆的身躯和法力之间的关系,其实便和武皇所遭遇到的完美神道原理差不多。他的法力和身躯原本便是相互转化,相互补充的一体式存在。这样两者所形成的循环体系,和那完美神道的修士与坐骑力量循环体系本质哪有什么区别?而且,像罗帆这般,身躯和法力所形成的循环系统根本就没有修士和坐骑之间形成的循环体系所必然出现的损耗,也即是说,对罗帆来说,他的法力与身躯所建立的循环体系,将百分百的补充两者任何一方的损耗。换句话说,罗帆的身躯和法力所形成的循环系统,便相当于他已经是将完美神道修行到了满级的那个程度了。

    如此一来,两者结合起来的实力将会提升多少,便可想而知了。

    若是再加上他的感知,他的意念,他的神魂,他的念头等等等等的变化,那么此时罗帆的实力将再度往上拔升数个层次。

    便是相当于几千名,甚至上万名大成道尊,那都不是什么太过夸张的事情。

    而罗帆本来的实力,便比起一般同一级别的修士要强大,由此可以想象此时的罗帆到底是多么的强大了。

    若是硬要对比一下,当初初入道尊之时,罗帆还需要凭借那天地与混沌状态的空隙之间的灰蒙蒙存在方能与斗神子战个不相上下,那么此时此刻的他,光凭大成道尊的实力,不借助其他,怕就已经能与斗神子战平了。

    若是再加上其他因素,也就是他的身躯,他的感知,他的神魂,他的念头等等等等的特异,却是绝对能够碾压斗神子。

    至于能否比得上踏上第四个台阶的修士,没有见过,罗帆却也不敢确定。

    只是他却有着自信,以自己此时的力量,若是能够借助天地与混沌状态间隙之间存在的灰蒙蒙存在,便是再多踏上几个台阶的修士,他哪却也有自信能够自保。当然,也只是自保而已,那灰蒙蒙的存在虽说威能强大,但哪怕是苍木子当初也能在其中安全存在,踏足更高台阶的修士,想来应对起来会更加的轻松,罗帆想要依靠这个来获得胜利,却是不太可能的……

    大概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罗帆却是颇为欣喜。

    转眼看看前方这与数万年前毫无任何变化的圣人形体,罗帆隐隐间却是感觉到了其中存在的许多缺陷,自己以往所看不出来的缺陷。

    这样的缺陷,让他知道了自己想要凭借这圣人形体之中所蕴含的奥妙再度突破,成就道尊圆满,已经是不太可能了。

    一时间,他却是颇觉遗憾。

    “可惜,这毕竟只是体神子意念之中残留下来的印象所整理出来的圣人形体,是体神子本能所制,不光是与真正的圣人形体相距甚远,便是与体神子所认知当中的圣人形体,怕也有着不少的差距。”罗帆暗自想着,心中很是不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