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爱情?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爱情?

    看着罗帆那不以为意的模样,玄珠子不由得眉头大皱,道:“你来这里是为何而来?难道并非是为了看空女?怎的在这个时候这样悠闲?!”

    罗帆听了,微微一笑,道:“我也并没有悠闲啊。高品质更新就在只是你觉得我悠闲罢了。”

    “懒得理你。”玄珠子张张嘴,却是被他这样无赖的回答搞得无话可说,只能这样恨恨的道了一句。

    说着,她抬手向着某一处色彩极为密集的所在一指,便有着一个奇异的门户出现在那里。

    “空女就在里面。”将那门户指开之后,玄珠子对罗帆说道。

    罗帆听了,心头一跳,抬步轻跨,已经来到这门户之前,一眼望进去,之间里面却是灰蒙蒙的一片,看起来和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之中有着那么几分相似之处。

    微微一感应,罗帆便面色大变,道:“空女此时才是何等境界?!怎么能让她进得此处修行?!”

    他这样面色一变之下,身上的气息一阵波动,瞬间便好似一名创世神灵正在发泄自身的愤怒一般,一时间让这一处洞府内部风起云涌,整个天空都好似完全黑了一般,隐隐间整个洞府都微微震动起来,似乎要随着崩溃消亡一般。

    罗帆此时已经是将自己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与自身的种种相融合,特别是他的身躯,此时已经是完全蕴含了他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完全包含了他的一切威能。除此之外,他的意志,他的声音,他的感知等等等等其他的一切,虽说不如他的身躯那么深入的与过往修行所得相合,但却也融合了很大的一部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一个愤怒,虽说并没有出手破坏,但光是这愤怒本身。就已经蕴含了惊天的威能。能够造成此时这般现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玄珠子感应到自己洞府的变化,面色大变,先没有回答罗帆。抬手轻轻一拍。刹那间。整个洞府微微震动起来。

    这种震动,却不如之前罗帆的愤怒所造成的那种震荡,而是主动的震动。在震动之间,直接将罗帆愤怒所造成的种种震荡完全卸去,让这种震荡对整个洞府的影响被削减到了最低层次。

    这种震动和那震荡之间的差别,便好似一个普通人自己主动向前跳出和被人从后面一拳打得向前扑出类似,是同样的表现,但给他造成的影响却是完全不同。

    做完这些之后,玄珠子方才道:“这可不是我要求的!这是空女自己极力求我,我才打开这门户给她进去!”

    这一个门户背后那灰蒙蒙的存在虽并不是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间隙之中的灰蒙蒙存在,但同样是有着几分那种特质。

    在那里,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颇为混乱,便是规则法则,也是如同乱麻一般纠缠在一处。

    这样的存在,便是他,都在超脱之境,也即是相当于大成准圣的时候方才敢进入,其他人哪怕是巅峰准圣,怕都难以在其中自主——这一点,从当初苍木子被封锁进入那灰蒙蒙存在之中只能自保,却不能脱离出来这件事上就能够看出来了。高品质更新就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数百万年前仅仅是超越先天大罗,甚至都未曾踏入准圣之境的空女,怎么可能轻易涉入其中?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听得玄珠子之言,罗帆压抑心中的愤怒,道:“难道你不知如此所在,非是大成准圣不能轻易涉入其中吗?怎的她随便一求你便答应了?!”

    在他将愤怒压抑之后,说话所引起的动静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巨大了,但却依然引起这洞府的最顶峰之处,这好似色彩世界一般的所在一阵剧烈的波动,如同被飓风搅动的海面一般波涛汹涌。

    玄珠子道:“她在我面前跪了上万年之久,求我开这门户给她,你说我能怎样?修行乃是自身的修行,既然我已经告知她此事的危险了,她还硬要如此,我难道还能真的阻拦住她?”

    说到这里,玄珠子神色间也很是不满。

    显然,对于玄珠子而言,这件事根本就是罗帆的错,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居然还敢这样理直气壮的怪她,这简直就是颠倒因果,怎能让她不感到不满?

    “这……她为何如此冒险?”罗帆张张嘴,有些无奈的道。

    “这便得问你了?难道你真的想不到她为什么要这样急切的变强吗?”玄珠子很是鄙视的看着罗帆说道。

    看她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天下第一的负心汉一般。

    罗帆叹息一声。

    这样稍稍提了一番之后,他也已经是大概猜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想来是当初她在与空女进行最后一次交流的时候透出了自己有太过强大的对手,所以空女想要快速的变强,最后才好来帮助自己。

    “这样的情意,让我怎么还?”罗帆在这瞬间心神意念之间所想到的念头便是这个。

    对于空女,他自然是有些感动的。但,这感动,却并不足以转化为真正的爱情。对于一心求道的罗帆来说,他的精力放在证道成圣之上都已经稍嫌不足了,哪里还有心思去谈情说爱?

    “难道我已经变成了铁石心肠?”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忽然这样想到。

    他在穿越到洪荒天地之前,并非是完全与世隔绝的隐者,却也有着自己的家庭,有着自己的女友,甚至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自从他穿越到洪荒天地以后,却是一心求道,对于自己过往的种种,虽不是完全没有去想,却从来不曾真正将之放在多重要的位置。

    甚至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他穿越之前的女友都已经成了一个陌生人。和自己记忆当中的其他人已经没有多少不同了。

    想了一下,罗帆便摇摇头,将这个无稽的念头放下了。

    以他现在的心智,却是瞬息间便轻易分析出自己的心态,找到自己之所以不再想起当初的女友的原因。高品质更新就在

    原因并没有太复杂,也不是什么他因为修行而修成了铁石心肠,而只不过是他当初和自己女友的感情并没有多深!

    现实世界的爱情,并不像那些影视作品或者文学作品之中那样华丽。生死不渝的爱情,有,但却是极少极少。绝大多数人的爱情都是对付对付便算了。彼此之间并不讨厌。性格又合得上,有不弱的好感,也就能够凑成一对了。那什么没有了另一方就要生要死,没有了这人就永远幸福不了。这样的事情极少极少。

    而罗帆在穿越之前。也是那绝大多数人当中的一个。

    他当初与他女友之间的关系。也只是彼此有些好感,觉得彼此性格不错,又到了该交对象的时候了。因此也就凑成了一对了。

    若是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若是罗帆并没有穿越的话,日后他们或许就会水到渠成的结婚,生儿育女,渐渐老去,再带带儿女的儿女,若是运气好活得长一点,或许抱抱重孙之类的。这样子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但,事情并没有如此发展,罗帆最终还是穿越离开了。而在他穿越之后的洪荒天地又有着更加吸引他的修行存在,如此一来,他自然而然的,便将当初便不算十分深厚的所谓“爱情”抛在一边了。

    特别是,在日后,他的神通增强,甚至能够自己造人,能够自己开辟世界,能够自己创造文明,能够随意的创造无论多完美的女人之后,对于所谓的爱情,更是再没有多少期望了。

    也正因为如此,最终,在穿越之后,以往他在穿越之前对女人的种种yy,他却是再无任何兴趣。

    想清楚这种种,罗帆终是放下心来,不再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修行而改变了自己的意志,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我现在的**,并不是男女的情爱,而是至高无上的圣境,是永生不死的逍遥,是万劫不灭的惬意。”

    他这样想着,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清楚了这些,他忽然发现,自己或许可以试试和空女交往看看。了悟自身的**变迁之后,男女之间的情爱,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自身**的一部分,虽与修行无关,但却能够让他享受一番以往所未曾真正享受到的种种感觉。

    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便对玄珠子道:“此处到底是什么时空?”

    玄珠子看罗帆在那里怔忪了好一会,忽然间变得这样平静,不由得有些惊讶,不过听到罗帆这样询问,没有迟疑的道:“这里乃是我们轩雨阁在上古俘获的一个时空。当初这个时空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几近破灭,我们会以为这是一处废弃的时空,将之当成是体悟世界崩灭过程的材料。但却没想到这一个时空哪怕是在整个破灭之后,居然还保持着完整的形态,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维持着这好似天地未曾开辟之前的混沌景象,这才引起我们的注意,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成为本门诸多强者体悟天地奥妙的所在。它的性质想必道友已经是知晓,我便不再多说。当初有一日空女不知道从何处听得有着这么一个时空存在,便来求我师傅给她开启这时空的门户,让她进入其中修行。当初的空女只是刚刚成就准圣之境,入得其中,哪怕是有本门法宝守护,也是九死一生,我自然是不许。但挨不住她的苦求,我只能询问原因之后,放她进入其中。”

    罗帆虽只是问了一句,但玄珠子却并没有多少迟疑的将当初的前因后果给罗帆讲出来,让罗帆却是完全明白了这时空的形成以及当初空女的进入这时空的整个过程。

    对于这时空的妙用,罗帆自然是清楚的。

    这时空中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乃是规则法则都是一片混乱,这自然便让这一片时空如同在天地未曾开辟之间的状态。一切都是绝对的原始,一切修行之道在其中,都能够轻易的隔绝其他一切道的影响,从而形成一个绝对纯粹的修行环境——这事实上,便类似使用自身修行之道来解释天地宇宙的一切,只不过罗帆与武皇他们的修行乃是主动的,而在这时空之中修行乃是被动的而已。如此方法,修行起来速度自然是比正常要快上许多倍了。

    “原来她当初只是初成准圣……”罗帆叹息一声。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叹息过后,罗帆又问道。

    玄珠子自然是知晓罗帆问的是什么,道:“那是四百多万年以前的事情了。在那之后。我曾经分神进入这时空数次。发现空女修行极为拼命,上一次是数十万年以前,当时的她已经是中成准圣。”

    “短短的三百多万年就突破了两个大境界,何止是拼命能够形容的。这简直已经是疯狂了。”罗帆叹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玄珠子看罗帆在那里感慨。皱眉问道。

    “我会把她带走。”罗帆道。

    “带走?你觉得她肯跟你走?”玄珠子更是皱眉。

    “我能够给她更好的修行环境。让她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成长,我想,她应该会跟我走的。”罗帆笑道。

    “更好的修行环境?更快的成长速度?”玄珠子嗤笑了一声。显然是并不相信罗帆所说的话语。这也是正常的,作为一名这地球宇宙之间成长起来的带你风准圣,更是踏上了第一台阶的巅峰准圣,玄珠子对于自己的门派自然是有着强大的归属感。而这种归属感,让她自然的认为,自己的门派是绝对强大的!哪怕是不如圣人的门派那样强大,但也绝对比起任何其他非是圣人的门派丝毫不弱,更别说相比于一名单独的修士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她相信,自己门派的修行至宝居然还比不得一名巅峰准圣所能创造的修行环境,自己整个门派的资源支持下的修行速度还会比不得某一名巅峰准圣的资源支持,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罗帆见得玄珠子不信,只是一笑,却并没有解释。

    他并不是那种别人不相信,自己便一定要给那人好处,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强大之处的那种人。

    笑着,他抬步轻轻一跨,就跨入了那时空门户之中。

    “喂!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玄珠子吃了一惊,连忙叫道。

    “你等一下自然就会看到。”罗帆微微一笑,道了一句,头也不回的跨入那时空门户之中,进入了那灰蒙蒙的一片之间。

    听得罗帆之言,玄珠子不由得一咬牙,暗自道了一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说着,在她周身缠绕的彩带微微一震,便带着她的一点意志直接冲入那时空门户之中,跟随着罗帆身后,随着他一同向着这灰蒙蒙一片的中央而去。

    在这灰蒙蒙一片之间,时间、空间都是一片混乱,自然是没有了长久,也没有了远近的概念。

    恍恍惚惚之间,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走了多少路程,罗帆在某一处停了下来。

    在这里,有着一片奇异的光芒包裹着一名面目平静得近乎冷漠的女子,这,便是空女了。

    空女此时双目紧闭,身上有着时空的波动隐隐传出,整个身上透出的气息虽是局限于她周围的光芒笼罩之下,不曾透出外界的灰蒙蒙之中,但罗帆还是一眼就看出她此时已经是达到了中成准圣巅峰,距离成就大成准圣,也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机缘,少戳破一层薄薄的屏障罢了。

    “没想到已经这个境界了……”在罗帆旁边的彩带此时凝成了玄珠子的模样,开口发出了这样一声感慨。

    “修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太过拼命了。”罗帆叹息一声。

    玄珠子只是看到了空女的修行速度,但罗帆却通过自身当初为空女所改造的那一部修行法门之中能够猜想到,空女要修成这样的境界,到底是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承受多少痛苦,一时间心中更是柔和了几分。

    空女原本并不需要如此拼命的,但正因为自己,所以才拼到这个地步。这让已经决定和空女有一番发展的罗帆心中更生触动。

    在空女身体周围的那一圈光芒,乃是一件十分坚韧,与这时空十分融洽的法宝所化。其能够在内部开辟出一个绝对虚无的时空,能够容纳修士在其中修行,同时隔绝外界一切对其内部的影响,但却并不隔绝内部修士对外界的影响。

    罗帆一看,便知道这乃是一件专门为了让修士在这时空之中修行所专门炼制而成的一件法宝。

    就在罗帆这样想着的时候,空女面上忽然现出痛苦之色。她身体周围的光芒猛然剧烈的波动起来,接着,轰然崩溃,转眼间已经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包裹住空女的身躯,让空女整个人好似直接暴露在外界那灰蒙蒙的奇异物质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女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茫然,便好似迷失在了时间与空间的混乱之间,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应一般!(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