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晶壁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晶壁

    就在罗帆正为“时空改造仪”的威力震惊的时候,这行星堡垒忽然之间响起了尖锐无比的警笛。@@

    这警笛声传遍了整个行星堡垒的每一处位置,每一寸空间。

    在这样的警笛声之下,这行星堡垒瞬间变得嘈杂起来。几乎所有居住在这行星堡垒之上的生灵都在尖叫着。

    因为,这样的警笛声,他们这些居住在这行星堡垒之上的居民早已是清楚无比,这代表着一种整个行星堡垒都要放弃,所有居民都要被完全毁灭的恐怖危险!

    对于这拥有数亿恒星系恒久之国来说,人口的数量,几乎是达到了无法用数字来描述的恐怖程度。这一颗行星堡垒之中虽说有着数亿人口在其中生存,但相对于这整个恒久之国来说,那甚至连九牛一毛的九牛一毛都比不上。在恒久之国遭遇到某种程度的危险之时,将这整个行星堡垒连同其中的数亿人口完全放弃,这对恒久之国来说当然是理所当然的。

    但,这种理所当然若是放在这行星堡垒之上的数亿人口来说,那可就是绝望的灭顶之灾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行星堡垒之中的居民在听到这样尖锐恐怖的警笛,哪里可能会不大惊失色,歇斯底里?!

    罗帆心念微微一动,感知侵入一名正歇斯底里尖叫着的生灵记忆之中,瞬间便发现了这警笛的意义所在。一时间不由得面色微变。

    这行星堡垒毁灭对他来说倒是没有多少威胁——哪怕这里也拥有着灭宙炮这种级数的武器,也无法突破他此时身体周围那灰蒙蒙存在所构筑的立体符篆。更不可能伤害到他自己。所以,这行星堡垒毁灭所造成的伤害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少影响。让他现在面色微变的,却是这行星堡垒即将毁灭的原因!

    为什么这行星堡垒居然会这样干脆,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的便要完全毁灭,这才是罗帆所在意的。

    “难道我什么地方疏漏了,让他们发现了我的存在?”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瞬间闪过。

    他念头一动,感知瞬间便笼罩住整个行星堡垒。

    之前对于这行星堡垒的种种探查,已经让他完全弄清楚了这行星堡垒的具体运转机制,此时此刻却是瞬间便感觉到了这行星堡垒内部正在发生的变化。

    只见得,在这行星堡垒正中央。那属于行星堡垒地核。也是这整个行星堡垒动力核心所在,即是相当于这行星堡垒的动力源头所在的位置,此时此刻,却是有着惊天的变化正在产生。

    无穷无尽的能量好似凭空诞生一般。疯狂的灌入这行星堡垒的动力核心当中。

    在这无穷能量的灌注下。那原本乃是物质的动力核心渐渐的变成好似能量体一般。整个渐渐的散发出无法形容的光芒。

    这光芒直接透过了层层阻隔,从这行星堡垒原本那紧密无比的丝丝缝隙当中不断的透出,最终居然突破了行星堡垒的表面。让这整个行星堡垒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忽然从内部正要爆炸开来的炸弹一样。

    那些能量的灌注,因为数量实在是太大太大,最终却是造成了时间、空间的惊人变化,让那行星堡垒地核所在之处那数万米方圆的巨大体积的时空完全与外界分割开来。

    甚至其内部的规则法则,都在这过程当中完全揪成一团,形成了一种极为诡异的防御。挡住了罗帆的感知,让罗帆感觉到自己需要再加上十几倍的感知方才能够突破这防御发现那核心内部的变化。

    随着凭空灌注在那其中的能量越来越多,那动力核心当中所透出的光芒,也随着而变得越来越强烈!

    而这些光芒,随着这变化,也渐渐带上了那种奇异的特质,将那动力核心内部所正在发生的变化随着光芒带了出去,使得那时空变化,规则法则揪成一团的区域随着不断的扩大,从原来只是局限于那动力核心所在的地心范围不断的向外扩展。

    呼吸之间,就已经扩张到了整个行星堡垒之上。

    接着,这行星堡垒之上所装备的灭宙炮尽皆转换炮口,从原来对外直接转为对内,转为对着那行星堡垒动力核心的方向!

    随着这变化,这行星堡垒的表面,直接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好似由时间空间经过某种奇异加工而形成的屏障。这屏障晶莹剔透,看起来好似是普通的水晶一般,但上面却自然透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牢不可破的恐怖气息。这样的气息给人的感觉便是,想要将其打破,需要有着毁灭一个宇宙,毁灭一个时空的力量方才能够做到。

    罗帆的感知之快速,自然是不用多说。从警笛开始响起一直到现在虽然只是经过了短短的一小段时间,从那下方动力核心的变化一直到现在行星堡垒表面出现一层巨大的,晶莹剔透,好似水晶一般的屏障,时间更是只是经过了一个呼吸都不到。

    但就是这样短的时间,罗帆就已经探查清楚了一切。

    至少,是他所需要知道的一切了。

    “这是时空改造仪的力量!果然是强大得恐怖!”罗帆此时已经找到了那造成此时这行星堡垒发生如此变化的根源,一时间不有的又是骇然,又是赞叹。

    那此时在外面封锁住整个行星堡垒的那一层奇异的屏障,确实是由时间、空间所改造而成的。这种屏障的防御能力虽然远远比不得他此时附加在自己身上的,那由灰蒙蒙存在所构筑出来的立体符篆,但却也是极为惊人的防御。

    这样的防御,几乎能够承受天地毁灭的冲击。

    “晶壁。这个词命名得相当的恰当啊。”他不单单找到了这造成整个行星堡垒变化的根源,更通过他正在查询的指挥台之上找到了这外面那一层晶莹剔透晶体的名称所在。

    之所以说他们这个词命名的好,却是在罗帆未曾穿越之前,在地球之上曾经听过传说,传说中无数多元宇宙之间的屏障,便是一层层的晶壁。

    眼前这样由时间、空间经过改造所形成的屏障,很显然,也有着几分那种韵味,称之为晶壁,确实是相当的恰当的。

    就在这时。那指向动力核心之处的灭宙炮终于开炮了。

    无比快速的光芒从灭宙炮冲出。直接穿透了重重金属层的阻隔,疯狂的轰入那行星堡垒的动力核心当中。无边无际的热量从在轰击的瞬间从那灭宙炮轰出的光芒之中爆发而出,时间空间在这瞬间完全混乱,那原本揪成一团。形成了一层奇异防御层的规则法则更是在瞬间完全崩灭。显现出了在那动力核心中央。这个时候唯一依然是实体的奇异存在。

    那哪怕是灭宙炮似乎都无法动摇的存在。

    那是一个只有时针、分针和一个完全却没有任何刻度的表盘组合而成的整体。

    “这便是时空改造仪吗?”罗帆看着这一个奇异的物体,双眼一亮,身形抬步轻跨。瞬息间已经穿透了重重阻隔,来到了灭宙炮轰击的核心之处,来到了那一个物体之前。

    只可惜,哪怕罗帆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甚至超越时光的极致了,但当他出现在这物体之前的瞬间,这物体却是微微颤动一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整个消失的过程,没有任何奇异的波动,没有任何特殊的变化,就好像这物体本来就不存在的,之前留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影子而已。不,甚至连虚无影子都不是!哪怕是虚无的影子,在罗帆面前消失的时候,都定然会产生特殊的变化让他所察觉到,眼前这一件物体此时却根本没有任何变化被他所察觉到!这便表明,此物甚至连影子都算不上,而只能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现象而已!

    见到如此,罗帆却毫不迟疑,抬手向着那虚影散去的地方罩去。

    瞬间,时间逆转,光影重聚。

    周围哪怕是时间、空间甚至是那灭宙炮所产生的热量,那灭宙炮的光芒,都随着这变化而开始顺着时间逆转而上,重新出现在瞬息之前,也就是那物体依然存在于这里那个时候的模样。

    但,除了那一个物体。

    那一个物体,根本就没有出现,就好像在刚刚那一瞬间这物体就不存在于这里,根本就没有这物体来过这里一样。

    “时空改造仪果然强大,居然只是一点能量就能够不受时间逆转的影响。”罗帆叹息一声,终于放弃了继续搜寻那物体的打算,暗自叹息一声。

    那物体出现的时间虽说短暂到极点,甚至罗帆本身都无法亲手或者用感知去触摸那物体,但他却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点能量,一点经过了时空改造仪改造过的,蕴含了一些时空改造仪威力的能量而已!

    而此时这出现在行星堡垒周围的那晶壁,便是这属于时空改造仪的能量进行改造的结果。

    而这能量,显然也在这样的改造当中,完全消耗一空,进而完全消失无踪了。

    之前罗帆所看到的,所感知到的那物体,就是这能量消失之前在时间之中留下的一点痕迹,本质上就与烙印差不多。只是更加虚幻,更加无法感知,无法把握,近似于抽象现象的一种烙印而已。

    这样烙印在时间之上的痕迹,本身就是与时间融合一体,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去逆反时间,当然也不可能再将这烙印找回来了,更不可能回到之前那能量依然存在的时候,去看看那能量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这时空改造仪真是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罗帆此时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周围那灭宙炮好似面对不死不休的仇敌一般,疯狂的开了一炮又一炮。

    那无法形容的热量此时早已是将整个行星堡垒化为虚无。更将这行星堡垒所在的时空完全化为虚幻了。整个行星堡垒原来所在的位置,此时此刻就只剩下罗帆自己一个人以及那正在不断融化,已经只剩下一小半,甚至连开炮功能都渐渐消失的灭宙炮了。

    而就在这样恐怖的场景当中,罗帆却是面现笑容,脸上神色淡定而从容,那场面,当真是震撼到极点。

    此时此刻,罗帆身体周围闪烁着淡淡的灰色光芒。

    一个模模糊糊的立体符篆模样时隐时现,周围那连时间空间都化为虚无的恐怖热量。那经过了外面晶壁压缩而无法扩散。只能够不断内收,不断提升的恐怖威力,都只能够让他的立体符篆稍稍显化出来而已。

    这样的冲击过程持续了好一会,一直到那灭宙炮都无法承受。终于完全消失之后。这一切的变化方才渐渐平息下来。

    当然。这种平息,只是那灭宙炮不再轰击,那热量不再无限的提升而已。却并不代表这热量会马上便消失无踪,不代表这晶壁内部马上便会恢复正常。

    那外面的晶壁毕竟是连之前的冲击都不可能打破的恐怖屏障,它是这样的密闭,这样的完整,又并不传热,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内部的热量哪里可能那样容易便散发出去?

    若是按照正常来说,这内部的热量确实会不断的减弱,但那减弱的速度,却将缓慢到无法想象。甚至可能是亿万年之后方才可能完全恢复正常。

    “只是这样而已吗?”罗帆看着周围,不由得有些失望。

    这样恐怖的打击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或许已经是致命了,但对于能够抵挡灭宙炮的修士来说,这样的打击就算不得什么了。

    若是真的只是这样的打击而已,那么那时空改造仪的能量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于这里了。

    就在罗帆这样想的时候,那一个晶壁球体忽然微微变化。

    周围的温度随着这变化忽然在往上提升。而且,那提升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恐怖,简直就像是完全没有极限一样。

    “果然有变化,这样才有趣啊!”罗帆瞬间双眼一亮,却是已经发现了那晶壁球体正在发生的变化了。

    此时此刻,那晶壁球体,却是正在坚决无比的缩小!

    这缩小的速度虽说并不算快,但却几乎无可抵挡,无法迟滞。

    晶壁球体的缩小,对这球体内部的热量便产生了无法形容的压缩力道,在这压缩力道之下,那原本便已经能够将时间、空间完全化为虚无的恐怖热量开始继续增长。

    在这热量之下,时间、空间所化的虚无,也渐渐消退了。

    一种似有非有,似无非无的奇异状态渐渐的出现在罗帆所在的位置。隐隐间,罗帆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周围出现了某种无法形容的伟大存在。

    “居然是冥冥之中……”罗帆见此,不由得无奈一笑。

    原来,这热量再度提升之后所被灼烧出来的所在,不是其他,正是那大道所居的冥冥之中!他现在隔着热量所感觉到的那种伟大的存在,便是这宇宙类似大道的存在!

    而这热量在此时变得如此恐怖之后,他身体周围的立体符篆终于完全显化出来,那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在罗帆身体周围疯狂的游转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奥义从中不断的透出来。

    周围那已经灼烧得虚无都消失的热量完全被这立体符篆隔绝出去,别说伤害到被立体符篆之中守护住的罗帆了,它最大的功用,甚至是让罗帆身体周围那立体符篆变得愈发的玄妙,愈发的清亮,感觉上威能似乎变得愈发的强大了。

    当初遇到那行星堡垒爆炸,那加强千百倍威能的灭宙炮轰击之下,罗帆周围的立体符篆还损伤了一些,但此时此刻,在那更恐怖的热量灼烧之下,这立体符篆反而更加的清亮,看起来更加的强大,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便是罗帆在之前重新修复这立体符篆的时候,直接便将防御热量的功效加以增强——其实也就是将这一意愿以文字的形式融入那立体符篆之中,让天地万物、宇宙混沌读取这些文字,从而自然的将威能赋予这立体符篆而已……

    感受着周围热量不断提升的效果也只是将自己不断的推入冥冥之中的深处,罗帆终于还是慢慢失去了兴趣。

    无论是冥冥之中还是更深入一层的天地与混沌之间的间隙,对罗帆来说都是后花园一般的存在,哪怕是被推入天地与混沌的间隙又能如何?能够给他什么新鲜感吗?

    既然都无法给他什么新鲜感,罗帆自然没有兴趣再来感受这晶壁收缩之后的变化了。

    他心念一动,身形化为一道流光一冲,瞬间便冲破了冥冥之中,冲入一片虚无,再接着冲破了规则法则交织而成的层级,冲入正常时空之中。

    在这个时候,他的位置,就已经是紧贴着那原来笼罩住行星堡垒的晶壁了。

    抬手轻轻一拍,砰的一声轻响响起,那晶壁就直接破开了一个三丈方圆的洞口,无数恐怖的热量从那洞口之中直冲而出,将外面的时空也灼烧得成为一片虚无。

    而罗帆,早已是在这过程当中跨出了洞口,出现在晶壁球体之外,静静的看着这依然在不断收缩的晶壁球体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