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色彩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色彩

    心中羞怒之下,这玄珠子再不客气,抬手一指,那彩带便猛然一震,刹那间凝成一团,好似一个绣球一般,向着罗帆直撞过来。@@高品质更新

    这一个绣球虽是只有一丈直径而已,看起来不算太大,但那撞击的威势,却好似是亿万座大山凝成的一般,一路上,无论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还是那些无形无质,定义了这种种的规则法则,都如同纸片一般,被这绣球整个震成粉末,形成了一道灰蒙蒙,扭曲蜿蜒,绕出一道玄之又玄轨迹的长河向着罗帆直冲而至,转眼间就已经来到罗帆身前,眼看着便要撞击在他的身上了。

    这样恐怖的冲击,便是一个世界摆在其面前,怕都会在瞬间便被整个崩散,化为一片虚无的。

    面对着这样恐怖的冲击,罗帆确实低面上微微一笑,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之色。

    这绣球的威能虽强,但比起他之前面对的,悟道子的那青铜尺,苍木子的那树枝来,却只是一般般而已。

    而他在布置立体符篆守护自身之后,连悟道子和苍木子等人的攻击都丝毫不怕,又怎会害怕这绣球?

    在这绣球来到他的面前之时,他只是轻轻一抬手,以手掌直接向着这绣球拍过去。

    就在这时,那玄珠子吃了一惊,大叫道:“快躲开!你在找死吗?!”

    她原本只是为了教训教训罗帆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要要他的命。之所以施展出这样恐怖的攻击,也只是因为心中羞怒,气不过自己之前的落入下风而已。此时见得罗帆居然不躲闪她的最强攻击,在接下来几乎必然便要完全崩散,完全粉碎了,一时间心中自然是惊骇异常,眼中闪过一丝悔意与无措。

    罗帆听得她的话语,不由得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抬手轻轻一按下去。

    那手掌。就已经和那绣球接触了。

    完了……

    这个念头。直接出现在玄珠子的心神意念之间,让她不由得闭上双眼,似是不忍看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死亡。

    只是,等了许久。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她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得眼前那可恶的小子居然完好无损。而其自己那可以毁灭世界,毁灭天地的绣球,居然在其手中显得那样的驯服。那恐怖的破坏力量完全收敛,整个绣球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绣球一样,在他的手中轻松随意的旋转着,隐隐间甚至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欢快……

    “这怎么可能……”玄珠子张开嘴巴,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的绣球攻击,乃是她所炼制的这一件法宝最强的攻击手段,在当初刚刚练成的时候,她曾经试验过其威能,在某一处位置开辟出一个大千世界出来,再将这绣球打入那大千世界之中。那一次试验的结果是,那大千世界整个毁灭!而且,并非是普通崩溃的那种毁灭,而是从里到外,从空间、时间、物质、能量乃至规则法则一切的一切完全被粉碎,化为几乎虚无的那种毁灭!

    在那之后,她就知道,则会绣球攻击,便是道行境界比她强大两三个境界的修士,也不可能轻松的应对。高品质更新

    但,此时此刻,一名巅峰准圣大成的修士,居然如此轻松的,便将她的绣球攻击接住了,而且,整个过程甚至没有任何特殊波动透出,根本没有引起多少动静,甚至连什么震响都没有传出,这简直就是颠覆了她的观念,让她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境之中了。

    “很不错的攻击,不过,太过极端了。”罗帆此时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把玩着那一丈直径的绣球,对着玄珠子说道。

    方才玄珠子最后关头惊呼出来那一句话,却是让罗帆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至少对她无故攻击自己的不满,已经是消失了。此时占了上风,也并没有打算去攻击她,出一出方才被无故攻击的郁闷。

    “把绣球还我!”玄珠子听得罗帆之言,不说其他,直接就叫到。

    听得她之言,罗帆微微一愣,看看手中那绣球,张张嘴巴,这东西真的叫绣球?我还以为只是样子像而已……

    此时的玄珠子面色晕红,只是看着罗帆手中的绣球,却好似有些不敢看罗帆。

    看她的样子,若不是这绣球此时被罗帆完全掌握,将与她之间的联系暂时隔绝了,说不定这绣球早就被她给召唤回去了。

    罗帆想了想,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道:“这可不行,现在话都没有说清楚,万一还你之后你又攻击我怎么办?”

    “快还我!我不攻击你就是!”玄珠子面色更是晕红,叫道。

    罗帆听得此言,只能一笑,将这绣球向着玄珠子一抛,同时放开了对这绣球的屏蔽隔绝,这绣球便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直接回到了玄珠子的身边,接着轰然崩散,重新化为一道彩带,环绕着玄珠子,将她映照得如同传说中的天女一般。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自然不可能还要对方发什么誓言才能相信对方,到了巅峰准圣这一层次,虽不能说绝对凌驾大道之上,但至少已经是大道了近乎相同的层次了,什么大道誓言,什么心魔誓言,对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多少约束了。

    既然如此,想要让彼此都完全放心的承诺,当然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了。

    因此,既然这玄珠子已经说了不再攻击,罗帆在不想无解纠缠的话,就只有相信一途了。

    好在,罗帆在被那灰蒙蒙存在组成的立体符篆护住之后,早已是近乎立于不败之地了,便是玄珠子违反承诺再攻击他。他也不甚在意,顶多就是再度动手有一些麻烦而已。却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也乐得表现出一些风度了。

    玄珠子在彩带回身之后,方才松了口气,神色也稍稍变得正常了起来。

    这让罗帆不由得有些怀疑,这彩带虽是她的法宝,但真的便这样重要么?被他人拿着一小会,居然便这么紧张。高品质更新

    不过,女人的心思,男人是不会懂的。哪怕是玄珠子已经是踏上第一台阶的强大修士。却也同样是女人。罗帆怎么想却都想不明白其中的究竟。

    “动手也动手过了,现在玄珠子道友可不可以说说为何寻我了吧?”罗帆想不清楚究竟,也就不再去思考这些问题,而是问道。

    “哼。”说起这话。玄珠子却是冷哼一声。似乎很是不愿意回答罗帆的问题一般。

    这让罗帆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好在玄珠子也只是一时心中不忿而已。并没有真的不回答罗帆的意思。一会之后她便说道:“我注意到你,是因为我的一位后辈。你且随我来,便知晓了。”

    说着。玄珠子一转身,便要带着罗帆跨空而去。

    罗帆却是摇头道:“且慢。”

    “嗯?!你不愿去?!”玄珠子听得此言,不由得转过头来瞪着罗帆,口中道。那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汉一样。

    罗帆却是不管她的表情,道:“或许道友有着很大的理由要我一同前往某处,但,我此时却不知到底的是什么理由。在未曾知晓究竟的情况下,我却是绝不可能随意前往陌生之地的。”

    这是他真正的想法。

    也许玄珠子有着足够的理由让罗帆和她一起去,但对罗帆来说,玄珠子乃是完全陌生的修士,要去的地方也是完全陌生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能够保证那地方不是陷阱,如何能够保证玄珠子不是要对付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莽撞的前往,那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以罗帆之谨慎,怎么可能答应?!

    玄珠子听得罗帆之言,面上神色虽依然不愉,但眼中却有着恍然,甚至隐隐间还有一丝丝的欣赏。

    这样的心态,却是真正的修士心态,怪不得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面修成这等道行——虽说,这修行速度当真是快得不可思议……

    “你可还记得空女?”玄珠子眼中虽有欣赏之意,但话语却更是不耐烦了。

    听得空女二字,罗帆眼中现出恍然之色,他之前在听得玄珠子是为了某人才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心中便隐隐间猜到玄珠子所为的那某人可能便是空女。此时听得玄珠子之言,方才完全确定下来,一时间不由得面现追忆之色。

    作为大成道尊,罗帆的记忆力当然是强大到无法想象,只是稍稍一想,当初他和空女的的一切经历,便在他心神意念之间缓缓流过。

    “怎么可能忘记?”罗帆叹息一声道。

    对于空女,他心中是有些愧疚的。

    他和空女之间除了当初在超脱之路上的某一个关卡有着一段单独相处的经历。但也只是如此而已,除此之外,也就并没有其他了。但就是因为这样,空女却不知为何似是对他有了特殊的情意。

    只是,对于这种情意,他因为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所以却是没有接受,在当初只是给了她一些指点,便再没有去管了。

    算算时间,从最后一次与她联系到现在,也已经是有数百万年之久了吧。

    “没有忘记?那我看你已经获得自由这样多年了,为何从来没有想过去找她?!”玄珠子一听罗帆之言,不由得大怒道。

    “这个……”罗帆不由得无奈起来,只能够如此解释道,“我虽看似自由,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其实我的一切行事还是有着诸多限制的……”

    “这些话,你糊弄空女去吧。现在你肯不肯随我一同去见见空女?”玄珠子不屑的道。

    既然已经说清楚了,罗帆自然不会再拒绝。

    他虽对空女并没有特殊的情意,但任何人,对于对自己有着特殊情意之人都会有些特别看待的。此时自然不会再拒绝去看看空女到底如何了。

    “走吧。”玄珠子好像一句话都懒得和罗帆多说了,直接撕开虚空,钻了进去。

    罗帆感应着玄珠子的前进方向,同样是撕开虚空,跟在玄珠子身后一同钻入了那虚空之中,跟着玄珠子一同前往她所说的那一处位置去了。

    他们两人一前一后,不断的挪移着虚空,那速度之快,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几乎是数十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穿过了遥远的距离。来到了东胜神洲的一处修行福地。

    这里,乃是一片广阔无比的山脉,其中隐藏着无数的阵法,无数的禁制。隐隐间有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其中透出。震荡着虚空。

    这里。显然是一处门派的山门驻地。

    “此处乃是轩雨阁的山门,这一次是因为有我带领你才能如此顺利的进入,若是正常情况。你在数万里之外便要现出身形,昭示身份,不然的话便会承受护山大阵的强大攻势,你别以为你护身手段玄妙就不以为然,我敢肯定,就算是你,在大阵攻击之下,都是没可能生还的!”玄珠子似乎想要挽回之前的失败,很是严肃的告诫罗帆道。

    罗帆一听,呵呵一笑,很是从容的道了声:“我知道了。”

    这让玄珠子便好似一拳击中棉花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击中的快感,心中却是颇为憋闷。

    他们两人落在了这一片山脉的某一座山峰之上,当穿过重重禁制之后,他们两人面前豁然开朗。这些山峰,表面看起来乃是十分自然,十分原始的山峰,但只要穿过重重禁制的阻隔,变能够看出山峰的真貌。

    在那山峰之上,其实是使用了种种特殊的时空法门进行拓展的,每一座山峰看起来只是山峰,其实内部却是一片颇为广阔的天地,其中能够容纳的生灵比起这山峰看起来要多上亿万倍之多。

    罗帆抬眼望去,只见得这山峰本身在时空法门的拓展之下,便好似一个大千世界一般,那山峰之上的任何一块山石,都如同一个岛屿,甚至一片大陆一般。整个山峰之间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液化元气,看起来便好似这世界的海洋。

    “很不错的想法,是玄珠子道友的洞府方才如此设置,还是整个轩雨阁山门内部的洞府都是如此设置?”罗帆看着这一片奇异的天地,不由得笑道。

    “当然是我自己才是如此,其他人的洞府那可能和山峰结合得这样紧密?”玄珠子很是得意的道。

    两人说话间,已经落入了这山峰的最顶端。

    也就是这奇异世界的最高之处。在那里,有着一片建筑,其中遍布各色各样的色彩,几乎便是之前那彩带出现之时的色彩世界的缩影一般。

    两人落下之处,自然有着奇异的色彩平台形成,托住他们两人。

    这一处位置乃是这世界的巅峰,隐隐间沟通着某一处玄之又玄的世界,从中吸取着种种莫名的气息与力量,每时每刻的成长壮大着。

    罗帆站在这里,深吸一口气,忽然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这里,却是修行圣地,哪怕修行的不是如同玄珠子一般的法门,也同样能够从这里获得足够的资粮,足够的体悟。

    “很不错吧。我这里可是用了数千万年之久方才搭建起来的,这里能够沟通大道,从中吸取色彩之道的奥秘,时时刻刻的完整我所修行的色彩之道,只要在这里,我不光是修行起来速度比外界快速百倍,而且神通威能也会比外界强大许多倍的。”玄珠子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罗帆,道。

    罗帆听了,却只是面现赞叹,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之色,口中赞叹道:“原来如此,原来此处链接的是冥冥之中,怪不得我觉得这里链接的世界是这样熟悉……”

    这样的表现,让玄珠子不由得更是郁闷。

    这一处世界之中,并不是空荡荡的毫无生灵,其实在这世界的巅峰之下,也就是这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之处,其实是有着一片片大陆,上面有着无数各种各样的生灵,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奇异文明。将这一个世界映照得生机勃勃,没有任何空寂。

    这样的世界,其实已经可以算是道场,而不再是洞府了。

    罗帆此时心神感应着这世界,隐隐间对于他以往所未曾接触到的色彩之道却是有了丝丝莫名的感悟。

    这世界之中各处大陆之上的各种文明,每一种看起来都十分完整,每一种看起来都很是真实,和什么色彩之道没有任何的联系。

    但,罗帆那超卓的感知却能够发现,这些文明的根源,却是一种种色彩,每一种文明,便是将色彩之道的某一方面演化到无法想象的巅峰境地。

    可以说,若是能够将这所有文明的根源完全把握,对色彩之道的认知,便将会直接登堂入室!哪怕是不能完全踏入色彩之道,也将对色彩之道有着极为深入的了解,对色彩之道的种种特质能够有大概的认知。再度遇到修行色彩之道的修士,定将会有不小的优势!(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