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四章 剧变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四章 剧变

    洞府的防御阵法在这壮硕修士的冲击之下层层瓦解,让他很快的就冲入了这洞府深处。

    作为一名五劫强者开辟的洞府,哪怕是一名实力被极度压制的五劫强者,那也绝不是简单的开个洞或者建几栋建筑了事的。

    这个洞府,层层叠叠的时空如同迷宫一般,若非是这壮硕修士与这耐看女子乃是好友,彼此对自己的洞府都极为熟悉,说不定光是这层层叠叠的时空便足以将他拦截在外了。

    “深了许多……”随着不断向着那洞府深处深入,这壮硕修士的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因为,他赫然感觉到,这洞府之中的时空,比起他上次知道的,却要多了许多倍。

    之所以发现这个会让他产生不好的预感,原因很简单。因为以他对那耐看女子的了解,她却没有这般无聊到在修行的时候将自身的洞府改造得更加复杂……

    特别是在洞府周围还有着他们这些同伴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既然不是那耐看女子自主改变的,那显然的,便是出现了一些那耐看女子所无法掌控的变化!是这些变化,造成了这洞府的改变,造成了这人其中的时空变得更加繁杂!

    而这,在修行之中,显然是大忌!几乎可以代表着她的修行已经是出问题了,这让他怎能不产生这种不好的预感?!

    好在,虽然复杂了许多,但那风格却依然没有变化。

    以壮硕修士对于那女子的了解,却是并没有因此而耽搁太长时间就已经是绕过了这些新的时空,直接来到了那洞府的最深之处,直接见到了时隔百万年之久未曾见到的,那耐看女子。

    当看到那耐看女子的瞬间,这壮硕修士便愣住了。

    因为,此时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虽然还是那女子,但其本质,却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乍一看似乎和以前一般无二,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其身体,似乎已经是变成了光芒所构成的,偶尔光芒波动之间,更是让其身影变得一阵模糊,似乎马上便要散开,失去其正常的形体了一般。

    “你来了……”这时候,那女子睁开双眼,笑道。

    “你,已经完成了?”那壮硕修士有些干涩的道。

    “算是完成了吧。情况,和我想的差不多。”那女子笑着道。

    这时候,她艰难的站起身,在她做出站起身这个动作的过程之中,他的身上有着无数流光闪过,点点光点向着四面八方散逸。

    这些光点触碰到周围的时空,便开始快速渗入其中,让那时空在这过程之中生出种种微妙的变化,似乎有着种种微妙而奇特的存在衍生出来,慢慢化入周围,顺着这洞府的规则法则流转,融入外面那层层叠叠的时空之中。

    显然,之前那些在壮硕修士看来是新增的层层时空,便是因此而诞生。

    那壮硕的修士怅然若失,道:“这样啊,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这时候,那耐看女子身体微微一颤,猛然间,身形瞬间失去,化作一团光芒开始不断扩大。

    周围的洞府在这瞬间遭受到强大的压迫,整个洞府开始随着不断的摇晃起来,不知有多少裂缝在这时候出现在这洞府之上,让这洞府感觉上就像是一个脆弱之物从高处落下,狠狠的砸在地面上一般!

    那壮硕修士在这时候不由自主的用自己的天地之光雏形护住自身。

    瞬间,他的天地之光雏形遭受到无法想象的冲击,不知多少神通,多少威能,多少变化在这瞬间于他的天地之光雏形表面之上爆发出来。

    显然,是有着某种类似天地之光的手段狠狠的冲击在他的天地之光雏形之上!

    “怎么了?!”在这瞬间,这壮硕修士不顾自己身体遭受的冲击,只是焦急的询问道。

    这时候,那耐看女子所化的光团一震之间,开始重新艰难的收敛,不多一会,才重新收敛成为一个人形,一个那耐看女子正常身形的模样!

    “控制起来,实在是太难了……幸好我现在只是天地之光雏形而已,若是完整的天地之光,我现在怕是根本不可能掌控身躯多少。”那耐看女子叹息一声,道。

    “……”那壮硕修士一时间却是无言。

    早已是料到事情不会这么顺利,不会这么简单,但他却也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麻烦到这个地步,居然让一名已经是五劫强者的存在无法掌控自己的身躯,这种变化,对他来说显然就已经是一种深恶痛绝的改变了。

    但,事已至此,他又能如何?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好一阵子,这壮硕修士才道。

    这时候他已经是不需要跟那耐看女子说起有着修士在不断肆虐这天湖了。以这女子方才的变化来看,那修士分明是已经无法掌控自己与那天地之光雏形融合之后的身躯,让那身躯的本能压下了自身的理智,才会开始顺着那天地之光的本能不断的在这天湖之中肆虐。

    “当然是继续创下去了!最后的机缘之地对天地之光的圆满有好处,对我也有好处,这或许便是我们超脱现在这个尴尬状态的机会!”那耐看女子双眼大亮。

    同时,因为她的情绪波动,她的身体随着波动起来,却是给那壮硕修士带来了强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再度催动那天地之光雏形才能够稳定下来。

    “或许吧。”之后,他只能够无奈的叹息。

    虽说那耐看女子说得很是自信,似乎她已经是看透了那主宰的一切用意了。但,他却总觉得事情或许并非如此……

    不过,这时候说什么显然都是没有用的了。

    耐看女子这时候已经是与天地之光完全融合,哪怕是发现事情不对,也无法回头了。所以,现如今显然也只能按照那耐看女子的想法去期待而已。

    那耐看女子对他的不确定却是不以为然,顺手一拂,这整个洞府便瞬间崩灭,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其中存在的那无数事物,无数力量,无数时空,在她的这轻轻一拂之下,根本没有留下任何一丝丝的残留。

    他们两人,也随着直接出现在那天湖之中。

    随着这变化,其他修士瞬间发现他们,一道道目光都瞬间变化。

    或是惊异,或是欣喜,或是振奋,或是失望,或是无奈,或是冷漠,不一而足。

    这时候,那一团正在肆虐天湖的光芒似乎感应到什么,无穷威能开始快速向着那耐看女子凝聚而来,如同铺天盖地的海浪一般,疯狂向她淹没而至!

    面对着这些威能,那耐看女子神色一变。

    身形一耸,瞬间便膨胀了千百倍,化作一个巨人,抬手狠狠的向着那光团拍过去。

    这一拍之下,无尽的威能,无限时空,无穷力量,甚至有着不知多少观念神通疯狂涌现,并随着其面对的存在的改变而时时刻刻的发生亿万种相应的变化,伴随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快速穿过天湖的阻隔,狠狠的贯入了那光团所发出的威能、力量、神通之中,瞬间就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反应,直接将大半天湖完全湮灭了。

    “不好,他被本能掌控,我不是对手!”很快的,那耐看女子面色大变,叫了一声。

    这时候,那光团已经是再次有了反应,不知多少威能已经是来到了那女子的周围,狠狠的向她轰过来了。

    若是一般的生灵,靠着本能,却是绝对奈何不了同一等级的修士的。

    毕竟,本能虽说在对自身潜力的发挥上会比同一等级的修士要强悍许多。但,本能终究只是本能,缺少了智慧的掌控,其对自身潜力激发的时机,却是远比不得同一等级的修士!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同一等级的修士在潜力激发上比不得那靠着本能的修士,却也能够通过智慧轻轻松松的将那靠本能的修士玩弄于鼓掌之中。

    但,显然的,与天地之光雏形融合之后的修士已经不再是一般修士了。

    天地之光雏形的本能,便是那天地意志!

    与天地之光雏形融合之后的生灵的本能,自然也就同样是那天地意志了。

    而天地意志,虽说与生灵的意志完全不同,两者甚至根本无法相互沟通,但毕竟是一种意志,是拥有智慧的。

    这样的存在,其对力量的运用,甚至根本不是一般生灵所能够比拟的!

    又怎么可能会出现一般生灵的本能那种弊端?!

    如此这般一来,被这种本能掌控生灵,对于同样实力的发挥效果,运用时机的掌控,自是尽皆远远强于一般修士。再加上其对自身潜能的激发也强于一般修士,两者叠加,其效果,却是更加明显。

    比如,此时此刻,这耐看女子,便感觉到这一名原本和自己差不多的修士已经是凌驾于自己之上,让自己根本无法抵抗了。

    在这瞬间,这女子当机立断,直接卷起自己的几个同伴,一缩,转眼就已经是冲入了那一片天湖最核心之处的那一处虚空之中!

    这时候,那光芒所释放出来的威能,却已经是悍然将这整片天湖完全崩灭了……

    而这天湖的崩灭,却是造成了外界那一整方天地的剧烈动荡,虚空开裂,时间混乱,规则法则更是乱成一团乱麻一般,一切的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整方天地在这一转眼间就已经是陷入了世界末日之中一般!

    这时候,那众多原本在天湖之中的修士去是如同陷入暴风雨之中的蚂蚁一般,根本无法自主,只能够随着那冲击不断的四处飘荡。

    场面,显得无比的混乱。

    当然,虽说那众多修士显得狼狈不堪,但他们终究不是那光团针对的重点,所遭遇的只是余波之中的余波而已,因此受伤最为严重的,也不过是重伤而已,死亡的,却一个都没有。

    不过,那些留在天湖之中的洞府,却就遭到了厄运了。

    不知多少在不管修行着的修士因为洞府被破坏而不得不从那修行状态之中醒转过来。

    甚至有着几个因为被惊扰而近乎走火入魔,让自身差点被那天地之光雏形给吞噬掉了。

    “别跑……”这时候,那光芒之中传出一声沙哑无比,更充满无边杀意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那光芒开始快速向着那天湖核心中央之处的一处虚空快速的汇聚而去,转眼间就已经是冲入其中,消失无踪。

    显然,是在追着那耐看女子!

    随着这光芒消失,原本它所释放出来的恐怖压迫就已经消失无踪。

    之前因为他的手段而崩溃消散的天湖随着开始快速凝聚而来,转眼间就已经是重新恢复了正常模样,重新悬浮于这天地两片区域交界处最为特殊的点了。

    随着天湖重新归位,这原本如同陷入世界末日一般的天地开始重新稳定下来,混乱的时间被重新抹平,破碎的空间被重新弥合,乱麻一般的规则法则被重新缕清,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重新恢复了过来。

    唯有那些在方才那种剧变之中死于非命的生灵,无法复活。

    众多修士面面相觑,好一阵子方才有修士猛然想起什么,开始快速向着那天湖中央的核心之处冲去,直接冲入那虚空之中。

    随着这些修士的举动,其他修士也都是如梦初醒,开始醒悟过来目前该做什么,开始同样快速的从各个方向向着那虚空冲去,转眼冲入其中。

    不过是短短的十数个呼吸之间,这一处天湖之中,便已经是重新变得空空荡荡的,再无任何修士存在了。

    只剩下那一座座残破的洞府悬浮在天湖之中,等待着后来者发现这一处遗迹,追思这些遗迹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追思在久远岁月之前这一处天湖到底发生什么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大战……

    而因为这天湖之中传出的动静,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众多生灵,也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目光从各处集中到了这一处天湖所在之处。

    这一方天地之中修士繁多,终究会有些推演能力强的,感知能力强的,能够发现方才那一场世界末日一般的变化的源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