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镌刻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镌刻

    罗帆眼见如此,抬步轻跨,身形瞬息间便已经穿过了那灰蒙蒙的存在,来到了空女所在之处。

    在罗帆到来的瞬间,那在空女周围,仅仅是将她的身躯护住,甚至都无法让她的心神能够自主的光芒忽然大盛,便好似激发了全部的潜力一般,在瞬息间猛地扩山,隐隐间在空女周围形成了一圈利刺,让空女看起来便像是刺猬一般。

    面对这样的威能,罗帆眉头微微一皱,抬手向着空女轻轻一拍。

    无数立体符篆凭空凝成,直接将空女以及她身体周围的光芒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球形的光罩,直接在内部开辟出了一个小小的,只有数十丈方圆的时空出来,完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

    在这变化之下,空女身体周围的光芒好似感应到了罗帆并没有什么威胁,再加上周围已经再不需他存在来隔绝外界那灰蒙蒙的存在,所以却是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剩下空女一个悬浮在罗帆随手开辟出来的那一个小小的时空之中。

    之前空女之所以产生那样的变化,乃是因为无力支撑那一件法宝的威能,所以使得这一件法宝只能够护住她的身躯,无法完全隔绝周围那灰蒙蒙的存在对她心神的影响,故而让她的心神因为周围时间、空间的奇异构成方式而迷失在其中,所以方才失去对外界的感应,也方才显得那样痛苦。

    此时此刻。在这小时空之内,时间、空间早已是恢复了正常,外界灰蒙蒙的那种种对她的影响也同样被隔绝出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自然是渐渐的苏醒过来,缓缓的睁开了在她感觉当中不知已经闭上了多久的双眼。

    一睁开双眼,她便看到了罗帆正平静的站在那里。

    恍惚之间,忽然有种自己正在做梦的感觉。晃了晃脑袋,细细分辨一番,终于清楚的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眼神之中不由得透出几分激动之色。

    不过。或许是因为习惯。又或许是因为其他,她的脸色却依然平淡。

    “不必在这里修行了。我带你去一个更好的修行之地吧。”罗帆见得空女醒过来,微微一笑,道。

    “好。”空女没有任何话语。干脆无比的点头应了声好。便直接来到了罗帆的身边。

    “喂!你怎么能够这样轻易的就答应跟男人走了?!”便在这时。玄珠子的十分不忿的声音直接回荡在着小时空之中。

    空女一看,方才发现那彩带形成的玄珠子正从时空外面跨入这时空之中!不由得连忙行礼拜见。

    作为修士,空女早已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因此,却没有世俗女子那种矜持,那种拖拉,待得罗帆说出要她与他一同离开之后,直接便心满意足的答应了下来而没有半点推脱。但,这并不代表她不通人情,对于这专门为她打开进入这时空门户的师尊,她却是极为感激,面对她却是十分的尊重,礼节上不敢有丝毫亏待。

    玄珠子很是不耐烦的让空女不要多礼,继续问道:“作为一名女子,哪怕是修士,怎么能够这样轻易的就跟男人跑了?!怎么也要推辞一下,矜持一下啊!你这样的话,他觉得得来容易,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在乎你!”

    空女看了罗帆一眼,眼中闪着莫名的欣喜,之后方才转过头来看着玄珠子,道:“多谢师尊提点。只是,我并没有要求他的回报。我只要陪在他的身边,能够时时感觉到他的存在,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他对我好还是不好,根本就无所谓的。”

    这话说得罗帆却是暗自惭愧。

    他虽有心要与空女发展一番,但却没想到空女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深厚到这种程度了,同时,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对空女的感情,基本上是很难达到这个程度的。这,便是他惭愧的根源所在。

    “你……”看着空女这样不争气的表现,玄珠子一时间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只是,眼见着空女那欣喜而坚定的表情,她那阻止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后,她只能将自己的愤怒发泄在罗帆身上,道:“你不要得意!你方才说你有修行之处能够轻松胜过这个时空,你快快让我看看,否则,便是让空女伤心,我也绝不让她跟你走!”

    罗帆看了空女一眼,发现她的神态平淡而从容,眼神之中的神光并没有因为玄珠子这样说而有任何变化,便知道玄珠子的这种威胁,对事实的改变能力是小之又小,几乎可以说是对他没有多少威胁的——无论玄珠子肯还是不肯,放还是不放,空女都定然会跟自己走的。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但他管不管她的威胁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感情上,罗帆并没有办法完全回报空女,那么在其他方面可以给她相当的补偿。而在此时来说,最直接的方法,便是自己主动去打消玄珠子的不满,不要让空女感到有一丝为难。

    如此一想,罗帆对玄珠子道:“你想要一见却是不难。只是此物来源有些问题,所以我希望道友不要将之外传。”

    玄珠子自然是知道轻重,见罗帆说得如此严肃,知道事情怕是不简单,因此便点点头,道:“你放心便是,我今日所见的一切,绝不会被任何第四人知晓。”

    罗帆点点头,抬手向着虚空一印。

    瞬间,光影变化,在他面前的虚空之间猛然出现了一个玄之又玄的人影。

    这个人影似虚似实,刚自成形,便自然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有着几分万劫不磨的韵味。又有着一丝丝永恒不灭的特质。

    存在于那里,便如同一名有着完结不磨,永恒不灭特质的存在留下的身影一般。

    “这是!圣人形体!”瞬间,玄珠子双目圆睁,脸上满是无法置信的神色,所有的感知在瞬息间完全锁定了罗帆所印出来的这个人影,口中叫出来的声音都有些变声了。

    便是那一直是十分平淡的空女,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影,那张大的嘴巴。哪里还有之前那种平静的表现?

    “并不是真正的圣人形体。只是我理解当中的圣人形体而已。与真正的圣人形体有着天壤之别。不过。让空女能够修到巅峰准圣,应该是并没有问题的。”罗帆笑道。

    “果然并非是真正的圣人形体。若是真正的圣人形体,我现在应该已经获得圣人烙印了……”玄珠子叹息一声,但双眼依然紧紧的锁定罗帆所印出来的这个人影。

    这个人影。正如罗帆所说的。乃是他所理解当中的圣人形体。是他根据自己能力的极限,将自己在体神子记忆当中所见到的那个圣人形体给努力的模仿出来所形成的景象。这样的形体,虽说根源是来自圣人形体。但已经是经过了两次的简化,和真正的圣人形体之间的差距,却是犹如天壤云泥一般巨大。

    若说当初体神子记忆当中的那圣人形体还能够让罗帆的神魂深处形成一个随生随灭的圣人烙印,那么罗帆现在根据体神子记忆当中的那个形体所临摹出来的形体,那便是连这样随生随灭的圣人烙印都无法形成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这却也是一件难得的宝贝了。

    玄珠子虽已经是踏上了第一台阶,但对于圣人却只是听过,从来未曾见过,甚至便是连与圣人拉上一丁点关系的任何存在,她都未曾见过。

    相比之下,眼前罗帆临摹出来的圣人形体,已经可以说是她所见到的,与圣人关系最近的存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玄珠子有这种表现,那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她已经踏上了圣人之下的九级台阶,已经真正走在了成圣的路上,但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圣人是什么模样,连与圣人有任何一丝丝关系的存在都未曾见到,那简直就像是已经踏上了一条道路,但却不知道自己追求的终点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一样。在如此情况之下,哪怕此时的圣人形体与真正的圣人有着天壤之别,也已经是她所梦寐以求的了。

    罗帆看着玄珠子的模样,微微一笑,道:“为了表达对道友这些年对空女的照顾,我愿将此形体赠与道友。”

    “真的?!”玄珠子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接着,她想到什么,皱起眉头,道:“这形体交予我怕是有些不妥当吧,你之前说此物来源有些问题的。”

    “这却是无所谓。只要你自己知晓,不被他人见到便可以了。”罗帆笑道。

    这圣人形体乃是圣人至尊鸿蒙老祖的形体,更是罗帆硬生生从体神子的记忆之中抠出来的,其来源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尴尬,一旦流传出去,却可能会引起诸多不便,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所以,罗帆之前方才会和玄珠子有着那样的告诫。

    “那该怎么弄?我可没自信能够将这形体完全隔绝他人的探测。别说其他,便是本门的掌门,便是一位不下与我的修士,她若是要探查,我这洞府之中的一切秘密,怕都瞒不住她的。”玄珠子十分无奈的道。

    “这却是简单。我将这形体镌刻进入你的心神意念之间,那不就可以了?”罗帆笑道。

    “镌刻进入心神意念?”玄珠子一听,面色不由得微微一红。

    心中暗自想着:“这人怎么这样?修士的心神意念乃是比身躯更加**的存在,若是其他随意将信息传递也就罢了,将图像直接镌刻在那上面,那和在女人的隐秘之处纹身有什么区别?”

    待要拒绝,却舍不得这圣人形体,一时间却是面色微微变换。

    在一旁的空女看着玄珠子的表情,再看看什么都没有发现,正有些奇怪的看着玄珠子的罗帆。不由得暗自失笑。

    “这男人在其他方面这样出色,怎的在这上面这样的马虎。当初对我也是这样,现在对师尊居然要如此,真是的……”空女这样想着,心神意念之间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在那超脱之路上面,罗帆在体察她身躯的时候所发生的种种,面上渐渐的现出莫名的笑容。

    罗帆看着两个女人那变化的神色,确实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将信息传递给他人的心神意念之间,这种事情他做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因此他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这将光影镌刻在心神意念之间和将信息传递过去有什么区别。在他看来。眼前自己这样的提议实在是再完美不过了,将这形体镌刻在那心神意念之间,玄珠子便能时时刻刻体悟这形体的奥妙,而因为这乃是其自身的心神意念。他人根本无法体察。所以也是极为安全。不会为他人所察觉,哪里还有比这更完美的?

    但,就这样完美的决定。这玄珠子居然是这样犹豫,看起来好像是正在做一个很难抉择的决定一般。

    “女人的心思男人你别猜……”想不清楚之下,罗帆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将一切念头抛在脑后,不管玄珠子怎么想,只是平静的等待她的决定罢了。

    玄珠子心神意念之间波澜起伏,眼睛紧紧看着罗帆所印出来的那一个圣人形体,好一会,她一咬牙,暗自想到:“算了,为了这圣人形体,将心神意念给他镌刻便给他镌刻吧。反正,他连我的绣球都接到过了……”

    绣球这种东西,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有着特殊的意义的。特别是在被男人接到的时候,更是如此。

    之前玄珠子一直将彩带凝成绣球爆发最强的攻势去与其他修士战斗,而最终结果,也是一直都让她无往而不利,哪怕是比她多踏上一两个台阶的修士,面对这攻击,也不得不躲闪。因此,她一直是忘记了女人的绣球是不能随便丢的这回事。

    而这一次,她和以往那样战斗,那绣球居然被罗帆给轻松接住了,这样的心灵冲击,让她的意念翻涌,无数沉积在她记忆深处的念头都出现了。其中,便有着这关于绣球的意义在其中——这绣球,原来是女人挑选夫婿的时候丢的……

    此时此刻,为了说服自己,玄珠子再度将这一件事翻了出来,恍惚间感觉罗帆和她的关系已经不同,对自身的心神意念交给罗帆镌刻光影,不由得有了一丝心安理得的意味。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就如同空女一般喜欢上了罗帆……这,只是她说服自己的借口罢了……

    “既然如此,便劳烦道友将这形体镌刻进来吧。”玄珠子下定决心之后,说道。

    虽说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毕竟还不能真的完全释然,所以她的脸上依然微微有些晕红在其中。

    罗帆知道自己想不清楚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个心理历程,也懒得去管,听得玄珠子这样说,点点头,道:“好。道友且将心神意念铺展开来。”

    玄珠子点点头,心念微动,刹那间整个小时空变换,恍惚之间似乎已经被某种无形无质的奇异存在笼罩。隐隐间似乎有着无数波动在这奇异的存在之中生灭着,甚至有着许多奇异的闪光在这波动之间产生。

    这奇异的存在,便是心神意念铺展开来所显化而出。而这无数的波动,那便是那心神意念之间存在的诸多念头。而那些奇异的闪光,便是智慧的光芒。

    见得如此,罗帆并没有丝毫此意,心念一动,抬手在虚空之间缓缓的勾勒起来。

    他之前将圣人形体临摹在虚空之间只需要随意一拍,但此时将这圣人形体镌刻在他人的心神意念之间,便不可能使用这样的办法了。

    毕竟,虚空和他人的心神意念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虚空破灭了,随时可能恢复过来,而他人的心神意念若是受损,那便可能对其修行造成损害,这两种不同的特性,让罗帆不可能使用同样那样轻轻一拍的方法来将这圣人形体镌刻在玄珠子的心神意念之间。而只能使用一种更加柔和,更加细致的方法,一点一滴的将这圣人形体的一切细节缓缓的镌刻下去。

    组成这圣人形体的线条极为繁多,而且每一道线条都包含了无穷的奥妙,甚至,任何两道、三道或者更多道线条结合在一起,又分别有着不同的玄奥在其中。

    如此一来,这种一道一道线条来镌刻的工程量,却是相当的巨大。

    罗帆如此镌刻过程一持续,便是三日之久!

    在这之间,他的双手每时每刻都好似是晃出无数虚影一般,几乎让人完全看不出他的具体动作到底是如何,更看不出他所具体勾勒出来哪一道线条。只能够看到,那一个圣人形体在这三日之间,在他那快速得如同幻影一般的双手之下,一点一滴的完整着而已。

    “终于完成了。”到得三日之后,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口中说道。

    抬头看过去,却发现,那站在他面对的玄珠子不知为何,已经是满面通红。(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