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仪式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仪式

    对于这个符文的调整,他并没有附加任何预设条件,并没有去想这个符文该是整体符文的多少多少分之一,没有去思考这个符文整体该是怎么怎么模样,而只是按照这符文本身的走势,按照这两个漩涡当中的奥妙对符文进行调整。【阅读】若是硬要说有预设条件,那就是他预设这个符文是不完整的。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来那样玄妙,那样完整的符文,变成了此时此刻这种模样。

    就像是汽车零件在没有装上汽车之前能够用来砸人,而装上汽车之后却失去了这种功能一样。这符文在之前独立开来,将之认为是完整的时候,拥有种种莫名的威能,能够出现种种特殊的效果。

    但当这符文变成了某一个巨大符文的一部分的时候,这种莫名的威能,那特殊的效果,就已经消失了。

    虽说玄妙依旧,符文依然是那些符文,但却只是作为某个整体符文的一部分而已,表现得自然是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看起来更没有之前的玄妙了。

    罗帆看着这样一个残破的符文,心中的惊异却是难以言表。

    要是这些漩涡都是如同他所发现的那两个一般,每一个漩涡都是在一个巨大的时空当中,那么这一个符文所缺失的那大部分,岂不便是要在数百个甚至数千个时空之中?!

    “到底这符文的整体是什么?为什么会分散成这般模样?难道真的有数百数千个如同这宇宙一般,受到这样的漩涡影响的时空存在?”罗帆暗自思索着。双眼盯着那一个残破不堪的符文一动不动的。

    这一个符文残缺得实在是太严重了。

    残缺到哪怕是以罗帆的见识,以他的道行。也根本无法将之补完的境地。哪怕是他强自去推演,去补全,最终得到的,也只可能是改版的符文,定然是一个和真正的符文有着天大的差别,甚至可能性质完全相反的一个符文出来。

    而这样的符文,对于罗帆显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对罗帆来说,他推演这符文。为的是这漩涡的奥妙,为的是那当初分出这些漩涡的那整体的奥妙而已,却并非是专门为了这符文本身的妙用。

    以罗帆此时的能力来说,要做到无所不能,那显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任何事情,哪怕是创造宇宙,哪怕是创造生灵。对他来说也只是动念之间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这符文原来的整体能够蕴含圣人的威能,否则他对于这样的威能根本就是看不上眼的。

    而以小见大,此时此刻这残缺的符文是这般模样,这就可以看出那符文的整体是何种模样了,这让罗帆怎么相信这符文本身拥有着圣人之道的威能?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罗帆虽然知道自己强自去推演能够推演出一个相当完整的符文出来,但却并没有这样去做,而只是就着这一个残破的符文,慢慢的体悟这符文背后的奥秘而已。

    这样的过程并不容易。

    便是完整的符文,要体悟推演出来。都是相当困难的,更何况此时此刻这个符文残缺了百分之九十九。想要体悟清楚,当然更加困难了。

    一直等到又是数个月在会后,罗帆心念微动,抬手向着那符文轻轻一拍,这一个符文就瞬间转化,形成了一个镜子的虚影。

    这个镜子十分的普通,看起来就像是古代仕女梳妆用的普通铜镜一样,表面平坦,背面雕刻着各种各样的虫鱼鸟兽,给人一种极为普通的感觉。

    则会一面镜子之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地方是空荡荡的,只是一片虚影而已,只有在一处边角,两处并不接触,但相距却不算太远的位置有着两块小小的位置是真实的,是有着实体的。

    这两处位置,完全由符文组成,但表面看起来却是光滑无比,能够纤毫毕现的倒映出镜子之前的景象出来。

    “镜子吗?”罗帆看着眼前这样一面镜子,脸上神色似有疑惑,又似是肯定。

    这样一面镜子,是他通过这残缺符文的特质所推演出来的,这大概的形象或许是正确的,又或许是和事实有着天大的差距。

    这便像是盲人摸象一般,所摸出来的,或许和现实一模一样,但也可能有着天壤之别,形成了让人哭笑不得的荒谬事件。

    “不管是不是一面镜子,总该是一件物体,到底是谁它打碎,将其化为这样多的漩涡分布到各个时空?他又有什么目的?”罗帆暗自思考着。

    只可惜,他能够思考到这个程度显然已经是到了尽头了。

    他现在所获得的资料是如此之少,想要找到真正的答案,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就算勉强被他蒙对了,他也不可能有办法却确认它。

    刚想要将这镜子散去,罗帆忽然心念一动。

    “之前我在无上神土那一处生命禁区当中见到的那个人影又是谁?他与这符文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当想起这个念头,罗帆却是再待不住了,抬手散开眼前的镜子,将那残缺的符文收起,转身抬步轻跨,身形瞬间就已经离开了这虚无层,直接出现在了这晶壁世界之中。

    来到这里,他就发现了神圣此时所在的位置是在何处,不过,对此他却是没有投以任何注意力,只是淡淡一笑,再度抬步轻跨,身形直接就跨出了这晶壁世界,甚至是跨出了整个晶壁系!

    在罗帆离开的时候,在那晶壁世界的某块大陆之上正装成普通法师的神圣若有所觉,抬头张望一番。却没有发现什么——这是肯定的,以罗帆的实力。以他的意愿,想要让人发现不了他,哪怕是神圣是这晶壁世界的创造者,也是不可能察觉到的。能够若有所觉,感觉有些不对,这已经算是神圣对这晶壁世界的掌控超乎想象的深入了。

    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神圣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没有再管。而是继续他之前正在做的事情:“你要求本座收你为学徒?老实说,这是不可能的。你虽然有法师的资质和思维,但根本达不到我收学徒的资格,你还是去找一个其他魔法师去求其收你为学徒吧。”

    “法师大人,我愿意献上全部家产,只求法师大人收下我,求大人怜我虔诚。收下我吧。”在他身前,一个身上穿着贵族服饰的少年深深鞠躬求恳。

    这是这一块大陆之上某个身份极高的贵族。他因为发现神圣疏忽之下随意使用魔法,发现了神圣的超凡之处,便死皮赖脸的,一定要神圣收他为学徒,传授他魔法。

    若是以前。对于这种死皮赖脸的贵族,神圣定然二话不说,一巴掌就这样下去,直接将他拍成肉酱。但在这个时候,神圣因为是在离开这晶壁世界之前的最后一次怀念。心中却是充满了温情,脾气自然比起以前要好上许多。耐心也要强上许多。

    对于这贵族的死皮赖脸,居然真的从中看出他对于魔法的虔诚出来了……

    面对着这他看出来的虔诚,神圣想了想,居然改变了主意,说道:“收你为学徒是不可能的,不过看在你虔诚的份上,我就给你举行魔法入门仪式吧。”

    “魔法入门仪式?!”那贵族一听,双眼之中爆出惊人的神光。

    魔法入门仪式,是一种上古传说中的仪式。据说通过这样的仪式入门,日后将比起自己冥想,自己构筑零级魔法来入门要强上十倍,而且日后进入传奇的几率,也要提升十倍!

    这相对于一般法师对于自己的学徒也只是随手指点,让其自己好好修行的待遇来看,却是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当真是让他大喜过望,感觉上就像是要一颗芝麻却获得一个大西瓜一样。

    当下,他连连鞠躬,连连拜谢,口中更是连连恳求要留在神圣身边,伺候神圣的起居,要将自己的一切身家献给他,以报答神圣的恩德,偿还神圣给他举行入门仪式的耗费。

    神圣听得此言,却是一眼看出这贵族的想法。分明是想要从自己身上弄得更多的好处出来。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对于这人倒并不反感,反而觉得这人相当聪明,懂得抓住机会。

    这也就是第一印象的妙用了。因为第一印象当中,神圣对于眼前这小贵族就有了好感,甚至觉得他对于自己的死缠烂打是一种对魔法虔诚的表现,在这样的第一印象之下,他对于这小贵族接下来的行为自然是相当的包容,尽量将之往好的方面引导了。

    刚想要顺口拒绝这小贵族,他忽然心中一动。

    “我要是离开无上神土,那我所创造的这一切岂不是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消亡?”他神色微微有些怔忪起来。

    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出现了这一片无边广阔的世界,出现了这世界之上的一千多块大陆,出现了在那大陆之下,在规则法则层之中的不知多少层深渊,更出现了这巨大的晶壁系,出现那晶壁系之外那同样近乎无边无际的,已经产生了某种微妙改变的无上神土,更出现了那外界更加广阔的宇宙。

    这一切的一切,在他的心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

    也让他心中渐渐的生出一种不舍的感情。而且,是越来越强烈的不舍。

    “不行,不能任凭这些随着我的离开而渐渐的消亡……”瞬间,神圣将那种不舍打住,心神意念之间出现了这一念头。

    这念头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马上就在那里扎根,再不可消除。

    “看来,得要留下传承才好。”随着这念头,神圣终于做出了决定。

    传承,那是寿命短暂的普通人将自身存在的痕迹强行留在世间的一种方法。现在要让神圣不离开这个宇宙,这个世界。他是绝不会愿意的,毕竟有着数百亿年的执念在那里。既然一定要离开。那为了自己的痕迹能够继续留在这宇宙当中,神圣所能够做的,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传承,将自己的一切都传承下去,让其他人继承他的一切,代替他来掌握他阿索留下的一切,将他存在的痕迹尽可能长久的保持下去!

    想清楚这些。神圣话锋一转,道:“也好,我也缺少个人来办一些杂事。”

    他不知道罗帆什么时候会将那个门户大开,会让自己和他一同离开这个晶壁世界,离开这个宇宙。所以,他要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抓紧时间。

    眼前这个小贵族的资质虽然一般般而已。但他就在面前,而且最重要的是,神圣对他还有一些好感。

    既然是如此,那他想要选择传承者,最好的选择当然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那小贵族原本也只是打着有鱼没鱼捞一把的心思,忽然间听到神圣这话。瞬间当真如同喜从天降,只感觉今天就是自己的幸运日!感觉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切厄运,都是为了产生今天这一场幸运的机缘而已!

    “怎么,你不愿意?”看着在那里欢喜得呆住的小贵族,神圣皱眉道。

    “愿意。愿意!学生实在是求之不得啊!能够为老师服务是我最为荣幸的工作!”他却是直接顺着杆子往上就爬,马上就改口自称学生。将神圣称为老师了。

    神圣也不阻止,直接就默认了他的改口。

    “总算在聪明上还是有些可取之处,不会完全没有任何优点。”他的心底却是这样想着。口中却是这样说道:“好了,先去你的庄园,要举行魔法入门仪式还需要许多准备。”

    “是。老师请。”小贵族这样喜道,连忙请神圣与他一同回归他的巨大庄园去了。

    这小贵族只是年纪小而已,其爵位却是公爵,在整个大陆当中也是排的上号的,其庄园自然是相当巨大,有着依附着他的庄园生存。

    一路上,你依附他生存的那些农民、工人各自十分恭敬的给他问好,而他因为心情兴奋,居然显得难得的温和,给他庄园之中的那些人带来了至少几天的好心情。

    “公爵大人真是好人啊,对我们这些佃户都是这么的温和,我们能够摊上这样的主人,一定是幸运女神的眷顾……”

    “是啊,是啊……听说其他贵族别说是公爵了,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男爵,都是在自己的领地耀武扬威,对佃户又打又骂,幸好我们是公爵大人的佃户……”

    “所以,一定要认真工作才对得起公爵大人!”

    “嗯嗯嗯……不然被赶出去,可就没有活路了……”

    这样的对话,在这小贵族和神圣离开之后不断的在他们身后响起,显现出了这难得的温和那超乎想象的效果。

    这些声音偶尔飘入那小贵族的耳中,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觉自己在这新认的老师眼中的形象变得愈发的高大全,心中满满的都是欣喜。

    看着这小贵族那小孩子心性的表现,神圣却只是觉得好笑而已。

    进入庄园之中,神圣就吩咐小贵族准备一间密室,准备一些不是十分珍贵,但也绝不常见的材料。

    这小贵族在这大陆之上颇有影响力,只是半天时间,就完成了正常来说需要一两天时间才能够搜集完的材料,小心的送到了神圣之处。

    神圣收起材料,也不耽搁,开始就在那密室当中布置起来,他首先在这密室当中画下密密麻麻的纹路,勾勒出一个圆形的,但内部极为复杂的图样出来。

    接着,他便将一件件材料被改造摆放在特殊的位置上,并且一件一件的被其所激活,整个密室因为这样而渐渐笼罩在一片色彩斑斓的光芒之中。

    看着这一片色彩斑斓的景象,那小贵族眼中满是憧憬和震撼。

    “我终于也要成为高贵的法师了……”他在心底对自己说。

    在将最后一件材料布置在特定的位置之后,神圣指着房间的中央对小贵族道:“站在那里去。”小贵族一听,心脏跳动得比正常要快上三四倍以上,几乎是普通人站在门口都能够听到他的心跳声了。

    他磕磕碰碰的跑向那密室的中央,一路上差点碰歪了那些仪器所需要的材料,差点就破坏了这个仪式。事实上,若是神圣举行的真的是所谓的魔法入门仪式的话,这小贵族这样已经是将这仪式给破坏掉了。

    但,很显然的,神圣举行的并不是那魔法入门仪式——若是要举行魔法入门仪式,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轻轻一拍这小贵族,就能够让他获得学习魔法,使用魔法的能力了。

    事实上,神圣所举行的仪式,是“无上神土公民权限”赋予仪式!一个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刚刚被神圣所创造出来的仪式!

    这个仪式若是成功,这小贵族从此便将不再是这晶壁世界的土著,而是成为了与神圣同一个国度,同一个高度的,无上神土的公民!从此不单单能够随意的施展类似魔法的能力,还将直接获得长生不死的永恒生命!(未完待续。)