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修行根源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修行根源

    “多谢道友,若非道友,这次我定然不能幸免。【www.yunlaige.net】”体神子起身对天魂子躬身行礼,表示感谢。

    天魂子呵呵一笑,扶起体神子,道:“道友何必如此客气,我与道友一见如故,此事于我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何乐而不为?此时道友既然无有希望求见圣人至尊,不如随我前往道场坐上一坐如何?”

    体神子转头看看那空无一物的虚空,叹息一声,知道天魂子所言非是虚假,叹息一声,点头道:“我正想见识见识道友之道场是何等精彩。”

    天魂子大喜,拉着体神子抬步轻跨,好似运转了类似体神子来到此处的那种力量,瞬间周围时空变幻,组成了一条时空通道一般的存在,带着体神子离开了这一片让体神子原本产生无尽希望,最终却完全变成绝望的虚无。

    罗帆依附在体神子体内,看着眼前这种种,不由得暗自叹息。

    “看来,这便是体神子和天魂子两人交情的起点了。只是没想到在当初,体神子的道行居然比不得天魂子,这却与我所料不合。”

    接下来的时间,自然便是体神子和天魂子相互了解,建立交情,并最终相交莫逆的过程了。

    在这个过程之中,天魂子也知道了体神子的遭遇,心中愤怒之下,有心为体神子报仇,前往去将河山门灭掉,却因为体神子想要自己去报仇而没有成行。

    但哪怕是如此,天魂子也凭借自己作为圣人门下的高贵身份。给了河山门布下许多的麻烦,让河山门的发展从此变得极为缓慢,力量在被不断的削弱之中。

    而河山门对于这一点,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们根本想不出到底谁在找自己的麻烦,想不出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那些他们得罪不起的强者。

    这种摸不着头脑,让河山门的高层尽皆惶惶不可终日,便是道行境界也由此而变得停滞不前,这却是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体神子的仇怨收取了一些利息了。

    这样的时光,一持续便是数十万年之久。

    这数十万年之间,体神子因为确定了自己的最高目标。一意精进。在天魂子的帮助之下,几乎踏遍了地球宇宙之间的诸多险境,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生死之间,积累了不知多深厚的修行基础。让他的修行底蕴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增厚着。

    在这样的疯狂积累之下。他的道行境界不断的提升。短短的数十万年之间,已经是提升到了大成准圣巅峰,距离真正的巅峰准圣。也只是差了薄薄的一层屏障而已。

    罗帆在体神子的身体之中,如同化身体神子一般,与他共同经历那地球宇宙之中近乎一切险境,虽说没有如同体神子那般获得了无法想象的积累,但却也从中悟得了许多自己以往所不曾想到的,甚至不曾知晓的道理,让自身大成道尊的境界变得愈发的稳固,向着那道尊圆满的境界更近了一步。

    这一日,体神子正冲击巅峰准圣,体内气血涌动之间,如同化生出一个无边广阔的气血世界,演化着千百亿万种玄妙的天地景观,爆发出惊天的威能,震撼天地,震撼时空,搅动他道场之中的一切规则法则的变化,让这整个道场几乎完全被他体内气血演化出来的气血世界完全取代了。

    而天魂子却是站在自己的道场之上,遥遥看着体神子正在进行的突破。

    通过这数十万年的交往,体神子和天魂子之间已经渐渐莫逆,他们两人的道场,也因为这样而被他们联系在一起,彼此之间有了某种极为神秘的联系,使得天魂子能够站在自己的道场之中遥遥感知体神子道场之中的一切变化。

    这,已经是和罗帆所见到的,两者真正的道场相差不多了。

    “可惜,他的积累还是差了一点,这一次冲击,怕是要失败了。”天魂子已是巅峰准圣,数十万年之间虽说没有大的进步,但毕竟早已有过一次跨入巅峰准圣的成功经验了,自然是能够清楚的知晓体神子现在的虚实了。

    果然,正如天魂子所料,体神子周围的气血世界在存在了数十日之后,猛然间在不知何处产生了一颗毒瘤,瞬间爆发,席卷了整个气血世界,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便让这气血世界完全崩溃,那产生的剧烈爆发,瞬间便让他的整个道场完全化为一片虚无,直接回归了那道场在圣人赐下之时的模样!

    接着,体神子哇的一声,周身窍穴疯狂的喷血,整个人如同化为一头血红色的刺猬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当真是凄惨到了极处。

    “终究还是失败了。”体神子无奈的睁开双眼,对自己周身窍穴喷涌而出的鲜血毫不在意,只是淡淡的叹了一句。

    随着他这一句话叹出,他周身正在喷涌的鲜血缓缓平息下来,整个人便好似从来不曾受到任何伤势一般静静的盘坐在那里。

    只是,他身上的气息看起来却是比起之前减弱了千百倍,甚至给人一种只是勉强保持在大成准圣级别的感觉。

    “果然还是失败了。”罗帆在体神子的体内感受着体神子身心内外的种种变化,也是一阵叹息。

    之前那数十日的突破过程,他完全是随同体神子一同,好似化身为体神子一般同步感受着其变化,感受着肉身之道在成就巅峰准圣之时,到底是产生了何等精微,何等奥妙的变化。

    这,对于罗帆来说,比起体神子以前的一切突破,都更加的重要,对他有更大的收获。

    毕竟,此时的罗帆也只是大成道尊,相当于巅峰准圣大成而已。这样的道行境界,比起刚刚成就的巅峰准圣虽说强了数量极为可观的倍数,但本质上毕竟差别不算太大,同样是属于巅峰准圣这一个级别,这另一种道路成就巅峰准圣的经验,对他当然是有着巨大的好处的。

    只可惜,这一次体神子还是失败了。

    罗帆所获得的,也只是一次失败的经验教训而已,虽说是有不少好处,但比起真正突破成功他所能获得的好处。差距毕竟还是有些大的。

    在另一处道场。天魂子遥遥看到体神子突破失败,刚想要前往那道场之中安慰体神子,忽然间,一种奇异的波动笼罩住体神子的道场。

    接着。体神子便整个消失无踪了。

    罗帆借助体神子的感知。发现周围的时空再度变得模模糊糊。朦朦胧胧,周围的声音也变得极为诡异,他能够感觉到有无数声音存在。但就是无法听清那到底是什么声音。

    在这瞬间,罗帆明白,这是前往面见圣人的表现!

    “真是好奇啊,到底圣人是和种模样,到底圣人有何种不可思议的奥妙……”罗帆心中暗叹着,只可惜,事实并没有因为他的暗叹而改变。

    一旦涉及到圣人,体神子的记忆便好似蒙上了千百层纱纸看电影一般,知道那是在放电影,但就算看得眼睛整个凸出来,也绝对看不到那电影正在放什么东西。

    他所能感觉到的,只不过是体神子的变化,只是体神子正在说的话语。

    面对至高无上的圣人至尊,体神子不敢丝毫怠慢,更不敢将数十万年之前求取百年无法朝见的不满表现出来,只能恭谨的和圣人行礼,祝愿圣寿无疆。

    体神子拜见之后,便是震撼天地的震响回荡在罗帆的耳边,让罗帆的整个身躯都随着产生惊天的震荡起来,那种身体随时可能崩溃毁灭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这瞬间,罗帆便知道了,这是圣人正在讲道。

    不敢放过机缘,将自身的身心完全投入那种讲道的声音之中,上一次那种感觉再度出现,整个身心都好似在时时刻刻的受到洗涤,时时刻刻的变得愈发的通透一般。

    这样的时光,持续了不知多久。

    当罗帆回过神来之后,体神子已经重新回归了他那空荡荡的,虚无一片的道场之中。

    而他的道行境界,已经是半步跨入了巅峰准圣,想要真正突破,似乎也只是数年之间的事情而已了。

    “拜入圣人门下,果然是修士最大的福缘,一般修士遭遇**颈只能够撞墙一样无力的冲击,凭借漫长的时间死熬过去,圣人门下一旦遭遇**颈,就会有圣人至尊开坛**,直接带他轻松的打破境界枷锁,突破**颈……”罗帆见此,不由得暗自羡慕。

    经过再一次圣人讲道,他虽只是听到体神子记忆之中的奇异震响而已,便已经感觉自己的境界松动了许多,感觉桎梏自己境界提升的那奇异枷锁已经被打破了许多,这让他对真正聆听圣人讲道的体神子等人大为羡慕。

    不过,这种羡慕的情绪也只是泛出一小会而已,却并没有真正迷乱他的心智,他并不会因为这样的羡慕而改变自己。

    “体神子道友实在是运气太好了,没想到刚好遇到圣人至尊讲道,我当初可是足足等了数十万年方才等到这个机会呢。”便在这时,天魂子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体神子身前,十分羡慕的看着体神子。

    “这乃是师尊的恩德。”体神子微微一笑。

    “好了,你如今境界枷锁已经打破,只需要时间便能成就巅峰准圣,我便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修行,待你突破成功,我带你前往一处绝妙的时空游历一番。”天魂子笑道。

    “绝妙的时空?这些年我们走过的种种时空险境可是相当不少,还有什么时空能够称为绝妙?”体神子不由得好奇起来。

    “哈哈,那一处时空可是与我们之前经历的那诸多时空完全不同。不过,我想只要你经历了那个时空,定然能够拥有轻松将河山门整个抹去的力量。”天魂子笑道。

    体神子原本笑呵呵的听着天魂子说话,待他说起河山门之时。他的笑容不由得一僵,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丝痛苦。

    天魂子一看,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不由得有些讪讪,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随意几句绕过这话题,再说了一阵子之后,便告辞离开,重新回归了他的道场之中。

    “不知不觉,已经是这么多年了。河山门……这一次。我定要将你们连根拔起!”在天魂子离开之后,体神子呆呆的悬浮在虚空之中,好一会,恨声说着。

    之后。体神子也不管这一片虚无的道场。缓缓平静心绪。直接重启了自身修行突破的过程。

    周身气血涌动之间,以比那一次突破更加柔和的方式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慢慢的构筑出一个巨大的。直接充斥整个道场的气血世界出来。

    这一个气血世界刚刚出现的时候,如同一片混沌一般,虽是气血,但却是鸿蒙一片,完全没有那一次的那种完整。

    “这是,完美掌控气血外延的表现!”罗帆一见如此,双眼一亮,隐隐间从中悟得了一些精妙的奥义。

    那周围的气血,并没有因为罗帆的感应而停下变化,那鸿蒙一片的气血忽然间被一道惊天的雷霆劈开一般,分出了清浊,开出了一片蛮荒原始,枯寂荒芜的天地出来。在这天地之间,那一道雷霆并没有消失,而是在虚空之间形成创世神灵,疯狂的播撒神力,将这气血天地不断的改造,让这天地之间按照某种无法形容的规律产生了万物众生,渐渐的从一个蛮荒原始,枯寂荒芜的天地渐渐变得生机勃勃,渐渐的产生万物万灵,渐渐的形成种种完整而繁复的文明。

    在这整个过程之中,罗帆感应体神子的变化,发现这些纯粹便是他的气血自然演化而成,体神子的心念完全没有加入其中。

    也即是说,这气血世界之中的种种繁复玄妙的变化,完全便是体神子气血之中包含的玄妙具现化而成的,其中根本就没有受到体神子的任何控制!整个气血世界的一切变化,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变化,这世界下一瞬间的情况,哪怕是体神子自己,也根本是完全无法控制,只能够被动的看着而已。

    也即是说,这气血世界,与真正的世界一般,是自然演化的成果,与修士心灵演化的世界完全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

    “原来如此!居然使用这样的方法来突破!”罗帆感应着这变化,心中暗自震撼。

    这样的变化,分明便是体神子直接让自己的气血自己推演,自然演化,将其中的蕴含的玄妙自然的不断推进,最终推进到巅峰准圣的层次,从而带动他的道行境界直接跨入巅峰准圣的层次!

    这种突破方法,与罗帆以往所见到的任何突破方法都完全不同,其中包含了至为精微的肉身之道的玄妙,让罗帆隐隐间将自己以往对肉身之道的种种错误认知扭转了过来。

    肉身之道与其他修行之道并不相同,肉身之道修行的乃是肉身,乃是气血,却并非力量。修行肉身之道虽说会有着种种力量可以运用,但真正的根源,真正的本质,还是肉身!而肉身,有着与力量不同的本质。

    任何生灵的肉身,在婴儿成长到真正成熟的状态,都不可能是生灵自己的意念控制下的结果。都定然是那肉身自己凭借其本身的规律,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

    换句话说,任何生灵的肉身之中,都自然包含着其自身强大的本源,根本就与力量的成长那种需要不断搜集,不断的吸取,不断的凝聚并不相同,根本不需要如同对待力量一般去求取,去搜集,去凝聚,去淬炼。只需要给肉身创造合适的环境,顺从肉身自身的规律,这肉身自己就会变得强大起来。

    这,才是真正的肉身之道!

    像那什么用种种力量去磨练肉身,给肉身激发种种神通,种种威能,在肉身融入种种奇异的力量,将肉身与种种奇异的材料融合,这些都是舍本逐末的行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肉身之道,最终也根本不可能将这一道路走到尽头。

    明白这一点,罗帆猛然间有种豁然开朗的绝妙感觉,只觉得自己眼前的迷雾散开了几分,前方的道路也清晰了几分。甚至,有种自己的道行境界都要开始向上跃升的感觉出现。

    “这才是真正的修行根源啊……”罗帆满足的叹息着。

    体悟到这种肉身之道的修行根源,罗帆再看眼前的体神子正在进行的突破过程,便感觉那好像是在将他的体悟用一种直观的方式展现出来一般,那气血天地每一点形势的变化,在他眼中都直接映照着气血的某种奥妙,继而映照着肉身的某种细微的强大规律。

    整个气血天地从蛮荒走向文明,从弱小走向强大,便对应着气血从迷蒙走向秩序,从脆弱走向坚韧,从弱小,走向强大!

    在他的眼中,这气血天地的具体变化已经完全消失,那其中的万物生灵的种种争斗,种种恩怨情仇,都变化成为了一种抽象的形态,如同在他面前化为一个从弱小走向强大,继而超越极限的抽象肉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