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无法理解?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无法理解?

    将这人化为自己的分身之后,这人的一切记忆,就已经成为了罗帆的记忆,让他瞬息间,就了了悟了有关这人的一切。【www.yunlaige.net】

    包括这人诞生之后见到这世界的第一眼开始,一直到之前看到罗帆那一瞬间所产生短暂念头,一切的一切,都在罗帆的面前再无任何一丝一毫的隐藏。

    “原来这首都星使用的是议会制度,这人本身居然是一位议员。可惜,不是那三十六位议长之一,对于这时空改造仪的权限虽然大,但面对任何一位议长,这时空改造仪都会脱离他的控制。”罗帆看着读取着这人的记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京梁卢,你怎么了?”这时,旁边一个女子惊讶的问道。

    罗帆通过那人的记忆知道他的名字叫做京梁卢,而那女子乃是现在这里十几个男女之间和他关系最好的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红颜知己,名字叫做陆琳琅。

    “没事,我只是很少见到有旅客来到这里,一时间感到有些好奇而已。”罗帆控制着那分身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现在正在给世界种子加持,不要节外生枝了。”那陆琳琅恍然的说道。

    “我自然知道轻重。”罗帆的分身道。

    在他们说话间,这时空改造仪已经是给那三十六枚世界种子加持完毕了。

    时空改造仪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加持这个,现在完成了这个过程,却不会再停留在这里,当下就控制着周围的时间、空间,微微一颤之间,就已经整个消失在这世界种子工厂的范围,直接转移到另一处世界种子工厂那里。再度执行这个加持的动作。

    如此这般,足足是数百次之多。

    当将最后一个世界种子工厂加持过一遍之后,这时空改造仪再度挪移时空。直接出现在了一个十分奇异的地方。

    这里,周围乃是火红火红的流质,炙热的热量不断的从那流质当中散发出来,灼烧着周围的空气,产生了种种难闻的硫磺气味。

    在这流质的正中央,一个无形的屏障形成一个半球形,让之色流质之中出现了一个能够让生灵生存的小空间。

    时空改造仪出现之后。那无形的屏障微微一震,就开始变化模样,那显现出来的外面炙热流质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

    罗帆一看这种种,就知道这里就是这首都星的地下,甚至可能是那首都星的地核所在。

    而现在显露出来的。应该就是这恒久之国的整个地图,也就是整个恒久之国此时此刻所拥有的星域。

    这星域此时并非是完全固定不动的,而是如同真实的宇宙星空一般,随着运转的规律在这一片星域当中缓缓的运转着。看起来当真是与真实情况没有任何区别。

    这里,其实就是正常情况下,他们如何借助时空改造仪来掌控整个恒久之国的所在。

    在这里,他们能够通过时空改造仪。对整个恒久之国各处星域进行感应,能够对这时空改造仪分布在诸多星球之上的那些能量进行操控。

    比如,在当初,他们就是通过这里,将罗帆虽降落的那一颗行星堡垒整个轰灭,将那一颗行星堡垒内部的一切生命的烙印要完全收入晶壁球体之内。

    罗帆的分身在这时空改造仪停留在这里之后,就对其他人说道:“我要使用我独立操控时空改造仪的权限。”

    “嗯?京梁卢,你原来不是说你要等到世界支持不住了再来借助这权限改造世界吗?怎么现在就要使用。难道你的世界现在已经支持不住了?!”旁边的陆琳琅惊讶的问道。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公私之别。这恒久之国自然也不例外,这首都星,当然更不会例外。

    只不过,相比于其他地方,这恒久之国却是对这公私之别做出了近乎绝对的规定。

    比如,作为能够有权限控制时空改造仪的存在。任何人,哪怕是圣人,都定然是会有利用这时空改造仪来办自己私事的想法的。也即是说,任何人。都会有将公器私用的想法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不做出规定,那么最终只会造成越来越大的混乱,最终甚至可能让整个恒久之国的秩序化为泡影。

    所以,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恒久之国做出了规定。按照级别,在议员以上的存在,能够有一定的权限借助时空改造仪做一些自己的私事。

    当然,都说是按照级别了,不同级别的存在,能够借助的次数就完全不同了。正常来说,议员,能够借助时空改造仪做自己私事的次数,是三次。无论最终能够活多久,能够拥有多少年的寿命,都只能借用三次来做自己的私事。

    而往上的三十六位议长,就能够将这个次数增加到六次。同样是无论活多久,都只能有六次。

    这样的权限,显然是极为珍贵的权限,几乎是所有人成为议员甚至议长的唯一追求了。

    作为恒久之国首都星的居民,他们的生命其实是和他们从诞生开始就拥有的世界是连在一起的。

    若是没有世界,他们的寿命,也就和首都星之外的那些人没有多少区别——顶多只能活上三千年,成为他们所鄙视的低贱生命。

    因此,世界,对于他们的重要性,就可以想象出来了。

    但,作为可以量产的世界,世界的存在时间,也是有着极限的。一般来说,一个世界从种子一直成长,到最终崩溃,消亡,这时间大概就是三万年。

    这,也就是首都星的居民其寿命局限在三万年的原因所在了。

    时空改造仪的使用权限,之所以这样珍贵,就是因为它能够对即将消亡的世界进行改造,让这世界重新回归种子状态,重新开始成长!

    换句话说,一次时空改造仪的使用权限,就相当于三万年的寿命!这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就算是议员甚至议长。对于这样的使用权限,都必然是珍惜异常,不可能轻易的浪费掉的。

    至于为何只能局限于三次,而不是长久的持续下去,将这种修复当成是一种福利。原因也很简单。那是因为,这时空改造仪将即将崩灭的世界重新化为种子的消耗将会随着次数的增加而急剧增加!

    第一次修复的消耗只是一般,比起制造一个世界种子的消耗只是大了十倍而已。而第二次修复的话。那消耗就是在第一次修复的基础上再增大十倍!第三次,又是在第二次的基础上再增十倍!

    如此这般算上去,若是没有限制的话,那这时空改造仪不需要几百万年,怕就会将整个恒久之国抽空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恐怖的消耗,那作为整个恒久之国权力最大的议长。也才拥有六次权限而已……

    正因这使用时空改造仪的权限是这样宝贵,所以罗帆借助这京梁卢的口说出要在这个时候使用这一权限方才会让其红颜知己这样惊讶。

    “没有出问题,只是有一位我认识的人需要这样的一种改造。”罗帆念头一闪已经名表了一切,顺水推舟的就说到。

    这种对时空改造仪的使用权限用在其他人身上,这并不违反规定,只是平常来说不会有人这样做而已。

    听到京梁卢的话,在场十几位男女都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看着这京梁卢。那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就算是那陆琳琅,此时也用一种好像不认识他的眼神看着他。

    “你真的打算这样做吗?”陆琳琅这样问道。

    “当然。”罗帆自然知道他们的一丝,但却是毫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越是长命的人就越是怕死,这首都星的居民能够活三万年,这在凡人来说,已经算是极度长寿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该是如何怕死,就可想而知。

    如此一来,这种能够延续寿命的机会,他们就算是在最深层的梦境里面,都是不可能做出将之浪费在其他人身上的选择的。哪怕是将之浪费在父母亲人,子女配偶身上的选择,也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眼看京梁卢居然做出这种选择。他们忽然之间就感觉到自己和京梁卢已经再不是同样的人了,一种莫名的隔阂出现在他们之间。这种隔阂,让陆琳琅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通过时空改造仪的力量。与其他人一同传送了出去,出现在那半球形的平台之上。

    在他们出现之后,这平台自然变化,出现了一个通道,一个好像任意门一样的,能够通往这首都星任何一处地方的通道。

    “你好自为之吧。”陆琳琅向着那没有刻度的表盘说了这样一句之后,当先就跨入那通道之中,消失无踪了。

    在她离开之后,其他人也都陆续离开了。

    只是,他们在离开之前,都会下意识的回头看看那表盘,眼中透出一种莫名的光芒,似乎遇见了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怪物一样。

    “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是将你当成是怪物了。”罗帆对着虚空淡淡的笑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控制住我的身体?!”在这京梁卢的意识空间之中,一个好像京梁卢的人影在疯狂的大叫着。

    这,其实就是京梁卢的自我意识。

    罗帆虽说已经将京梁卢化为自己的分身,但对于京梁卢的自我意识,他却是没有兴趣的,反正他也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麻烦,他也懒得将其磨灭,直接就将其丢在其意识空间之中任凭他随意折腾去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罗帆微微笑道,“我现在只是借用一下你的身体而已,用完之后,我自然便会将身体还给你。”

    “用完?!你这浪费了我三万年的寿命!这就是杀了我一次,我的损失谁来弥补?!”那京梁卢大叫道。

    “三万年寿命?这就当做是你好奇心过盛的损失吧。谁叫你当时那么好奇,居然直接将视线投在我身上呢?要是你再等一下,等别人先将视线投过来,现在被控制的也就是其他人了。”罗帆呵呵一笑道。

    他自然知道京梁卢说那句话分明是在发现罗帆还可以沟通之后,想要让罗帆再给他一些好处,补充他三万年寿命的损失。不过,京梁卢怎么计划那是他的是,罗帆可没有心思按照他的计划去走。

    这话说完之后。罗帆随手一封,就将那意识空间完全封住,让京梁卢在看不到外面的一切景象,他的声音也再无法穿透到外面。

    做完这些之后,罗帆直接便开始控制这时空改造仪,将其对内部的种种警戒,种种防御完全关上。

    随着这警戒和防御被关上。他隐隐感觉周身一松,有种自己整个人都完全放松下来的感觉。在之前,他虽然没有感觉到这时空改造仪的什么防御存在,但却隐隐间感到某种莫名的危险。

    也正是这种危险感应的存在,让他不敢随意将自己的感知四处乱晃,只能压抑着自己。用自己的双眼去观察这时空改造仪。

    而他的双眼虽说几乎能够看透一切,对于其他科技造物也是无往而不利,但在面对这时空改造仪的时候,却依然力有不逮。虽然大概看出了这时空改造仪的轮廓、大小等等种种状况,但对于更具体的,比如这时空改造仪的具体构造,对于这时空改造仪的工作原理。对于时空改造仪之中所蕴含的创意,等等等等诸多更深层的东西,那却是一无所得,根本就如同隔靴挠痒一般无力。

    而就在此时,他通过京梁卢的权限将这时空改造仪内部的警戒与防御完全关上之后,那种危险的感觉瞬间消失。那种轻松,自然就出现了。

    感到这种,莫名的轻松。罗帆微微一笑,控制时空改造仪的威能,直接突破时空,将他处于伊甸的本体轻轻一拉,就将之拉到了这一处时空改造仪内部了。

    这种情况,在正常来说是不可能的。

    时空改造仪对整个恒久之国的意义之重大,达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高度。想要接触到时空改造仪。哪怕是在外面摸上一摸,都需要经历无数次审查,经过无数次讨论,无数次投票才能够做到。更别说要进入时空改造仪内部了。

    的那此时此刻情况却和正常不同。在这时,这时空改造仪内部的警戒与防御已经是完全被关上了。

    也即是说,罗帆出现在这里,这时空改造仪根本就发觉不了。对于时空改造仪来说,现在罗帆的本体,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在这时空改造仪内部,现在依然只有一个京梁卢存在!

    “终于进来了。”来到这时空改造仪内部,罗帆忍不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莫名的笑容。

    这一次进入时空改造仪内部的过程从罗帆起了念头到现在真的踏入这里足足花了一个月之久。

    这样的时间跨度,对于凡人来说或许已经是很快了,但对于罗帆来说,对于一种科技造物居然要绕这么大的圈子,浪费这样长的时间,却是让他感到颇为憋屈。

    心念微动,他的感知毫不犹豫的直冲而出,瞬间便席卷了这整个时空改造仪内部的一切。

    这时空改造仪的本体大如这首都恒星系的中央恒星——那是一个比起一般恒星要大上许多倍的巨大恒星。而这样巨大的空间内部,能够空出来的,能够容纳生灵站立的位置,也就只有京梁卢他们原来所站立的这一处方圆不过数丈的面积而已。

    其他位置,却是密密麻麻的充满了各种各样,使用材料千奇百怪的零件。

    这些零件的构造方式精妙得难以形容,每一件零件都和这整个时空改造仪内部的其他一切零件有着奇异的联系,每一件零件,都是这整个时空改造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一件零件出问题,都可能影响整个时空改造仪的运行能力!

    罗帆的感知是何等的惊人?瞬息间,这整个时空改造仪内部的一切零件,一切构造,乃至一切零件的材质,都瞬间被他感应得清清楚楚,并直接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重新构筑出一个巨大无比的时空改造仪出来。

    “居然这么复杂……”当将这时空改造仪整个构造出来之后,罗帆也忍不住呻吟一声。

    对于罗帆以前所接触的一切科技造物,哪怕是这首都星的世界种子、世界,他也是在知晓其构造之后便瞬间悟透其运行原理。

    但,对于这一个时空改造仪,他却发现,哪怕是他已经完全知道了其构造,完全能够在这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将这时空改造仪完全构造出来,他却也对其工作原理一知半解——在那其中,居然有着许多是他完全不理解的!

    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罗帆此时已经是大成道尊,虽然无法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这天地间,便是大道,他都能够轻易的接触,甚至凌驾其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有实物在面前的东西,他怎么可能无法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