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圣人讲道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圣人讲道

    这一具圣人形体虽说蕴含了无穷奥妙,但却并非是体神子记忆当中的圣人形体,而只不过是当初体神子激发那鸿蒙老祖赐予的那一件宝贝所产生的时空波动在罗帆整理改换之下所显现出来的。

    其中所蕴含的圣人之道,并非当初那波动之中所真正蕴含的圣人之道,而是体神子日后道行境界提升,本能的反推那波动的奥妙,从而自然的将那波动的一些具体记在自己的记忆之中而已。

    真正来说,怕是体神子自身,都不知道这波动能够通过转换化出眼前这样的圣人形体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圣人形体,当然不可能和真正的圣人形体相同,甚至因为体神子本身并没有意识到其存在,这形体便是和体神子记忆之中的圣人形体都有着极为巨大的差别。

    眼前这样残破的圣人形体虽然依然蕴含着许多奥妙,但那些奥妙却已经无法对此时的罗帆造成太大的冲击了。这便使得,眼前这残破的圣人形体对于此时的罗帆来说,或许还会给他带来不少的好处。

    但想要让他再度获得突破,超越道尊大成,成就道尊圆满,那却是不太可能了。

    这并不是这圣人形体之中并没有蕴含道尊圆满以上的奥妙,而是这些奥妙已经不足以形成巨大的推力,将罗帆推入那个境界之中。

    这便如同一本残破的书一样。这本书原来或许记载了足以让任何普通人成为大科学家或者成为学术大师的知识,但在其本身的残破之下。一般人能够从这本书之中所获得的好处定然是相当少的,想要靠这本书成为大科学家或者学术大师,那更是妄想。

    对于罗帆来说,眼前的圣人形体,就是这样一本残破的书。

    他或许能够从中获得好处,但因为其残破,其断续,其中蕴含的更高深奥妙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根本不成系统。所以。罗帆根本不可能凭之获得本质的突破,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道尊圆满之境!

    明白这些,罗帆不由得有些可惜。

    不过也仅仅是可惜而已。他在这圣人形体之上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好处了,道行境界直接从道尊初入之境提升到此时道尊大成之境。这种速度。比起传说中的坐火箭都要快上无数倍。哪里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心念转动之间,罗帆的心神已经重新恢复了正常,身形再度盘膝而坐。开始继续体悟脑海之中那一个随生随灭的烙印去了。

    时光在这过程之中快速流逝。

    恍恍惚惚之间,便是十数万年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身上的气息涌动,身形似乎变成了一个奇异的、散发着无穷大圆满气息的大罗道果,悬浮在在虚空之间,一伸一缩,如同心脏跳动一般的振动着。

    不过,这却并不是真实的模样。

    只要定神一看,便会发现罗帆依然是罗帆,依然是哪一个身着长袍的青年模样,哪里有什么大罗道果?

    好一会,罗帆身上的气息内敛,整个人虽依然圆满无暇,但那种让人猛一看好似看到一个玄之又玄的道果的感觉却已经减弱了许多。

    “果然如我所料,此物对我的作用已然是不大了。”罗帆暗自叹息。

    这十数万年来,他的道行境界有了不小的进步,神通威能比起当初强了数倍,但也只是在道尊大成之境上前进了几步而已,距离真正突破道尊大成,成就道尊圆满,却还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

    很显然,正如他当初所料,这残破的圣人形体对他虽还有着不少的好处,但却已经是无法让他再获突破了。

    心念微动之间,不知多少信息便凭空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他的心念通过这十数万年的改变,已经带上了更多他过往的修行成就,更加靠近那大罗道果的本质了,此时他的心念动起来,比起当初不单单是快速了千百倍,更是拥有种种以往所没有的神通,几乎是不需要他任何动作,任何推算,就自然能够将他所想要知道的东西呈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一处道场一切正常,只是武兄却好似被困在某处道场之中。”罗帆感应着心念自动推算的结果,心头一惊。

    他与武皇之间交情颇深,自然有着某种玄之又玄的联系存在于他们两人之间。而这种联系,便让罗帆能够通过一些推算之法大概推算出此时此刻武皇到底是怎么一种状态,是否有什么麻烦,生命有没有什么危险。

    他的念头毕竟并非是完全将他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完全融入其中,本能推算之下,也只是形成大概的轮廓而已,想要知道更多,却还是力有不逮。

    知道凭借心念再难获得更多的信息,罗帆没有迟疑,抬手开始掐动起来。

    他的身躯,已经蕴含了他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这样随手掐动,那便是他尽自己的全力去进行推算了,那推算能力之强,比起他心念本能的推算,却是要强上以万计算的倍数。

    抬手掐动了数十个呼吸,通过武皇与他的玄妙联系,他终于是大概的弄清楚了武皇此时的状态。

    当然,推算能力并非无所不能,这种大概弄清楚,也只是知道武皇现在大概在什么位置,他眼前的遭遇对他有什么好处和坏处而已。至于具体武皇在做什么,具体遭遇到什么,这些他却是不可能知道的。

    “原来是武兄的修行机缘所在。被困在那道场之中虽会遭遇许多波折,但最终结果,却将让武兄铸下坚实的成道之基。而且,只要这般继续下去。彼此定有相见之期。”这便是罗帆所推算出来的结论。

    明白此处,罗帆也就放下心来,再无前往去寻找武皇的心思了。

    他微微一笑,抬手轻轻一拍,前方的圣人形体便轰然崩溃,重新化为无穷规则法则的集合,接着再度改变,变化成为一种奇异的时空波动出来。

    随着这变化,周围因为他气息而出现的天地开始消失,重新回归了原来的一片虚无。

    再接着。一派开天辟地的景象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周围的时空开始变幻,体神子的身形出现,与他相对的那河山门长老出现,周围无边无际的广阔天地在瞬间便铺满了罗帆所能见到的视线范围。

    转眼之间。罗帆眼前的一切。就已经是恢复了体神子妻死子亡。自身不得不动用鸿蒙老祖赐下的宝贝逃脱升天那一瞬间的景象。

    当一切恢复之后,那时间停顿的效果完全消失,体神子疯狂仇恨的惨嚎声冲天而起。接着,天地改换,周围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似乎有着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在发生,但却无论罗帆怎么看,怎么分辨,都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什么,无法分辨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有一种浩瀚无极,不死不灭,万劫不磨,永恒不朽的气质环绕着体神子,环绕着依附于体神子体内的罗帆周围。

    当感觉到这样的气质,罗帆瞬间便生出了明悟。

    “这里,是圣人所在!哪怕不是圣人面前,也定然是圣人的道场或者圣人的洞府!”

    眼前这样自己的一切感官被完全隔绝的情况,在以前他体悟体神子的经验、体悟的时候,只有当初在踏入魔界之中的时候才可能出现。其他的时候,便是体神子对那一段时间的记忆不滞于心的时候,也只是时间流逝快速,恍恍惚惚之间就过去而已。这样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和眼前罗帆所遭遇的完全不同。

    这便让罗帆能够完全排出是以上两种情况的可能。

    再加上,让罗帆有此判断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眼前这浩瀚无极,不死不灭,万劫不磨,永恒不朽的气质了。

    这样的气质,在他的印象之中,只有圣人,方才可能拥有。

    如此这般,体神子此时当然只可能存在于与圣人紧密相连的所在了。

    在这样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世界之中,罗帆隐隐间好似听到了声声如开天辟地第一声震响的震撼声音在身外不断的响起。这些声音抑扬顿挫,根本不像是无规律的震荡声音,反而像是某一存在正在说话一般。

    但,和罗帆此时所看到的外界一般,这些声音可以很容易的猜出是某一存在在说话,但无论他怎样努力去听,怎样努力去分辨,都无法听出这声音到底说的是什么。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鸭子听雷……”罗帆无奈的叹息。

    这样明显的事实,他哪里可能还猜不出此时到底是什么情况。眼前这种种异象,分明便是体神子正与圣人相见,那周围那种气质,乃是圣人的气质,而正在说话的,更便是那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圣人至尊!

    那震响响起了不知多久在那震响之中,时间,好似已经失去了意义,若是罗帆要说那只是过去了亿万分之一刹那也不算错误,要说已经过去了千百万亿年,也是说得过去的。

    猛地,体神子跪倒在地,口中说道:“弟子愿拜圣人至尊为师,求师尊授予弟子神通,让弟子日后能报此杀妻灭子之仇!”

    说着,轰轰轰的就将头猛往地上磕去,每一磕,都让他的整个身躯好似承受了亿万次洗涤一般,让罗帆怀疑下一次整个身躯便会完全崩溃化为一堆齑粉。

    那周围玄妙异常的震响再度响起。

    又是不知过了多久,体神子已是站起身来,盘坐在地。

    接着,又是连绵不断的震响。这一次的震响,却比起之前更加的震撼。若说之前是如同开天辟地的第一声震响,那此时的震响,便好似是亿万天地同时开辟所发出的亿万声第一声震响融合在一处的声音。

    “这是,圣人讲道!”罗帆先是一愣。接着便惊呼出来。

    他此时此刻在那震响之中,只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似乎随着那震响而开始莫名的震荡。哪怕他此时的道行境界已经达到了道尊大成之境,但在这震响之中,依然是如同婴儿一般脆弱,根本无法抵抗这震响对他身躯的影响。

    一种身体随时可能崩溃,神魂随时可能完全破碎的感觉瞬间在他的心中生出。

    却是,光是这他完全听不出任何意义的声音之中,就已经包含了不可思议的威能,让他便是听上一听,都有无法承受的感觉。

    这样的声音。和之前圣人说话之时的声音显然有着巨大的不同。显得更为玄奇,更具威能。而在罗帆的印象当中,这样的情况,只有圣人讲道。方才可能存在。

    “当真是好机缘!”明白此处。罗帆却是大喜过望。

    虽然因为体神子的记忆能力无法将这声音完全记住。所以让阅读体神子一切经验、体悟的罗帆也无法听清这声音到底是在说什么。但,光是这体神子记住的那种莫名震动,就已经是蕴含了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奥了。

    那些玄奥。并不是这声音所讲的内容,而就是这声音本身!

    这声音,毕竟是圣人的声音,其中蕴含的圣人之道因为太过强烈,太过深邃,所以让体神子无法转述,但体神子毕竟是踏上第九台阶的无上存在,他所记住的声音,却还是蕴含了亿万之一的圣人威势。

    而这,也正是此时此刻这声音罗帆在听到之后感觉无法承受的原因所在。

    这声音蕴含的圣人威势,就是罗帆此时所说的机缘所在了。

    罗帆也不迟疑,他完全摒弃自己的一切杂念,将自己的所有心神沉浸在外界那无边无际,如同亿万天地同时开辟而结合在一处的第一声震响之中,无论是自己的心念、感知、神魂、身躯、法力还是其他一切的一切,尽皆随着这震动而震荡着。

    在这震荡之中,他感觉自己的一切开始了崩散、重聚的循环过程。

    而每一次崩散、重聚,他都隐隐感觉自己的一切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有种自己的一切都变得更加通透的感觉。

    如此这般的过程一直持续着。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亿万分之一刹那,又似乎是亿万年之久,周围的震响忽然凭空消失。

    罗帆瞬间便从那种崩散重聚的过程之中恢复过来。

    这一个恢复过程是如此的突兀,如此的快速,上一瞬间罗帆还是恍恍惚惚的状态,下一瞬间他就已经是完全清醒,就好像之前的恍惚从来不曾发生,他从亘古到如今一直是如此清醒一般。

    这样突兀而快速的变化,让罗帆微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谢师尊授我**。”体神子这时心情已经十分平静,起身拜谢。

    接着,最开始出现的震响响起,显然又是圣人开口了。

    罗帆听着这震响,心中不由得有些遗憾:“这圣人开口说话本也该蕴含圣人威势,只是并非讲道,体神子感应不深,却是无法将这威势完全模拟出来……”

    他此时此刻,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心都是极为通透,道行境界虽并没有任何提升,但却浑身轻松,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隐隐间有着自己继续往上提升道行境界的难度减弱了许多。

    他这种浑身轻松的感觉,乃是无数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感觉融合在一处,是他身心获得无数种细微的好处结合在一起对他心灵造成的感应,却并非他卸下什么负担的感觉。

    感应着自己身心的变化,罗帆却是颇为满足。

    他静静的依附在体神子的身躯之中,看着体神子接下来的种种记忆。

    周围圣人说话所引起的震响很快便消失了,接着体神子便拜谢圣人,之后在一阵时空变幻之间,来到了一处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

    而在这时,罗帆眼中的世界,耳中的世界,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与之前并无任何区别。

    看着这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罗帆恍然知晓,这,便是胜任所赐的道场了。

    只是,这道场此时依然是一片空旷,便是规则法则都还没有完全构建出来,一切都需要等待体神子自己去构建。

    体神子虽说听从圣人讲道之后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但仇恨却还不可能被完全抹去,此时此刻他一心修行,却完全没有建造这道场的心思。直接便在这虚空之中盘膝而坐,开始运转圣人所传**开始修行起来。

    “这便是圣人所传的法门?确实是玄妙无方。”罗帆看着体神子在修行的整个过程,不由得对其正在修行的法门暗自赞叹起来,心中对此更是感到震撼莫名。

    这法门的精妙程度,几乎是他生平仅见。整部法门完全与体神子的情况契合,不单单和他的身体、神魂之类的情况,甚至还和他过往的一切经历,和他过往的一切心理变化历程完全契合!隐隐间,甚至指向了体神子日后的某些具体的心理历程……

    当真是开罗帆所未想之先河,让罗帆简直怀疑这是体神子在无数年之后自己开创出来的,最适合他自身的修行法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