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居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居民

    这一路看来,他却是暗自摇头。@@

    不同于多拉格幕和那艾斯信的猜测,这一路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世界存在。或者说,没有任何一个属于首都星的居民存在!

    这也是正常,这首都星是这么巨大,甚至已经达到了就算在太空之上看这星球也觉得天圆地方的地步,这样广阔的星球,对于自给自足,不需要依附他人存在的首都星居民来说,哪里住不是住?

    为何一定要挤在这旅客出没的地方来被人当成景观来参观?

    “多拉格幕先生,你现在能够说一说能够看到时空改造仪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呢?”罗帆想清楚因果关系,没有兴趣再继续探查,直接就对多拉格幕问道。

    现在这飞天能量犀牛的控制权是在多拉格幕手上,此时此刻这飞天犀牛前进的方向却并不是之前那引导者所给予的地图里面记载的任何一个景点的方向,而是一个罗帆和艾斯信都完全陌生的方向。

    很显然,多拉格幕在这时应当是在控制着这飞天能量犀牛向着那一处位置而去了。

    多拉格幕和艾斯信被罗帆的问话惊醒,从之前那种怅然震撼之中回过神来。

    艾斯信分辨清楚罗帆所说的话语之后,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多拉格幕,显然是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多拉格幕回过神来之后却是微微一笑,道:“那个地方,叫做伊甸。是唯一一个开放给旅客的世界种子工厂。”

    “伊甸?”罗帆听得这个名字,暗自讶然。

    在他穿越之前的地球之上有着关于上帝造人的传说,在那传说当中,世界上第一对男女居住的地方,就叫做伊甸园。因此,在那传说当中,这伊甸园就是人类的根源所在。这工厂制造的乃是世界种子。却以伊甸为名,这让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这伊甸园是否也是镌刻在生灵生命烙印之中的记忆了……

    “世界种子工厂都能够开放?这不太可能吧。”艾斯信此时却是没想那么多,此时又是惊喜又是忐忑的叫道。

    “怎么不可能?这首都星上的世界种子工厂据说有数万座之多,分辨在整个首都星的各处区域。其中有一个工厂专门开放出来供游客游览,感受恒久之国的强大,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多拉格幕很是得意的道。

    “既然是为了宣扬国家的强大,那为什么在旅游线路图上并没有标示出来?”罗帆问道。

    “这就是有原因的了。虽说为了宣扬国家强大而开放出来。但作为世界种子的工厂,它实在是太重要了。高层中虽然整体意见是要开放供旅客参观的,但却也有不少高层反对开放。在妥协之下,就形成了现在的结果,既开放出来,却又不宣扬。能够知道的人就有资格去哪里游览,不能知道的人,也就算他们倒霉了。”多拉格幕道。

    “原来如此啊,那太好了。谢谢你,多拉格幕先生,要不是你,我们说不定真的就白白来了首都星一趟了。”艾斯信很是看机的看着多拉格幕说道。

    “哈哈。不必客气,不必客气。我带你们两人一同前往那里也是有原因的。那伊甸的门票实在是太贵了,两到三人结伴进去的话,将会有一些折扣,我也是为了自己省下一些钱啊。”多拉格幕笑道。

    “咦?”就在这时,罗帆忽然暗自惊讶。

    原来,他居然在这飞天能量犀牛下方的地面上发现了一棵很是特殊的大树。

    这一棵大树有将近十米的高度,也就是相当于三层楼差不多。

    整棵树和周围的其他树木看起来差不多。和其他树木混在一起,根本就和混在人群的路人一样普通,难以分辨。

    但罗帆却是一眼就看出这不是一棵树,这是一个世界!

    或者说,这是这首都星之中的一位居民!

    “居然会在这里发现一个居民,看来这首都星里面的好奇者也是相当的不少啊。”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里虽说已经距离他们传送到这星球之上的那一处传送点有了不小的距离了。但相对于这整颗星球来说,距离毕竟还是太近太近了。

    按照道理来说。这个距离,应当是没有什么首都星的居民愿意来到这里被当成景观的,但在这里却出现了这样一个居民,要说这居民的好奇心不强。那是打死罗帆也不相信的。

    罗帆的目力惊人无比,不单单有着超常的穿透能力,分辨能力,更是因为他将自己修行的一切融入身躯之中,故而拥有种种莫名的神通,这一看,瞬间如同庖丁解牛一般,将这大树的一切表象完全化为细小的零件,在他的面前不断的分散开来,显现出了它的真貌。

    这东西说是世界,其实更像是一种生物。

    一种有着某种时空特性的生物。它每时每刻都在抽取着虚空当中的游离能量,吸取天空之上照射下来的光芒,吸取周围空气流动产生的动能,吸取大地磁力运动所产生的电流,等等等等,几乎什么能量都能够吸收。

    而在这东西的内部,并不是如同它的名字那样是一个世界,而只不过是一个好像岛屿一样的空间而已。

    这个岛屿周围有着奇异的海洋,里面充斥着的乃是液态能量,绕着这岛屿缓缓的运转着,不断的涌入那岛屿之中,为岛屿的种种生活工作设施提供动力。

    岛屿之上的景观却是十分的现代化,每一点细节都似乎是经过了精雕细琢的涉及,就算是道路旁边的一株青草,都是经过了细致的安排,长出某种十分完美的形态。

    整个岛屿之中有着无数能量人在好似仆人一样的忙碌着,或是打扫,或是搬运,或是种植,甚至有些只是在单纯的玩闹着。

    在这岛屿的正中央,有着一座看起来好似神王宫殿一般的建筑。于建筑之中,一个雍容华贵的青年男子正在其中十分悠闲的半躺在华丽的躺椅之上。在他周围有着两排能两人小心的伺候着他,在他身前更有着种种瓜果被准备好,随时送到他的嘴边,等待他去享用。

    就在这男子的正面,一片细致入微的光影显现出了一个个罗帆颇为熟悉的人的模样。那些,不是他人,正是与罗帆踏入同一个传送点的那些旅客的模样。其中。其中甚至就有着罗帆和多拉格幕他们所乘坐的犀牛存在着。

    “原来如此,旅客将他们当成景观,他们却将旅客当成景观……”罗帆见到如此,却是恍然,明白了为何在这个距离旅客这么近的位置会有着这首都星的居民存在了。

    甚至,隐隐间。他更是明白了这首都星会开放给旅客游览,其中除了凝聚更强的向心力之外,还有着为这首都星那些悠闲愉快的居民提供各种不同于首都星的景观的机会。

    就在这时,那男子身前的光影微微一闪,一个依然是雍容华贵,但却并不是悠闲躺着,而是似乎正在做着什么激烈运动的男子盖住了那男子面前的光影。出现在那男子面前。

    “见鬼!我正在研究这一批旅客的特色!”那半躺着的男子大怒,猛然坐起来叫道。

    “不要看了,我给你点好东西看。要是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说不定又得等到几百年以后才能够见到了。”那影像当中的男子笑道。

    这话,显然激起了这世界主人的好奇。

    他抬手一挥,周围那诸多能量人就完全消失,他所在的这个房间也随着变成分了一片完全黑暗的虚空,只留下那一片影像显得更加的显眼。更加的清楚。

    “你最好不是吹牛,不然的话,我会在你每次和女人干活的时候去问候你的。”这世界的诸人这样警告道。

    “这么毒?!”那影像中的男子双目圆睁,惊叫一声。

    “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是在忽悠我。”这世界的主人更是大怒。

    “哪里哪里,你看看就知道了。”那影像中的男人讪笑几声,就消失在影像之前。

    接着,那影像整个变化。

    一个行星堡垒出现在那影像当中。在这行星堡垒之外。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其中星星点点的有着稀稀疏疏的点点星光。

    罗帆一看到这行星堡垒的瞬间,就双目一凝。

    这个行星堡垒他见过。这分明就是那一个之前他所接触过的那一个行星堡垒!那一个被时空改造仪的能量完全毁灭的行星堡垒!

    “怎么会出现这景象?!我当时明明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窥视的!”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强烈的念头。

    这个念头,让他心中对这恒久之国的警惕猛然在提升了一个层次。

    要是这恒久之国有着不让自己感知到就能够窥视自己的能力。那么他难对付的程度,就要再上好几个级别了!

    就在罗帆在心底这样惊讶的时候,那光影已经是开始继续的变化了。

    只见得,在瞬间,那行星堡垒外围忽然出现一个身影,一个被一种无形光芒笼罩,看起来模模糊糊,迷迷茫茫,好像虚幻,又好像真实,似乎是真正存在于宇宙之间,又似乎只是眼花的一种错觉而已。

    罗帆一看到这人影,虽然没有办法看到他的相貌,甚至连他的身形高矮,胖瘦都看不清楚,但却知道,这就是自己。

    这人影在出现之后,顿了一下,就投入了那行星堡垒之中。

    接着,几个呼吸之后,这行星堡垒剧烈的震动,红色的光芒几乎笼罩住整个行星堡垒,凄厉的警戒鸣叫从这行星堡垒的各处不断的传出,整个行星堡垒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惊恐无比的小女孩一样。

    跟着,很快的,行星堡垒表面透出丝丝奇异的光芒。这些光芒从行星堡垒诸多零件的缝隙之中透出,看起来就像是这行星堡垒已经变成了碎片,马上就要崩溃爆炸一样。

    这从缝隙之中透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在达到某个程度的时候,整个行星堡垒表面忽然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晶体球体笼罩。

    再接着,这晶体球体之中似乎有着奇异的光芒一闪,之后这晶体球体开始渐渐缩小。

    就在那世界的主人以为那球体会最终小到消失的时候,忽然在球体的一侧开了一个小洞,之前出现在虚空之间的那个人影从那小洞之中走出。无穷无尽的热量从那小洞之中随着疯狂喷涌,好像都将那光影灼烧得无法保持了一样。

    哪怕是那世界的主人都能够看出来,那晶体球体那小洞出口周围的时空在被不断的化为虚无……

    而这变化,若只是在这时为止的话,这世界的主人也只会觉得震撼,觉得不可思议,而不会有太多其他的感觉。

    但。显然的,变化并没有到现在为止。

    就在那晶体球体缩小到极小极小的时候,那人影忽然动了。一闪之间,那人影就已经去到了那晶体的旁边,抬手轻轻一摘,就将那晶体摘在手中。将那晶体一手的握住,再接着,那晶体就停止了变化,好像普通的晶体一般被那人影收走了。

    随着那晶体被收走,那光影渐渐的模糊,最终完全化为一片漆黑,再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见到这光影达到这个程度。那世界的主人面色大变,眼神深处隐隐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惊骇。

    “怎么可能?!难道这是你故意做出来的特效影像吧?”那世界的主人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看他的燕子,显然是很期待从对方的口中听到肯定的答复。

    这是,那光影再度变化,之前出现的那人影再度出现在光影之中,他脸上有些兴奋的神色,道:“怎么可能?你觉得以我的技术能够做出这样活灵活现的影像吗?你看看那晶壁的变化过程,看看那灭宙炮的毁灭过程。再看看那晶壁球体被夺去的过程,哪一点不是完全真实的?”

    “真实的?这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有人会在灭宙炮自毁式的那种轰击之下还能生还?而且,居然还能够割裂晶壁,就算是我们以前曾经抓取过的那些走进化自我路线的生命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吧!而且……”那世界的主人说到后来,已经是咬牙切齿了,“他居然能够夺取时空改造仪的盖造物!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时空改造仪是至高无上的!就算是在高等国度当中,也是一种极为先进的造物。它的造物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就被夺走?!”

    “你说的这些或许很有道理。但,之前你看到的就是事实。是时空改造仪通过时间回溯,将一个月以前发生在边境一座警戒基地那里的异变景象抓取出来的景象。不管你承不承认,它都在那里。”那影像中的男子显然和这世界的主人并不相同。他却是显得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激动。

    “你为什么这么兴奋?!你知不知道,那可是损失了一座警戒基地,死了数亿同胞啊!”世界的主人看着那男子这样兴奋,大怒道。

    “同胞?你傻了吧?”那影像中的男子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那世界的主人,口中道,“他们这些下等人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同胞?作为恒久之国的人,他们的寿命居然只有短短的三千年而已,这种人算什么恒久之国的居民?只有我们这些至少也拥有三万年寿命以上的人,才称得上是恒久之国的居民!这些下等人死得再多,也只是马上就能够补充的,又有什么所谓?”那影像中的男子大笑着。

    那世界的主人皱皱眉头,反驳道:“他们虽然称不上是真正的恒久之国的居民,但毕竟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在法律上也是我们的同胞,你再怎么看不起,也不能这样冷漠啊?!”

    很显然,这世界的主人虽说不如那影像中的男子激进,极端,但显然也有着类似的观点,那话语之中透出的不满根源,居然只是那人没有稍稍收敛自己的兴奋而已。

    “别说他们了,你难道没有发现吗?”那影像中的男子很没所谓的摆摆手,转过话题问道。

    “发现什么?”那世界的主人皱眉道。

    “走自我进化路线的人居然能够强大到这个程度!难道你真的一点都没有触动?!”那影像中的男子不可思议的道。

    “哼,他虽然强大,但最终还是比不了时空改造仪,不然为何要夺取时空改造仪的一点造物?又能给我什么触动?”那世界的主人很不屑的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他虽说看起来还比不得时空改造仪,但时空改造仪却也足足一个月之久都没有抓住他,甚至都找不到他的任何痕迹,这也足以看出他虽说比不得时空改造仪,但却也差不了多少了。这样强大,难道你以前想象得出?”那影像中的男子这样说道。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那世界的主人皱眉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