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怀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怀疑

    任何生灵的记忆功能,都不会局限于大脑,更不会局限于魂灵神魂。$$哪怕是普通生灵的身躯,也是拥有着记忆能力的,更何况是远远超越普通生灵的修士了。

    只不过,普通生灵的身躯记忆能力比起大脑,比起神魂,比起魂灵来说,却是如同天壤之别,顶多也只能记忆生活习惯,活动习惯,战斗习惯之类的简单记忆而已。

    而修士相比于普通生灵,这身躯的记忆能力获得了极大的拓展,不单单只是能够像普通生灵一般只是记忆简单的习惯而已,而是能够如同生灵的大脑一般记住无论多复杂的遭遇。

    此时此刻的罗帆,便是将自己沉浸在体神子身躯的记忆之中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能够在体神子和天魂子两人的一年被封锁进入他们的力量化身之时,依然能够存在于体神子的身躯之中,而不是被同时封锁进入那力量化身之中。

    罗帆细细观察着周围的种种,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他心中微微一动,抬步轻跨,身形在瞬间就已经跨出了那一处奇异的点。直接来到了那奇异存在组成的漩涡之上了。

    可惜的是,他哪怕是来到这里,他感觉上也和之前在那奇异的点之中没有多少区别,那周围浓郁无比的,属于魔界的气息,依然是好似之前一般,根本就没有身处那一点之外,感受那超乎想象的恐怖气息影响的感觉。

    罗帆暗道一声果然。

    他此时凭借的乃是体神子身躯的记忆。而当初的体神子在这一段记忆发生的时候,其身躯完全就是静立在那奇异的点之上毫无动作。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身躯所记忆住的,这段时间的气息,当然就完全是那奇异的点中的气息了。

    而之所以体神子的身躯在这时间点是一动不动的,而罗帆却能够在这里控制体神子的身躯四处游荡,其原因更加简单。却是相当于罗帆在体神子的记忆之中游荡而已,相当于在一副巨大的三维立体画之中四处游荡罢了,所见所闻,其实只是按照体神子这段时间经历不动所记录的记忆结合他的位置变动而进行视角的转换罢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时罗帆方才能够在离开那一处物极必反的点之后。依然能够感知外界的情况,而没有如同在这漩涡之外的时空一般,感知几乎被完全隔绝了。

    罗帆正是在之前猜想到这些,方才敢迈出那一处奇异的点。

    “当真是难得的机缘。”罗帆如此想着。转身就向着漩涡中心那正时不时喷吐着奇异生灵的那一处位置而去。

    他的速度自然是相当的惊人。很快的。他便悬浮在那漩涡中心上方了。

    不管是那漩涡中心的气息,还是偶尔从那漩涡中心之处喷吐出来的奇异生灵,对罗帆来说都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甚至,便是那些奇异生灵看起来似乎是与他相撞,却也只是光影而已,直接便穿过他的身躯,完全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这只是体神子记录的记忆罢了,与全息影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有此表现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罗帆控制体神子的身躯缓缓的往下沉去,身形不一会就直接站在那漩涡中心之处了。

    抬头向着四面八方一看,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由心而生。

    这虽说只是体神子身躯记录的记忆转换视角而来,但这视角的转换,却已经是将这漩涡的某些奥妙给展露出来了。

    这一个巨大的漩涡,从这一个角度看来,隐隐间却是能够看到一个奇异的,虚无的轮廓在绕着漩涡旋转。

    便好似,是那奇异的,虚无的轮廓将原本平静的那奇异存在转动,给了这漩涡一个旋转的动力,让这漩涡得以长久的存在下去一边。

    那一个奇异的虚无轮廓无比的怪异,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从其他角度根本就无法看到,无法分辨,只有在这个漩涡中心的角度四面看过去,方才能够通过这漩涡整体的运转规则,通过这漩涡整个细微的变化推算出其存在。

    “到底是什么,形成了这漩涡?”罗帆暗自震撼着。

    这一个漩涡所产生的气息,甚至让那踏足第四台阶的强大生灵都无法抵挡,在被拉入其中之后甚至绝望得要与对手同归于尽,其恐怖之处可想而知。但便是这样一个漩涡,居然是某种存在在搅拌所形成的,这种存在该是多么强大,不言而喻,这让他怎能不震撼?

    罗帆四处看着,自己心神意念之间渐渐的将这漩涡的旋转细节一点一滴的重建起来,让他的脑海之中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与外界这巨大漩涡几乎一般无二,只有大小上有着巨大差距的奇异漩涡出来。

    当这漩涡出现的时候,罗帆便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威能从这漩涡之中产生,他的无数奇异的念头不可抑制的从漩涡下方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牵扯着,投入这漩涡之中,并随着这漩涡的旋转,开始快速向着漩涡的中央凝聚而去,最终在瞬息间便凝聚到漩涡的中央之处,被一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作用,完全被洗涤干净,变得晶莹剔透,纯净无暇,直接通过漩涡中心,从漩涡的正面猛然喷吐出来!直接向着他的心神意念之外冲来,几乎差点便冲破他的心神屏障,离开了他的身体了。

    “居然光是模拟这漩涡的运转规则,就已经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作用了,布置下这漩涡之人当真是可畏可怖。”罗帆暗自吃惊。

    他的那些念头,每一个都无比的坚韧。无比的稳固,正常来说,若是离开他的身体,甚至可能化为一个个完整的虚幻生灵,存在以万年方才可能计算清楚的时光。但在此时此刻,没有他控制,这一个模拟出来的漩涡就直接将他的诸多念头拉扯进入那漩涡之中,并将其中附加的一切意志,一切信息完全抹去,将这些念头重新变得纯粹。

    “不过。这却是一种清除杂念的好方法。若是按照这漩涡的运转规则创造一部修行法门,想来对修士修行该有许多益处吧。”罗帆忽然念头一转,心神意念之间就有一部颇为繁复的修行法门流过。

    不过,这修行法门很快的就被他放在记忆深处了。

    毕竟。斩杀杂念。将心念变得纯粹。这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能够轻松做到了,这样能够斩杀杂念的修行法门,对一般修士虽是珍贵无比。对他却没有多少用处,如此一来,他可以因为兴趣所致创出这样的法门,却不会将之留在自己的心神太久,浪费他的精力。

    就在那漩涡开始洗涤他的心念之后,这漩涡好似被激活一般,隐隐间似乎有一只奇异的手在这漩涡之中不断的搅拌,不断的旋转。

    这一只手占据了这漩涡的十分之一,只是在靠近中央的位置绕着漩涡中心做着圆周运动而已,却根本没有按照这漩涡扩散出去的表现。

    “十分之一大小的手……”罗帆抬头看着则真实的漩涡,口中喃喃着。

    占据十分之一大小的大手放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那个漩涡之上,那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但放在这真实的巨大漩涡之上,那大小就相当的恐怖了。可能体神子和天魂子力量结合而成的力量化身在大小上相对其来说,也只不过是与蝼蚁与那力量化身之间的差距差不多吧。

    这样巨大的一只无形大却以一种无法形容的微妙方式隐藏起来,作用在这漩涡之上,这让罗帆对这漩涡背后所隐藏的奥妙不由得更有兴趣了。

    罗帆明白,他此时心神意念之间模拟出来的漩涡还是很不完整。这真实的漩涡能够打破魔界和这一处道场的阻隔,更能够将那巅峰准圣的灵智几乎完全洗去,而他模拟出来的那漩涡,却只能对念头起作用,根本就没有什么打破时空阻隔的威能,更无法作用更强大的实体,那差别之大,一看便知。

    “可惜,这只不过是体神子的记忆而已,若是能够进入那漩涡内部探索一番,定然能够获得更多的收获。”罗帆想着,不由得一阵无奈,将自己心神意念之间的那奇异漩涡散去。

    虽是这样想,但他毕竟还是不死心,心念卫东,整个人就继续往下沉去,渐渐的沉入下方那组成漩涡的奇异存在之中。

    依然是如同沉入虚影之中一般,感觉上那奇异存在依然是好似不存在一般,却是让他感觉极为怪异。

    当他的头完全没入下方那奇异存在之中的时候,他眼中的世界再度发生改变。

    周围已经变成了无边无际的灰蒙蒙一片,虽说明知道那漩涡的表面就在自己头顶之上不足一寸而已,但哪怕他抬起头,对只能看到无边无际的灰蒙蒙一片而已。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异常了。

    “这是怎么回事?”罗帆吃了一惊。

    这样的情况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

    要知道,此时此刻,他虽看起来是控制体神子的身躯在四处游荡,四处探索,但其实体神子在这个时间点依然是站立在那靠近漩涡中心的那一个奇异点之上的。因此,他哪怕是四处行走,也只是相当于将此体神子身躯在那一点所记录的景象进行视角转换而已,本质上,依然是他在那一点所看到的世界。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控制体神子的身躯没入这漩涡之中,所看到的景象也应该是与外界没有本质的差别,也应该只是相当于角度转换而已,哪里可能出现此时这般,好似落入了那天地与混沌状态间隙之中一般?

    “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似乎都混乱了……”罗帆感知的信息虽和之前依然一样,没有多少区别,但仅仅通过视角。他就已经发现了周围那奇异存在的奇异之处了。

    “这里,难道真的是天地与混沌之间的间隙?”罗帆忍不住产生这样的怀疑。

    周围那灰蒙蒙的一片,实在是那间隙之中的模样太过相似了,让他都产生了这样的怀疑。

    当产生这样的念头,罗帆不由得暗自惊骇。

    若是这里真的是那天地与混沌的间隙,那他的本体岂不是就会有巨大的麻烦?

    罗帆的本体乃是在地球宇宙破碎之后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时间点,而他所在的位置,便是在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之中!

    这,是他自认安全的最大依凭。

    之所以会认为这是他的依凭,便是因为以他的见识。从古至今。这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根本就没有任何修士涉及过!他在那里,除了圣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修士能够发现他!

    但,若是此时此刻这里真的是那天地与混沌状态的间隙。那便代表着他之前的认知是完全错误的!从古至今。不单单只有他自己能够涉及这间隙。而这便代表着。他以前所自认安全的依凭,根本就不如他所想那样稳固,他在那间隙之中。依然有着修士能够找到他!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骇?

    “看来,我必须亲身来这里走一趟了。现在是从体神子的记忆之中观察,只是从视觉上来看,根本就无法确认这里到底是不是那间隙。”瞬间,罗帆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体神子的这些记忆,乃是在数十万亿年之前所记录的,也不知这一片时空经历了这样漫长的时光之后还存不存在。但,不管存不存在,关系到本体的安全问题,罗帆却不得不走上这一趟。存在了更好,便是不存在,他也要看看这里的废墟!

    暗自想着,罗帆细细观察着周围,想要尽量的从体神子的记忆之中获得有关这里的种种,以便他日后亲身来到此处的时候,能够少走一些弯路,能够更快的看清这里的奥妙。

    当他以更加严格的视线观察周围,细细的感受周围的种种之时,他便知道了为何自己踏入这里之后所看到的景象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原来,依然是那漩涡的运转规则在产生作用。

    那漩涡光是在其心神意念之间模拟出来,就已经有那样不可思议的威能,能够将他的念头洗涤干净,让念头重新变得纯粹,变得无暇,这便代表着,只是从这视角上来观察所得的这漩涡的运转规则,就已经包含了不可思议的威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控制体神子的身躯投入这漩涡之中,便相当于将视角转换到了这漩涡之中,这漩涡在视觉上所附加的威能,自然便产生了作用,直接作用在体神子的视觉上,从而使得体神子的视觉随着改变。

    这种改变极为微妙,极为玄奇,是一种对心智,对心念,对感知,对视线的一种洗涤。如此这般种种作用结合在一处,便造成了此时此刻这般情况,让罗帆虽说只是改变了视角,便发现好似落入了另一片天地一般。

    “这样看来,这里是那天地与混沌状态间隙的可能性已经是大大减小了啊。”罗帆认清这些,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

    当然,虽是松了口气,但他却没有改变要来此处走上一遭,凭自己的真身,亲自来研究这一个漩涡。毕竟,虽说可能性大大减少,但却也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他既然已经是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怀疑,若是没有真正绝对的证据来打破这样的怀疑,那定然会在他心底留下一些痕迹,从而让他的心灵难以真正平静下来,最终会对他的修行造成一些影响,哪怕是不多……

    念头转动之间,罗帆更加细致的记忆眼前视觉的改变,再结合他之前所记住的,这漩涡的运转规则,按照他自身的见知开始推演这运转规则之中所蕴含的奥妙,并通过这种推演,不断的调整着所记忆的那运转规则。

    他记忆这漩涡的运转规则,还是通过体神子身躯的记忆,而体神子身躯的记忆,却是站在那漩涡靠近中央的奇异的点上对这整个漩涡的运转规则进行记忆,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所记住的,这漩涡的运转规则,自然便与真正的漩涡的运转规则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误差了。

    这些误差,在其他地方,或许是无所谓,但在这样精巧的,在足以对巅峰准圣的灵智造成影响的奇异漩涡之上,那便是至关重要了。

    若是罗帆不能尽量的将这些误差减弱,甚至将误差消除,那么日后他自己亲身来这漩涡所在之处的时候,说不定便会因为这样一点误差而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甚至可能因此而影响他的生命。

    这样的悲惨后果,别说是罗帆,任何有理智的生灵都是不可能接受的。

    在说,此时罗帆所需要做的,也不是多复杂的事情,只不过是通过种种因素配合来对这漩涡的运转规则进行推演而已,既没有危险,又不浪费时间,何乐而不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