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非分之想?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非分之想?

    运转起这修行法门,体神子过往经历的积累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转化为他的道行,这使得他的道行境界以一个让罗帆看了也觉得震惊的速度往上提升着。【】

    短短的数万年之间,便成就了小成准圣。接着,又是短短的数万年,直接突破了小成准圣的四个小境界,成就了中成准圣。再接着,速度稍稍放缓,但也是短短的数十万年之后,让他突破到了大成准圣。至此,方才有些后继无力趋势。

    “这样的道行,虽说有师尊所传的种种绝妙神通,威能无穷,但想要将河山门完全灭掉,却还是极为困难。”体神子感应自己的道行境界已经渐渐停滞下来,知道自己过往的积累已经用完,想要再度突破,便需要继续进行积累方才可以,一时间却是有些无奈。

    这样的道行境界,虽是他以前所无法想象的,可以轻松碾压千百万个以前的他,但比起那圣人之下最顶级的门派河山门来说,却还是远远不足,想要在河山门的山门将那与他有仇的长老杀死,更是难之又难。

    叹息过后,体神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开始打量这一个空无一物的道场。好一阵子,他双眼之中闪出亮光,好似是找到了成功的途径一般。心念微动,整个身躯忽然消失无踪,隐隐间已经是与这整个道场融合在一处。

    在这时,罗帆心有所悟,却是明白了这正是体神子触动了当初圣人所赐的道场权限。真正开始将这道场化为己有,要对这道场进行改造。

    明白这些,罗帆瞬间放过对体神子那整个突破过程所透出的,属于肉身之道的奥妙的感悟,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注在眼前体神子正在做的事情上。

    体神子之前那数十万年之间连跨十数个小境界,从初成准圣一直修行到如今的大成准圣,而且修行的还是那圣人所传的,完全契合他的一切情况,更精妙得近乎肉身之道本源的修行法门,这对罗帆来说确实是有着许多的启示。让他从中悟得了许多自己以往所颇为模糊的事实。

    但。这些对于已经将自身的一切修行成就完全融入身躯的罗帆来说,却只是对他以前已经有些涉及的奥妙进行重新的整理而已,真正对他道行境界的推进作用,却是相当之小。和最开始相比。差别却是极为巨大的。

    相比之下。此时此刻体神子正在做的。对道场的整个改造过程便不一样了。

    这道场的改造过程,并非是体神子自己的力量,而是胜任所赐的道场权限的威能!哪怕因为是借助体神子之手施展的。所以其中并没有包含太多的圣人玄妙,但其中定然有着许多此时罗帆所不了解的玄妙包含在其中,比起大成准圣级别以下的肉身之道的奥妙,对罗帆来说好处当然是更大了。

    此时罗帆乃是直接感应体神子的记忆,体神子融入整个道场之中,自然便相当于罗帆融入那道场之中。

    刹那间,一种掌控整个道场一切细节的感觉油然而生,让罗帆心生震撼。

    这种对道场,对天地的掌控,比起以往罗帆对自己开辟的天地那种掌控更加深入,更加的细致,甚至让罗帆有一种两者之间没有多少可比性的感觉。

    以前罗帆对自己开辟天地的那种掌控,只是大范围的掌控,整个天地虽随着他的心念而可以发生任何改变,但这种改变,却是近乎本能的改变,只是他想要什么结果,其就表现出什么结果的那种改变。对于其中的具体细节,形成这种结果的整个具体过程,他却是并不完全清楚的。

    但在此时此刻,罗帆通过体神子的记忆,感受体神子对道场的那种绝对掌控,他便发现,这种掌控却是深入到了每一道规则法则,每一点时间、空间最细小的单位。

    在这瞬间,这整个道场的一切,都好似他的身体一样,他便是要让这道场完全逆反外界天地的一切规则法则,甚至完全逆反地球宇宙的大道,形成一个正常情况绝对不可能存在的状态,也是心念一动的事情。

    体神子显然也是第一次感应到这样深入的变化。

    不过,他以前虽说开辟过天地,但却只是一些小天地,小空间而已,对于开天辟地的经验根本不足罗帆的万一,所以他对这道场之上此时传递给他的那种绝对掌控的震撼程度,却是远远比不得罗帆。

    只是在心中暗自赞叹一声圣人威能的强大,便将之轻松放过,开始控制这道场进行种种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一时间,地水火风凭空涌动,时间,空间疯狂的变幻,一个无边无际的天地开始取代了这道场之中原来那无垠的虚无。

    这道场变化之后的模样,并非现在那三万六千个时空的模样,而是直接仿照外界的地球宇宙,一样是天圆地方,一样是有着类似的地形。

    罗帆微微看过去,便发现这整个道场的地形变化分为两部分,而这两部分,对罗帆来说都是极为眼熟的。其中一部分,乃是当初体神子和他的师尊生活的那一片区域的地形,其中罗帆甚至看到了那一座体神子拜师的山峰之上存在的茅屋。而另一片区域,便是体神子和荷叶仙子一家三口的生活区域,罗帆也能够轻松的在其中找到他们居住的洞府所在。

    很显然,体神子构筑这道场,根本没有思考其他,而是直接将自己所怀念的地形构造出来。

    “真是浪费啊……”罗帆看着体神子对这道场的改造,不由得暗自心痛。

    这整个改造过程原本便是一种对自身以往所修之道进行完整梳理的整个过程,那道场变幻过程的诸多细节。定然都能够折射出他以往修行的诸多玄妙所在,若是悉心体悟,定然能够找到许多自己过往所忽视的,但却至关重要的玄妙。但,就这样宝贵的机缘,体神子却是完全将之放弃了,只是如同以前对天地进行改造的情况一般,直接设定结果,任凭这道场自然的演化出那个结果出来,对那中间至关重要的变化过程居然完全不管。这何止是浪费二字可以形容的?

    “不过。这两处位置乃是他心中伤痕所在,他此时依然无法看透这些,将道场改造成为如此模样,却也不是毫无作用。至少能对他的心灵有一些抚慰。”罗帆暗自心痛一会之后。放在暗自想着。

    体神子悬浮在这道场上方。低头俯瞰着那与他记忆之中一般无二的两片区域,眼中透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与迷茫。

    猛地,体神子双眼一亮。高呼出声:“哈哈哈哈!我怎么忘了!师尊乃是圣人至尊,无所不能,穿越时光,逆转因果对其易如反掌,只要师尊愿意,定能将穿越时光将他们救回!”

    如此一想,他完全不顾这道场如何了。

    身形一晃,直接就出了道场,来到了外界的虚空之中,周围乃是无边的云海,云海下方是无边无际的四块大陆,在那无边高空之上,乃是无垠的星空。

    此时已是半夜,天空之上明月高挂,漫天星斗放射出无穷星辰精气,笼罩这整片天地。在无边的大地之上,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蛰伏着,偶尔动弹之间,便产生了一阵让天地震荡的奇异波动。

    “好一片天地,我以前当真是井底之蛙,居然以为准圣之境便能安全度日,若是早有今日的见识,当初定然不至于此……”以大成准圣的感知感应到这天地之间蛰伏的强大存在,体神子暗自叹息。

    叹息之后,他一转身形,向着天空之上而去。

    在这过程之中,他的身形渐渐的融入虚无之中,整个人在这地球宇宙之中看来,那便是身形渐渐变得模糊,渐渐向着虚无转化,最终完全消失无踪了。

    但依附在体神子身上,凭借体神子的视角观察外界一切的罗帆却是清楚的看清体神子的整个前进过程。

    此时此刻,在体神子周围,时间、空间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进行扭曲,隐隐间形成了一个若有若无,隐蔽无比的时空通道,通往一个莫测的所在。

    “原来,前往圣人道场,需要如此繁复的变化,甚至要这样深奥的法门,怪不得难以感应到圣人道场的存在。”罗帆看着周围的变化,感应着体神子此时体内的种种,不由得发出这般感慨。

    体神子此时体内力量的运转方式比起他当初修行圣人所传的修行法门之时更加的复杂,更加的深奥,隐隐间似乎涉及了一些圣人之下的一切生灵所不可能了解的奥妙。

    不知过了多久,恍恍惚惚之间,体神子将身一停,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虚空之间。

    在这里,和体神子改造之前的道场十分的相似,只是更加的广阔,更加的浩瀚,更加的无垠,看起来拥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感觉。

    “怎么不在了?!”体神子此时却是惊骇欲绝,看着周围那无边无际,几乎能够容纳亿万片如地球宇宙那般广阔的天地的虚无,根本无法做出其他的反应。

    “果然如此,怪不得他能够有这样清晰的记忆,让我看清周围的一切变化,没有和之前那般变得迷迷蒙蒙,模模糊糊。”罗帆见此,却是生出恍然的感觉。

    他之前便隐隐有些怀疑,若是真正是前往圣人所在的话,那么这一条时空通道显然便会蕴含一些圣人之道的奥妙,哪怕这些奥妙极为稀少,不会让他如同当初体神子面见圣人之时那般完全无法看清周围一切景象,无法听清一切声音。但也定然是会对他的视觉,听觉有所扭曲,定然会有其他异象出现,而不可能如同之前那般让他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完全对他的视觉、听觉没有任何影响。

    “弟子体神子求见师尊!求师尊赐见!”体神子呆滞了好半天,凭虚跪倒。望天朝拜,口中高呼出来。

    这声音传入周围的虚无之间,如同实体一般渐渐的扩散,最终完全消失无踪。

    而这声音消失之后,周围的情况和之前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其他变化出现,这声音却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体神子并不死心,再度高呼求见圣人至尊。

    声音依然淹没在这无边的虚无之中,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如此这般,体神子在这里足足求了百年之久。每隔一会。就高呼求见圣人,如此这般反复了不知多少次。若不是他乃是修行肉身之道的大成准圣,嗓子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境地,这百年时间的高呼。已经足以将他的嗓子完全毁掉了。

    “你这又是何苦?你心中怀有非分之想。圣人至尊岂能见你?”这一日。体神子麻木的再度高呼求见之后,一声叹息忽然从虚无之中传来。

    接着,时空扭曲。一名罗帆十分熟悉的修士出现在体神子身边不远处。

    这人,不是其他,正是天魂子!只是,比起罗帆所见到的,那天魂子的意志残留来,这一名天魂子显得更加的年轻,气息虽远不如那意志残留,但却圆满圆融,生机勃勃,完全没有那意志残留那种隐隐透出的残破与麻木。

    “你是谁?为什么这么说?”体神子双眼微微呆滞,声音有些嘶哑的说着。

    这样高呼百年之久,他的嗓子并没有问题,但他的心灵却是极为绝望,所以方才使得他的声音变得这般模样,使得他的眼神变成如此这般。

    天魂子向体神子躬身行了一礼,道:“吾名天魂子,吾师乃圣人至尊太上道祖。我在此处已经呆了十来年了,原本我正从师尊道场听师尊讲道回来,却见体神子道友在此处叩拜求见圣人至尊,心有不忍,所以方才开口,还望道友恕罪。”

    体神子完全不管其天魂子说了那么多,直接又是一句话过去:“为什么这么说?”

    他的眼神之中,麻木渐渐消退,声音也渐渐的恢复过来。

    天魂子自然知道体神子问的是什么,叹道:“圣人至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你只要心中念头一起,他们便自然知晓。你此来求见圣人至尊,想来是心中有所求。若是你所求之事不符合圣人至尊之心意,那便是非分之想,而你但有非分之想,圣人至尊便绝不会见你。哪怕你在此处跪死,在自己将嗓子吼破,也绝不会有所改变。”

    “非分之想……”体神子呆呆的跪在那里,眼神之中透出无法言喻的痛苦。

    “难道,我要逆反因果,穿越时空去救回师尊和妻儿是非分之想吗?”体神子喃喃着,体内的力量几乎无法抑制的在他体内疯狂的冲撞,这让他的脸色变幻莫测,忽而通红犹若要滴血一般,忽而又白得好似白纸。

    这,正是走火入魔!

    体神子乃是大成准圣,心智本该极为坚定,道心极为圆满,对自身力量的控制能力应当是极为强大才对。但,他这百年之间心神遭受了无法言喻的煎熬,此时又被天魂子将他最后的希望完全打破,一时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让他的力量直接在他的身体内部暴动起来,眼看着就要将他的整个身体完全崩灭,直接将他化为齑粉了。

    天魂子一看,大吃一惊,抬手向着体神子罩过去,一股股力量直接裹住体神子的身躯,传递出一股浓郁无比的抚慰力量,直接制住体神子的力量,让体神子那微微颤抖,几乎就要被力量冲得粉碎的身躯重新稳定了下来。

    体神子此时乃是大成准圣,修行的又是肉身之道,实力强悍之处,几乎可比一般的巅峰准圣。而此时的天魂子,却并非是大成准圣,而是巅峰准圣!比起体神子强大了三四个小境界的巅峰准圣。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体神子的实力再强,对于天魂子来说也是算不得什么的。正是因为如此,天魂子要将体神子制住,要将体神子从走火入魔之中拉回来,虽不算简单,但也不算困难。

    “道友何必如此?只要活着,便有希望,圣人至尊因为心有顾忌不能帮你,那你日后便凭借自己的力量达到那个层次,自己去逆转因果,自己去穿越时光将他们救回不就好了?!”天魂子大喝着。

    这声音如同洪钟一般,直接轰入体神子的心神意念之间,不断的涤荡着,将体神子从那种完全绝望的心绪之中猛拉了回来,让体神子的双眼渐渐变得清明,一种莫名的斗志在其中渐渐的凝聚。

    “没错,师尊无法帮我,我日后自己修成无上神通,自己穿越时光回去逆转因果,自己去把妻儿与师尊救回!”体神子喃喃着,体内的力量渐渐的驯服下来,重新被他纳入自身的掌控。

    眼见体神子已经恢复清明,天魂子方才放下心来,抬手收回了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